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带一路”背景下印度的中亚战略探析

作者:未知

  摘 要:21世纪初,印度开始实施其中亚战略。从实施的内容来看,印度的中亚战略主要围绕三个内容展开,即建设南北走廊、租用恰巴哈尔港和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印度中亚战略所呈现出来的特点主要是借力大国的中亚战略、以伊朗和塔吉克斯坦为战略支点。在印度中亚战略背后,所反映出来的逻辑在于地缘政治大国和地缘经济文化两方面。印度之所以积极推行其中亚战略,其利益考量在于实现大国梦、维护国家政治和经济安全、保障能源供给。
  关键词:印度;中亚战略;逻辑基础;利益
  中图分类号:D8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9)05-0044-04
  西方著名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曾指出,“谁控制了中亚地区,谁就能控制亚欧大陆,甚至是整个世界”[1]。早在19世纪,英俄两国就在中亚地区展开了地缘政治大博弈。冷战结束后,中亚地区脱离苏联,在法理上重新成为一个独立的地理单元,在一定时期内形成了权力真空。权力真空地带的形成,加上中亚地区新发现的丰富能源,吸引了大国的目光。2001年之后,由于反恐战争在阿富汗的展开,中亚的地位愈发重要,鉴于此,各国纷纷制定了自身的中亚战略,以期在中亚地区分一杯羹。一时间,中亚地区再度成为大国政治的博弈场。
  印度在历史上就与中亚地区有诸多联系和往来,而且其历史上的多次兴亡都与中亚密不可分。可以说,中亚地区在印度国家战略和安全中占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而且这种地位是经过历史证明的。20世纪末以来,印度快速发展,开始以“新兴国家”的身份出现在世界舞台上。同时伴随着国际政治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中亚地区逐渐成为印度外交政策中的重点。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印度形成了自身的中亚战略。
  一、印度中亚战略的内容
  21世纪初,印度开始实施其中亚战略。从其战略实施的内容来看,南北走廊,恰巴哈尔港以及与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是重点内容。
  (一)建设南北走廊(INSTC)
  2000年9月12日,印度、俄罗斯和伊朗三国签署《国际南北运输通道协议》,通过该协议,将形成一条从印度出发,经过伊朗和里海,进而到达俄罗斯和北欧的贸易运输通道。该协议已于2002年5月16日起生效[2]。该走廊的目标是加强运输部门的有效合作;促进进入国际市场;增加客运和货物运输量;提供证券交易服务;旅行安全、货物安全以及环境精神保护;协调海关和保险单据/海关手续方面的运输政策等。
  但是,由于资金缺乏,加上伊朗自身面临的国内外困境,该计划自提出之后一直进展缓慢,几近消亡。而在印度莫迪政府上台之后,印度方面开始重推这一政策。2015年,莫迪一次性访问中亚五国,推动南北走廊项目的进程是莫迪此行的重点。同年,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印度,双方在南北通道问题上进行了深入交谈。2016年12月8日,在印度驻俄罗斯大使馆支持下,有关会议在莫斯科召开,此次会议旨在推动交通通道的实际运行。此外,印度还积极呼吁这条线路周边国家加入这一项目中,目前,除三个倡议国之外,还包括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耳其、乌克兰、白俄罗斯、阿曼和叙利亚10个成员国和保加利亚一个观察员国。
  (二)租用恰巴哈尔港
  在南北走廊建设过程中,伊朗港口恰巴哈尔港是连接陆路和海路的关键节点,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被称为是“黄金通道(goldengate)”[3]。恰巴哈尔港不仅具有战略地位,而且在连接南亚(印度)、中东(迪拜)、中亚和阿富汗的商业增长中心方面具有巨大的潜力。它靠近通往亚洲和欧洲的干线航运路线,位于伊朗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的马克兰海岸,便利货物转运到阿富汗北部和南部以及中亚各共和国。正是基于重要的地理区位和战略地位,印度把租用和建设恰巴哈尔港作为其中亚战略实施的重点之一。
  2008年,在伊朗总统访问新德里期间,恰巴哈尔港和铁路延伸到与阿富汗边界的问题首次得到印伊双方的讨论。2010年6月,印度再度强调了恰巴哈尔港项目的重要性,时任印度外长指出,恰巴哈尔港项目是“印度和伊朗对阿富汗和整个地区的美好愿望的核心”[4]。2016年5月,莫迪访问伊朗,两国签署了多项投资合作协议,其中恰巴哈尔港的合作协议“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23日,阿富汗总统加尼、伊朗总统鲁哈尼和印度总理莫迪在德黑兰共同签署了恰巴哈尔港合作协议(《国际运输与转口走廊协议》)。
  (三)加强军事合作
  印度与中亚地区的军事合作是印度中亚战略的重中之重。自中亚五国独立以来,印度就一直在谋求在中亚地区的军事存在,并为此展开了积极努力。2002年4月,印度与塔吉克斯坦拟签署双边军事协议,规定印度将在军事人员培训、武器装备更新换代等领域与塔吉克斯坦开展合作和提供援助[5]。2003年8月,印度与塔吉克斯坦举行了联合反恐军事演习,11月,印度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前往哈吉两国访问,并与哈萨克斯坦签署了两国合作反恐的一些官方文件。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卡里莫夫访问新德里,双方签署了军事方面的协议。2007年2月,印度与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签署协议,在三方共同负担整修资金的基础上,三方共同拥有杜尚别附近某空军基地的指挥和使用权。这座空军基地是印度在中亚的第一座空军基地。2015年7月,印莫迪访问中亚五国,就建立反恐安全联络组和联合军演等方面的问题与中亚国家达成了协议。
  从印度与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内容来看,其合作領域涉及军工、武器装备、军事交流、反恐等诸多方面。通过多年的努力,印度与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双方之间的军事互信稳步增加。而对于印度而言,军事领域与中亚国家的成功合作,帮助其实现了在中亚地区稳定的军事存在,这对印度实施其整个中亚战略,并达成最终的战略目标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二、印度中亚战略的特点
  (一)借力大国的“中亚战略”   由于中亚地区重要的战略地位,一经独立,中亚便成为大国之间的博弈场,除了传统的俄罗斯继续在该地区保持重大影响力之外,美国、日本、土耳其、伊朗等世界性和地区性大国纷纷进入中亚。各方势力的竞相进入,也造成了中亚地区大国力量错综复杂、相互竞合的局面。这种局面对想要进入该地区的印度来说,是一种机遇,但更是一种挑战。为了减少进入中亚的战略阻力,印度采取了与大国合作,而非单干的方式。印度在中亚地区与大国合作最明显地体现在与美国、俄罗斯和伊朗的合作上。
  美国在中亚地区实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主推TAPI管道项目建设,但是由于资金不到位、沿线地区局势动荡等诸多原因,导致该项目实际推进进展缓慢。由于该项目旨在建设中亚和南亚之间经由阿富汗的油气运输管道,完全符合印度的利益诉求,因此印度不遗余力地推动该项目。这样做既在达到预期目的的同时减少了自身的成本投入,还借此很好地维持了美印之间的同盟关系,收益巨大。与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合作也是印度实施中亚战略的手段之一。印度建设“南北通道”,实际上是为中亚国家找到了一个出海口,极大地便利了中亚丰富的油气资源进入国际市场,从而形成了与俄罗斯在国际能源市场上的竞争局面。从这一点来看,俄罗斯对“南北走廊”项目应该持反对意见才对,而实际上却是支持的。俄罗斯态度的转圜与印度主动采取合作的姿态是分不开的。在“南北通道”项目上,印度主动邀请俄罗斯参加,并且线路规划直接到达俄罗斯,使“南北通道”项目也满足了俄罗斯的利益需求。与此同时,印度的合作姿态使俄罗斯看到了将其用于平衡美国在中亚影响力的可能性,因此俄罗斯也积极与印度进行合作。印度借助俄罗斯意欲平衡美国在中亚影响力的战略需求,成功避开了俄罗斯對印度进入中亚的阻力效应。
  印度在实施中亚战略过程中,积极与在该地区有重要影响力的国家进行合作。在成功达到地区性战略目的的同时,与各大国持续保持稳定良好的关系,不至于在总体战略层面受损。
  (二)以伊朗和塔吉克斯坦为战略支点
  在广义上的中亚地区,印伊、印塔之间的双边关系相比较于印度与其他国家关系更为紧密。2012年,印塔双方一致同意将两国关系定义为“战略伙伴关系”,并在此后至今,双方高层进行了频繁的互访。印度与伊朗之间“在语言、文化和传统上有诸多共同特征”,双方之间的联系已经持续了近千年,伊朗革命后,尤其21世纪以来,双方之间也一直保持着密切的政治经济往来。印度与这两个国家的良好关系,加上塔吉克斯坦和伊朗的战略地位和价值,使这两个国家成为印度实行中亚战略的支点国。
  塔吉克族的起源可追溯到古代中亚地区的西徐亚人,西徐亚人在塔吉克的先祖东伊朗语部落的形成过程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经过历史的发展,塔吉克民族在萨曼王朝的建立中正式形成。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塔吉克人和其他种族的居民相互融合,并最大限度地保存了东伊朗的民族成分,因此塔吉克人也被称为东伊朗人,与西伊朗人(即波斯人的祖先)在人种上和语言上有亲缘关系。由于民族和语言文化上的亲缘关系,塔吉克斯坦与伊朗之间的政治经济关系相对于伊朗与其他中亚国家而言具有更深厚的基础。同时,塔吉克人也广泛分布在该地区及周边国家,在阿富汗的塔吉克人大多受过良好教育并成为社会精英,对社会政治经济具有较强的影响力。除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塔吉克族在俄罗斯和其他中亚国家也有分布。人口的广泛分布,加上塔吉克斯坦连接俄罗斯与阿富汗、巴基斯坦的战略枢纽地位,赋予了塔吉克斯坦在该地区事务中特殊的影响力和潜在权力。而对与巴基斯坦长期不睦的印度来说,塔吉克斯坦的战略地位就更加显著。
  印度将伊朗作为中亚战略的另一个支点国家,一方面是因为伊朗本身作为战略支点国家的地缘战略地位,另一方面在于在应对中亚地区“泛突厥主义”问题上,伊印有共同利益。在客观层面,伊朗处在南北通道、东西通道(旧丝绸之路)、欧洲-高加索-亚洲运输通道项目(TRACECA)等一些重要国际运输通道的十字路口,地缘战略和经济地位十分重要。从目前来看,印度要绕过巴基斯坦进入中亚,伊朗是必经之路,而且在印度的“南北走廊”项目建设中,伊朗发挥着咽喉的作用。此外,由于民族和文化上的联系,伊朗、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之间形成的联系,对进入中亚地区大有裨益。在主观层面,伊朗向来以地区大国自居,想要在临近的中亚地区有所作为,因此对中亚地区的另一侧翼地区大国土耳其在中亚地区的影响深有忧虑。而对印度来说,土耳其扩大在中亚地区的影响,会削弱印度的地区影响,因此也不愿看到其发展。共同的利益诉求让印度看到了与伊朗进行合作的前景,从而将伊朗作为自己中亚战略的支点国家。
  三、印度中亚战略的利益考量
  中亚位于欧亚大陆的中部,是最便捷的交通运输通道,并且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与此同时其作为一个消费市场也具有巨大的潜力。印度作为中亚地区的邻国,在该地区有巨大的地缘战略和经济利益。同时中亚地区的形势还与印度国内的稳定密切相关。
  (一)配合印度国家总体战略实施
  对印度而言,要真正实现印度的“大国梦”,克服地缘政治上的障碍,走出南亚是重要一步。从地理位置来看,印度三面环海,只有北面是陆地,因此走出南亚,印度必须在北部有所作为。而从地缘战略层面来看,印度进入中亚,至少有以下方面的利益。
  其一,在地区层面的竞争中争取战略主动。成为世界性大国,首先要求是一个地区性大国。对印度来说,尽管它是南亚地区的大国,但是在它的周边存在竞争对手,而且其中的巴基斯坦还是长年以来的敌对国家。这就要求印度在成为世界性大国之前,必须要在地区层面的竞争当中占据战略主动。在印巴关系中,巴基斯坦背靠中亚,印度成功经略中亚,就能够对巴基斯坦形成战略包围,形成战略主动。在印中关系中,由于中国“一带一路”的实施,且印度没有加入这一倡议,印度将其视为中国对印度的战略包围。而中亚又是“一带一路”中重要一环,因此,印度进入中亚,将在一定程度上与中国形成竞争,进而抵消中国在该地区的部分影响。与此同时,中亚与中国新疆地区相邻,印度可以通过在中亚的活动在新疆问题上对中国形成牵制,助攻其与中国之间的竞争。   其二,在世界地缘政治中心占据一席之地。中亚地区在世界地缘政治中的地位已无须赘述,这种重要的地位,加上能源等因素,吸引了世界上各大国的目光。目前的中亚,大国势力错综复杂,美、日、俄均有染指,没有谁能一家独大,这也客观上给印度提供了进入中亚的机会。单从战略层面看,印度成功立足中亚之后,将真正意义上走出南亚,极大地扩展自己的战略生存的发展空间。同时通过中亚,印度还可以打通自身与俄罗斯及欧洲之间的战略通道,获得更大的战略机遇。除此之外,通过参与控制,或至少是影响中亚这一地缘战略中心,印度可以在全球层面的大国博弈中拥有更多的资本,从而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二)遏制恐怖主义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一直以来,印度都深受恐怖主义之害。1994—2012年,印度共有62 126人受到恐怖主义伤害,其中安全人员9 180人,平民23 772人,恐怖分子29 174人[6]。而根據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印度死于恐怖主义的人数相较于2015年上升了18%,恐怖袭击的次数增长了16%,在GTI上排在第8位,延续了四年来袭击增加的趋势[7]。影响印度的恐怖主义大致可分为跨境恐怖主义、与种族和身份认同相关的恐怖主义、左翼极端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恐怖主义四类[8]。由于与中亚接壤,影响印度的恐怖主义活动在很大程度上都与中亚地区的恐怖主义势力有所联系。因此中亚地区恐怖主义形势,尤其是阿富汗地区的恐怖主义的形势,直接关系印度国内的安全与稳定。一方面,中亚与南亚的恐怖主义势力合流趋势明显,加剧了跨国恐怖主义势力对印度的影响;另一方面,阿富汗和中亚地区的不稳定对印度也造成了巨大影响。在印度看来,塔利班的扩张将增加对克什米尔的压力,并将巴基斯坦的战略触角扩展至印度与中亚之间的战略通道。从目前的地区恐怖主义发展态势来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国内恐怖势力仍然是制造中亚和印度不稳定的来源之一。而中亚地区的不稳定,更是使南亚的安全环境面临更多的压力。
  正是因为在反恐和非传统安全问题上,印度在中亚具有至关重要的利益,所以在印度的中亚战略当中,与中亚国家进行反恐合作,在中亚布置军事力量成为重要的构成内容。
  (三)维护能源和经济安全
  冷战结束以后,中亚不仅成为一个开放的地缘政治单元,而且提供给国际社会一个全新的市场。该地区基础设施薄弱经济发展水平低,具有巨大的经济潜力和广阔的市场。这一市场对近年来经济高速发展的印度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从已有的统计数据看,印度在与中亚地区国家之间贸易当中具有明显优势,基本全部处于贸易顺差:印度与土库曼斯坦贸易顺差连续上升,到2015年顺差达7 900万美元,与塔吉克斯坦从2011年开始,一直处于贸易顺差,最高在2013年达到5 300万美元,此后逐年下降,到17年时贸易差几乎为零。与乌兹别克斯坦自2009年起长期处于顺差,顺差额度从2009年的7 800万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1.4亿美元。与哈萨克斯坦货物商品贸易2013年以后处于贸易逆差,年平均逆差值为3.5亿美元。印度与吉尔吉斯斯坦贸易顺差年平均约为2 000万美元。①印度在中亚巨大的经济利益要求印度必须保证与中亚之间的贸易通道的顺畅。然而在2001-2002年的印巴危机当中,巴基斯坦关闭了其境内印度与中亚贸易的空中通道,造成印度与中亚的贸易受制于印巴关系和巴基斯坦的政策,为印度与中亚地区之间的贸易增加了很大的风险性。基于此,印度必须开辟新的、不受制于巴基斯坦的与中亚之间的贸易通道,以保证其在中亚地区的经济利益。
  除了经济利益之外,能源安全也是印度实施中亚战略重要的利益考量。印度是一个能源消费大国,但自身能源储备却严重不足,必须依赖进口。在印度的能源供给国中,伊朗是主要国家。2016年,作为上世界第三大石油进口国的印度平均每天从伊朗进口石油473 000桶,而在2015年,印度平均每天从伊朗进口石油208 000桶。尽管印度从伊朗大量进口石油,但是受伊朗核问题和伊朗国内政局的影响,印度需要开辟新的能源供应区,而中亚地区丰富的油气资源与印度的需求正好形成互补,打通与中亚之间的能源运输通道,成为印度迫切的利益需求。
  无论从经济利益考虑,还是保障能源运输安全的角度考虑,印度都需要建设一条绕过巴基斯坦的战略通道——南北通道。南北通道的建设将不仅能保证能源运输安全和在中亚的经济利益,而且将加强印度与中亚、俄罗斯、欧洲之间的联系,帮助印度走出南亚,成为世界性大国。
  四、结论
  对中国来说,中亚地区不仅是一般意义上的地缘战略中心,同时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点区域。就印度而言,作为中亚地区的周边大国,其势力进入中亚地区是必然的。不可否认印度推行中亚战略,其中含有针对中国的意图,但是通过本文的分析可以看出,针对中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在除此之外的其他方面,诸如打击恐怖主义、基础设施和能源运输管道建设、平衡大国势力等,中印之间在该地区具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和合作前景。中国、印度、中亚互为重要的邻居,尽管在一定程度上面临着地缘政治上的竞争。但是竞争不是国际关系的全部,中国与印度在中亚地区如果能实现深层次的合作,一定会促进中亚地区的和平与发展。
  参考文献:
  [1]杰弗里·帕克.地缘政治学:过去、现在和未来[M].北京:新华出版社,2003:31.
  [2]Inter-Government Agreementon International ‘North South Transport Corridor’[EB\OL].http://www.instc.org/Include/-ReadFile.asp?qsFileName=Agreement.pdf&qsFilePath= EArchive\rad742BC.pdf.
  [3]‘Chabahar, the Neglected Land’, Presentation made by SeyedMajid Modirzadeh from Chabahar Free Trade-Industrial Zone Organisation at the 8th IPIS-IDSA Round Table[R]. Tehran, 5-6 July 2011.
  [4]Speech by foreign secretary at IDSA-IPIS Strategic Dialogue on‘India and Iran: An Enduring Relationship’[EB\OL].(2010-07-05)[2018-11-20].http://meaindia.nic.in/mystart.php?id=530116039.
  [5]杨恕.中亚和南亚的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M]. 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 2003:198
  [6]“India Data Sheets”[EB\OL].[2018-02-07].http://www.satp.Org/satporgtp/countries/india/database/index.html.
  [7]Global terrorism index 2017[EB\OL].http://economicsandpeace.org/reports/.
  [8]时宏远.印度的反恐形势及反恐政策[J].国际论坛,2013(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9085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