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平塘掌布藏字石的发现经历

作者: 毛健全

  2003年,平塘县一个叫掌布的地方,人们在一块石头上发现了神似“中国共产党”字样的石痕,被称为“天下第一神石”。 掌布现已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但藏字石上的那几个字的真伪一直是人们热议的话题
  遇到朋友,总是要询问我平塘县掌布景区藏石字上面的“中国共产党”几个字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事情是这样的,2003年,平塘县一个叫掌布的地方,人们在一块石头上发现了神似“中国共产党”字样的石痕,被称为“天下第一神石”。掌布现已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但藏字石上的那几个字的真伪一直是人们热议的话题。
  许多人认为是人工制作的,概括起来不外乎有四种观点:一是红军长征经过贵州时留下的标语;二是在“文革红海洋”期间用油漆刷的标语,经风化而形成的;三是在岩石上就有一些化石的遗痕,经过人为加工后形成的;四是认为这是明目张胆的造假,并说这类造假太多了,“莫不是穷疯了,编此奇事诓人”?这勾起了我从2003年8月13日起对平塘掌布藏字石多次考察的回忆。
  初考藏字石
  2003年8月初,我在全省县级领导干部环境保护培训班上讲课,平塘县常务副县长罗荣彬走到讲台旁对我说,最近在他们县的掌布河峡谷内一块巨石上,发现有“中国共产党”几个字,究竟是真是假他们也搞不清楚,希望我们能去考察。我听他介绍后,心想这肯定是假的。但既然县里邀请,不妨去看看,顺便也是旅游,听说那里风景不错,又正值学校假期。我就约请了何丰胜、顾尚义、芮延龙、崔淑萍几位老师一同前往,心想多约几位老师去有好处,大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观察,以便鉴别其真伪。
  2003年8月13日,我们一行人应平塘县的邀请,来到了掌布乡桃坡村浪马寨,村支书王国富介绍了藏字石的发现经过。2003年5月,都匀要举办国际摄影博览会,推荐掌布河峡谷景区为摄影采风点。王国富在清扫景区时,无意中发现一块巨石上有“产”、“党”两个大字,他把长期堆放在巨石缝隙中的秸秆搬开后,惊喜地发现石壁上隐约出现酷似“中国共产党”5个横排大字。这消息立即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玄,前来探奇的人先后给它取了“天书”、“救星石”等名称。
  我们沿着掌布河峡谷左岸而上,河谷两岸出露的地层均为二叠系中统栖霞组,距今大约2.7亿年,为燧石条带及燧石结核生物碎屑灰岩。当我们快走到藏字石时,发现这里是一个半洞,在洞底平卧两块巨石,巨石是从高15米的陡崖上坠落下来的,在陡崖上仍可看到崩塌岩体留下的凹槽。崩塌岩块坠地后,沿裂隙分裂为两块巨石,中间的缝隙相距1.46米,右边巨石似长方形,重量约170吨,左边巨石似三角形,重量约100吨。在右边巨石的内侧裂隙面上形成的石壁面上天然凸显一排字迹,上面布满了灰尘。我们用水冲洗后,“中国共产党”几个字突显,字体排列成一排,几个字在石壁上,高出地面1.52米至1.82米之间,字体大小相当,分布匀称,5个字平均高25.2厘米,平均宽17.8厘米,字体较石壁突出0.5至1.2厘米。这5个字的两端,与其并列的还有凸显的痕迹,在左边巨石的内侧也有凸显的痕迹,凸出0.3厘米,但字形难以识别,与右面石壁的痕迹可以一一对应,显然,在巨石坠落前这两块石头是连接在一起的。
  我们几个人在巨石内侧壁上十分仔细地用放大镜观察,发现这些由古生物化石所形成的“字”都分布在一个化石层中,这个化石层厚约30厘米,巨石周边都有显现。经我们仔细观察,组成的生物化石有海绵、海百合茎、腕足类、珊瑚、苔鲜虫等。
  我们用放大镜对组成“中国共产党”的几个字逐个逐笔划进行观察,这些字体向上凸出,字的笔划就是由化石的纵断面、斜断面或横断面组成的,正是这些无序的化石堆积物,在这节理破开的断面上十分巧合地组成了有序的“中国共产党”5个字的图形。从化学和矿物成分上看,构成字体的矿物成分是方解石,化学成分是碳酸钙(CaCO3),与巨石成分是一致的,其结构与基岩略有差异,结构较为致密,方解石结晶颗较粗大,粒径在0.5至2毫米之间,大多为1毫米。
  经我们几个小时的认真观察,大家一致认为藏字石上所显现出的“中国共产党”5个字浑然天成,无人工雕琢、塑造、粘贴痕迹。其成因是在沉积时生物遗体顺层堆积,在这一层中化石相对富集形成化石层,在成岩阶段,通过交代作用,碳酸钙交代了生物遗体中的原有成分,形成生物化石。由于结构与原岩有所差别,在坠落到地面沿节理面裂开时显得凸出,同时抵抗风化的能力又强于基岩,因而更加凸显出来。
  第二天,我们向县领导介绍了观察的结果,县领导希望我们把观察的结果写一份书面材料。回学校后,我们撰写了《平塘县救星石峡谷风景区考察报告》,其结论是:由化石组成的“中国共产党”5个字迹,无人工雕琢、塑造、粘贴的痕迹,是天然形成的”,并于8月18日提交给县里。谁知县里把这篇文章放到了网上,却引来了一遍声讨浪潮,国内外多家网站都怀疑其真实性。
  我们的看法毕竟是一家之说,而且是由县里邀请去的,显然有为他人说话之嫌。
  国土厅再考藏字石
  9月,由省国土资源厅主要负责同志带队,王立亭等省内专家组成了考察组,对“藏字石”进行了更细致的分析研究。考察后省国土厅出了一份红头文件,鉴定结果与我们的完全一致,即这几个字确实是由两亿七千万年前的古生物化石组成,两块巨石原本是一块,并且与山岩上的岩壁连为一体,落到峡谷之后一分为二,这几个字就长在裂开的断面上,并被同一个化石层所控制。
  有人认为,我们和省国土厅对藏字石的鉴定的结论,只是省里的意见,贵州专家的水平毕竟有限。
  同年内中国名家科学文化考察团进行考察
  为获得更权威的评价,平塘县邀请了国内最著名的专家,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地学部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地质专家李廷栋为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地质专家刘宝珺,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国土资源部国家地质公园评委、著名古生物学家李凤麟教授,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咨询委员毕孔彰教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地质哲学委员会常务理事、清华大学魏宏森教授,中国地质大学贾精一教授,武警黄金部队总工程师蒋志,以及著名演员娜仁花女士、著名演说家李燕杰等15人组成的“贵州平塘地质奇观·中国名家科学文化考察团”,我和贵州地矿局原总工程师何立贤研究员也列为考察团成员。   当2003年12月5日我见到从北京来的专家时,他们不约而同地对我说:“我们来此的一唯目的就是打假,彻底戳穿这一骗局。”正如魏宏森教授后来对记者所说:“在实地考察前,真不相信这是真的。考察团成员中很多人本是为了‘打假’才去的。”我询问他们是否看过我们撰写的材料,他们说,“你们写的资料我们都看了,这些字迹是由古生物化石组成,但有人在上面做了手脚,通过粘贴、修补或雕凿使原来不是字的痕迹变成了字”,“我们这次是带着仪器、试剂等工具来的。”这些人毕竟是代表着中国地质科学最高水平的泰斗级人物,我说,我们水平有限,非常期盼你们能来戳穿这一骗局。
  12月6日,专家们对掌布河峡谷藏字石进行了实地勘察。李廷栋院士在现场感慨地说:“像这种情况,确实太绝了”,并欣然题词:“扬世界地质奇观,展华夏山川风采”;刘宝珺院士题词“世界地质奇观,旷代天赐珍宝”。两位自称看了50多年石头的大师作出了藏字石自然天成的科学论断。
  12月7日,李廷栋、刘宝珺等权威专家正式公布考察鉴定意见:“该地质奇观位于中二叠统栖霞组深灰色岩中(距今约2.7亿年左右)。岩层中的古生物化石及生物碎屑似层状分布,经溶蚀及差异风化作用,使生物碎屑组成各种图案。这些图案包括像中国共产党几字在内,从不同角度观察,均可有多种意会。这些现象虽然是极其罕见的小概率事件,但均可从地质科学特别是沉积地质学上得到解释和说明。”
  宣读完结论意见后,刘宝珺院士说,还有三个问题需要作深入研究,一是这两块巨石是何时从陡崖上掉下来的;二是为什么巨石裂开后,两边的化石痕迹都是突出的;组成字的笔划是化石组成的,有些竖直的笔划和弯曲的笔划如何解释。
  李廷栋院士说,在一块石头上出来5个字,并组成一个最敏感的词组,可能只有几亿分之一,因此,我们称为小概率事件。
  武警黄金部队总工程师蒋志少将估计藏字石上“中国共产党”几个字出现的概率约为1000亿分之一,极其罕见;如果把这5个字大小相当,从左到右有序排列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其出现的概率更小。
  也就是说,假如世界上认识汉字的有10亿人,有一个人认为藏字石上“中国共产党”5个字是真的,都比这个概率大100倍。因此,常人未到现场观看,认为是假的很正常,即使到过现场仍然认为是假的也是很正常的。
  后来,我们又多次到此进行考察,并逐一解开了刘宝珺院士所提出的三个未破解的难题。
  但是,对平塘藏字石上“中国共产党”几个字真伪的争论并未就此终结。有人提出藏字红军长征时书写的,但藏字石上的字显然与红军长征时书写的标语无关,因为红军长征根本没有经过平塘。
  近些年来,有人认为藏字石是“文革红海洋”期间有人用红油漆所刷的标语,后来由于雨水长期的淋溶作用,刷有油漆的地方没有被溶蚀就突出来了,这就是所谓典型的“人为地质作用的产物”,并据此计算了溶蚀速率。且不说掌布河峡谷内无人居住,峡谷外居住的全是布依族,大部分人当时不识汉字,更不会有人到此在石缝中用油漆刷标语;而且巨石是在半洞下,根本淋不到雨水,那里来的雨水溶蚀作用?再说左右两块巨石上的痕迹是一一对应的,如果说右边巨石上的字是正写的,那么,左边巨石上的字一定是反写的了,这显然是无法解释的。
  可以预见,围绕平塘藏字石上“中国共产党“几个字的争论还将继续下去,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去研究、考察、论证。
  (作者系贵州大学退休教授)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