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我的父老乡亲

作者:未知

  清晨,红润的太阳笼着淡雾从东山升起。山脊上,农人背着犁耙牵着耕牛走进了雾蔼,走进了太阳。傍晚,绵远河铺展云霞,宛若锦锻,渔人归来唱醉了飞鸟,摇碎了霞光。
  四十年来,川西大地的风土人情始终温暖我心,就算是一身风雪行进在喜马拉雅山的蓝色雪线上,就算是身居城市耸入云霄的高楼中。我从未忘记,也不敢忘记,那些生活在广袤农村、莽莽山林或者寂寥滩涂上的人们。他们仿佛依旧生活在渔樵农耕的时代,他们数量庞大有七亿之众,他们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农民――很久以前,我也曾是中国的农民。
  降临人世,他便天然地继承了父辈的土地,继承了耕耘播种的责任。他需要用脚丈量大地的宽广,需要用手翻挖土地的厚薄,需要有肩担负稻谷和山川的重量,用古铜色的脊背扛起不落的太阳。他们有欢乐,在丰收的季节里;他们有哭泣,在度过贫穷和苦难后;他们有幸福,在和谐美满的家庭里;他们有希望,一年又一年地期盼风调雨顺,一代又一代地希冀孩子奋发有为。如果孩子像松柏般顶天立地,那么枝枝叶叶都伸向蓝天吧;如果孩子像鲤鱼样跃过了龙门,那么一生一世都不必回头。
  似泥土样平凡的中国农民,像草木般普通的中国农民,他们朴实、羸弱、贫穷、顽强,他们的脊梁,又似乎像喜马拉雅山一样坚强。
  十五年来,我的心与他们如此之近。我总是揣着相机,在乡村或集镇闲逛,像局外人冷静地记录他们的发展和变化,又像局内人分享他们的悲伤和喜悦。在如水般流逝的时光长河里,我用数万张胶片记录下了中国和农民的零碎时光。
  这十五年,是改革开放飞速发展的十五年。农耕社会向工业社会推进,城市化进程迅猛发展。中国农民经历着数千年来最为激烈的巨变:物质生活日新月异,传统文化与新思潮猛烈碰撞,精神在裂变,思想在聚变,中国农民似乎在挣扎,在呐喊,在忍受,在张狂,在哭泣,他们又似乎甜蜜而幸福,富足且欢笑……
  我很幸运,见证了中国农村的变化,用影像记录下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的中国农民,把农村的宁静与躁动,农民的辛酸和甜蜜,定格在帧帧图片之中。
  我会继续我的工作,记录他们的生活――因为,他们是我的父老乡亲。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