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狼王国里的秘密(中)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中国论文网 /5/view-10701089.htm
  四 黑水湖识破“毒计”
  太阳掉进山谷里后,妈妈带领我们跑出了山沟,来到山脚下浅而阔的黑水湖。湖边长着密密的蒿草和芦苇。
  一踏上湖滩,我就发现鸟声不绝的灌木丛边有零星的肉块。正当我跑过去要吞食时,妈妈气势汹汹地赶到面前,一下把我撞了个四脚朝天。待我翻滚起来,妈妈怒吼道:“小畜牲,这是有毒的肉!”
  原来,这是牧羊人设计的又一阴谋。去年乍暧还寒的季节,牧羊人作了一次试探,在经常发现野狼出没的山沟里,丢下一些有毒的肉,引诱我们的妈妈、爸爸上当。妈妈警惕性高,才不吃这些诱饵,几只年轻的牧羊犬跑来吃了,立时就死在了山沟里。妈妈以此为例,告诫我们冻僵了的牧羊犬的尸体都不能吃,以免上当受骗。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钻进苇林,寻找芦苇荡里的鸟蛋充饥。
  湖边的早晨,太阳还没出山,朝霞已把东方染得通红。“呜呜――呜呜――”妈妈在苇林边提醒爸爸,我们有早餐��!一只棕黄色的麂子从麂山跑了下来,在离我们不太远的草滩上自由自在地啃着嫩草。妈妈这时似乎是个指挥官,指挥爸爸和我悄悄地迂回包围,不让麂子跑上山去。
  一阵晨风吹来,芦苇被吹得“沙沙”直响,机警的麂子马上停止吃草,高高地伸长脖子,竖起两耳,抬头四处张望。它观望了好一阵子,确定周围没有来袭击的敌人,才放下心,继续吃起草来。也许它感到这阵风带给它的不是好预兆,再不像先前那样自信和安心了,而是吃几口草,就抬头四处看看,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突然袭击。这头麂子虽说机警,但它哪里知道爸爸已带我潜入到山脚的灌木丛边。
  俗话说,宁静是最能使人忘记危险的。这头麂子一边吃着草,一边慢慢地靠近了灌木林,也许它的家就在这林地上边吧。就在麂子接近之时,爸爸猛地张开血盆大口,“嗖”地朝麂子扑了过去。这出乎意料的袭击,使受惊的麂子腾空跃起,转过身来撒腿就逃,我跟着爸爸像一阵风似的在后面紧紧追赶。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快跑比赛。我和爸爸一前一后拦截麂子,迫使它往芦苇荡跑去,等它刚一接近苇林,妈妈便从苇地边一个猛扑,一下子咬住麂子的脖子,用力往下掼!我呢,一跃而上,咬住了麂子的后腿……
  五 一条铤而走险的路
  冬天到了。山上山下都是一片雪原,田鼠啦,野兔啦,麂子啦,锦鸡啦,都不知去向。我们一家在旷野上游荡,再也找不到食物。甚至,如果白天不好好隐藏起来,还会有生命危险。
  大雪封山一个多月,饥饿逼得爸爸不得不选择了一条铤而走险的路。距狼窝十多里的云岭背后,有个叫五里墩的村庄,住着二三十户人家,家家养有肥羊,还有鸡、猪、鹅、兔之类。下雪以来,村里静悄悄的,牲畜肯定关得严严实实,要偷袭它们,得冒生命危险。
  妈妈是我们家庭的主宰。一连两天,它吩咐爸爸和我趁着月黑之夜侦察五里墩的动静,看牧羊犬埋伏在哪儿,栅栏门设了陷阱没有。妈妈布置任务时呜呜地叫着,告诉爸爸和我,牧羊犬并不可怕,只要咱们拼死战斗,狗就会让路。因为狗是靠主人供食生存的,它们在危险的情况下,一般都不具备生死搏斗的意志。唔,只有诡计多端的猎人――“岩胡子”才是我们的死敌。如果有那么一夜,岩胡子在自个儿的床上鼾声如雷,咱们才会偷袭成功。
  爸爸也是偷袭老手,听了妈妈的吩咐当然心领神会。隔日夜晚,爸爸领着我踏着碎步,在山崖上忽左忽右转了几个圈,便折向五里墩山坳,接近村庄又绕了一个弧形的圈,从岩坎边来到了村庄后面,躲进村边一片草丛里。爸爸瞪起饿眼,竖起两耳,机警地窥探动静。终于,我们隐隐约约听到了人的梦语声、鸡的扇翅声,还有马的响鼻声……
  黎明前,爸爸叫我待在原地,自己壮起胆儿接近岩胡子的屋场,闪进干草垛内。它悄悄地移动着脚步,轻巧地跳进了菜园,然后试着往牲畜棚里摸索。
  “砰!”沉闷的一响,一只大花猫狂奔着冲出棚外,把爸爸吓了一跳,慌忙一溜烟退回山坡边喘息,腿杆儿也软得跪了下去。
  这一下吵醒了鸡呀,猪呀,它们叫个不停。可是老猎人岩胡子不见露面,莫非这次他麻痹大意了?爸爸和我躲在草丛里窥视了许久,才见猎人岩胡子打着呵欠,走到牲畜棚边转了一圈,然后又回到里屋做梦去了……
  爸爸带着我回到溶洞内的狼窝,向妈妈如实诉说了侦查的情况。妈妈边听边皱鼻子,脊背神经质地颤动着,最后狺狺叫道:“明天黎明前偷袭!”
  六 黎明前的偷袭战
  第二天午夜,我们一家四口全体出动。又下雪了,妈妈带着我们变换了路线,悄悄绕过老鹰嘴,穿过乱石岗,望见了沉寂如梦的五里墩。
  避过村东头岩胡子一家,妈妈领着我们分进合击,逐渐接近一个年轻牧人的屋场。靠近羊圈时,几只牧羊犬被惊醒了,我和弟弟小灰迅疾把牧羊犬引出羊圈,分头佯装败退。趁这个机会,爸爸一跃而起,叼起一只羊羔就跑。没想到,刚跳到栅栏门边,翻穿着老羊皮袄的岩胡子突然站起来,对着爸爸当头就是一棒,爸爸哀嚎一声,倒在地下。当第二棒就要落下时,妈妈拼死一口咬住了岩胡子的哨棒,与这个老猎人撕扭起来。爸爸一个滚翻,护着妈妈且战且退,我和弟弟两个抵住牧羊犬,拼死冲出一条退路,仓皇而逃。
  回到山崖边的狼窝,妈妈气急败坏地埋怨爸爸:“你不是说岩胡子在自家床上做梦吗?”说着,妈妈向前一扑,狠狠地咬了爸爸一口。
  爸爸哀鸣着,用舌头舔着伤口。过了好一阵,它似乎若有所悟,低头告诉妈妈:“肯定是岩胡子白天察看到了我和崽儿的脚印,猜到了咱们夜间进攻的秘密。”
  妈妈看看我和小灰,对爸爸说:“只能耐心地等待了,岩胡子总有打盹的时候。”
  果然,在默默等待了两天以后,我们又一次趁着黑夜偷袭羊圈,终于捕获到一只羊羔,美美地享受了一�D大餐……
  七 湖滩上独闯天下
  好不容易熬过了漫长的冬天,我们一家又开始兴旺起来。妈妈虽然消瘦了许多,可一到春天的产仔期,它又生下了四个崽儿。   一天下午,我和小灰猎到两只土拨鼠吃了,正在狼洞门前的草地上扑跳着玩,不知为什么,爸爸忽然跳过来,冲着我们一顿乱咬,以往它那眼神里的爱抚不见了,有的只是凶狠和残暴!我们又惊奇又害怕,不停地躲闪着。而我们的妈妈,也不知怎么了,只是蹲在洞口一下一下地舔着自己腿上的毛,看都不看我们一眼,那么安然,那么平静,仿佛爸爸疯狂的举动都跟它没有任何关系。
  我终于明白了――爸爸是要赶我们走,赶我们离开这个家!可是我们怎么乐意离开自己的家呢?我和小灰不肯走,一边躲闪,一边发出了乞求的哀号。爸爸却一点也不怜悯我们,执意地赶我们离去。我想跑到妈妈旁边,求它开恩,谁知绝情的爸爸一边阻拦,一边把我身上咬出了血。经过一番折腾,我们绝望了。离家出走时,妈妈只是痛苦地说了一句:“你们独立生活是还嫩了一点儿,不过现在我们还有更小的儿女要照顾,你们只能靠自己了!”
  我和小灰就这样被赶出了家门。我们决定各自去闯荡。
  “活着闯,死了算。”我这头孤狼跑出了云岭,来到麂山下的黑水湖边。白天,我躺在昏暗浓密的芦苇丛里或是泥泞的沼泽地里睡觉,一到晚上,我就窜进草地牧场,偷袭羊羔和牛犊。嘿,我的肚子像个无底洞,一个夏天,我吃掉几十只小羊,胸脯长得又宽阔又光滑,跑起来轻快自如。这一带的牧人诅咒道:“这个恶魔简直不是跑,而是在飞!”当牧人瞄准我开枪时,我沿着一条曲线跑,结果一枪又一枪,全是白费弹药。子弹从我头顶、脚下、身体左右呼啸而过,对我却毫无损伤。当枪声还未平息时,我已安全地回到了湖边。
  炎热的夏夜,我在湖滩上碰到了一大群陌生的同类。它们向我猛扑过来,溅起无数水花,最后将我围在当中。我同它们的头狼――一只烟灰色的家伙对峙着。我看到它又高又壮,龇着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不过,它们很快就明白:面前站着的我并非猎物,而是这个湖边的主人。我显得从容不迫,夹着毛蓬蓬的尾巴蹲了下来,也恶狠狠地把利牙磨得咯咯作响。我发现自己比对面的头狼要年轻得多,无论是身高还是块头都�z毫不比它逊色。
  那群家伙采取主动,首先走过来嗅我。年幼一些的狼走过来时有些提心吊胆。头狼同我对峙一阵后,也想过来嗅我,但我不让,当我想走近它时,它也不允许我靠拢,这大约是我们彼此都有疑心吧。不过没过多久,我们还是选择了和解。我和头狼肩并肩地带着狼群,在我熟悉的湖滩上游荡,寻觅猎物。
  (孤狼经过一番激烈搏斗,终于登上狼王的宝座,但这并不意味着从此可以轻松悠闲。狼王的命运将会怎样?精彩请看下期。)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5/view-10701089.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