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的中越关系

作者:未知

  摘 要:自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以来,中越关系稳步提升,逐步发展成为全面战略伙伴。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对于中越关系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厘清中越关系现状,妥善处理此背景下中越关系面临的挑战,将挑战转化为推动中越友好关系的动力至关重要。中越两国和睦共处是传统友谊的延续,符合两国人民共同的期盼。
  关键词:中越关系;一带一路;全面合作
  中图分类号:B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9)05-0042-02
  越南是中国的友好邻邦,中越关系在中国外交上占有重要地位。不同时代受不同因素影响,中越关系状况各异,在当前“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中越之间的交往又是怎样的呢?作为一种合作倡议,它顺应了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潮流,反映出很多国家的愿望和追求,适应了全球化的发展趋势[1]。该倡议与越南目前加快工业化进程,建设基础设施的战略目标相符合。越南对该倡议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在此背景下中越关系翻开了新篇章。
  一、“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中越关系发展现状
  (一)两党和两国高层互访频繁,以政治交流推动两国关系友好发展
  中越两党两国交往是历史传统,在中越两国争取民族解放和民族独立的过程中,两国领导人在患难与共中结下深情厚谊,留下许多的佳话,为两国开创“同志加兄弟”的关系奠定了基础[2]。进入21世纪以来,两国本着合作友好的精神,相互支持、共谋发展,推动两党两国关系进入全面发展的新时期。
  自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至今,越南政府与学界对该倡议经历了一个“疑虑-观望-参与”的过程。“一带一路”构想提出之初,越南政府对该项倡议一直心存疑虑。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两国领导人积极互访,通过国家领导人的直接接触来让越南对“一带一路”倡议有了更深入更具体的理解,双方通过打消政治疑虑的方式推进合作进程。2015年11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越南,表示只要中越双方相互信任,立足全局,加强务实合作,就一定能开创中越关系更美丽的篇章。这是习近平履职以来首次访问越南,具有历史性意义。2017年5月14日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应邀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双方相互通报了各自党和国家的情况,就不断深化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达成重要共识。“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几年来,中越双方为加强政治互信,深化合作,两党两国互访频繁,不仅加快了两国合作进程,而且增进了两国人民传统友谊。
  (二)双边经贸关系发展迅速,成为中越关系中的亮点
  中越经贸关系一直是中越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自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以来两国在贸易、投资、工程承包等经贸领域的合作关系持续、快速发展,成为正常化以来双边关系发展的一大亮点[3]。在贸易方面,自倡议提出以来,中越贸易额不断攀升,中越间的贸易在越南对外贸易中长期处于领先地位[4],近几年中越贸易额增长迅速。1991年双边贸易额仅为3 223万美元,2013年攀升至654.8亿美元,提高了13倍,年平均增长率30%以上。2017年两国贸易额突破了1 000亿美元大关[5],贸易逆差也得到明显改善。
  在投资方面,“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在越南投资项目和投资金额快速增长。至2015年底,中國直接投资有1 193个越南项目,签署总投资资金82.4亿美元。至今,中国对越南投资到110亿美元,新增投资5亿多美元,中国投资增额在国际中排第三位,中国对越投资上升到第8位[6]。在工程承包方面,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中国企业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号召,主动“走出去”寻找商机,截至2016年,已经有二百多家企业走出国门去越南开展工程承包的合作,合作协议累计达370亿美元[7]。
  (三)社会人文交流日益密切,尽显中越深厚友谊
  中越两国历史文化有着深厚的历史联系,一直以来中越两国人民保持密切交往。在“两廊一圈”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越两国在人文方面的交流与合作更上了一层楼。首先,在文化交流方面两国文化交流与合作呈现活跃态势,各种形式的文化交流丰富多彩。中越两国文化周,如“越南文化周在中国”顺利开展,深受两国人民欢迎。两国政府高度重视中越文化交流,互设文化交流中心,以文化交流来巩固中越关系。
  其次,在教育方面,中越之间的教育合作为中越两国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近几年,越南来华留学生越来越多,中国也有几千名留学生赴越学习,并得到越南教师的高度认可。越来越多的越南人开始学习汉语,2014年广西大学与河内大学共建的孔子学院是中越教育合作的重要成果。中越两国的教育合作交流不仅增进了两国人民对对方文化的了解,而且促进了两国关系全面发展。
  二、“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中越关系面临的挑战
  (一)南海争端成为中越关系的不确定性因素
  南海海域自古以来属于中国,中越两国在南海问题上本来没有争端。历史上两国关系亲密友好,并不存在南海争端的问题。中国古代的航海事业及航海技术在宋朝时期就已经很发达,贸易网络覆盖东南亚地区[8]。那时期,中越在东南亚沿海一带有很多诸如打击海盗、保护过往商旅等方面的合作。1970年代中期以来,越南统一以后,越南出于海上扩张的需要,才挑起南海争端并持续至今。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由于越南对倡议存在的误解,开始猜测中国的意图,这也是为什么越南刚开始会对该倡议持怀疑警惕态度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越南对待南海问题的态度更加强硬以致使中越南海争端不断。2014年越方阻挠中方981钻井平台的海上作业,冲击中方船只引起国内大规模的反华事件,造成中方人员伤亡,企业也损失惨重[9]。南海问题的升级使中越关系一度紧张,不仅伤害两国人民感情,而且给两国带来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二)贸易不平衡成为阻碍中越经贸合作的主要因素   “一带一路”倡议是立足于合作共赢基础上的,与沿线国家开展经贸合作、人文交流的新机制。其“五通”中的设施联通与越南目前大力发展经济、改善基础设施、深化全面革新的愿望一致,所以近几年无论是中越之间贸易额、还是中国在越南的投资项目及资金都大幅提升。
  越南一直希望中国能够从越南多进口农产品、水产品、纺织品等基础类产品,降低中国对越南贸易逆差。但是中越发展水平不一致,况且在越南的出口产品诸如棉花纺织品等与中国还存在竞争关系,一时之间中越之间巨大的逆差很难改善。为此越南方面不顾国内巨大的经济压力,提高了中国对越南投资的条件,加大中国产品进入越南市场的难度,这不仅影响中国一些在越在建项目的投资进展,造成双方经贸合作受阻,而且也一定程度阻碍中越关系发展。
  三、推进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路径选择
  (一)两国政府高层继续保持互访,增强两党两国政治互信
  中越两国关系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正常化至今,中间虽有冲突小插曲,但是总体趋势是和平友好。近几年中越两国政府高层领导的频繁互访成为两国友好合作关系持续发展的内在推力。中越互为友好邻邦,存在一些小的摩擦,但是正常的状态是合作大于分歧,分歧处于可管控的范围之内。尤其是在处理南海争端时尽量减少冲突争议,加强海洋合作。
  中国和越南两国拥有相似的发展历程,没有理由不携手共进。在中越具有相同的意识形态背景下两国领导人更应该积极互访,交流治党治国经验,共同促进地区和平与发展。越南是中国近邻,在外交上双方也应增加互动,为巩固中越友谊做贡献。
  (二)缩小贸易逆差,改善中越经贸中存在的问题
  越南应该正视中越贸易之间存在的贸易逆差现象。越南与中国相比发展水平还是较低的。这是一个发展的阶段性问题,随着越南经济的发展再加上中国对越经贸的调整,中国对越南的贸易逆差是会减小的。越南不能急于降低逆差而不顾国内经济发展状况造成中越贸易壁垒。
  中国向来都是合作共赢谋发展,“一带一路”倡议也是以互利共赢,带动沿线各国共同发展为目标。中越虽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但是考虑到互利共赢,中国加大了越南农产品的进口,增加了越南的投资,尤其在基础设施方面,努力实现中越道路畅通,为中越经贸合作进一步发展提供道路基础。在中越贸易结构中,双方产品具有很强的互补性,这恰巧构成了双方经济往来的基础。加强双方产业合作可成为中越经贸关系进一步发展的突破口。越南应该改善升级对华贸易结构、提高产品附加值,拓宽自己产品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
  (三)以“民心相通”促进中越关系健康发展
  2015年习近平主席访问越南时就提出过“国之相交在于民亲”,民心相通是中越相交的重要归宿。官方在政策上要支持中越民间交流,利用民间交流自下而上的促进中越关系发展。在实践当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民间外交,民间外交虽不像官方外交那么正式,却很容易打通人心的,在民间外交方式中非政府组织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他能够天然地融入民众通过环保、教育、医疗等非营利性的行动,赢得民众的认可,提高当地民众对其所在国的认同感。中国当前利用民间外交在越南打造中国形象,促进越南民众对中国的了解,提高对中国的认同感从而打消对中国防备心理。中越两国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同属“汉文化圈”。文化最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对于国家交往同样适用。越南受儒家文化影响,中国应该打好文化这张牌,创新文化传播方式,规避敏感话题,以文化交流构筑中越交往的桥梁。
  参考文献:
  [1]于向东.“一带一路”构想:和平与发展的若干思考[J].周边外交学刊,2015(2):31-32.
  [2]古小松.越南国情与中越关系[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7:274-278.
  [3]潘金娥.越南革新与中越改革比较[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288-289.
  [4]张辉.中国驻越南大使洪小勇:中越两国“一带一路”合作空间巨大[J].中国报道,2017(6):26-28.
  [5]2017年中越贸易额突破1000亿美元[EB/OL].中国一带一路网,(2018-01-23).https://www.yidaiyilu.gov.cn/xwzx/
  hwxw/45295.htm
  [6]越南专家称应对中国投资的质量与内容加以限制[EB/OL].
  新华丝路(2017-04-21),http://silkroad.news.cn/2017/042
  421/17209.shtml.
  [7]張建中.中国对越南工程承包现状、问题及对策[J].国际经济合作,2010(4):67-68.
  [8]于向东.中越关系历史演变与南海争端[J].新东方,2011(6):16-17.
  [9]潘金娥,覃丽芳.新形势条件下中越经贸合作:对接与发展[J].党政研究,2016(1):43-4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90849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