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米格爷爷的鞋匠铺

作者:未知

  ・01・
  
  米格��爷的鞋匠铺是星期三还是星期六飘到栖霞镇的,人们忘记了,但它的确是飘来的。
  那是秋天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栖霞镇的人们正坐在那棵参天的柿子树下闲聊。突然听到柿子树上空传来了说话声:“爷爷,这柿子树比咱家门前的那棵还粗还大,我都闻到柿子的香味啦!”
  人们抬头望去,棉花糖似的白云上矗立着一座小木屋。声音是从小木屋里发出来的。
  木屋里有柿子精?人们开始猜测。眨眼间,小木屋下面的云彩消失了,小木屋摇晃着从天而降,落在了柿子树旁。
  树下的人们围了过来。只见木屋的门楣上挂着一块鞋子形状的木匾,上面写着:米格爷爷的鞋匠铺。
  “鞋匠铺。”
  “修鞋还是做鞋?”
  “鞋还用修?破了就扔了。”
  “鞋还用花钱做?女人哪个不会做鞋?”说这话的是全镇最会做鞋的女人。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着。小木屋的门开了,一位老人领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走了出来,人们吓得一哄而散。老人花白的胡须,尖尖的长鼻子,还有那张剩了几颗牙齿的干瘪的嘴,活像老巫师。孩子土黄的娃娃脸,笑起来像大南瓜。这爷孙俩是人还是妖?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栖霞镇上的人都绕着柿子树走。孩子们也不敢去摘柿子了,大人总告诫孩子:当心被那一老一小吃了。就这样,黄澄澄的柿子都被这一老一小摘了去,做成柿子饼,做了过冬的口粮。
  冬天来了,北风把柿子树刮得光秃秃的,只剩下了树枝子。
  转眼到了年下,栖霞镇的人们开始忙着扫房、送灶、置办年货,几乎把天上飘来的一老一小忘在了脑后。
  突然有一天,光秃秃的柿子树上挂满了五颜六色的鞋子。消息不胫而走,没到天黑栖霞镇上的老老少少都知道了。于是,大家结伴壮着胆子来摘取适合自己的漂亮鞋子。这时候,老人领着小孩从屋子里笑呵呵地出来了,说道:“过年了,这是我送乡亲们的新年礼物,如果穿着合脚、舒服,以后就到我这里来做鞋子吧!”
  后来,栖霞镇的人们知道,老人叫米格,孩子叫米丁丁。他们是爷孙。
  ・02・
  米格爷爷的鞋匠铺从天而降,给栖霞镇的人们带来了便利。
  每天傍晚,米格爷爷把做好的鞋子挂在柿子树上,订鞋子的人就会主动来取,试试合脚,就攀上搭在树上的小木梯,把金币放到大眼的巢穴里;如果需要修改,或者预订新鞋,就把尺码、款式、颜色写在一个本子上。晚上,大眼能把一天的收入和留言准确无误地向米格爷爷汇报。
  一只猫头鹰能有会计、保管员的本事?起初,别说大人,就连栖霞镇上的孩子都不相信。
  淘气的孩子故意把五彩石头放到大眼巢穴里充当金币,却没能逃过大眼那双滴溜溜的眼睛。还有孩子拿来金币形状的巧克力给大眼,也被大眼识破了。
  淘气鬼们可不轻易认输。他们趁着大眼打盹,爬上柿子树偷走鞋子,没想到大眼居然飞到他们家里找大人要钱。结果,淘气鬼们被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淘气鬼们还不服气,捉了一条蛇放在大眼的巢穴里,没想到蛇被大眼吓得逃走了。
  如今,栖霞镇的人领教了大眼的本事,再没人耍他了。
  “大眼”是米丁丁给他起的绰号,就因为他那双叽里咕噜乱转的大眼睛。大眼和米丁丁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不过大眼会说话,这是他和米丁丁之间的秘密,就连米格爷爷都不知道呢!
  大眼本是魔法学院的学生,他贪玩,上课从不认真听讲。有天上课,魔法老师让他背咒语,大眼振振有词地背完之后,就坐到了米格爷爷鞋匠铺的房顶上。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他知道一定是把咒语念错了,就绞尽脑汁地回忆魔法老师教的咒语,再念的时候,就把自己变成了猫头鹰。
  夜幕降临,路上没有了行人,到处都黑漆漆的。大眼急得把咒语又倒着念了一遍,我的天啊!刹那间刮起了龙卷风,米格爷爷的鞋匠铺一下子拔地而起,屋子里传出老人和孩子惊慌的尖叫。大眼连忙从耳朵里取出了魔法绳把小木屋捆了起来,扔到了一块厚厚的乌云上,乌云飘啊飘,飘到栖霞镇时遇到了太阳,才变得透明了。
  听到米丁丁和爷爷说喜欢柿子的香味,大眼才把云彩赶走,让小木屋安全落在了柿子树旁。只是当时栖霞镇的人们只注意到木屋从天而降,没人注意到大眼。
  这几年,米丁丁也没少帮着大眼想魔咒,可没有用。
  ・03・
  自从穿了米格爷爷做的鞋,镇上再没人自己做鞋穿了。米格爷爷的生意越来越好,他人老心不老,打算在镇上开鞋厂呢!他想把做鞋的绝活传下去。
  现在,最让米格爷爷头疼的是他的宝贝孙子米丁丁。米丁丁在葵花园小学每天的表现是这样的:迟到早退外加逃课,打架频繁,捉弄老师,学习成绩一塌糊涂……
  今天,课都上了五分钟了,米丁丁才拖拖拉拉地站在了教室门口。当他走到座位的时候,小心脏怦怦地跳了起来。同桌坐着一位头扎马尾、身穿白底彩虹毛线裙的女孩,阳光打在女孩白皙的脸上,女孩像个天使。
  米丁丁定了定神,心里突然不安起来。他看到了自己的样子:一只鞋的鞋带没了;一条裤管卷了起来,另一条裤管耷拉着;上衣因和人打架缺了个纽扣;上树掏鸟的时候,书包被剐了一个半寸长的口子;拿笔写字的手比煤球还黑……米丁丁赶紧把手缩到课桌里。女孩捂着嘴笑了起来,小声说道:“我叫百合,刚转来的。”然后,她从干净的书包里拿出一张带香味的纸巾递给了米丁丁。米丁丁红着脸接过纸巾。
  孩子就是这样简单,米丁丁和百合成了好朋友。
  葵花园小学每年一度的舞蹈比赛马上开始了。百合告诉米丁丁她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五年级二班的肖阳。这个名字被百合说出,米丁丁的气就立刻不顺。
  米丁丁被老师拽到操场中央罚站,肖阳领着一群女生嘲笑他。   米丁丁没戴红领巾,正赶上肖阳执勤检查,狠狠地扣了他��班五分,班里那个月没得流动红旗,害得米丁丁被全班批。
  米丁丁掏鸟窝弄脏了衣服,肖阳说鞋匠的孩子就是脏。
  总之,米丁丁和肖阳是冤家对头,不共戴天。这次,他一定要帮着百合打败肖阳。米丁丁注意到百合衣服穿得像个公主,鞋子却总是黑白两色。米丁丁想让爷爷给百合做双漂亮的舞鞋。可他咋也说不出口,怕爷爷笑话他。
  吃过晚饭,米丁丁顺着小木梯爬到柿子树上,找大眼聊天。
  一轮皎洁的圆月挂在深蓝色的天空,月光洒在熟透了的柿子上,微风袭来,泛着淡淡的柿子香。这样的氛围说心里话刚刚好。米丁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眼听完,低声问米丁丁:“你也开始喜欢女生了吗?”
  米丁丁拍了一下大眼的头,说道:“去你的!百合是我的好朋友,肖阳是我的仇家。我当然要帮百合了。”
  “米丁丁同学倒是爱憎分明呢!”说完,大眼狡黠地笑了,“只是米格爷爷最近心情不好。”
  经大眼提醒,米丁丁意识到爷爷最近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了。
  大眼告诉米丁丁,有位富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台机器,在栖霞镇开起了鞋厂。机器一天生产好几百双鞋,虽然款式一样,颜色单调,也不结实,但就是便宜,贪便宜的人真多,米格爷爷已经好几天收不到订单了。
  大眼说着,米丁丁大脑飞速旋转。突然,他对大眼说道:“我去找大白帮忙。”
  “你得按照我教给你的语言跟它说话,不然――”大眼提醒道。
  “我知道。“米丁丁说。
  ・04・
  大白是一只长着油亮白毛的老鼠,住在米格爷爷鞋匠铺的地下室里。
  栖霞镇所有房子的木制壁板后面,都隐藏着老鼠的小阁楼。通过幽暗狭长的过道,老鼠可以挨家挨户地串门。小镇上老鼠的头儿就是大白。
  大白按着米丁丁的指示,借着皎洁的月色,趁着看门人睡熟,率领成百上千只老鼠冲进了鞋厂的生产车间,用尖利的牙齿做武器,咬坏了生产线所有电线以及生产线上所有的鞋。
  放学路上,米丁丁把他指挥老鼠大战鞋厂的事略带夸张地讲给百合听,他以为百合会夸他足智多谋,没想到百合问他:“你很憎恨那个鞋商吗?”
  “当然,自从他来以后,爷爷几乎失业了,再这样下去,我上学的学费都成问题。”
  “你不是讨厌上学吗?”
  “我现在又想上学了。”米丁丁本来想说,自从你来了我就想上学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栖霞镇总是流传这样的消息:鞋厂复工了,鞋厂的机器又被老鼠咬坏了。
  这天,大白告诉米丁丁,鞋厂老板在车间里放了十几只猫,昨晚毫无准备地进入车间,老鼠部队死伤惨重。大白决定整顿老鼠部队,让米丁丁另想办法。
  这该死的老板还真是狡猾,米丁丁心里咒骂道。
  吃晚饭的时候,爷爷告诉米丁丁:“鞋子做好了。”米丁丁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是你要的吗?”米格爷爷从怀里掏出一张纸。
  亲爱的爷爷:
  我们班有同学要参加舞蹈比赛,麻烦爷爷帮她做双舞鞋好吗?
  舞鞋尺码:34码。
  您的孙子:米丁丁
  “臭小子,长大了!有话都不直接说了。”米格爷爷亲昵地摸了摸米丁丁的脑袋,去干活了。
  这封信是大眼写的。
  ・05・
  淡蓝色的水晶舞鞋,在阳光下闪光。
  米丁丁把舞鞋送给百合的时候告诉她,爷爷的生意不好,下学期他就不上学了。听到这些话,百合哭了。米丁丁也哭了。虽然之前他很讨厌上学,但自从有了百合这位好朋友,他开始愿意去学校了。
  之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这天,一只白鸽给大眼送来一封信――预订四十双鸽子鞋,鞋子的款式不能重样,费用是半袋子宝石。
  米格爷爷做了一辈子鞋,还从没给鸽子做过鞋。再说鸽子穿上鞋还能飞吗?不知道什么人这么糟蹋钱?米格爷爷有心不接这单生意,但半袋子宝石是个巨大诱惑,有了这些宝石,他和米丁丁的生活就不愁了,还能开个鞋厂。
  米格爷爷废寝忘食地工作。做好的鞋子挂在柿子树上,送信的鸽子将鞋取走,然后把一枚宝石放在大眼的巢穴里。
  元宵节这天晚上,第四十双鸽子鞋终于做好了。米格爷爷早早打了烊,做了丰盛的晚餐,准备欢欢喜喜地过节呢!
  这时,门铃响了。
  百合和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胖胖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百合的手里拿着一串色彩斑斓的风铃,笑呵呵地说:“这是我和爸爸送给大家的节日礼物!”
  “爸爸?”米丁丁惊讶地看着胖男人。
  “这不是我做的鸽子鞋吗?”米格爷爷吃惊地盯着风铃。
  原来,白鸽送的信是百合写的。百合了解米丁丁,如果直接给米丁丁钱,米丁丁肯定不会要的,可是,她也不想米丁丁辍学,更不想失去这个好朋友。于是,就想出了这个办法。
  白鸽把叼回去的鞋子交给百合,百合把一双双设计精美的鞋子用丝线穿了起来,做成了漂亮的风铃挂在屋子里。
  有一天,爸爸从百合的房间门口经过,看到了这串鞋子风铃,叹气道:“如果我的鞋厂有人能把鞋子设计得这么漂亮该多好啊!”
  “您需要皮鞋设计师吗?爸爸。”
  “当然。”
  ……
  于是,百合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爸爸。原来,她的爸爸就是那位开鞋厂的富商。
  今天,百合是陪爸爸来给米格爷爷下聘书的,聘请米格爷爷为鞋厂的总设计师。从此,两家的鞋铺合为一家了。
  这个结局真让人高兴,大眼扇动着翅膀不停念叨着,转眼之间,便从大家的眼皮底下消失了。只有米丁丁知道,大眼准是念对了咒语,回魔法学院去了。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