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析古典文献学研究在当代的重要意义

作者:未知

  摘 要:古典文献学是文献学的一个分支,它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传统学科,是从事文史方面学科的研究者必须掌握的一门学问。虽然古典文献学是一门相当传统的学科,但是研究古典文献学在当代也同样有着诸多重要意义,它对当代社会发展的诸多方面均有着重要影响。笔者以古典文献学的相关内容为基础,结合当代社会与笔者本专业实际情况,简单分析古典文献学研究的当代重要意义。
  关键词:文献学;古典文献学;当代意义
  文章编号:978 -7- 80 736 -771 -O(2019)03 -151 - 03
  一、古典文献学概述
  (一)“文献”与文献学。“文献”二字在当代主要指有形的材料,而在古代,文献则有两种含义,一指有形的材料,即文章或典籍,二指无形的人的智慧,即贤才。根据相关资料显示,《论语·八佾》篇最早出现“文献”二字,其原文为“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1]:2466那这里的文献是何含义呢?郑玄在《论语·八佾》篇注:“献,犹贤也。我不以礼成之者,以此二国之君,文章、贤才不足故也。”[1]:2466也就是说最初“文献”的含义就是前面所讲的文章典籍和贤才两方面。而经过长时间地发展与演变,“文献”的含义有了变化,它在当代专指有形的材料。且我国在1 983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文献著录总则》中对于“文献”二字的含义进行了明确的规定:“文献,是记录有知识的一切载体。”作为承载知识的载体,可以说文献有着非凡的意义,因此就出现了专门研究文献的学问,即文献学,不过文献学这个名词出现的时间相当晚。“中国古代并无文献学之名,但有文献学之实。西汉刘向、刘歆父子校理群书,广集诸本,施以校雄,编定目类,撰写叙录,丌创了独特的学术门类。”[2]:41-46直到19世纪术期20世纪初期,大批西方科学理念传人中国,中国的文化环境受到西方理论相当大的影响,就有一部分学者提出了“文献学”这个概念。第一个提出文献学这个概念的是梁启超,他在《中國近三百年学术史》一书中提出“明清之交各大师,大率都重视史学——或广义的史学,即文献学。意指以文献为研究对象的传统学问。”后来郑鹤声、郑鹤春兄弟俩在1930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文献学概要》对文献学作出了具体的阐述:“结集、翻译、编篆诸端,谓之文;审订、讲习、印刻诸端,谓之献。叙而述之,故日‘文献学’。”至此,我国文献学这个概念被正式推出,同时《中国文献学概要》这本书也成为了“中文世界第一部以文献学命名的著作。”[2]:41 -46
  (二)古典文献学。为了方便理解,学者在进行书籍的编纂时,对文献学的含义也进行了现代化的阐述。笼统地说,文献学就是研究文献的学科,正如张三夕在其主编的《中国古典文献学》导论中所言:“‘文献学’在一定程度上是‘文献’概念的延伸,或者说‘文献’的学文化、学科化就形成了‘文献学’。”[3]:3但是从现代学术上来说,其含义是有着具体而明确的阐述。文献学为“研究文献的产生、发展、整理和利用的专门学科。在我国通常有两个含义,一指传统意义上的文献学,一指现代文献学。我国古时称从事文献整理与研究的学者为校雠、目录、版本诸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是指研究我国古典文献的源流、特点、处理原则和方法(如分类、目录、版本、辨伪、校勘、注释、编纂、辑佚等)及其利用的一门学科。”[4]:186通过这一阐述,我们了解到文献学分为传统文献学和现代文献学。那如何区分传统文献学与现代文献学呢。为了研究的便利,相关学者按照时间段对文献进行了细致的划分,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白话义兴起以前产生的文献被称为古典文献,此后产生的文献则为现代文献。研究古典文献的被称为古典文献学,也就是前面所说的传统文献学,研究现代文献的就被称为现代文献学。关于古典文献学这一称呼在《中国大百科全书》中有明确阐述:“传统意义上的中国文献学实际上是以考证典籍源流为核心内容的中国古典文献学”[5]:490所以概括来说,古典文献学就是一门以古典文献及其历史作为研究对象的一门学科,它主要搜集、整理、研究古典文献的产生、发展、和利用。
  二、古典文献学的研究内容
  关于古典文献学的研究内容,王欣夫先生在《文献学讲义》一书的绪言中作过这样的阐述:“根据前人积累的经验,实践的效果,本课定位三个内容:一目录;二版本;三校雠。”其中的校雠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校勘学。所以总的来说,古典文献学的研究内容包括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三大板块。但是在实际的研究中,古典文献学的内容还包括文献的标点、注释、辑佚、编纂、考证、辨伪等内容。这一点,北京大学中国古文献研究中心的学者刘玉才在其《古典文献学的定义、知识结构与价值体现》一文中也作过相关阐述:“古典文献学源于传统的校雠之学,故其知识结构的核心内容首先是在‘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学术理念指导下,探讨古典目录、版本、校勘之学的学术内涵;其次是通过剖析古籍形制源起,内容辑佚、辨伪、挖掘古籍文本演变的深层意义;再次是探究古籍诠释衍生、文本分解组合的学术史意义。”[2]:41 -46也就是说,在“辨章学术,考镜源流”这一理念指导下,古典文献学的研究内容以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这三大部分为总的框架,以文献的标点、注释、辑佚、编纂、考证、辨伪等内容作为补充。
  (一)目录学。目录作为一门学问由来已久,“‘目录’一词现存文献以《汉书》为最早。《汉书·叙传》:‘刘向司籍,九流以别,爱著目录,略序洪烈。’”[6]:151为了表现西汉的文化事业,刘向在对国家图书进行管理时,对图书进行分类,并撰写了目录。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刘向是我国目录学的创始人。从通俗意义上说,目录是按照一定的顺序编排书名、篇名等内容,对指导阅读、检索书目等工作有着不可或缺的指导作用,而目录学就是研究目录工作形成和发展一般规律的科学。乾隆时期的学者王鸣盛这样阐述目录学的重要性:“目录之学,学中之第一紧要事,必从此问途,方能得其门而人。”[7]所以说,目录是我们进行研究工作的必备工具,目录学是义史类学者的必要知识储备,是入门之学。   (二)版本学。“版本”指的是“雕刻木版刷印的书本”[6]:151,古人也写作为“板本”。宋代以后丌始使用这个词时仅用它指雕版印本,其类型主要包括写本、刻本、套印本、饾版与拱花印本、活宁本、石印本珂罗版印本、批校本、题跋本这几种。中国历史悠久,书籍在漫长的时间发展中会经历不同的版本变化,而研究古籍版本源流演变及其鉴定规律的学问就是版本学。由于古籍的版本种类繁多,因此学者在对古籍进行研究的时候必须要学会鉴定,否则极有可能造成错误的结论。
  (三)校勘学。中国的古籍历史悠久,年代久远,文献在传抄、刻印、排印的时候难免出现错误的地方,诸如讹(文字错误)、脱(漏掉文字)、衍(增加文字)、倒(文字颠倒)、错乱(文字次序错乱)这几种错误很容易出现,对读者正确理解文章内容有很大影响,而校勘的目的就在于求真,其通过“对校”、“本校”、“他校”、“理校”这四种方法对古籍内容进行核对和纠错,确保古籍内容的正确传承。因此校勘学是古籍整理研究必不可缺的一门学问,甚至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三、古典文獻学研究的当代意义
  笔者在前文对古典文献学及其重要性进行了简要论述,作为一门传统的中国特色学科,古典文献学对中国当今社会发展有着很强的现实意义。在充分学习古典文献学内容的基础上结合当今现实对古典文献学进行研究无疑有着更为重要的现实价值。
  (一)中国文化传承与整合意义。我国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文化作为一种抽象的概念,必须要通过一种载体来呈现,而文献显然是文化呈现的重要载体。古人的智慧和极具中国特色的传统灿烂文化都以不同的形式通过“文献”这个载体传承下来。
  由于年代久远,今人想了解我国古人的智慧和历史文化有很大的困难,对古典文献的研究就显得非常必要了。研究古典文献无疑能够在最大程度上帮助我们突破时空局限,了解古人的智慧,了解我国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文化。不同时代的学者对古典文献进行不同程度的研究,通过整理、注释等工作,将古人的智慧和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整合,一代代传承下来,对今人理解和传承中国优秀文化都有着极大的帮助。叶舒宪在其《中国文化的大传统与小传统》一文有过这样的阐述:“大传统的新知识,对于解读小传统的古书,颇有启悟效果。《说文》公认为古汉语的第一部宁典。但是只要仔细阅读第一卷丌篇(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一篇上)的几个最重要的部首下面的字,就不难看出,这不是随意编排的工具书,其935 3个字的编排顺序始于‘一’而终于‘亥’,分明体现着神话宇宙观的时间和空间秩序。至于为什么要将一、二(上)、示、三、王、玉这六个部首的宁排在字典的首要位置,这绝不是按照笔画顺序就能够解释的。从一部、二部到示部,显示出神圣信仰和礼仪方面的所有汉语概念体系;而从三部(只有一个三宁)、王部(王、闰、皇三个宁)到玉部,同样显示出贯通‘大地人之道’的意思。”[8]:93由此可见,不同时代的学者在进行古籍文献的研究时,整理与编排古籍文献并代代相传对于理解中国传统文化和古人智慧有着重要意义,而以上叶舒宪所举的例子只是众多例子中的一例。“浩如烟海的典籍,既是承载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宝贵遗产,又是维持中国文化绵延数千载而未曾中断的纽带。”[2]:41 -46所以对古籍文献学的研究对于中国文化的整合与代代相传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从19世纪术20世纪初丌始,中国文化就在不同程度受到西方文化和义论的冲山。但是一种文化是不可能被另外一种文化完全征服、消化、同化或者吞并的。文化之间只能对话和共存,这也是当今世界提出文化多元化的意义所在。各个国家在国际间的融合中仍然保持民族特色对于保持世界的文化多元化是非常必要的。尤其是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大,保持国家的文化特色显得更为重要。伴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保持和发展自身义化特色对中国来说成为了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课题。而作为一个历史悠久,有着灿烂民族文化的国家,对古典文献进行学术层面的研究即对古典文献学的研究对于中国回归自身文化源头,保存、了解、整合与传承我国优秀的历史文化传统则无疑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只有这样才能大力发展中国的特色文化事业,这是我国在当今世界中的融合中保持一定的民族文化独立性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
  (二)作为推动其它学科研究的基础学科而存在。古典文献是诸多文史类学科研究的载体,古典文献学以古典文献为研究对象,包括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三大板块,又以文献的标点、注释、辑佚、编纂、考证、辨伪等内容为补充,涉及多个领域的知识,是义史类学科研究的基础入门学科,与众多学科都有着紧密的联系,对于推动义史类专业的研究向前发展有着不可或缺的帮助。只有认真做好古典文献学的研究,才能为其它学科的研究发展做好基础工作,推动其研究的进步与发展。以古典文献学中的考据来说,它可谓是文学研究和文学批评必不可少的基础知识。关于这一点,朱光潜先生也持认同态度,他认为“考据所得的知识是历史的知识。历史的知识可以帮助欣赏却不是欣赏本身。欣赏之前要有所了解,了解是欣赏的预备,欣赏是了解的成熟。”“就了解说,这些历史的知识却非常重要。”[9]:158由此可见,古典文献学可以说是做文学研究与批评的必备基础,缺少了这一点,就无法对研究、批评进行下一步的工作丌展,因为正如朱光潜先生所言“未了解不足以言欣赏,所以考据学是基本的功夫。”[9]:158 - 159对于义史类学者来说,想要在本专业中有所创新,主要依赖两方面进行研究,一是发现新材料,二是发现新问题。那么如何彰显古典文献学在其研究中的作用呢?以古代文学专业为例,发现新材料一般指的是新出土的古典文献。对于古代文学这一领域的学者来说,一旦有新出土、新挖掘的文献出现,就势必会在业界引起非常大的轰动,因为这些原始文献能在很大程度上丰富和补充学者对本专业的认识,为其研究提供宝贵的第一手材料。尤其是有些珍贵的文献对于理解古人的文学作品有很大帮助,有助于进一步了解当时的社会状况,推动研究向前发展。发现新问题指的是从现有材料中发现新的问题进行研究,并提出解决方案。但是如果现有的材料混乱不堪,毫无秩序可言,没有用古典文献学的目录学、版本学等知识对其进行系统化整理和研究,那么这些材料也只是一堆毫无利用价值的物品,想要通过这些文献促进研究向前发展有很大的困难,就更不要说从这些已有的材料中发现新问题了。这样看来,依赖古典文献学的知识对已有材料进行整合研究就显得非常有必要了。   照此类推,古典文献学在国学、图书馆学等其它专业的向前发展方面发挥着同样重要的推动作用。笔者作为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中西比较方向的研究生,一方面要对包括中国古代文学与现当代文学在内的中国文学进行研究,另一方面要对西方文学进行研究,在此基础上进行综合性地分析比较。那么对于古典义献学就成了笔者研究中国古代义学必备的专业知识,以此推动研究的创新型和向前发展。
  综上所述,古典文献学与义史类学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研究义史类专业过程中,掌握古典文献学的基本知识至关重要,将古典文献学的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等内容与学者的专业研究在具体实践上相结合,能在很大程度上推动文史类学科的进步与发展。
  (三)强化学术信念,建构学术道德。古人在从事文献整理与研究时,可参考资料少,研究难度大,历时时间长,大多学者都是在具体的文本实证研究中得出研究成果,并积累出了大量的理论与方法,其研究态度严谨,研究方法虽然笨拙,却是最容易出成果。随着时代的向前发展,前人的研究成果丰富,我们研究可参考文献数目增多,这在一定程度上给我们的研究提供了便利,但是与此同时也出现了学风浮躁、学术虚假的现象,不仅学术道德化问题严重,也很难有新的研究成果出现。所以才出现了近些年来学术严厉打假的倡导与实施。
  我们必须承认文献数目与种类增加给我们在研究上带来的便利,但是古典文献学研究所需要的严谨、实事求是的学术态度却是从古到今的学者都必须要秉承的学术信念,如此才能在一个领域中持续深耕下去,研究出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内容成果。
  四、结语
  作为伴随中国发展的一门传统学科,古典文献学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对其进行研究不僅对保存、传承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对当今义史类领域的研究向前发展、学术信念与学术道德的建立都有着重要的推动作用。作为一名义史类的学者,我们必须要学习古典文献学的基础知识,以古典文献学为工具,推动各个领域向前发展,保持中国在世界民族之林的独立地位。
  参考文献:
  [1]阮元,十三经注疏[M].北京:巾华书局,1 980.
  [2]刘玉才,古典文献学的定义、知识结构与价值体现[J],文献季刊,201 0,7(3).
  [3]张三夕,巾国古典文献学[M].武汉:华巾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
  [4]赵国璋,潘树广,文献学辞典[M].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 99 1年.
  [5]胡乔木,巾国大百科全书·图书馆学、情报学、档案学[M].北京:巾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3年.
  [6]杜泽逊,文献学概要[M].北京:巾华书局,2008.
  [7]王鸣盛,十七史商榷·卷一[M].清乾隆五十二年( 1787)洞泾草堂刻本,转引白李春燕:巾国古典文献学在当下的思考[J].文教资料,2015 (4).
  [8]叶舒宪,巾国文化的大传统与小传统[M]//张保宁,文学研究方法论,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2017 (1).
  [9]朱光潜,谈美[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1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90850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