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攀登者阿里七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蚂蚁阿里七从小就热爱攀登,并立下一个志向:爬上蚁国花园最高大树的树冠上,做蚂蚁国攀登第一蚁。
中国论文网 /5/view-10710968.htm
  攀上那绝顶的高处,视野是那么的开阔,万物尽收眼底,河山一览无余,看到的该是多么美妙的风景呀!
  在阿里七之前,有许多蚂蚁做过尝试,但无一例外地失败了。
  那棵大树超群脱俗地立在那里,高大笔直,树冠如盖,浓荫几乎要覆盖整个蚁国一大半的领土呢。
  大树让许多蚂蚁望而却步,让一些蚂蚁粉身碎骨,也激发起一些勇敢者征服大树的斗志。
  每天训练前,阿里七都要看着这棵大树,默默地给自己鼓劲。
  与同代的攀登者相比,阿里七无论在技术、力量,还是在意志、耐力上,都要胜过他们许多,他是最被蚁国攀登界看好的冲刺者。
  为了实现这个理想,阿里七做了远远超过其他攀登者的努力。
  很遗憾,他后来还是放弃了,放弃得是那么彻底。
  大家曾为他惋惜,但时间流逝,蚂蚁们几乎忘记了这个当年的攀登高手。
  大树依旧傲然地屹立在那里。
  现在阿里七是个无所事事的游荡者。
  他整日东逛西荡,无所用心。偶尔他看看空中飞驰的云朵,数数排队去上班的蚂蚁。三餐几乎一样,喝一滴草叶上的露水,吃五分之一颗饭粒。
  但他不再看那棵高耸入云的大树。
  他不敢与大树澄澈深邃的目光对视。
  没意思透了,但这世界不就是这么寡淡无味嘛。他会这样安慰自己,虽是自欺欺人,但也是有效的。这样他便可以心安理得了。
  但他常常会做一个同样的噩梦:大风起来了,他从高耸入云的树顶向下坠落,然后又在自己惊惧的叫声中醒来。
  他告诉自己:阿里七,刚才你是在做梦,你还活着,活着……
  但以后他还会做这样的梦。
  他就这么过日子。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一切周而复始。
  这一天,阿里七路过弯腰的老栗树。
  老栗树上的读报栏里贴着一份当天的《大蚁国晨报》。
  平时他没有心思看什么报纸,觉得没意思,何止是看�螅�这世界上的一切他都觉得没意思。但一幅题为《蚁国攀登第一蚁》的照片吸引住了他的眼球。
  一位叫阿里八十八的蚂蚁昂然站在蚁国最高大树的树冠上,满脸都是自信与骄傲。
  这么牛的家伙是谁?他心里一惊。
  再看,摄影者是红蜻蜓。
  这立刻深深触动了阿里七,他曾经的理想就是站在这样一个蚁国最高的“高地”上呀,俯瞰世间万物,扬名千古!
  但这都是过去的梦想了。
  现在居然有一个叫阿里八十八的蚂蚁实现了自己曾经的梦想。
  他能不被触动吗?
  古井一样的心湖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阿里七选了个日子去见阿里八十八。
  在一块砖头下面的一间简易的小房子里,两只蚂蚁见面了。
  “你好!我是阿里七。”
  “您是阿里七?久仰,久仰。”
  两只蚂蚁握手。
  阿里八十八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玫瑰花露茶,取出了特制的蜜饯红枣泥,这是他用来招待最尊贵客人的。
  他们边喝边聊。
  寒暄了一会儿,阿里七谈起了自己攀登那棵大树的经历:当他爬到距离树冠不到100厘米处时,一阵大风刮过,枝条乱颤,他的身体摆动得厉害,突然间他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于是萌生了退意,灰溜溜地从树上滑了下来。
  阿里七从此失去了信心,再也没有做过与攀登有关的努力。
  他记得当时的摄影者也是红蜻蜓,不同之处在于那是一幅他从大树上滑落时的照片。阿里七不会忘记,那照片的标题是:顶尖攀登高手阿里七惜败于垂成。
  阿里八十八听了阿里七的故事,真诚地为他惋惜,然后说:“我在距离树顶时,也有风刮过来,枝条乱颤,我也感受到了您所说的那种莫名的恐惧,但我咬紧牙,闭上眼,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自己镇静下来,又卯足劲儿继续往上爬,终于登上了树顶。”
  是么,是么?阿里七的眼神既有敬佩、吃惊,也有懊恼、遗憾。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再坚持那么一会儿呢?
  那一幕又在阿里七眼前出现。
  距离树冠很近的枝条,一阵风突然刮过,树叶哗哗骤响,满世界骚动起来,枝条乱颤,他吓得闭上了眼睛,然后再也不敢前行,灰溜溜地向树下滑……
  他不知自己是如何着地的,但听得周围一片嘘声。有记者围了过来,闪光灯晃得他睁不开眼睛,他不想回答任何问题,他恨眼前没有一道地缝,好让他躲进去藏身……
  阿里七的泪水禁不住流了出来。
  阿里八十八安慰他说:“前辈,我看过当年关于您的那篇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以您为榜样,以超越您当时的高度为目标。在我看来,您没有输给任何人,只是输给了您自己内心的恐惧。”
  “以一个失败者为目标?”阿里七问。
  阿里八十八真诚地说:“我从未认为您是一个失败者,也没有认为其他攀登者不成功。你们和我一样,都为我们可能达到的高度做出了努力。”
  阿里七心头一暖,一股热流迅速在体内荡漾开去。
  他没有说话,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向阿里八十八鞠了个躬,然后默默地走出了那间小屋。
  他从砖块底下走了出来,天空是那么的蓝,满眼是蓊郁的绿。
  一只青蛙在水边歌唱,几只蜻蜓在空中盘旋,成群的蜜蜂在花丛里跳舞,许多只蚂蚁匆匆赶路……
  这世界有着无限生机啊!
  清风扑面,突然间阿里七有了种豁然开朗的清爽,沉迷许久的斗志也受到了激发,他变得振奋起来。这样的状态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他在回家的路上急行,不少熟悉他的蚂蚁感到吃惊,这是那个整天无所事事的阿里七么?
  阿里七决定从今天起开始备战,他要迅速恢复自己的体能,然后找一个日子再次去攀登。
  他不准备通知新闻记者,也不打算请那位红蜻蜓摄影师为自己拍照见证,更无意于与阿里八十八争什么第一名,他为的就是要战胜那在心中赖着不肯离去的恐惧。
  他抬头看那棵大树。
  大树高大笔直,树冠如盖。
  大树正用那一贯澄澈深邃的目光看着他。
  阿里七目光坚定地迎了上去,说:“我很快会来的,您等着吧!”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5/view-10710968.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