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尔古纳河右岸》英译本及其读者接受状况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 文章介绍了著名女作家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英译本,概述了译者美国翻译家徐穆实(Bruce Humes)翻译的动因,阐述了英译本的影响力及其读者接受情况,《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英译本受到了广大读者普遍的好评,虽有不同意见主要是对萨满文化的不了解所致;同时探析了英译本更名为《一弦残月》的原因。
  【关键词】 《额尔古纳河右岸》;徐穆实;影响力;读者接受
  《额尔古纳河右岸》,是著名女作家迟子建写的一部描述鄂温克民族人百年沧桑的小说。2008年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2013年1月17日,美国翻译家徐穆实(Bruce Humes)翻译的英译本The Last Quarter of the Moon出版。徐穆实在中国已生活30余年。1978年在台湾学中文,1982年到美国出版公司在香港出版的《环球资源》杂志任助理编辑,1998年至1999年在上海工作。曾把卫慧的《上海宝贝》译成英文。 2009年,推出个人博客Ethnic China Lit: Writing by & about non-Han Peoples of China。
  本文将对作者英译原因、英译本的影响力及其读者接受情况、英译本更名为The Last Quarter of the Moon的原因做一初步探析。
  一、译者翻译《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动因
  根据《中华读书报》记者康慨的采访,徐穆实一直对不同民族如何应对现代化的不可抵抗的潮流这个现象很感兴趣。他说中国自 1949 年以来已不被外国侵略,但仍一直强调“我们中国人” 如何不一样。但是比较少的中国人会意识到:除了“老外”中国还存在习惯上被称为“少数民族”非汉族的民族。所以他希望通过他的博客探讨中国主流社会如何看待这些“少数民族”以及非汉族作家如何定位自己的民族文化。他选择翻译《额尔古纳河右岸》是因为这部小说让他感受到鄂温克族在 20 世纪的悲惨命运,他们不仅因为外人的掠夺失去了他们珍惜的森林,还因为自己孤立的生活产生了一些不健康的习俗和心态(例如酗酒),使他们无法顺利适应现代化生活挑战。
  二、《额尔古纳河右岸》英译本的影响力及其读者接受情况探析
  根据中华读书报记者康慨的采访,在问及《额尔古纳河右岸》英译本的影响力时,徐穆实说他的译作成为其他版本译作的“原文”,比如荷兰文的《额尔古纳河右岸》。英国《金融时报》2013年1月18日刊发《亚洲文学评论》编辑凯丽・福尔克纳(Kelly Falconer)的书评,称《额尔古纳河右岸》是“一位具有罕见才华的作家对鄂温克人恰如其分的致敬。 ”英国《独立报》编辑丹尼尔・哈恩 (Daniel Hahn) 2013年2月3日称《额尔古纳河右岸》是一部“关于人生和生活方式的小说,距离我们能够想象的生活很遥远,与英国读者可能期待的中国小说完全不同。但是小说叙事简洁熟练,充满同情心,叙事口吻直接真实,读起来没有翻译痕迹,甚至不像虚构的小说。”英国《卫报》2014年1月10日称《额尔古纳河右岸》是“一部关于中国北部鄂温克游牧民族的史诗体小说,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反映了一个文化的衰落。”
  美国著名图书分享型社交网站Goodreads有16条关于《额尔古纳河右岸》英译本的评价。 比如2014年3月25日一个名叫Nicky Harman的读者说自己读小说一般不会感动到掉眼泪,但是阅读《额尔古纳河右岸》让他感动地流泪。这本小说深深地吸引了他,让他沉浸于完全不同的一种生活,人性化的生活,但是对于我们大多数人都很陌生的生活。他认为这部小说是一部真正的小说,小说中每一位牧民都有鲜明的个性,都有自己的悲与欢。 最让他感动的是他们的坦然淡定。这并不是宿命论,他们跟我们一样要经历生活的苦痛。他评价说徐穆实的翻译自然,语言优美。他认为译本非常值得一读。另一个名为“The Book”的读者评论说小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叙事者在讲故事时感情上的超然。生活中时常发生悲剧,我们必然会有情绪上的波动,但是叙事者的语气很淡然、平静。他说这点与西方小说关注情感、分析情感、并将情感置于非常重要位置的叙事方式有很大不同。读者Philip Earle评价说小说中的鄂温克族人与大自然的亲密关系是我们现代社会缺乏的。读者Yana Stajno说小说人物的悲剧让他感到非常悲伤。读者Supranee说读完小说她意识到有些不起眼的行为会对其他人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有些读者也有一些负面的评价。一位名叫Ly的读者说小说叙事随意任性,经常跳跃到另一个故事或倒叙,让读者迷失方向。这些故事富有文化意义但是叙事的结构有很多不足之处。 此外版本有许多印刷错误,而且小说的情节和暗喻有很多重复之处,有些地方由于明喻的缘故牺牲了连贯性。读者Melanie评价说小说中灵性事件太多,而且每一次预兆都成为事实,这可能是由于叙事者是一个回顾过去90年生活的老妇人,而不是一个实事求是的报告,但是读起来还是有点乏味。读者Mia认为小说的故事很简单但是篇幅很长,叙事有点平淡,不够诗意。读者Marc Abraham评论说有些人物名字很难分清,造成阅读困难。
  笔者认为上述西方读者对于小说中的灵性事件的不理解其实是由于对萨满教的文化认识不足引起的。 萨满教是一种广泛流传于东北民间的宗教形式,满族、鄂温克、鄂伦春等游牧渔猎民族普遍信奉萨满教。在他们的生存观念里,是大自然养育了他们,自然万物都是有血有肉、有生命的,这是萨满教的万物有灵论的体现。萨满教认为人死后,灵魂还能与他们的亲人在精神上保持某种联系,所以死亡并不是那么可怕的,这种死亡观带给人一种不绝望的温暖。迟子建生长于东北地区,深受萨满教影响。迟子建曾多次表达自己的泛神论信仰:“我不是一个朴素的唯物论者, 所以我不愿相信那种科学地解释自然的说法,我一向认为地球是不动的,因为球体的旋转会使我联想到许多危险、想到悲剧。”[1]在萨满教的影响下,迟子建对死亡的描写不是激烈地,而是充满温情和富有诗意的。作者对于生命的关怀与尊重的态度也投射在了作品中,“萨满成了承载作者对待生物平等尊重和热爱的态度的隐喻。然而,更深层次的是对现代人执拗地将自己心中的文明生活大将推广,而将古老的生活方式连根拔起的愤怒和不平。” [2]因此,迟子建正是通过这些古老的萨满教仪式和信仰表达自己天人合一的思想。   此外《额尔古纳河右岸》中作者使用了大量的比喻,根据纪佳音的研究,[3]迟子建在文中使用比喻404处。作者有意识地将人比作动植物,强调人的“自然属性”,以此体现“天人合一”的创作理念。另外《额尔古纳河右岸》是以鄂温克族最后一个酋长女人自述的形式来呈现的,具有明显的口语化特征;此外,“少数民族的认知方式和语言风格都带有自然朴拙的特点,大量的比喻常规用法则正好契合了口语化这一特点”。
  三、英译本更名为《一弦残月》(The Last Quarter of the Moon)的原因分析
  在问及为何不用原书名《额尔古纳河右岸》直译,而使用现在这个英译书名,徐穆实回答说,他的建议本来是直译:The Right Bank of the Argun。这样不仅忠实原作,也能引起西方读者的好奇心。因为西方读者习惯用东南西北来表达,用“右岸”表达河流的方位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外文版权是外国出版社拥有的,书名一般由出版方来定,英格兰的出版人更喜欢之前出版的意大利译文的书名Ultimo quarto di luna,就把它译成英文的The Last Quarter of the Moon。
  直到2015年2月8日,《额尔古纳河右岸》已被翻译为英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荷兰语、日语。土耳其语和法语版本也将出版。其中西班牙语和日语版的书名沿用了原来的书名,而英语、意大利语、荷兰语的版本更名为《一弦残月》。
  月亮是《额尔古纳河右岸》中一个常用的意象。《额尔古纳河右岸》中最后一章的题目是“半个月亮”,隐喻鄂温克族古老生活方式的衰落,但“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作者也暗示它有可能再次复活。因此使用The Last Quarter of the Moon作为书名,虽然不是完全忠实于原小说书名,但是能够使读者领略原作的意境。这是一种归化的翻译策略。归化强调的就是通过转变原语文化的内容使书名更易于理解和接受。徐穆实的翻译策略是异化,异化翻译有两个优点,一个是忠实于原书名,二是促进文化交流。但异化有时也会给异质文化的读者造成困惑。两种方法都无可厚非,各有各的优点和缺点。例如,美国作家玛格丽特的 Gone with the Wind 在中国有两个译名,一个是《飘》,另一个是《随风而逝》,前者归化,后者异化,两种翻译方法效果都产生了令人满意的效果。[5]
  四、结语
  《额尔古纳河右岸》是一部优秀的反映了中国鄂温克少数民族对现代化抗争和抵抗的长篇小说。这与当今世界文学的主题也是非常吻合的。正是因为如此,它获得了世界的关注。作为一个美国汉学家,徐穆实的个人兴趣点在于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文化、文学与人生观以及中国主流民族汉族如何通过虚构文学作品反映所谓的“他者”。他的译作忠实,语言流畅自然,在异乡读者中间产生了共鸣,与作品中的主人公一起经历悲与欢,一起体会与大自然贴近的原生态生活,一起感悟一个民族在现代化面前的衰落。但是由于文化差异问题,由于对于萨满教和作者背景、写作风格的了解不够充分,造成有些读者对作品的不理解,这些在跨文化交际中都是难免存在的。尽管如此,徐穆实先生对传播这部优秀的中国当代小说,促进英语国家对于中国当代文学和少数民族的了解做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刘佳佳.浅析《额尔古纳河右岸》所体现的萨满文化. 文学评论,61.
  [2] 徐洪娓,范娉婷.死亡、迷狂、月亮意向的意义.文艺评论, 2011.1.116.
  [3] 纪佳音.《额尔古纳河右岸》比喻修辞研究,2013.6.
  [4] 彭璇,隋长红.书名翻译的文化策略.科技信息, 2010.23.
  【作者简介】
  毋婀幸(1983-)女,山西省翼城县,汉族,硕士,西北大学现代学院教师,研究方向:海外汉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163621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