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认知发展理论的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研究

作者:未知

  关键词: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认知发展
  摘 要:公共图书馆应遵循认知发展理论,根据不同年龄段儿童的认知情况开展儿童阅读推广工作,与儿童读者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提升对儿童群体的服务能力。文章以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为基础,对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的现状及提升策略进行了系统的研究与探讨。
  中图分类号:G258.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20)12-0037-02
   儿童整体阅读能力和认知水平的提高是公共图书馆落实文化教育职能的体现。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党进一步加大了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力度,推动我国向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转型。儿童是我国文化强国建设和实现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接班人,提高他们的阅读能力能够提升国民整体素养,加快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进程。公共图书馆为儿童打造良好的阅读成长环境,使儿童感受到阅读的乐趣,并在参加阅读推广活动的过程中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既是公共图书馆的使命和职责,也是公共图书馆提升服务能力和健全服务体系的重要举措[1]。
  1 认知发展理论概述
   认知发展理论的核心是青少年儿童的心理发展,其提出者皮亚杰认为,青少年儿童的认知发展不仅是由他们自身因素决定的,还受到外部因素的显著影响,在内外因素综合作用的情况下,青少年儿童的认知能力得以不断提升。皮亚杰根据不同年龄段儿童的认知发展情况,将儿童的认知发展过程大致划分为感知运动、前运算、具体运算和形式运算四个阶段[2]。
   2周岁以下的儿童处于感知运动阶段,该年龄段的儿童缺乏对外界的认知,主要通过肢体动作传达自身对外界环境的理解,并以此适应外界环境。随着年龄的增长,该年龄段儿童感知和运动的能力逐渐提升,能够初步区分自身和他人的区别,并在此过程中建立自身的认知体系。
   2周岁以上7周岁以下的儿童处于前运算阶段,该阶段的儿童开始具有语言能力,能够初步对外界事物进行认知活动,并逐步完善自身的认知体系。由于该阶段的儿童在理解能力上仍有所欠缺,在认知和思考的过程中需要通过想象进行弥补,故该阶段儿童的想象力较丰富。
   7周岁以上12周岁以下的儿童处于具体运算阶段,该阶段儿童的逻辑思维能力发展迅速,能够对数据和图形进行具体的分析。该阶段的儿童在学习和生活中能够通过他人的行为理解外部事物,但仍欠缺判断抽象事物的能力。
   12周岁以上17周岁以下的儿童处于形式运算阶段,该阶段儿童的认知体系逐渐完善,兼具抽象和具象的思维能力,能够根据客观事物进行自主推理和演绎。该阶段儿童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不断提升,并逐渐从单纯的思考转变为行动,具有一定的发散思维能力。
   皮亚杰在认知发展理论中为儿童划分的四个认知发展阶段各具特点,公共图书馆应在开展儿童阅读推广工作的过程中,把握不同认知发展阶段儿童的特殊性,开展有针对性的阅读推广活动。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感知运动阶段的儿童年龄较小,缺乏自主能力,语言和认知体系尚未形成,可不作为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对象。
  2 基于认知发展理论的儿童阅读推广要素及现状分析
  2.1 阅读资源要素及其现状
   阅读资源的内容和形式是公共图书馆阅读资源的主要要素,是公共图书馆开展儿童阅读推广工作的关键。公共图书馆阅读资源的内容指以馆藏图书为主的内容体系,是吸引儿童进入公共图书馆的主要因素。公共图书馆的馆藏图书不仅能够解答儿童对自身的疑惑,还能够在阅读推广活动中发挥提高儿童综合素养的作用,为儿童在行为选择和实践方面提供帮助。公共图书馆阅读资源的形式主要指馆藏图书的形式,即电子书和纸质图书。不同年龄段的儿童对阅读资源的形式有不同的需求,处于具体运算和前运算阶段的儿童,主要需求纸质图书,而到了形式运算阶段的儿童学习压力逐渐增大,为了提高查找图书资料的速度,他们对电子书的需求不断增加。
   从我国公共图书馆当前的阅读资源現状看,纸质图书和电子书的馆藏数量较多,很多公共图书馆开展了纸质图书数字化的工作,为儿童阅读推广活动的开展提供了资源保障[3]。公共图书馆开展儿童阅读推广活动,应根据不同年龄段儿童的需求对馆藏资源进行分类或加工,以切实满足儿童的阅读需求。
  2.2 阅读环境要素及其现状
   公共图书馆的阅读环境要素即儿童在阅读过程中所处的空间环境,包括公共图书馆的装修风格、内饰、空间布局等。儿童的认知水平还停留在具象阶段,对环境的要求相对较高,多数儿童只有在感到舒适的环境中才能获得良好的阅读效果。公共图书馆阅读空间的配饰与色彩搭配对儿童想象力的培养具有关键作用,能够激发儿童的阅读热情,提升儿童的阅读效率。
   目前,我国多数公共图书馆的儿童阅读空间建设的相对保守,虽然符合学龄儿童所需的学习环境,但却难以调动学龄前儿童的阅读积极性。学龄前儿童对阅读空间的关注度相对较高,若公共图书馆的儿童阅读空间缺乏特色,就难以提高儿童的阅读兴趣,进而影响阅读推广的成效[4]。
  2.3 阅读指导要素及其现状
   阅读索引服务是公共图书馆阅读指导的主要要素,也是其开展儿童阅读推广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感知运算阶段儿童的语言认知和文字认知能力相对较弱,需要公共图书馆在开展阅读推广活动的过程中提供阅读指导服务,提升他们查找所需图书的能力。
   从公共图书馆阅读指导推广的现状看,多数公共图书馆没有对儿童阅读资源进行分类和索引,没有建立完整的阅读指导体系。另外,公共图书馆的馆员数量相对较少,难以为儿童提供一对一的阅读指导服务。目前,儿童的阅读需求逐渐明确,公共图书馆应尽力为儿童提供阅读指导服务,激发他们的阅读热情,培养他们的阅读习惯,以确保儿童阅读推广活动的精准有效[5]。
  2.4 阅读推广活动设计要素及其现状
   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活动设计是指公共图书馆能够根据不同年龄段儿童的具体情况策划并开展有针对性的阅读推广活动。公共图书馆在策划儿童阅读推广活动方案时,应明确不同年龄段儿童的阅读需求,并准备相应的阅读资源,以期通过阅读推广活动迅速提高儿童的阅读兴趣。    目前,我国公共图书馆开展的儿童阅读推广活动主要采用故事会、分享会、朗读比赛等活动形式,从活动的具体成效看,儿童群体普遍对互动性、趣味性较强的故事会和比赛感兴趣,但很少参与讲座等形式的活动。
  3 基于认知发展理论的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策略
  3.1 针对前运算阶段儿童的阅读推广
   针对前运算阶段儿童的阅读特点,公共图书馆应寻找更富趣味性的阅读资源,并打造舒适、温馨的阅读环境,调动该阶段儿童的阅读积极性,初步培养他们的阅读习惯。该阶段儿童的认知能力和理解能力相对较差,公共图书馆应为他们采购一定的绘本资源,建设绘本阅览室,采用“馆员+家长”的阅读指导方式,提倡亲子互动的阅读方式,全方位地培养儿童的阅读习惯[6]。
  3.2 针对具体运算阶段儿童的阅读推广
   具体运算阶段的儿童大多刚刚进入小学,已经逐渐拥有抽象思维能力,能够根据具体的事物进行逻辑思考,也能够自主选择阅读内容。针对该阶段儿童的阅读推广活动,公共图书馆应注重阅读资源的趣味性和知识性,注重阅读环境的独立性,不断丰富阅读推广活動的形式和内容,更好地满足该阶段儿童的阅读需求[7]。
  3.3 针对形式运算阶段儿童的阅读推广
   形式运算阶段的儿童已开始进入青春期,他们在认知事物时能够进行独立思考,并通过推理得出一定的结论,该阶段儿童的人生观、价值观逐渐形成,对周围的事物具有强烈的好奇心,但对阅读环境的要求有所降低。由于该阶段儿童的学习压力较大,公共图书馆可采用“图书馆+学校”的合作指导模式开展阅读推广工作,根据学校的教学要求,为儿童提供文学、地理、生物等类型的纸质图书,并提供有针对性的阅读引导服务,为儿童的健康成长提供帮助[8]。
  参考文献:
  [1] 王春雨.儿童本位理念下的绘本阅读推广研究:以长春市图书馆为例[J].河南图书馆学刊,2020(10):11-13.
  [2] 王满.基于认知发展理论的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服务策略研究[J].河北科技图苑,2020(2):54-57,47.
  [3] 兰芳.公共图书馆少年儿童阅读推广工作思路研究[J].内蒙古科技与经济,2020(11):150-151.
  [4] 刘映潇.浅析“互联网+”时代省级少儿公共图书馆的特色阅读推广[J].文化创新比较研究,2020(11):178-179.
  [5] 陈艳冬.皮亚杰认知发展理论视域下的少儿图书馆分级阅读推广服务研究:以盘锦市少年儿童图书馆分级阅读推广项目为例[J].山东图书馆学刊,2019(2):65-69.
  [6] 杨丽,黄丽霞.基于认知发展理论的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研究[J].图书馆研究与工作,2019(4):35-39.
  [7] 杨丽.心理学视域下的公共图书馆儿童阅读推广研究[D].哈尔滨:黑龙江大学,2019.
  [8] 刘瑞芳,张雪峰.皮亚杰认知发展理论与儿童阅读推广工作[J].河南图书馆学刊,2018(6):6-8.
  (编校:冯 耕)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38669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