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刘国钧先生发起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经过及其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 刘国钧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图书馆学家,在图书馆学理论研究、教育和实践三大领域都作出过巨大贡献。刘国钧先生在创建国立西北图书馆期间,发起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以促进馆际交流与合作,推动西北图书馆事业发展。兰州市图书馆协会1943年9月列入《筹备国立西北图书馆计划书》,1945年4月8日正式成立,1945年7月21日,西北图书馆奉令停办,刚刚成立不久的兰州市图书馆协会也随之停止工作。兰州市图书馆协会尽管存在时间不长,但对甘肃以及西北地区图书馆事业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梳理兰州市图书馆协会发起成立的整个过程,可以看出,刘国钧先生既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图书馆理论家,又是一位具有卓越组织与协调能力、能够因地制宜把理想变为现实的图书馆实干家。
  关键词 刘国钧 国立西北图书馆 兰州市图书馆协会 图书馆学家 图书馆史
  分类号 G259.2
  DOI 10.16603/j.issn1002-1027.2019.06.003
  刘国钧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图书馆学家,在图书馆学理论研究、教育和实践三大领域都作出过巨大贡献。1943年7月,刘国钧先生来到兰州开始筹建国立西北图书馆,1951年7月离开兰州,整整8年的时间,先生为创建国立西北图书馆,推进西北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倾注了满腔的心血,创造了历史性的业绩。
  笔者曾在2008年发表《刘国钧任职国立西北图书馆时的业绩》一文,概述了先生的五项主要业绩,其中就涉及“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促进馆际交流与合作”[1]。在此纪念刘国钧先生诞辰120周年之际,笔者结合自身近30年图书馆学会工作经历,以“刘国钧先生发起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经过及其影响”为题撰文,缅怀先生的风范和功绩。
  1 刘国钧先生发起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背景
  1.1 图书馆协会是图书馆职业专业化的标志之一
  1876年,世界上第一个图书馆专业协会——美国图书馆协会(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 ALA)成立。在成立大会上,著名图书馆学家麦维尔·杜威(Dewey M)宣布:“图书馆工作成为专业化职业的时代终于到来了,今天的图书馆员可以实实在在地把自己的工作称作职业”[2] 。一年之后,英国图书馆协会成立。在此后的几十年里,世界各国纷纷成立自己的图书馆协会。1925年,“中华图书馆协会”成立。1927年,世界性的图书馆行业协会——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and Institutions,IFLA)成立,中国是15个发起国之一。从那时起,图书馆协会成为现代图书馆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1.2 早年留学经历
  在美国留学时,刘国钧先生从理论到实践多个角度考察研究过美国的图书馆制度。刘国钧先生自1922年秋季学期至1925年春季学期就读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哲学系,并辅修图书馆学课程。1923年,他在《新教育》中发表了《美国公共图书馆概况》一文,多次提到美国图书馆联合会(即美国图书馆协会)[3] 。1924年春天,先生考察了威斯康星州的水镇(Watertown)、密尔沃基(Wilwaukee)、 拉辛(Racine)、基诺莎(Kenosha)等地图书馆[4]。在美留学期间,先生对于美国图书馆协会从多个角度有了深入了解。
  1.3 中华图书馆协会的影响
  1925年4月25日,中华图书馆协会在上海成立。1925年春,刘国钧先生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后回国,之后就積极参与到中华图书馆协会的各项事务之中,先后担任出席美国图书馆协会年会的使者[5]、执行部副部长[6]、出版委员会主任、图书教育委员会的委员[7]。1926年1月,协会会刊《图书馆学季刊》问世,刘国钧任编辑主任[8]。1929年1月27日,中华图书馆协会首届年会在金陵大学隆重召开,刘国钧与沈祖荣、洪有丰、戴志骞、李小缘、王云五、陶行知和袁同礼等15人同被选为执行委员[9]。
  在图书馆协会事务的参与过程中,刘国钧先生对图书馆协会之于图书馆事业的协助与推动作用,有更为深入的切身体会。因此,先生在被聘为国立西北图书馆筹备委员会主任撰写的《筹备国立西北图书馆计划书》中,就明确提出要组织图书馆协会。
  2 刘国钧先生发起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经过
  1942年9月,国民政府第三届国民参政会议在重庆召开,会上通过了创设国立西北图书馆的议案。1943年2月,提案获教育部批准,并于22日颁发证书,聘请刘国钧、陈东源、袁同礼等人组成筹备委员会,由刘国钧先生任筹委会主任。1943年3月26日,筹委会在重庆教育部礼堂召开第一次会议,决定馆址设在西北交通中心甘肃兰州。1943年6月,国民政府以法规形式颁布了《国立西北图书馆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1943年7月,先生来到兰州,着手开展各项筹备工作。
  1943年9月23日,《西北日报》发表了著名的《筹备国立西北图书馆计划书》(简称《计划书》)。这是一份纲领性文献,明确了国立西北图书馆的性质、地位、目的,从馆址、图书、古物、人员、事业等五个方面,规划了国立西北图书馆的建设构想与发展方向。全文仅2087字,可谓字字珠玑。在第五部分事业中,明确提出组织图书馆协会[10]。兰州市图书馆协会如果从1943年9月列入《计划书》算起,到1945年4月8日召开成立大会,而后伴随国立西北图书馆停办而停止运营,历时近23个月,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2.1 计划筹备阶段(1943.9—1945.3)
  刘国钧先生在这份《计划书》中,对于“学会”与“协会”做了概念上的区分。认为学会归于研究工作,主要任务是开展学术交流;而“协会”则归于辅导工作,主要任务是推进图书馆之间的协助。先生拟在国立西北图书馆成立后,首先推进组织图书馆协会的工作。   “五、事业。本馆性质,即如绪言所说,所有事业,自当设法与之配合,以便书尽其用。决非徒以收集保存为己足,除参考阅览为图书馆最低限度之工作,必当妥为办理,无俟赘述外,兹分研究辅导两方面言之。
  甲,研究工作。拟举办者:……(六)提倡并组织各种学会,以研究西北各地各民族之文化。
  乙,辅导工作。……(五)设法与各省图书馆取得联络,组织图书馆协会,并举行图书馆馆员座谈会。” [11]
  1944年6月1日,国立西北图书馆正式成立,7月7日,正式开放。开馆之后,先生在《计划书》中提出的“事业”方面的计划事项便开始有序推进。先是国立西北图书馆派人员去国立西北师范学院、国立甘肃学院、甘肃科学教育馆、省立兰州图书馆等机关开展发起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洽商工作[12]。随后,11月28日,《西北文化》第4期刊发周枫的《成立兰州图书馆协会之商榷》一文,简要概述中华图书馆协会成立后,对全国图书馆事业发展的推进之功,为发起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营造舆论氛围[13]。完成前期准备之后,12月21日,国立西北图书馆正式向国立甘肃学院、国立西北师范学院、甘肃科学教育馆、省立兰州图书馆等机关发出公函,邀请上述机关共同发起成立兰州图书馆协会[14]。12月23日下午2时,在国立西北图书馆馆长室(刘国钧先生的办公室)召开了“兰州图书馆协会第一次筹备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国立西北图书馆馆长刘国钧、甘肃科学教育馆研究组主任何景、国立西北师范学院图书馆主任孙钰、甘肃省立图书馆馆长刘子亚、国立西北图书馆陈大白、李端揆等6人[15] 。会议主席刘国钧先生报告了发起组织兰州图书馆协会的意义及经过。对筹备工作事项进行了讨论,形成了如下决议:
  “一、关于本会组织大纲草案已参照中华图书馆协会组织大纲拟就,暂时修正通过,俟开成立大会时再行讨论。二、关于本会发起之方式及办法,由西北图书馆拟组织协会缘起及会员登记表连同组织草案各油印若干份送交各发起机关以便开始征求会员。三、关于机关会员,由各发起机关分别向附设有图书室之各学校机关及团体接洽。四、关于本会登记事宜,由西北图书馆派员向社会局洽办。五、本会筹备会地点,暂设西北图书馆内。六、第二次筹备会议暂定三十四年一月十日下午二时在西北图书馆举行” [16] 。
  第一次筹备会议列出拟征求机构会员名单,名单涵盖政府机关、“党部”、大中专学校、中学、报社、银行、电厂、社会团体等共34家单位,并由五家发起机关分头负责联络[17]。按照第一次筹备会议的工作分工,国立西北图书馆很快拟定了《发起组织兰州图书馆协会缘起》 [18],连同《会员登记表》《兰州图书馆协会组织大纲(草案)》等油印若干份,于1945年元月初分送至各拟征求机关征求会员。《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组织大纲(草案)》,共九章二十四条,由名称、宗旨、会员、组织、经费、选举、会议、事业、附则等组成,第八章专列事业,明确“本会以联系兰州市各图书馆共同推进图书馆教育为事业范围”,并且“为处理各项事业便利起见得设置各专门委员会,各会委员由理事会聘请之” [19] 。
  1945年1月23日,《西北文化》第10期刊发《发起组织兰州图书馆协会缘起》一文(该文与之前发给各机关的有所区别),阐明发起兰州图书馆协会的背景意义、宗旨、事业、会员和发起机关名称等,进一步扩大社会宣传[20]。
  1945年3月6日,国立西北图书馆分别致函各发起机关,定于本月十日下午二时举行第二次筹备会议,商讨成立事宜[21]。3月10日,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第二次筹备会议召开,确定召开成立大会日期、向社会局办立案手续、正式征求会员及准备召开成立大会等事项[22]。
  2.2 成立运行阶段(1945.4.4—1945.7)
  1945年4月4日,国立西北图书馆以兰州市图书馆協会筹备会的名义向各发起机关、机关会员单位和个人发出召开成立大会的公函,“敬启者,本会业已筹备就绪,兹定于四月八日下午一时在励志路社会服务处举行成立大会,敬请派员参加为荷”[23]。4月7日,《西北日报》刊发预告消息“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筹备就绪,明天下午一时在励志路社会服务处开成立大会”[24]。4月8日下午1时,兰州市图书馆协会成立大会在社会部兰州服务处四照厅召开。兰州市政府社会局教育科长范致瑞、甘肃省政府社会处代表梁炳辰、陇上名人水楚琴等出席会议并致辞,发起机关代表、机关会员和个人会员等共70余人参加会议。
  刘国钧先生任临时主席,向大会报告了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背景、意义、目的及其筹备经过,“希望协会成立以后,本市各图书馆取得联络彼此交换意见,研究图书馆学术,共谋图书馆事业之发展。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成立,将对于现代化图书馆运动之推行,兰州市图书馆事业之发展及对于西北文化之贡献一定很大”[25]。会议讨论并修订通过了会章,票选了理监事,其中理事当选7人,依次为:刘国钧五十六票,袁翰青四十九票,刘子亚四十四票,陈大白二十九票,何日章十五票,李端揆二十二票,孙钰十六票。监事3人:黎锦熙十七票,郭维屏十五票,李蒸十四票[26] 。
  这份名单聚集了当时兰州文化界的知名人士。袁翰青,时任甘肃科学教育馆馆长,解放后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李蒸,时任国立西北师范院院长。黎锦熙,时任国立西北师范学院教务处主任,1914年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教时,是毛泽东的历史老师[27],抗战胜利后任国立西北师范学院院长。郭维屏,时任甘肃学院教务主任。
  成立大会召开当天,甘肃两大报纸《西北日报》《甘肃民国日报》分别刊发特刊。《西北日报》特刊发表了黎锦熙的《联合书目的重要性》、陈大白的《西北图书教育之瞻望》、袁翰青的《科学研究与图书馆》等三篇文章[28]。《甘肃民国日报》特刊发表了刘国钧先生的《现代图书馆与文化》、何日章的《中华图书馆协会的成立及其事业》两篇文章[29]。这些文章的选题与内容,很好地诠释了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意义、宗旨和工作目标。两大特刊如此大篇幅宣传图书馆和图书馆协会,在兰州、甘肃乃至西北都还是第一次。1945年4月17日,《西北文化》刊发署名文章《向兰州市图书馆协会进一言》[30],进一步引发社会学者对兰州市图书馆协会未来工作的讨论。   1945年4月22—23日,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筹备会致函各发起机关“敬启者查阅兰州市图书馆协会业于本月八日正式成立,本会自应结束。兹送上成立大会记录及本会开支账目清单各一份,即希查照为荷”。会议记录详细记录了成立大会召开的经过,大会主席刘国钧先生的报告、指导机关代表致辞、会议决议、选举结果等内容。开支账目清单通报了成立大会经费收入与支出情况,五家发起机关每家出资1000元,详列了支出明细,单位到角 [31]。5月7日上午,兰州市图书馆协会在省立兰州图书馆举行第一次理监事会议,出席会议的有袁翰青、郭维屏、黎锦熙、孙钰、郑安伦、何日章、何锡嘏、刘子亚、李端揆等人。由刘子亚主席决议要案多起:(一)协会会址设省立兰州图书馆;(二)推选刘国钧、袁翰青、刘子亚为常务理事,刘国钧为理事长;(三)继续征求机关会员、个人会员;(四)编制兰州市联合图书目录;(五)编印兰州市图书馆协会丛书;(六)举办图书馆学讲座;(七)出版定期刊物[32]。
  2.3 停办(1945.8)
  其时,国立西北图书馆各项工作有序推进,读者服务、文化研究、图书教育、社会影响等多个方面初见成效,却也是抗战进行到最艰苦卓绝的时刻,国家所有的力量都集中用在了军事上,7月21日《西北日报》公布了西北图书馆奉令停办的消息,自20日起停止阅览,办理结束事宜。教育部令所有图书器物分别移交甘肃省立图书馆及国立西北师范学院 [33]。刚刚成立不久的兰州市图书馆协会也因此停止工作。
  1946年9月,国立西北图书馆恢复,刘国钧先生仍任馆长。但恢复后,兰州市图书馆协会没有再恢复工作。笔者分析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抗战后,中华图书馆协会的工作与影响力走向衰落。二是之前兰州市图书馆协会是由国立西北图书馆向社会局办理的登记事宜,国立西北图书馆停办,登记手续也同时被注销。三是抗战胜利后,袁翰青调往北京大学,黎锦熙随国立西北师范学院部分返回北平复校,省立兰州图书馆馆长先后更换为李端揆、李占春,客观上已经不具备恢复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社会条件。四是复馆后,刘国钧先生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建设一个永久馆址上,加上内战,民生凋敝。国立西北图书馆1947年2月改称国立兰州图书馆,也仅仅处于维持的状态。
  3 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影响
  兰州市图书馆协会从发起成立到停止,尽管时间不长,但对甘肃、乃至西北地区图书馆事业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兰州市图书馆协会成立于抗战后期,也是最艰苦卓绝的时刻,一经发起,就得到了政府、高校、科研、企业等各界图书馆同仁的支持和踊跃参与,短时间内机关会员达到33家,个人会员达到84人,大大提振了兰州图书馆界同人不畏时艰、共谋事业发展的勇气和信心。
  协会的成立,使西北各图书馆由分散走向联合,由封闭走向开放,由各自为政走向业务合作,开甘肃图书馆之间馆际交流合作之先河。先生在《计划书》中原本是要“设法与各省图书馆取得联络,组织图书馆协会,并举行图书馆馆员座谈会”,当时的情势只能先组织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下一步再向西北各省辐射,因此,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成立,和先生为兰州市图书馆协会拟定的办会宗旨——“研究图书馆学术、发展图书馆事业,并谋兰州市各图书馆之协助”[34],成为兰州地区图书馆合作的良好开端,更为解放后甘肃地区和西北五省区开展协作协调奠定了思想基础,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西北地区图书馆事业的发展。
  协会的成立进一步阐释了刘国钧先生“以书籍为公有而公用之”的现代图书馆理想。“现代图书馆是自动的而非被动的,使用的而非保存的,民众的而非贵族的,社会化的而非个人的。”[35]协会的成立,向本市各图书馆和图書馆员传递了现代图书馆的办馆理念和职业理念,向社会公众宣传了图书馆的功用与社会教育职能,吸引公众认识了解图书馆,利用图书馆;通过加强图书馆之间的协作联合,整合资源和力量,让图书馆更好地服务于社会大众。因此,兰州市图书馆协会的成立,是先生办馆思想的一次成功实践。
  从深度参与中华图书馆协会工作,到发起成立兰州市图书馆协会,梳理整个过程,可以看出,先生既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图书馆理论家,又是一位具有卓越组织与协调能力、能够因地制宜把理想变为现实的图书馆实干家;在工作中,他既有哲学家的科学、严谨和细致,也有社会活动家的谦逊、灵活和周全。此间的思想智慧与经验方法,已经成为刘国钧先生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图书馆学理论和办馆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我国图书馆学宝贵的精神财富,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图书馆员,不忘事业初心,担当发展责任,在新时代继续书写图书馆事业发展的辉煌篇章!
  参考文献
  1 董隽. 刘国钧任职国立西北图书馆时的业绩[J].图书馆理论与实践,2008(4):128-130.
  2 于良芝.图书馆学引论[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3:18.
  3 刘国钧.美国公共图书馆概况[J].新教育,1923,7(1):4-28.
  4 路易斯S.罗宾斯.我们永远忘不了你:刘国钧和威斯康星图书馆学院[G]//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等编.一代宗师——纪念刘国钧先生百年诞辰学术论文集.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9:41-50.
  5 中华图书馆协会第一周年报告:国际事业[J].中华图书馆协会会报,1926,2(1):4-5.
  6 出版委员会第一周年报告[J].中华图书馆协会会报,1926,2(2):10-11.
  7 本会启示三[J].中华图书馆协会会报,1925,1(3):2.
  8 本刊宗旨及范围[J].图书馆学季刊,1926,1(1):3.
  9 徐雁.刘国钧先生述职金陵大学时期的专业建树[J].江苏图书馆学报,2000(5):53-57.   10 刘国钧. 筹备国立西北图书馆计划书[N].西北日报,1943-09-23(3).
  11 同10.
  12 国立西北图书馆致甘肃学院关于举行成立兰州图书馆协会筹备会的函[A].兰州大学档案馆,档号:甘肃学院250.0007.
  13 周枫.成立兰州图书馆协会之商榷[N].西北日报,1944-11-28(4).
  14 同12.
  15 关于检送组织兰州图书馆协会第一次筹备会议记录事宜给西北师范学院的公函[A].甘肃省档案馆,档号:033-001-0163-0008.
  16 同15.
  17 同15.
  18 发起组织兰州图书馆协会缘起[A].兰州大学档案馆,档号:国立西北医专75.0021.
  19 发起组织兰州图书馆协会及组织大纲[A].甘肃省档案馆,档号:053-004-0201-0004.
  20 发起组织兰州图书馆协会缘起[N].西北日报,1945-01-23(4).
  21 同12.
  22 关于函送成立大会记录及本会账目清单事宜给西北师院公函[A].甘肃省档案馆,档号:033-001-0163-0009.
  23 同12.
  24 兰市花絮[N].西北日报,1945-04-07(3).
  25 同22.
  26 同22.
  27 人民政协报. 毛泽东看望黎锦熙、汤璪真等师友[EB/OL] .[2019-11-11] .http://dangshi.people.com.cn/n1/2019/0117/c85037-30560312.html.
  28 兰州市图书馆协会成立大会特刊[N].西北日报,1945-04-08(3).
  29 兰州市图书馆协会成立大会特刊[N].甘肃民国日报,1945-04-08(4).
  30 以文.向兰州市图书馆协会进一言[N].西北日报,1945-04-17(4).
  31 同22.
  32 市圖书馆协会理监事会议[N].西北日报,1945-05-08(3).
  33 国立西北图书馆已正式奉令停办[N].西北日报,1945-07-21(3).
  34 同20.
  35 刘国钧.图书馆学要旨[M].台北:台湾中华书局,1979:6.
  作者单位:甘肃省图书馆,甘肃兰州,730000
  收稿日期:2019年11月18日
  (责任编辑:支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0906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