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城镇化进程中农村过疏化探讨

作者:未知

  【摘 要】 文章阐述了农村过疏化的内涵和城镇化进程中农村过疏化的表现,分析了农村过疏化带来的问题,提出了治理农村过疏化问题的对策:以中心城镇的发展引领为动力,以产业和居住用地集中、组织整合为导向,大力发展乡镇经济,完善公共基础设施,才能逐步引导农民工回流,为乡村发展提供人才支撑。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4/view-14165578.htm  【关键词】 城镇化;农村�^疏化;问题研究
  一、引言
  由乡村向城市发展是人类历史发展的趋势,乡村与城市的一个重要区别是人口密度,只有人口达到一定的密集程度才能称为城市。目前,我国正处于城镇化进程中的重要阶段,农村人口源源不断涌入城市,城市人口增加,城市规模不断扩大,而与之相应的是,农村人口的逐步缩小。农村呈现过疏化,国内学者也称之为农村“空心化”,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引起了各方学者的广泛关注。
  二、农村过疏化的内涵
  首先,“过疏化”不仅是指人口迁移这一方面。“过疏化”有人口数量上的涵义,但更是农村人口质量方面的问题,不可将“过疏化”仅仅理解为农村人口流向城市。农村人口数量的减少如果能与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相适应,就是“适疏”的范畴,而不是“过疏”的问题。在我国九十年代初期,农村剩余劳动力外流就属于“适疏”的过程,因为农村剩余劳动力外流并没有带来农村经济的衰落。只有当大量年轻劳动力外流,老人、妇女和儿童留守农村老家时,人口数量和质量不能维系乡村经济发展,这种状况才属于农村的“过疏化”。
  三、城镇化进程中农村过疏化的表现
  如今,农村外出务工者大多数是已婚的青壮年男性,并且受过高中或以上水平的教育,大多数家庭都会有一到三个家庭成员外出务工。留在农村的多是女性,老人和孩子,他们的受教育水平都不高。
  一方面,高质量的劳动力外出可以为家庭带来较高的收入,改善农村家庭的生活状况。但另一方面,这并不利于农村社会的持续发展,尤其是对于年纪很小的留守儿童,从小缺少父母在身边,缺乏相应的关爱,可能会导致他们出现性格缺陷,或者由于缺少有效的监管而出现安全问题。留守老人也可能因为缺乏子女的照料而出现健康问题。城镇化进程中,文化知识水平相对较高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的流向城市,仅留下老人、妇女和儿童留守农村老家,不仅使农业发展失去了劳动主力,也使农村的新农村建设失去了建设核心。这些情况的不利于农村经济发展、导致人才流失,造成农村过疏化状况出现,带来了各种社会问题。
  四、农村过疏化带来的问题
  1、农村过疏化带来的乡村治理问题
  随着农村过疏化的进一步发展,大批文化水平高的青壮年劳动力常年在外,带来高质量的村民自治主体缺失问题,大大影响了村民对村级事务的参与,主要表现在:农村过疏化造成乡村自治主体发生很大变化,村民的一些想法由于自身能力限制,不能正确表达。农村过疏化造成乡村“一事一议”制无法实施。农村过疏化造成村民对乡村公共事务的知情权、监督权无法保障。
  2、农村过疏化带来的农村家庭问题
  农村老龄人口占全国老龄人口的一半以上,而大量农村青壮年人口流向城市,造成农村社会的实际老龄化率要比城市高得多,随着城镇化的深入发展,农村老龄化现象更应引起我们的关注。其次我们还要关注留守妇女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农村的留守妇女不仅承担了农业生产的重要任务,同时还肩负着照料老人,抚养儿童的责任。家庭支柱缺失,妇女长期担当家庭重担,显然不利于妇女的身心健康,影响农村家庭的和谐。再次,农村的过疏化会对成长期的儿童带来种种问题。有的农村家庭,父母同时外出打工,留守儿童不得已由祖父母代为照顾,而祖父母由于自身能力限制,无法对孩子进行有效的教育和监护。而长期远离父母,留守儿童不仅仅身体健康可能会受到影响,他们的心灵也会因为缺乏必要的关爱,而受到伤害。
  3、农村过疏化背景下公共基础设施成本加大
  农村的公共基础设施,如人畜饮水、电网、通讯设施、道路交通等建设和维护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但是由于人口不断减少,分摊到个人头上的成本极大。由于人口的减少,农村公共事业投资的效益比较差。这些公共设施建设以后,日常维护的成本也会很大,因此乡村道路失修、水利设施废弛的现象很普遍。在计划经济的年代,乡村人口增长速度快,年轻人比例大,生产队和人民公社可以调配劳动力资源兴修水利工程、改造农田、架桥修路、修建学校,建设基本农村社会基础设施。但随着青壮年人口的流失和村民委员会及村乡机构权利的缩小,大多数农村社区既没有财力,也没有权利调配劳动力资源,乡村基础设施的维护和建设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五、治理农村过疏化现有政策及分析
  1、乡村合并政策及分析
  最近几年,我国的部分地区出现以政府的行政强制力量引导的“乡村合并”,以期达到“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目的。这一运动,通过“自上而下”的政府力量,在很短的时间内不仅改变了乡村存在的外在形式,也对乡村的内部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村民的生产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应当看到,这种借助国家行政力量,将分散的村落迅速集中,实行乡村合并的方式,对乡村居民的居住方式、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都潜伏着巨大的冲突和风险。
  (1)农业生产经营方面,由于农业生产本身要求较大的空间,而目前,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并没有发生较大的改变,而仅仅改变农民居住方式,必然会影响其农业生产经营活动。
  (2)农民入住新村,新的生活方式不仅方便了生活,也增加了新的消费项目,导致其生活成本大大增加。
  (3)在农村,宅基地是农民非常重要的一项用益物权。在并村过程中,涉及到宅基地补偿等一系列拆迁问题,不可避免地引发诸多社会矛盾。
  我们应该看到,新型的城镇化绝不仅仅是乡村建设模仿城市,更不能简单地从“乡村”到“城市”的直线过渡而实现化乡为城。每个乡村社会都应该根据自身的特点来实现现代化。
  2、发展农村经济,引导外出劳动力适度回流政策及分析
  这一政策主要是以中心城镇的发展引领为动力,以产业和居住用地集中、组织整合为导向,大力发展乡镇经济,完善公共基础设施。只有乡镇本身具有了良好的发展环境和发展前景,才能逐步引导农民工回流,为乡村发展提供人才支撑。比如发展现代农业,培育特色经济,促进农业的产业化经营,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发展乡镇企业,繁荣乡镇经济,以此吸引外出务工者回流,促进乡村向城市发展。
  这一方式,不仅减轻了由于人口涌入过多所造成的城市发展压力,同时也解决了农村过疏化和相应的各种社会问题。农村社会结构也由此得到充实和完整,农村本地的传统文化、技艺不会因为人才的不断外流,而逐渐消失。可以看出,引导农村外出劳动力回流,繁荣乡镇经济,可以有效改善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马太效应”,使二者得到协调发展。
  【参考文献】
  [1] 谢炜.转型期乡域社会心理特征与社会管理创新的路径选择[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1.107-112.
  [2] 宋伟,陈百明,姜广辉.中国农村居民点整理潜力研究综述[J].经济地理,2010.30(11)72-77.
  [3] 陈玉福,孙虎,刘彦随.中国典型农区空心村综合整治模式[J].地理学报,2010.65(6)27-35.
  [4] 李君,李小建.河南中收入丘陵区村庄空心化微观分析[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08.18(1)170-175.
  [5] 杨大柱.城乡统筹发展背景下的村庄整治――五河县空心村整治的调查与思考[J].经济研究导刊,2008.38(19)64-65.
  [6] 刘祖云,武小龙.农村“空心化”问题研究:殊途而同归――基于研究文献的理论考察[J].行政论坛,2012.4.82-8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165578.htm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