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基于疼痛描述词释义的疼痛描述语言改进:问题、路径与方案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何洋洋

  摘 要 疼痛描述词在诊疗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疼痛描述词语义复杂、抽象,无法展现疼痛感受的细节,在跨文化语境中很难翻译。基于自然语义元语言释义的疼痛描述语言,其词汇和语法都非常简单,且在所有语言中普遍存在,方便患者理解和翻译成其他语言。这种方式也有助于患者描述疼痛感受的细节。
  关键词 《麦吉尔疼痛量表》 疼痛描述词 自然语义元语言 语义基元
  疼痛是生活中常见的疾病感受,是人们求医最常见的原因之一。医学界从生理和心理层面研究疼痛,语言学家则关注疼痛的语言方面。Lascaratou(2007)4通过希腊语疼痛词汇和语法的分析,解释希腊人对疼痛的基本认知:“希腊人主要将疼痛理解为一种不及物的人称“过程”,其次是“参与者”,身体部位很少被解释为疼痛的所在地。”Lascaratou(2007)还使用了认知语义学的研究方法,以力量动态模式的应用为基础,关注疼痛的隐喻性表达。Halliday(1998)区分了疼痛的七种语义特征。孙炬、石磊(2009)对Lascaratou(2007)及Halliday(1998)做了介绍。刘锐、苏新春(2014)揭示了汉语疼痛描述词的词汇结构和语义特点,分析了疼痛表达与隐喻(容器隐喻)的关系。
  本文关注疼痛描述的语言问题。诊疗过程中,医生会提供疼痛量表,让患者选择量表中符合自己疼痛体验的词。世界范围内最具代表性的疼痛量表是《麦吉尔疼痛量表》(McGill Pain Questionnaire)系列。2009年,Dworkin等人制定了“扩展和修正版的《简化麦吉尔疼痛量表》”(expanded and revised version of the Short-form McGill Pain Questionnaire,以下简称SF-MPQ-2)。SF-MPQ-2代表了医学界最新、最成熟的疼痛测量方案。其中包括18个感觉类词(sensory words)(详见表1)。
  SF-MPQ-2中的疼痛描述词非常有代表性,因此我们选择它作为分析疼痛描述语言的切入点。SF-MPQ-2中疼痛描述词存在的问题,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疼痛描述语言普遍存在的问题。
  本文分为三节。第一节以SF-MPQ-2中疼痛描述词为例,分析疼痛描述词在单一文化语境和跨文化语境使用中的问题;第二节指出解决上述问题的理论框架和方法(自然语义元语言理论和化简转换释义法);第三节给出改进的疼痛描述方案,并对其进行说明。
  一、 疼痛描述词使用中的问题
  表1中给出了SF-MPQ-2中18个疼痛描述词及其汉语和俄语对应词。汉语译词参考的是李君等(2013),俄语译词参考的是Бахтадзе等(2016)。都是SF-MPQ-2的权威译文。
  通过对比SF-MPQ-2中的疼痛描述词及其汉、俄语对应词,我们发现以下三个问题:
  首先,疼痛描述词的意义过于复杂和抽象。Melzack(1975)252早就指出第一版《麦吉尔疼痛量表》的问题:“其中有些词可能超过患者的词汇量,需要被定义。”该问题在SF-MPQ-2中也存在。无论是SF-MPQ-2中的英语词,还是汉语、俄语译文中使用的词都非日常生活用词。患者在听到这些词或者使用这些词时,无法从直觉上判断自己理解的意思与该词的意思是否一致。以汉语为例,什么是“冷痛”?何为“穿刺痛”?普通患者似乎很难准确说出这些词的意思,那么医生凭借什么来判断患者的病情?
  其次,很难将SF-MPQ-2中的疼痛描述词准确翻译到其他语言。王玲等(2003)96指出:“McGill疼痛问卷(MPQ)作为一种敏感可靠的自报性疼痛评价方法已经被许多国家采用,但将其直接译成中文并不一定完全符合汉语疼痛描述特点。”
  我们以stabbing pain为例。首先来看stabbing pain的汉语译词是否准确。李君等(2013)将其翻译为“刀割痛”,王江林(2018)则译为“刺痛”。两个词都是由专业人士翻译,但差别却很大。这并非译者能力有限,而是由于疼痛描述词意义过于复杂,译者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来翻译。stab的定义中使用了sharp(尖锐的)来描述工具的形状。sharp既可以指“尖的”也可以指“锋利的”,该词与knife(刀)搭配指的就是“锋利的刀”。在stabbing pain中,它指的是“锋利的”还是“尖锐的”呢?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决定了译文准确与否。二者的区别就在于工具(比如刀)与被作用的人或物体接触的位置是面还是点。我们认为接触的是点。一是因为上面定义中sharp后面紧跟着的词是pointed(带尖的)。二是俄语的对应词колет在《俄语详解大词典》中的释义为:
  Касаясь чем-л. острым,причинять боль,вызывать ощущение укола.(Кузнецов 2000)442
  (用尖锐的物体接触某物时,引起扎、刺的感觉。)
  因此,stabbing pain更接近于“刺痛”。至于汉语的“刀割痛”,先来看《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中“割”的释义:
  割:用刀截断。
  定义中的“截断”表明,“刀割”的截面一定是“直”的,而不是“尖”的。也就是说,“刀割痛”不是用刀的“末端”去“割”,而只能是用“刀面”去割。两种疼痛感受不同。
  又如,SF-MPQ-2中的cold-freezing pain,李君等(2013)将其翻译为“冷痛”,Бахтадзе等(2016)翻译为ощущение холода (мерзнет),翻译为汉语是“感到冷(冻僵)”。但“冷痛”是中医术语,《简明中医辞典》(人民卫生出版社,1979)中其定义为:“痛处有冷感,局部喜岬闹⒆础N里寒的表现。可见于胃痛、腹痛、痹症等。”将两种症状名称简单对应是有问题的。那么,cold-freezing pain到底指的是什么样的疼痛呢?其实它指的是人在身体部位冻僵时感受到的那种疼痛,俄语译词描述了这种疼痛症状。但俄语译词的问题是ощущение холода(мерзнет)并未指出这是一种疼痛的感觉,而是单纯地说这是“感到冷(冻僵)”,当然也不符合英语词表达的意思。王江林(2018)将其翻译为“冻僵样痛”,比较贴近英语词的原义。

nlc20220512191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5431196.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