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抗战口述档案是抗日战争亲历者头脑中的活资料,是深入研究抗战的第一手资料。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重要且紧迫,我国已经开展了大量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但是,我国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也存在一些问题,如缺乏国家层面的整体规划、了解相关国家标准不全面、资金投入不足、缺乏相关专业人才等。我们需要制定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国家策略、尽快推广口述档案采集国家相关标准、建立可持续的资金支持体系、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以应对上述问题。
  关键词:抗日战争社会记忆抗战口述档案收集
  1945年8月15日,中国人民经过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打败了穷凶极恶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取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历史地位和历史意义相比,同这场战争对中华民族和世界的影响相比,我们的抗战研究还远远不够,要继续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抗战研究要深入,就要更多通过档案、资料、事实、当事人证词等各种人证、物证来说话……要做好战争亲历者头脑中活资料的收集工作,抓紧组织开展实地考察和寻访,尽量掌握第一手材料”。
  抗战口述档案作为第一手材料,是真实历史的再现,和文书抗战档案、人证、物证一起构成抗战证据体系。1984年,国际档案理事会出版了《档案术语词典》,词典认为口述档案是“为研究利用而对个人进行有计划的采访结果,通常为录音或录音的逐字记录形式”。笔者认为,抗战口述档案是由抗日战争亲历者直接口述而形成的、对国家和社会有保存价值的、关于抗日战争的声像或文字材料。我们只有做好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尽可能提高收集的数量和质量,才能清晰、全面掌握丰富的抗战档案资料,为深入、系统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提供充足素材。
  一、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重要且紧迫
  (一)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非常重要
  1.抗战口述档案可以还原抗日战争真实历史,填补历史空白。抗日战争时期,由于日本侵略者在工业生产、武器装备、人员训练等方面的优势,以及战争的严重破坏,整个国家都有覆亡的危险,战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更是没有保证。在这种残酷的战争环境下,很多珍贵的抗战文字记录、物证因为各种原因,都没有留存而消失了,无法全面、系统、真实地反映抗战情况。通过抗战口述档案的收集工作,通过战争亲历者的叙述,能够将历史的本来面貌描述出来,将那些曾经因为种种原因而被忽视、被掩盖的历史真相挖掘出来,尽量填补抗战历史的空白,使最真实的历史真相呈现在人们眼前。
  2.抗战口述档案利于构建抗日战争社会记忆。抗战口述档案是抗日战争亲历者对过去的记忆,经过工作人员系统的整合后,传递下来,使这一段鲜活的历史记忆得到传承,使国家和民族的社会记忆得以完整、延续。目前,我国各文献收藏机构、历史研究单位,包括档案馆、图书馆、博物馆、军史馆、抗日战争纪念馆、党史部门、军史部门、高等院校、社科研究机构等保管的抗战资料都以纸质文献和实物为主,同时以宏观视角反应战争历史居多。而收集抗战口述资料,除了会形成纸质档案,还会形成大量音频、视频档案,丰富了抗战资料载体形式。同时,抗战口述档案是访问战争亲历者所得,受访者更多的是普通士兵和老百姓,形成的档案也能更多地从个人视角呈现战争的状态,可以使相关记录更加细化和生动,更能弥补微观史料不足的现状。抗战口述档案与文书抗战档案、人证、物证共同构成丰富的抗战资料体系,共同承担着延续我国抗日战争社会记忆的使命。
  (二)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异常紧迫
  2019年8月15日,是抗日战争胜利79周年,当年亲历过抗战并且有完整记忆的人,都已进入耄耋之年。我们希望老人们能够有更多时间享受来之不易的和平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成果,但是我们也要在充分认识抗战口述档案重要性的前提下,及时采访、记录,抢救这些具有珍贵史料价值的“活历史”“活档案”,否则这部分历史可能很快就被时光湮没。抢救与保护好相关抗戰口述档案,关系到中华民族记忆的传承和历史的延续性、真实性,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
  二、我国开展了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
  自2012年以来,全国很多社会力量都参与其中,开始了大规模的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并建立了一批抗战口述档案数据库,取得了一系列可喜的成果。这些社会主体包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国家图书馆、北京联合大学档案系、北京军区档案馆、吉林省档案馆、辽宁省盘锦市档案馆、湖南省档案馆、湖北省武汉市和宜昌市档案馆、山东省济南市和德州市档案馆、陕西省大同市档案馆、福建省固原市、仙游县、固镇县和临泉县档案馆、云南省祥云县档案馆、上海市徐汇区档案馆、河南省新密市档案馆、安徽省滁州市档案、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档案馆等国内官方机构;周渝、赖子等国内民间力量;美国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研究基金会、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基金会等国际组织。这些机构在收集抗战口述档案时,所涉及的采访对象包括普通老百姓、国民党老兵、战俘以及战争中的医务工作人员等战争亲历者,采集的口述档案内容除了抗日战争中的诸多战役之外,还包括抗战过程中人们的各种真实情感。
  有些抗战口述档案收集机构取得了比较大的成就,使抗战口述档案资料得到极大的补充和丰富。在此基础上,它们还将收集到的众多昔年抗战亲历者口述档案资料进行编辑加工,出版相关图书,发行电影,制作电视节目,充分发挥了抗战口述档案的宣传、教育作用。
  还有一些抗战口述档案收集相关机构积极与国外基金会等国际组织合作,以国际口述档案标准录制抗战亲历者的证言影像和口述档案,并在这些国外机构的官网上以中英文两种文字向全球公开发布。这极大地扩大了抗日战争口述档案的影响范围。
  三、我国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中遇到的问题
  (一)缺乏国家层面的整体规划
  1.缺乏统一针对抗战口述档案收集的国家层面的规划设计,抗战口述档案也从未列入国家档案收集范围。因此,如何建立国家抗战口述档案收集体系、哪些单位有责任主动收集抗战口述档案、各抗战口述档案收藏单位应该负有什么责任、如何对相关机构进行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的监督与审计等问题都得不到解决。   2.缺乏抗战口述档案收集统一平台,呈现出各自为战的局面。各种社会力量大都处于盲人摸象的状态,哪些抗战亲历者已经接受过采访、效果如何,还有哪些抗战亲历者没有接受采访、别人是否有采访计划等问题都不得而知。
  (二)相关国家标准推广不普遍
  口述档案的收集是一个系统而专业的工作,但是我国《口述史料采集与管理规范》(DA/T 59-2017,以下简称DA/T 59)于2017年8月2日才正式发布,并于2018年1月1日起实施,推广范围较集中,以档案系统为主。而目前参与抗战口述档案工作的力量众多,且较为分散,许多人并非档案专业人员,不了解有口述史料采集与管理规范,因此不同系统、不同级别、不同地区都有可能采用不同的方法收集抗战口述档案,从而产生了不同格式的数据,各系统之间的数据不能“交换”,甚至有些抗战口述档案由于制作流程不规范,而失去参考作用。因此,急需普遍推广宣传DA/T 59。
  (三)资金投入不足
  口述档案的收集工作所需经费数额庞大,其使用范围大致包括人工费、设备器材费、差旅费、通讯费、访谈费、耗材费等。资金是否足够直接决定着口述档案收集工作能否顺利开展。然而,整个社会对抗战口述档案的资金投入严重不足。一方面,官方机构更加重视对抗战纸质档案和实物的收集,但对口述档案征集投入的总体费用不够多,专门用于抗战口述档案征集的费用就更少。某些省档案馆每年用于档案征集的费用达三四十万,而专门用于抗战口述档案征集的费用几乎没有。另一方面,社会资金对于抗战口述档案征集的投入不够多。
  (四)缺乏相关专业人才
  抗战口述档案的工作者必须是高素质复合型人才,要有较高的理论素养,要有一定的史学、文学功底,要掌握部分相关学科的具体知识和技能,即同时满足才、学、识、德等方面的要求。而档案馆所招聘的人员大都局限于档案学专业,对于档案馆的日常工作可以胜任,但对于口述档案的收集工作却难以很好地完成。从能力要求方面来说,访谈阶段需要落落大方,短时间、近距离赢得受访者的信任,具备进行深入访谈的能力;拍摄阶段需要掌握构图原理,根据时间、地理环境、受访人的要求等因素,选择最佳拍摄角度、光线和镜头的能力;影像资料处理阶段需要熟练掌握图形、图像处理技术;文字转化阶段需要熟悉中国近现代历史、地方风土人情,具有较好的文字功底与表达能力。这几个阶段所需的具体能力,对于档案工作者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四、我国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建议
  (一)制定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国家策略
  1.建立国家抗战口述档案收集战略。明确国家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的基本态度和总体思路,对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中的重大问题进行整体规划,描绘出我国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的整体框架,指导和调控整个国家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的发展。
  2.建立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口述档案数据库。建立全国联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数字口述档案馆,与各地、各级、各类型机构已建抗战口述档案数据库互联互通;整理全国健在抗战老兵和其他亲历者名录,利用排除法,筛选、制作受访者名录;由国家机关有关部门配合收集工作,对外宣传,提供经费。多部门联合行动,开展我国境内外抗战口述档案的收集工作。
  (二)尽快推广口述档案采集国家相关标准
  DA/T 59的发布和实施“从某种意义上说,填补了我国在馆藏资源建设方面的标准空白,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为丰富档案资源的收集内容,为国家、民族、社会抢救许多重大历史活动和历史事件的珍贵记忆提供了专业的规范。DA/T 59规定了口述史料采集与管理的原则和方法,这将能推动我国口述档案质量的提高,同时也有利于我国国家综合档案馆档案资源体系的建设。但是由于规范实施的时间相对较晚,并且推广也主要集中在专业人士中,而口述档案参与人员广泛性,造成不符合标准的内容较多。因此迫切需要尽快尽广地宣传DA/T 59,同时加强培训,以便收集的口述档案符合相关要求。
  (三)建立可持续的资金支持体系
  1.加大投入,设立政府专项资金。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重要且紧迫,资金需求量比较大,必须设立政府专项资金,加大财政投入,才能保证工作的顺利开展。
  2.引导更多的社会力量积极为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做出贡献。目前已经有一些非营利性组织和个人正在支持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可设立资金筹集平台,设立专门基金,对支持抗战口述档案收集活动的企业和个人加以引导和鼓励,号召更多的人向杨建民和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学习。
  3.积极与国外非营利性组织合作,既可以争取到资金支持,也可以扩展宣传渠道,扩大国际影响力。
  (四)加强人才队伍建设
  1.组建结构合理的抗战口述档案收集队伍。在人才招聘过程中,档案馆可以适当引进历史学、社会学、心理学、传播学等专业的人才,优化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团队知识结构,弥补收集团队专业背景单一的不足。
  2.加大对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者的培训。可以由档案馆、高校、专业培训机构共同组建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培训师资队伍,设置合理的课程结构,有针对性地培训全国抗战口述档案收集工作者的各种专门技能。
  参考文献:
  [1]刘淑玉.潭门渔民南海口述档案收集研究[J].檔案,2014(7):54-57.
  [2]赵晓,胡立耘.我国口述档案文献研究综述[J].档案学研究,2014(3):42-47.
  [3]周建军.口述档案的范式转型与管控之道[J].中国档案,2015(5):68-69.
  [4]子志月.近三十年来我国口述档案研究综述[J].档案学通讯,2013(1):12-15.
  [5]周茂,王海霞,夏锋宵,杨静.口述档案的抢救与保护研究[J].山东档案,2014(12):21-23.
  [6]陈萌.口述档案收集问题研究[D].保定:河北大学,2013.
  [7]张盼.近五年我国口述历史档案的收集情况及其思考[J].档案学研究,2014(6):48-51.
  [8]赵惠,刘芳,蔡璐.图书馆口述历史工作探索与思考——《寻访抗日老兵》案例分析[J].图书馆杂志,2015(8):57-61.
  [9]罗菁.口述档案信息资源建设研究[D].南宁:广西民族大学,2014.
  [10]王英玮.《口述史料采集与管理规范》内容及存在问题探讨[J].北京档案,2019(12):22-27.
  作者单位: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82701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