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墨子的工匠精神及其当代培育

作者:未知

  摘 要:我国工匠精神自古至今,延绵不绝。墨家学派创始人墨子,是一个思想家、科学家还是一个著名的工匠大家。本文旨在通过解读墨子工匠精神的基本内涵,剖析当前工匠精神的缺失,进而说明墨子工匠精神对当今培育工匠精神的借鉴意义;并从教育、媒体、制度三方面提出培育工匠精神的途径。
  关键词:墨子;工匠精神;培育
  中图分类号:G64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9)07-0162-02
  墨子,春秋末期宋国人,提出了“兼爱、非攻、尚贤、节用”等观点,对后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但是笔者所研究的墨子的思想是其思想中存在的工匠精神思想,其工匠精神内涵包括尚实精神、人道主义精神及创新精神。关于此问题的研究,对解决当前社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和新时代发扬传承工匠精神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墨子的工匠精神的内涵
  工匠精神早在《诗经》中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就已经被形象地描述出来。距今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我们就诞生了墨子和鲁班两位世界级工匠。“工匠精神”若溯其源流,寻其本意,即为“班墨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强调:“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
  (一)专注实效
  墨子的工匠精神首先体现在墨子的尚实精神,也就是专注实效性。墨子专注实效要从他的义利观来说明。墨家学派的义利观与传统儒学“重义轻利”以及法家诸子的“重利轻义”的观点皆有相左之处。墨子在《墨子·经上》中提到:“义,利也”,即道义与利益在地位上是趋同的;但是,墨子提倡的“利”是“利民”的“利”。墨家学派认为,政治清明,万民有利可图,国家富裕,物质资料充足,百姓皆得暖衣飽食,便可无忧。墨子工匠精神所包含的专注实效,都是为以“利民”为特征的“义”来服务的,这些都充分体现了墨子重利贵用、尚实的精神。
  (二)人道主义精神
  墨子的人道主义精神表现在止楚伐宋这一历史故事里。止楚伐宋是战国初期墨子和鲁班之间的故事。鲁班受命于楚王,制造云梯攻打宋国。墨子听到此消息后,希望他们不要因此伤害无辜百姓,便日夜兼程到达楚国都城郢。墨子先找到鲁班,说服他停止制造攻宋的武器。鲁班引见其见楚王。墨子通过分析比喻劝楚王不要攻宋。楚王理屈词穷,借鲁班已造好攻城器械为由,拒绝放弃攻宋。墨子提出与鲁班演习攻守战阵,说服楚王停止攻宋。鲁班组织了多次进攻,结果多次被墨子击破,楚王因此知难而退,不再攻打宋国。墨子与鲁班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技术是为人服务的,工匠所研究制造出来的东西,应该用之于民,利之于民,而不是损害人民的利益。
  墨子造物的人道主义精神就是传统工匠精益求精的精神。在过去,不管是官匠还是民匠,他们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心尽力,生产出来的产品也都是精美的。
  (三)创新精神
  创新精神是工匠精神的灵魂所在,工匠大家墨子当然不会缺乏创新精神。相传“墨子为木鸢,三年而成,飞一日而败”。虽然,墨子研究了三年的“木鹞”,试飞一日就败了;但是,墨子制造的这只只飞了一天的木鸢,它是中国最早的风筝。可见,墨子十分具有创新精神,且不惜花费时间精力,孜孜不倦,制造三年,终成“木鹞”。后来鲁班将“木鹞”进行改造,再次创新,将“木鹞”制成“风筝”。“风筝”在当时被用于军事上作为侦察工具,还进行过测距、越险、载人。可见,创新驱动发展,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新时代的工匠,应该具备墨子讲求效用的实践精神与充满光热的人道主义关怀。
  二、当代工匠精神缺失的表现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2018年,美国《财富》杂志发布新一期世界500强排行榜。我国有120家企业进入了世界五百强,该数字仅次于位居第一的美国。但是新形势下,短板问题也日益凸显,粗制滥造、假冒伪劣等问题层出不穷,这些问题成为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的阻碍。笔者以当前手工业、制造业存在的问题入手,探寻墨子工匠精神在当前的现实意义。
  (一)粗制滥造问题
  粗制滥造是指在制造商品的生产过程中草率行事,偷工减料,与工匠精神中的“精益求精,精雕细琢”背道而驰。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中国刻苦发展制造业,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制造”的标签已经无处不在。虽然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制造业大国,但是“大而不精,全而不优”的问题一直存在。2017年,跨境电商火热,“代购”“海淘”成为消费者追捧的焦点。一方面反映出对好品质的追求,所以衍生出国内消费者对海淘、代购的热衷,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国内客观存在的产品质量问题。还有连续几年的3·15晚会,被曝光的生产质量不合格产品的大小企业,涉及吃、穿、住、行各个领域。我国制造业存在的粗制滥造问题,已经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在2018年10月24日的中国工会全国代表大会上,李克强总理强调:“‘中国制造’要尽早变为‘中国精造’”;2019年年初,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中将“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放在了首位。
  (二)制假售假的问题
  制假售假的问题和粗制滥造的问题近似,但根本上还是大有不同。这里所强调的制假售假着重于食品和药品安全问题,这些人被利益蒙蔽双眼,毫无人道主义精神。食品安全事件有多起,最早且沸沸扬扬的是三鹿奶粉事件。此事一出,多家奶粉企业接连被查出含三聚氰胺,引起民众对乳制品安全的担忧。2017年11月,长生生物被发现有25万支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的百白破疫苗销往山东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事件曝光后,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执法部门也对涉案相关人员、相关部门进行严厉惩处。
  在笔者看来,任何一个从业者,不管生产什么产品,都应该首先把人民群众的人身安全放在首位。墨子止楚伐宋的内在精神正是我们当前所需要的,是任何时候一个匠人所必须拥有的精神内涵。   (三)创新能力不足
  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具有极强创造力和制造力的工匠们,一直是促进人类生产力水平提高的强大推力。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各领域在研发创新方面都或多或少的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制造业在创新方面不足的问题依然严重。在“2018福布斯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榜”中,美国有51家企业榜上有名,而我国仅有七家企业名列榜中。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中国企业创新能力百千万排行榜(2018)》,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企业创新能力排行榜。它首次从创新成果呈现、创新前端投入、创新价值扩散以及创新市场收益等方面,对中国8万多家高新技术企业的创新能力进行全覆盖、全方位的评价。从排行榜评价结果来看,在创新能力方面,除了华为、腾讯等极少数企业的评分比较高之外,绝大部分企业的创新能力评分偏低,创新能力较弱。
  习近平总书记曾提到“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新时代也是干出来的”。那么怎么干?如何干?工匠精神缺失是当前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
  三、工匠精神的培育途径
  当前,我国正在经历一个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不仅需要具有较高水平的科学家,更需要具有较强技术水平和责任心的大国工匠。所以,重塑符合新时代发展需要的工匠,是当前社会发展的需要。
  (一)通过教育培养人们的工匠意识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父母是孩子思想的启蒙者。家庭教育能否充分發挥培育工匠精神的作用,关系到未来工匠精神的传承和发展。首先,家长应该加强对孩子的价值观教育,要让孩子树立“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观念。其次,父母要鼓励孩子进行有意义的实践,平常要放手让孩子去做家务,在实践中培养孩子尊重劳动、积极向上的观念。心怀阳光与希望,才能为追求人生价值而锲而不舍,精益求精。
  学校教育也要配合家庭教育。作为人才培养基地,要从小培养学生工匠精神,树立职业道德观。在中小学应该通过树立榜样来培养学生工匠精神。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学校通过讲好工匠故事,给学生树立起学习的榜样,进而引导学生树立正确职业观,了解爱岗敬业,牢固树立职业理想,强化职业责任。
  (二)通过媒体宣传工匠精神
  在全球信息一体化的今天,新兴媒体在促进经济发展、推动社会进步、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倡导文明风尚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当下,工匠精神的宣传工作要尽快适应新媒体,加大宣传力度,推广优秀的民族精神,从而对优秀的工匠文化进行传承。
  对于工匠精神的传承及培育,一定要加强媒体的宣传,营造出一种“尊重职业、尊重劳动”的良好氛围,同时应该大力宣传我国古代出色的工匠大家。我国历史上杰出的工匠大家众多,杰出工匠鲁班,是木匠祖师爷,也是“百工圣祖”;丁缓是我国西汉著名工匠、发明家,曾发明了“被中香炉”。新时代,我们更应大力宣传优秀工匠,以具有精湛技术功底和敬业精神的工匠为榜样,使工匠精神在全体国民的精神世界中扎根,成为促进国家制造业进一步发展的推动力。
  (三)完善法律制度保护工匠精神
  对于工匠精神的传承及培育,一定要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工匠精神本质上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在工业大发展的当前,我国培育工匠精神还需借鉴其他制造业成熟国家的发展经验,用完善的制度法律体系打击侵权者,保障工匠的合法权益不被投机取巧者窃取,使大量的制造业从业者更主动地继续践行工匠精神,使工匠精神在新时代焕发新的活力。
  工匠精神不是一句口号,不仅国家要从法律制度层面给予保障,企业也要有相关的制度规定给予支撑。只有保证拥有工匠精神的职工的薪资福利,保证他们的获得感,使他们得到社会和企业的认可和尊重,社会上才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拥有“工匠精神”的匠人。
  参考文献:
  [1]李小龙.中华经典藏书——墨子[M].北京:中华书局,2007.
  [2]复旦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教研室.中国古代哲学史[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
  [3]邵琳,李咏梅.墨子的工匠精神及其对职业教育的启示[J].教育观察,2018(2).
  [4]李宏伟,别应龙.工匠精神的历史传承与当代培育[J].自然辩证法研究,2015(8).
  [5]吴绮雯.深化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打造新时代大国工匠队伍[N].工人日报,2018-01-16(7).
  [6]王金芙.“工匠精神”的当代价值与培育研究[D].哈尔滨:黑龙江大学,2018.
  (责任编辑:宋 佳)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94259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