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末世危机管理

作者: 鲍勇剑

  假如明天以色列轰炸伊朗核设施,原油价格大涨导致原材料价格飞升,你的企业能否消解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假如3D打印技术和新纳米材料改变了世界制造业的生产模式,全球采购回归本土,生产线闲置淘汰,你的企业是否能承受这样的商业海啸?假如东亚局势恶化,国际舆论误报中伤中国企业,全球下架你的产品,你的企业能够存活多久?福利特(Mary Parker Follett)曾指出组织自新的一大障碍:企业丧失对灭顶之灾的想象能力。与其在后视镜中哀叹,不如现在就开始锻造成为“坚韧组织”。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3/view-3586368.htm  尽管只有模糊的迹象,我们已经可以感受到从自然环境到国际社会的诸多结构变化。它们都显示安逸的工业文明走到了一个转折点。
  自然环境的拐点已经来临。今天70亿人口的地球已经没有多少缓冲资源,任何极端气候变化都将带来从粮食到淡水的灾难性短缺。
  全球经济制度的拐点已经来临。2008年开始的危机,表面看是周期性的。深看一眼,它们显示一体化的金融体系已无法维持原来的结构,但新的体制解决方案还在各国政治实验室中调试着。
  隐藏在国际金融体制下面的是二战后的政治秩序。没有它的支持,华尔街的金融寡头就无法利用各国、各地区的发展落差来寻租。二战后的政治秩序正受到来自亚洲、中东、北非和环北冰洋的地缘政治危机的挑战。
  跨越性技术的拐点尚未出现在任何现实的视野范围内。在过去,技术发展往往扮演着一俊遮百丑的关键角色,它所创造的巨大财富让社会各个阶层都获得不同比例的满足。抱怨总是有,但被脱贫的愉悦冲淡了。不过,这样的奢侈已经成为往事。从太阳能到纳米材料技术暂时到达了它们发展的极限,越来越高精科技也伴生着巨大的使用风险。
  与梦想未来相比,预想灾难时,人们常表现出后知后觉的认知特征。坚韧组织需要预想下面的恶劣环境:当企业面临多重、多种危机叠加共振的时候,如何保存组织基因。信念、信任、信心组成了坚韧组织的组织基因。
  要想塑造坚韧组织,管理者还需要认清下面三点:(1)刚性等级组织只能够在稳定和平的环境下执行有效率的重复生产,但它无法应对激烈动荡的环境变化。(2)要学会赋予“一线人员首先决策”的权力,让最贴近环境现实的团队选择最符合组织生存利益的行动。(3)对于那些勇敢地尝试犯新鲜错误的员工,不仅不能打击,还要奖励。在学错中,不断完善组织流程。
  为利润和成本而设计的机械效率组织一定会被“战争”吞噬。无论是商业技术的,国际政治的,还是自然环境的,“战争”摧毁旧的,也创造新的组织形式。哲学家帕兰(Hillary Putnam)评论道,画家只有放下画笔之后才能够解释自己到底想画的是什么。十年后回顾历史,我们扼腕叹息的同时,也未尝不会庆幸“战争”所带来的洗礼。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3586368.htm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