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西嘎玛主人立下的规矩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01
中国论文网 /5/view-10688010.htm
  我接到了机器人西嘎玛的电话,说是让我尽快去他那儿一趟。
  
  其实早就该去了,但我一直拖着。妈妈也催过,我总说等一等。究竟想拖到什么时候,我也不能确定。
  “你想放弃了吗?”对方问。
  “不是,因为我有……”
  “如果不是准备放弃,那就请你快来。”未等我再问,西嘎玛就挂了电话。
  这个机器人呀,性子还挺急的。
  想到西嘎玛,我脑壳儿一阵一阵痛了起来。
  “旭东,你哪里不舒服?”妈妈走过来问。
  我摆摆手,意思是没有什么,但妈妈不相信,走过来用右手背触碰我的额头。这是她经常使用的“体温表”,虽然土,但也还算灵。
  “发烧倒是没有。这会儿不要看书了,你就躺床上休息一下吧。”妈妈关切地看了看我。
  我拿起书包走进了自己的小房间,又从书包里拿出了两张成绩报告单,对照着看了一遍又一遍。
  表格里的数字嘲弄人似的笑。
  我把它们放回书包里,然后打开窗户看外面。
  一股冷风吹了过来。
  头又是一阵痛。关窗。我转身一个鱼跃跳到床上,用毯子蒙住了头。
  我怕去见机器人西嘎玛。
  我更恨自己。
  02
  我是在一个网站知道西嘎玛的。
  他自我介绍说是一个机器人。
  西嘎玛在网站上发了一个帖子,说他的主人米博士生前留下一笔钱,准备用来资助贫困学生读书,愿意接受资助的人可带着有效证件及成绩单去找他,具体事宜面谈。
  我父亲三年前去世,妈妈带着我和妹妹,生活十分艰难。
  我想申请资助。
  我和妈妈说了这事,她将信将疑,认为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很可能是骗局。我说我可以去了解一下情况,反正我身无分文,他能骗我什么呢?
  妈妈想了想,也觉得是�@个理,但还是千叮咛万嘱咐。
  “知道了,知道了!”我说。
  我在一幢郊外的别墅里见到了西嘎玛。
  这是一个仿真型的机器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的话,我根本无法把他和真人区分开来。不过,接触之后,你会发现他只是个初级机器人,死板,教条,一点也不通融。这米博士也真是,为什么不整个高级的。
  他看了我的证件和成绩单。
  “你的成绩勉强达到标准了。学习不好的,我们不资助。”
  “谢谢!”我松了一口气。
  “你每学期都要把期终成绩单送过来审查。这次你成绩的平均分数是72分,我已经扫描记录在案。以后如果低于这次的平均分,你就不必来找我了。”
  保证以后每学期的成绩都高于这个底线,我还真没有把握。
  “有问题吗?”他问。
  “把成绩单扫描,然后传电子版过来,行吗?”我故意换个话题。
  “不行,这不符合主人立下的规矩。”他愣了一会儿,摇头。
  “这样可以提高效率,方便彼此嘛。”我说。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他瞪起了眼睛,样子挺凶的。
  “你能保证成绩高于这次记录的平均分吗?”他又把刚才我故意搁置的话题拿出来了。
  “我能保证。”我说。
  这是个死板教条的机器人。不跟他争论什么了。我想,先把这资助申请下来再说。
  我们签了协议。
  他还特地让我按了手印。
  03
  现在我去那幢别墅。心情嘛,有些忐忑,但愿那个机器人西嘎玛别找我麻烦。
  开门的是一个打扮入时的中年妇女。
  她告诉我说这别墅是她家买下来的,原来的主人已经搬走了,见我又要问,她指了指门外墙上贴的一张纸。这是一张用A4纸打印的启事:办理助学者可沿别墅院墙后的小路向东走,约两里路远有一棵大槐树,树旁有一间小屋。西嘎玛在此办公。
  我还想再问。
  中年妇女“砰”地把门关上了。
  我顺着那条小路找了过去。
  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挺立在那里,树旁有一间很小的简易屋子。
  敲门。
  门开了,西嘎玛探出头来,他仔细看了看我,然后让我进屋。
  屋里很简陋。
  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没有床。是的,机器人不睡觉,所以不需要。
  桌子上方的墙上有一幅米博士的照片。老人家精神矍铄,眼神睿智。他微笑着看我。我本能地低下了头,不敢迎视他的目光。
  “成绩单给我看看。”西嘎玛说,没有多余的寒暄。
  我从包里取出了成绩单。
  “你进步这么快?”他问,用探究的眼光看着我。
  我的心在那一刻骤停,然后又狂跳起来。
  糟糕,要露馅了!
  04
  成绩单是伪造的。
  这学期我迷上了网络游戏,成绩大滑坡,底线早已跌破。
  怎么向妈妈和西嘎玛交差?
  我为什么这么混账,这么不争气?我气得拍脑袋不下二十次,而且拍得很重很痛。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木已成舟。
  我怕看到妈妈那失望的眼神,很怕。
  现在除了后悔还是后悔。
  我想了一夜,最后决定弄张假成绩单。
  我用尺子比着画了一张表,填上分数,然后到街道上的打印店里打印出来。现在看来是我考虑不周,把分数填得太高了。这竟然引起了西嘎玛的怀疑。
  妈妈好糊弄。她被爱遮蔽了眼睛。
  她看了我的成绩单十分高兴,说要做几个好菜犒劳我。   我拒绝了,说不要,千万不要。
  我怕吃了好菜,心里会更加内疚。
  我瞒得了妈妈,却瞒不过这位机器人。
  “我要去学校核实一下你的成绩。”他说。
  “为什么?”我色厉内荏。
  “我有些怀疑。”
  “你怀疑我?”我心虚地低下了头。
  “是的,但仅仅是有些怀疑。”他说。
  “你不要去,我……”
  “难道这真是一张假成绩单?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西嘎玛足足打量了我一分钟。
  我无地自容。
  “按照米博士定下的规矩,下学期的助学金不能发给你了。不,是永久取消。这是主人定下的规矩。”他说。
  “我错了,对不起!”我对着照片上的米博士深深鞠了一躬,然后逃出了那�g小屋。
  05
  回到家,我有好几夜睡不着觉。
  米博士的眼神总在逼视着我,耳边响着的是西嘎玛的声音。
  我疲惫不堪。
  后来,我在黑夜里发誓一样说:“我会改的,一定会改!”
  奇怪得很,那眼神不再出现,声音也消失了。
  我痛痛快快地睡了一觉。
  我是从那以后开始发奋的,说句厚脸皮的话,我的智商并不低,算是个聪明的人。聪明加上比别人多一倍的勤奋,成绩不好,那真是没了天理。这是我父亲的一个朋友为鼓励我说的话,我现在想起来了,并身体力行。
  我进步神速。
  接下来的一个学期我期终考试的成绩进入了全班前三。要知道,我的成绩过去一直是在中下游徘徊的呀。这在班级引起了莫大的轰动。
  班主任甚至用了“奇迹”这样的赞语。
  假期,我在一个建筑工地打工。
  这里的活儿很苦很累,但收入不菲,我希望用挣到的钱维持自己下一学期需要的所有费用,并争取有所节余,然后买一款低档智能手机。
  我为这个小目标奋斗,倒也其乐无穷。
  那天,我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走过去看,天啦,是西嘎玛!这个机器人灰头灰脸的,正在从一辆运货车上卸货。这家伙何以混到这步田地?
  “喂,西嘎玛,你怎么在这里?”
  “啊,你是张旭东!”
  我点头。
  “你还好吗?”他问。
  “还好。我打工可以挣够上学需要的钱了。”我说。
  他竖了一下右手大拇指。
  我挺得意。张旭东不是离开别人资助就读不了书的人。
  经过一番交谈,我才知道因为资助的学生越来越多,米博士存款中的资金渐渐捉襟见肘。这是西嘎玛变卖了那幢别墅的原因。
  “那你为什么来打工?”我问。
  “还是资金短缺的问题,我的主人米博士给我立下了规矩,一定要尽一切可能资助那些真正愿意学习的贫困学生。”
  “你可以去当个白领或创业什么的,那样可赚取更多的钱。”
  “我的智力不够。做体力活行。我有力气。”他扬了扬胳膊。样子蛮搞笑。
  真是个死人头,脑筋就不会转一转么?“你可以花些钱先给大脑升级。”我说。
  “不行,我没有钱。”
  “可以先用米博士资金里的钱嘛。”我说。
  “这怎么行?不行!我不能破坏主人的规矩。除了资助贫困学生,他的资金不能挪用。这在第八条中明确写着呢。”
  “升级了大脑,你赚钱的能力增强了,可以把钱还回去。”
  他看看我,似乎就是想不明白。
  大卡车司机在那边鸣笛了。
  “我得走了。”他翻身爬上了那辆大货车。工地上路况糟糕,大货车摇晃着开走了。灰头灰脑的西嘎玛也幅度很大地晃动身体,向我挥手作别。
  我立正向西嘎玛敬了个礼。不是故意搞笑,我这是发自内心的。虽然这老兄教条刻板得让我很生气。就在这一刻我有了个主意,用假期打工钱的一部分为西嘎玛的大脑升个级。这他不会拒绝吧?这与他主人立下的规矩可没有冲突呀!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5/view-10688010.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