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天衣上的眼睛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猴小九出事了!
中国论文网 /5/view-10710972.htm
  生肖府的大门被敲得咚咚作响,虎三哥开门一看,门口站着太上老君家的青牛。
  “我是来送人的。”青牛将身子一俯,露出被他背在背上的猴小九来。虎三哥大惊:猴小九全身焦黑,正陷入昏迷之中!
  猴小九最崇拜齐天大圣孙悟空。最近,他突发奇想,也想拥有一双孙悟空那样的火眼金睛。火眼金睛是孙悟空被投入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中,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烟熏火燎后,无意中炼成的。进入八卦炉需要极大的勇气,但猴小九不怕,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你想都别想!”太上老君一挥手,“说什么我也不会答应!”
  太上老君是个老神仙了,神仙和人一样,越老就越顽固。
  猴小九的办法多着呢。他很快逮着了空隙,进入炼丹房。八卦炉火力正旺,热浪逼人。猴小九义无反顾地跳进了八卦炉中。四面八方的炉火立刻朝他烧来!猴小九顿时吓得手足无措,本就不熟练的避火诀立刻失灵。猴小九的身上发出阵阵焦糊味,眼睛更是刺痛不已。
  也算他幸运。火海之中漂浮着大大小小许多仙丹,猴小九跌到了其中一颗仙丹上。那颗仙丹恰已炼就,正自动朝着丹炉上空升去。太上老君准时来取仙丹。当他发现仙丹上面还趴着一只几乎烤熟了的小猴子时,吓得一声尖叫,几乎晕了过去。
  青牛将猴小九送回了生肖府,天庭名医兔四四立刻着手为他治疗。
  兔四四的医术是没得说的,猴小九很快呻吟着恢复了知觉。
  “九弟醒了!”生肖们一阵欣喜。
  听着熟悉的声音,猴小九明白自己回家了。他正要安心,突然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我怎么看不见了!?”猴小九睁大眼睛,惊恐地尖叫,“我从此就成瞎子啦?”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猴小九差点儿哭了。
  “也没那么严重。”兔四四安慰病人,“不过一个月内,你是别想用眼睛了。”
  幸好不是永远!猴小九长出一口气。
  “对啦,大哥呢?”他注意到刚才唯独没听见鼠第一的声音。
  鼠第一是天庭第一神偷,十二生肖中数他最为行踪不定。
  “大哥他……大概正忙着偷什么东西吧。”龙五侠说。
  “二叔,”虎三哥说,“刚才青牛告诉我,太上老君对九弟的行为很不满,要求我们正式向他赔礼道歉。”
  “应该的,应该的。”憨厚的牛二叔说。
  “他说要大家长亲自去。”
  “可大哥这会儿还不知在哪儿呢。”牛二叔说,“还是只好我去啦。”
  这已经不是牛二叔第一次以大家长的身份收拾烂摊子了。难怪神仙们都说,牛二叔比鼠第一更像个当家的,事实上,就连鼠第一也是这么认为的。
  受伤让猴小九安分了不少,接下来的几天,他果然没再出什么乱子。
  这天,猴小九正无聊地在他的房间里拿大顶玩,羊八妹敲门进来了。
  “小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羊八妹眉开眼笑,“你能提前看见东西啦!”
  猴小九闻言,先是条件反射地一喜,然后又狐疑起来。他的这位八姐是天庭首席服装设计师,她的专业跟医学八竿子打不着呀。
  看出猴小九的纳闷,羊八妹却不着急揭晓谜底,只是让他先别动,要从他身上取点儿东西。
  猴小九只觉得包扎眼睛的绷带被解开了,眼皮上传来轻微的疼痛。
  然后,他就真的看见了模模糊糊的影像!
  影像逐渐清晰,猴小九又发现他不是在用自己的眼睛看,而是在用――衣服上的眼睛!
  那是羊八妹手中的衣服,胸前绣有一张笑脸,笑脸上有一双大眼睛。现在,猴小九正通过那双眼睛看东西!
  “这是我新制作的‘感应天衣’。”羊八妹介绍,“我刚才从你的两只眼睛上各取了一点睫毛,将它们像线头一样缝入了�@衣服上的眼睛,它便与你的眼睛建立了感应……”
  猴小九明白了,立刻迫不及待地换上了“感应天衣”。
  他穿着天衣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跟使用自己的眼睛没两样!
  “这款天衣本是为了盲人而造,在你彻底复明之前,就先借你穿吧。”羊八妹笑着说,“不过你可别再胡闹了啊。”
  “是!我保证不用天衣上的眼睛去炼火眼金睛!”猴小九调皮道。
  谢过羊八妹,猴小九迫不及待地跑出了生肖府。这么多天没有外出,他早就憋坏啦。
  他跑过一条又一条天街,看到熟悉的神仙就跟他们打招呼――
  “金星爷爷好啊!”
  “雷神大哥,吃了吗?”
  “嗨,仙姑姐姐!”
  神仙们大都听说了猴小九勇钻八卦炉的事,如今见他虽然眼睛上还包着绷带,却能够毫无障碍地活蹦乱跳,不禁纷纷称奇。爱出风头的猴小九得意极了!
  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来人近了,原来是织女。她没好气地说:“请帮我转告你的大哥鼠第一,让他把偷走的那批衣裳还给我!”
  鼠第一是在一星期前对织女发出犯罪预告的。织女暗暗叫苦。这天一早醒来,织女果然发现刚做好的一批新衣裳不翼而飞了。不用问,肯定是鼠第一的杰作!织女顿时气坏了、急坏了!要知道,她的衣裳都是各路仙家订购的,她必须按时向客人交货的!织女立刻气冲冲地赶往生肖府,半路恰好碰上了猴小九。
  猴小九不是第一次遭到迁怒了。对于鼠第一的行为,他其实并不很在乎――当年孙悟空偷的东西还少吗?猴小九不嫌弃偶像,当然也不可能嫌弃大哥。
  “鼠第一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净做些不光彩的事,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也没尽到义务,一点儿也不像个当大哥的!”
  织女的这句话戳到了猴小九的痛处――鼠第一都那么多天没回家了,恐怕连自己受伤了都不知道吧?
  织女走后,猴小九也没有什么闲逛的心情了,他蔫头耷脑地返回了生肖府。
  晚上,鼠第一终于回来了。   房间里的猴小九立刻�l现了鼠第一,因为当时“感应天衣”正晾在院子里呀。虽然没有穿在身上,但天衣上的眼睛仍与猴小九的眼睛相通。
  知道鼠第一回来的,还有羊八妹。也是巧了,她正好在院子里晾衣服。
  虽然耳朵没有与“感应天衣”绑定,但借由口形,猴小九知道鼠第一正嬉皮笑脸地说:“八妹,好久不见啦!”
  羊八妹的表情却十分严肃:“大哥,我有话跟你说。”
  织女是羊八妹的老师,她跟猴小九说过的话,当然也跟羊八妹说过。当时就让羊八妹又羞又愧:大哥竟然偷到了老师的头上,这实在太让她尴尬了。
  但羊八妹多少还是尊重鼠第一的,她先委婉地问:“大哥最近收获不错?”
  “啊,是不错的。”鼠第一得意地承认。前阵子他到东海龙宫去了,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成功地从老龙王的宝库里偷得数粒夜明珠。
  “可是大哥,您的下手对象有时候是我们的朋友、同事……这让我们很为难。”羊八妹提议,“大哥何不把偷得的东西送还回去?”
  “不成,那些都是我的战利品。”鼠第一摇头,“这可是玉帝也同意的游戏规则呀。”
  “这么说,您是不愿意把织女老师的衣裳还给她啦?”羊八妹一跺脚。
  “织女的衣裳?”鼠第一这才想起他还向织女下过战帖,“我还没偷呢。”
  “织女老师刚织成的衣裳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除了您,谁有那样的兴趣与本事?您做错事又不愿补偿……根本就是不关心我们!”
  “这话从何说起?”鼠第一愣了。
  “比如说九弟,他受伤了,您知道吗?”
  猴小九没想到他们居然提到自己了,他连忙专注地看着事情的发展。
  鼠第一果然惊讶:“真的?啥时候?为什么?……”听羊八妹说过原委后,鼠第一立刻就要到猴小九的房间去:“我得去看看他。”
  “别去了,他需要休息。您要真关心他,就该先做一个让他自豪的大哥!”
  看来羊八妹是真生气了,丢下连句重话后扬长而去,将鼠第一晾在原地。
  猴小九在晾衣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鼠第一。他看到鼠第一原地踱起了步,心事重重的样子。片刻,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生肖府,不知又要上哪儿去。
  猴小九真着急,他恨不能跟上去看看――但这会儿,他的身子还在房间里,只有视线在外头呀。
  一阵风吹来,将天衣从衣架上吹起,飘飘悠悠,向着生肖府外飞去。
  天衣很快追上了鼠第一,猴小九发现,大哥的前进方向正是织女所住的经纬阁。
  风停了,天衣不偏不倚地落在鼠第一面前。
  鼠第一弯腰捡起来。“谁家的衣服?”他自言自语道。夜里有风,鼠第一感到有点冷,他冲着天衣念了几句口诀,本来还湿乎乎的天衣一下子干了,鼠第一将天衣穿在身上。
  猴小九松了口气,这下好了,大哥看到啥,他就能看到啥了。
  经纬阁到了。
  鼠第一轻轻一跃,上了屋顶,开始用他的寸光鼠目监视织女的家。
  猴小九从鼠第一的胸口位置向前眺望,帮大哥全神贯注地盯着案发现场。
  大约三更时分,经纬阁里传出“扑棱棱”的声音,随后一扇扇的窗户被撞开了――猴小九和鼠第一同时看见,织女的又一批新衣裳竟然像鸟拍打着翅膀那样,飞走了!
  鼠第一跳过去,眼疾手快地抓住其中一件飞衣。那衣裳竟受惊般挣扎起来,鼠第一没抓牢,衣裳竟然从他的指缝中滑走了。
  “乖乖,衣裳居然会飞!”鼠第一叹为观止,“原来是自己溜走的。我就说,九天之上怎么还会有比我更厉害的神偷!”
  弄清了原委,鼠第一也就不再逗留,他拍拍屁股离开了经纬阁。
  猴小九原本以为鼠第一会返回生肖府,没想到他竟驾起一朵快云,飞出了南天门。
  “大哥要去哪儿?”猴小九纳闷。
  景物不断变换,猴小九渐渐激动起来:鼠第一竟然直奔东胜神州,这里可是孙悟空的家乡!
  鼠第一来到水帘洞时,天已经亮了,孙悟空刚带着孩儿们做完早操。
  “老孙认识你,”孙悟空指着鼠第一笑道,“你是天庭第一神偷、十二生肖之首。”
  鼠第一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大圣,我这次冒昧拜访,主要是为了我的九弟……”
  “猴小九啊,我也知道他。”孙悟空一点儿也没有天皇巨星的架子,“常有人跟我提起呢,他们说那只小猴子就像是年轻时的我……”
  “前阵子,我的九弟模仿您,跑到八卦炉里,把眼睛给熏伤了,正躺在家里休息呢。”鼠第一说,“他是那么仰慕您,可不可以请您送他一两样小礼物作为慰问呢?比如签个名、写两句赠言什么的……”
  悟空挠挠头:“签名好办,这赠言可怎么写?”
  “您就写――致猴小九:相信你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位优秀的神仙,但请你不要再模仿我做危险的事,你应该寻找更有自己风格的路线……”
  “哈,看来你是有备而来嘛!”
  “没办法,这番话如果由我来说,九弟肯定听不进去,但您却不一样。”鼠第一诚恳地说道,“我是个不像话的大哥,您却是他的偶像呀!”
  千里之外的生肖府中,猴小九宛如中了定身法般,被眼前的一幕深深地感动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猴小九透过天衣上的双眼,看到了生肖府,他于是知道,鼠第一到家了。他还看到门口站着织女,她正和羊八妹一道等着鼠第一。三人在门口撞个正着……
  “鼠第一!”织女气得浑身发抖,“我的衣裳又少了!夜游神告诉我,昨天晚上,他看到你出现在我家屋顶,手里还揪着一件衣裳……”
  “大哥,织女老师昨晚丢的衣裳可是玉帝订的。您还是把东西还给她吧!”羊八妹也说。
  “真不是我,那些衣裳是自己飞走的呀!”
  鼠第一正百口莫辩,忽然看到猴小九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大哥没有偷你的衣裳!我给他证明!”
  ……
  织女的衣裳确实是自己飞走的。原来,织女在材质中添加了一些乌鹊的羽毛――就是每年帮织女和牛郎架构鹊桥的那些乌鹊,它们会随季节换毛,数量很可观的,织女便将那些羽毛收集了起来,应用在最新的作品中。没想到的是,那些乌鹊是神鸟,连带着落羽也有魔力,它们过惯了自由的日子,不习惯被束缚在一件衣服中,于是驱使着成衣,像乌鹊那样御风而去……
  在乌鹊巢里找到所有走失的衣裳后,织女和羊八妹红着脸给鼠第一鞠了一个又一个躬,说了一句又一句对不起。
  鼠第一呢,他只是宽宏大量地摆摆手,算是原谅了她们。不过――“小九啊,你说你能通过这身衣服‘见我所见’,那我离开经纬阁之后……”
  “你离开经纬阁后,我也就睡啦,一觉醒来就看到你回来了。”猴小九装傻,“对了,大哥,你去哪儿了?”
  鼠第一迟疑着从怀中掏出孙悟空的签名照来。而猴小九呢,他很努力地装出万万没想到的样子,欢天喜地地接过这珍贵的礼物……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5/view-10710972.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