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地方特色档案文创产品开发

作者:未知

  一、引言
  近年来,随着文化创意产业的兴起,档案文化创意产品开发成为档案界的关注热点。中央档案馆、国家档案局等“国字号”档案部门立足馆藏特色, 打造了如《清宫秘档》等一批影响深远的档案文化创意产品, 这些产品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1]庙堂之下还有江湖,我国疆域广阔,民族众多,各区域文化丰富多彩,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地方特色档案资源,与国家层面的档案資源不同,这些档案的内容是某一地区特有的、体现独特的地域色彩与风格,能够从更微观的视角描述地域的历史传统、人文景观和社会面貌。将地域特色与档案文创产品相结合,不仅可以提升文创设计的亮点,同时对地方经济建设、文化传承和档案事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但由于地方馆经费有限, 又缺乏文创开发专业人员, 导致文创产品的开发只能模仿“国字号”等大馆的模式和思路,缺失地域特色,泛地域化现象严重,如何将地域特色呈现于档案文化创意产品之中,促进传统文化多元化发展,成为地方特色档案文创开发工作亟需考虑的问题。
  二、地方特色档案文创开发意义
  1.服务地区经济建设
  地方特色档案文创开发能够推动档案与其他行业的有效整合,从而产生具有高附加值的文化创意产品,充分发挥地方特色档案的经济价值。以四川江安县“安乐酒”为例,根据当地档案资料记载:该县酿酒历史可追溯至夏商时期,明嘉靖时期专供宫廷享用,后改名“故宫液”,1993年由末代亲王爱新觉罗·溥杰题名为“故宫贡酒”,并由中国故宫博物院监制。江安故宫液酒业集团曾利用这些历史档案资料,挖掘“安乐酒”背后的历史故事,利用宫廷御酒这一历史增加其本身的神秘色彩和文化价值,重新研发的“安乐酒”,在四川首届巴蜀节上获得金奖,并销往全国各地和东南亚及港、台地区,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10]“安乐酒”摇身一变成为当地的一个御酒文化品牌,四川江安地区利用这一地方特色,吸引投资,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成为江安地区一个新的经济推动力。
  2.传承地域特色文化
  文化的价值,不止于当下,更在于千百年之后,后人重提时,所能深刻感受到的,那份历久弥新的厚重感与传承感。地方特色档案记录了地方特色活动,其中承载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凝聚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智慧结晶,是一笔珍贵的精神文化财富。在文化创意产业蓬勃发展的背景下,加强地方特色文化、特色活动的发掘,打造档案文化创意产品,使之融入群众生活,这对于地域特色文化传承具有重要意义。为了让青少年了解更多的档案知识和当地丝绸文化,苏州市工商档案管理中心编写了一套档案伴我成长系列丛书,为青少年讲述异彩纷呈的档案故事,该套丛书主要包括三项内容, 一是宣传文献遗产和世界记忆工程, 二是介绍档案知识, 三是传播苏州丝绸文化。[11]这套丛书言简意赅、趣味性强,符合青少年的审美,不仅如此,其中《我是档案迷》一书,成为国内档案界首套可以玩的档案读物,让青少年在游戏中领略丝绸文化的魅力。这些可看可玩的图书不仅激发了青少年用户的兴趣,更可以让传统丝绸文化实现活态传承。
  3.发展地方档案事业
  地方档案馆馆藏因其地域特色独具魅力,是进行文创开发的重要阵地,地方档案馆开展有内涵、有新意的文创工作,可以把地方独有的反映某一历史现象的档案转化为鲜活生动的文化产品,有助于发展具有本地区特色的档案事业。2013年,中国丝绸档案馆落户苏州,自成立以来,该馆立足于丝绸档案,积极创新。利用丝绸样本档案研制的箱包、宫灯、罗扇等文创产品,一经推出便备受推崇乃至作为国礼,远销国内外,这些文创产品除了本身包含的精湛技艺与品味风格以外,还保持了特色传承与文化创新。精益求精的匠心精神和不断开拓的创新精神,使苏州丝绸档案衍生产品不再单单是装饰品,而是非常实用的艺术品,不仅走入寻常百姓家,同时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成为苏州档案事业的一张烫金名片。
  三、地方特色档案文创开发现状
  1.已有的成果
  《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出台后,档案部门在文创产品开发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一些地方档案馆以本馆特色馆藏为基础,设计制作图书、服饰、文具、画册、礼品等一系列文创产品,笔者从文创设计的角度将现阶段地方特色档案文创产品分为以下几类:
  (1)元素复制类
  元素复制类档案文创产品是体现地域特色最直接的一种方式,这一类档案文创产品通过提取档案中的文字或图案作为文创的元素,研发相关实用性艺术性纪念品。如丽江市近年致力于将地方档案遗产与旅游资源结合起来,纳西族档案符号——东巴文被广泛应用在文创产品的开发之中,在丽江古城,随处可见刻印东巴文的木质工艺品、服饰、明信片、风铃挂饰等,这些产品设计本身融入地域档案文化所带来的纪念性,一方面能够满足游客“打卡”的心理需求,同时也进一步推动纳西文化对外传播。这类产品设计方法较为简单,研发周期短,很容易进行量产,有利于文创产品的更新换代,但若是单一的复制,将缺乏创新,陷入千篇一律的囹圄。
  (2)抽象提取类
  对地域特色元素的直接复制,表达虽然更加具体、直观,但正由于其太过具象,所以易造成文化表达过于简单、内涵表达过于片面的缺陷。而抽象提取类文创产品则是从用户的心理需求出发,对地域文化符号和背后故事等进行重新解读与二次开发,最终达到兼具现代审美情趣与实用价值的产品效果。借助纱罗样本档案研发的一系列“苏罗”文化创意产品,如罗灯·暖良宵、凉友·罗扇、包罗万象、丝罗手写本等,皆取自古时文学作品中的美好意蕴,凉友·罗扇系列产品便来源于杜牧《秋夕》中的“银烛秋光冷画屏, 轻罗小扇扑流萤……”。这类产品通常美观且实用,容易携带,日常可看可用,且富有内涵,但是研发前期成本较高,后期还涉及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3)情境互动类
  情境互动类档案文创产品应用增强现实 (Virtual Reality, 简称VR) 技术可以把手稿档案、珍本书等物品带到现实生活中,打破了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的界限,让来访者看到的不仅限于固定的展品,而获得一个完整的互动体验,通过这种方式让用户体验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碰撞,具有很强的开发价值。2019年3月19日,全国首部融入档案元素非遗口述AR影像图书《了不起的非遗》在武汉首发,该书包含458张档案图像和500分钟非遗口述,涵盖武汉剪纸、木雕、黄陂泥塑等10大类湖北特色非遗项目,通过AR技术使阅读与视听结合,人们在阅读文字时可以通过扫码观看相关视频,既丰富了阅读方式, 又提升了阅读享受, 使“死”的档案鲜活起来, 让非遗活在当下。[12]这种开发方式可以增强用户体验,广受用户认可和欢迎,但目前这类产品技术难度大,费用高昂。   2.存在的问题
  (1)产品泛地域化
  产品泛地域化是很多地方馆文创产品开发中客观存在的问题,泛地域化,即指产品不能体现特定地域差异和文化特色,与特定地域联系较弱的现象。地方特色档案文创产品不能局限于满足单一功能性与消费性,而应更多地体现地区差异化与地域独特性,但就目前来看,地方馆推出的图书、服饰、文具、画册、礼品等文创产品并不具有唯一的特征,几乎在其他地方都能看到类似的产品。如利用女书图案设计的手袋、邮票、书签、明信片、方巾等产品,也见诸于丽江古城,只是这些产品印制的是东巴文符号而前者是女书图案,两者除了符号元素不同,其他都大体相似,这也是地方特色档案文创产品不可避免的落入俗套,缺乏吸引力的原因所在。
  (2)品牌效益薄弱
  档案馆等事业单位的品牌意识往往不强, 对品牌的认识还局限于设计Logo的层面,这就造成了所开发的地方特色档案文创产品品牌效应薄弱。品牌是地方特色档案文创产品做大做强的基础,没有个性化的品牌定位和品牌效应,就难以体现地域文化的差异性。故宫文创系列产品推出后,各地方档案部门纷纷效仿,制作明信片、冰箱贴、钥匙扣等产品,这些产品大多采用传统货架式的营销模式,且绝大多数由档案馆内部用于行政礼品或是节日派送,前来消费的用户少之又少。“酒香也怕巷子深”,这种机制下,档案文创产品难成系列也不能凝聚成一个品牌,缺乏辨识度和个性化的品牌表达,使得档案文创产品缺乏市场竞争力,久而久之,用户难免感到审美疲劳。
  (3)文化内涵不足
  档案文创产品是利用符号象征、美学价值、文化内涵等对档案进行解读或重构,通过研发者对文化的理解,将档案文化元素与产品创意相结合。而目前地方特色档案文创开发中,最常见的设计思维就是将地方文化符号进行直接复制,一些档案人员在开发过程中奉行“拿来主义”,选择将地域性文化符号、文化图腾生硬地应用于文创产品中,缺乏对历史典故、坊间故事和民俗传说等方面的挖掘和思考,地方文化元素成了文创产品的表层皮肤。单一的复制形成了一套“模板”,几乎任何地方的档案产品都可以套用其中,批量生产的背后必然导致部分档案文创产品失去地域独特性,这类产品并不是对地域文化进行解读与重构,因此缺乏深层的文化与审美,只能看得到地方文化符号,却看不到地方文化内涵。
  四、地方特色档案文创开发路径
  1.文化深耕,凸显地域特色
  地方特色档案文创产品最基本的功能,在于地方档案文化的陈列与展示,如何让人们能够更真切更深入地体验档案中的地域文化,如何让这些保存在库房的档案具有灵性和温度,文化深耕,凸显地域特色正是破解这一难题的关键。俗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每个地方都有最具代表性的地域文化,档案人员应利用这得天独厚的优势,在研发阶段从地方档案珍品提炼出最有代表性的“文化符号”,并融合新时代的审美取向,创造出融入地域特色文化元素的异形异质产品。近年来,曲阜市为了突出“孔子故里”的地方特色,另辟蹊径,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衍圣公府档案》中的孔府饮食文化与特色旅游产品结合起来,开展衍圣公府食事博物馆体验式运营活动,吸引了国内外众多游客前来体验。该专项活动以体验式、可操作、能品尝为特点,坚持非遗存真的理念,实际烹饪与会餐礼仪按《衍圣公府档案》的记载执行,让用户切身体验衍圣公府菜的正宗“神韵”和“意境”。《衍圣公府档案》中记录的每道“孔府菜”,背后都有耐人寻味的典故或传说,在将菜肴呈现给用户时,服务者会进行详实的介绍,让用户品味到的不仅仅是佳肴,更是一种地域特色文化的熏陶。文化首先是地方的才是民族的,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凸显地域特色的档案文创产品, 容易引起本地区人们的文化认同和精神共鸣, 同时,可以成为宣传本地域文化特色的新标签。
  2.高位吸引,打造区域品牌
  区域品牌是指某一区域范围内形成的具有较强生产能力和区域特色,体现某种价值感和地方文化的产业或产品。文化消费具鲜明的共性,即社会公众都喜欢那些富有创意而又意蕴深厚的产品,在当下多元化时代,地方特色档案文创开发需要从藏品特色入手,融入创新设计,最终形成区域品牌效应。[13]2007年,中国首部大型实景历史舞剧《长恨歌》问世,这部舞剧以白居易传世名篇《长恨歌》为蓝本,在前期准备工作中编剧查阅了大量陕西特色建筑和人物档案,在尊重历史的情况下,以全新概念创作,采用高科技舞美灯光,把唐太宗与杨贵妃之间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与华清宫历史文化巧妙地嫁接与有机结合,通过舞台剧这种形式,淋漓尽致地展现盛唐时期的服饰、音乐、舞蹈等特色文化魅力。作为陕西地方文化的一块金字招牌,《长恨歌》通过对地方深厚的历史沉淀和独特的人文景观进行深度挖掘整合,形成了一个歷史内涵丰富、文化个性鲜明的文化创意品牌,自2007年问世以来经久不衰,许多游客慕名而来,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结合地域特色打造区域品牌是《长恨歌》区别于其他舞台剧的核心竞争力,通过将地域特色融入档案文创产品设计之中形成区域品牌,不仅能够助推区域文化传播,而且更能引起消费者的情感共鸣。档案人员应发挥地方特色档案资源独具特色的优势,从地方档案珍品和地域特色中提炼出最有代表性的“品牌元素”,并融合新时代的审美取向,创造出更多像《长恨歌》这样的文化创意品牌。
  3.内涵诠释,讲好地方故事
  现阶段我国地方特色档案文创产品还存在文化内涵不足现象,档案部门应建立以文化内涵为基础的开发模式,深入挖掘地方历史典故、坊间传说、民俗轶事等背后的故事。地方特色档案历经时间沧桑, 背后蕴藏了讲不完的故事, 如何重新演绎这些凝聚时光的故事, 往往是文创产品制作的亮点。[14]对这些档案背后故事的打磨, 不仅需要令人眼前一亮的创意,更需要发挥地方特色档案的独特价值,通过讲述其背后的故事用深厚的文化底蕴去打动公众,这要求档案人员在研发阶段不仅要善于挖掘“好故事”,更要提高“讲故事”的水平。[15]2007年,由李亚鹏投资、张扬执导的音乐歌舞剧《鲁般鲁饶》在丽江木府上演,被誉为纳西族版的《罗密欧与茱丽叶》。该剧取自三大东巴经之一《鲁般鲁饶》,通过传统东巴舞蹈形式演绎了男女主人公朱古羽勒排和开美久命金从初识、相知、相恋、准备殉情到最后殉情的全过程,这一感人故事吸引了一批又一批观众。该剧通过融入纳西人们熟悉的生产、生活故事画面来演绎这一爱情悲剧长诗,推广纳西文化的同时唤起了民族文化认同。人们购买产品时, 事实上是在产品中寻找感觉、身份和故事, 也是在购买情感和价值认同,所以讲好一个故事可以制造感觉, 调动消费者内心的情感, 尤其身处他乡的人群的思乡之愁,使用户产生情感共鸣, 因此故事的融入会使档案文创产品更鲜活。[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21105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