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喂,森林,等等我

作者:未知

  潘神喜欢坐在沙丘上,当所有的大人都在挖驼鸟蛋的时候。
  驼鸟是什么?原来是一种鸟吧,后来追着要吃掉它们的人多了,那些大人小孩举着猎枪,带着弓箭,甚至还有拿着渔网的,这让驼鸟很害怕。于是它们退化翅膀开始在沙漠里生活了。它们的飞翼变成了爪子,吃花草的喙变成了硬颚,它们躲在地底下最安全的地方。
  沙漠人的主食就是驼鸟,他们早上吃,中午吃,晚上也吃。所以驼鸟逃得越来越深,可能它们都快跑到地心附近了,因为在那里沙漠人的钩子、叉子跟钳子可能溶化掉。
  潘神饿了,可他还是不愿意吃驼鸟,他觉得驼鸟太可怜了。
  你说什么?沙漠人为什么不吃菜?这件事提起来话长,因为森林跑了。在一夜之间跑得精光。原来沙漠人是住在森林里的绿色人,他们用大树盖房子,冬天里燃烧木头取暖,夏天在绿荫下乘凉,还吃森林里的果子,那时的绿色人是吃菜的,嗯,好多菜,宽叶、小叶,矩齿花杆的,长着毛毛虫的,都是他们的最爱。
  那时候驼鸟还会飞,会把蛋下在云彩上,然后让太阳把它们孵化成“嘎嘎”叫的鸟雏。
  后来绿色人越来越多了,他们把森林的一半变成了房子,他们开始像蝗虫一样吃树上的叶子,因为他们太喜欢吃菜了。
  森林被吓着了,有一天,它们开始随着风哀鸣,忧郁得像乌云一样,然后一夜之间,他们就全部逃走了。
  绿色人向四个方向追了三天三夜,没有发现森林的背影,连一片遗留的叶子也没看见,于是他们就开始抓驼鸟吃了。
  山顶上的大人们开始喧哗起来,他们架起高高的井架,把管子伸到地下很远的地方:抓驼鸟,抓驼鸟!
  他们激动地大叫,开始不停地奔跑,因为一只驼鸟蛋从井口被“打”出来,它的身子圆滚滚的,就像潘神的妹妹。
  大人们没有抓住那只蛋,它太圆了,在传递过程中,蛋从他们的手上滑落了,然后拼命地滚下沙丘。人们怒吼着追在蛋后面,他们激动、愤怒、担忧,又很伤心。
  自从成为沙漠人之后,他们就变得很敏感,也很抑郁,这可是大家忙了一天才得到的食物啊。驼鸟蛋很会选择路线,它在沙漠最柔软的地方滚着,人们追不上它,尽管他们不断恫吓着,要用枪把它打烂,可他们的两只脚总是深陷在沙子里,他们追不上它。蛋一直跑到潘神的面前。
  “你过来。”潘神说,在自己的脚下挖了个沙坑。
  驼鸟蛋一下子掉进那个沙坑里,后面追赶的人从潘神面前跑过,他们急匆匆的,险些踩到那只蛋,潘神坐在那里跟着人们大声喊:“站住,我看见你啦,你快出来。”
  潘神没像其他人那样喊:你就让我们吃掉吧。因为他实在不喜欢吃驼鸟的蛋。
  人们跑远了,潘神把蛋取出来,贴到耳朵上,听见怦怦的心跳,于是他开始唱起歌来,啾啾,咕咕。
  这样的声音潘神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可他很熟悉,潘神不停地唱着,他把蛋揣在怀里。
  他听到远方传来同样的啾啾、咕咕的声音,那个声音他从来没有听到过,可却是那样熟悉。
  潘神循着这个声音向沙漠深处走,他能感觉到驼鸟蛋那颗微弱的小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同他自己的心脏一样跳个不停。
  他遇到一片雾,深一腿浅一腿走进那片雾里。
  他感觉到雾的凉爽和让他开心的湿润。潘神听着那越来越清晰的声音,继续向前走。他走下一道很陡的坡,穿出雾气的时候,看见眼前是一片茂密的绿色。
  一片森林展现在他的面前,从里面传来一阵阵嘀嘀咕咕的声音。
  长着红色、蓝色等各色羽毛的驼鸟,伸展着羽翼在空中飞翔。
  那颗驼鸟蛋破壳了,驼鸟伸出小小的脑袋,像潘神一样惊讶地望着这个地方。因为会唱它们的歌,森林接纳了潘神和这只受了惊吓的小鸟,森林里的鸟让他们参观了自己的鸟巢,用最新鲜的果子款待他们,让他们坐上秋千,荡到天空中观看整片的森林。
  这是森林很久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他看上去有点怪,头上散发着干燥的汗气,皮肤也很粗糙。
  森林对潘神说:“你可不要把这里的事告诉那些家伙中的任何一个。”
  “不会,不会。”潘神很痛快地答应下来,可他很快就把自己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因为他们太高兴了。
  他吃饱了,肚子撑得像个皮球一样,又在树叶下睡了个午觉,他和那只小驼鸟很喜欢森林的味道,还有森林里的各个伙伴。
  一觉醒来,潘神发现自己睡在雾里,和驼鸟在一起。他们开始行走,希望找到森林,可走出来看到的是他们沙漠中的村庄。
  大人们瞪着眼睛在沙丘上寻找着那只蛋,他们看见潘神的时候,呼叫着从沙丘冲了过来,流向四处的风,已经把驼鸟的气味传到他们的鼻孔里。
  那些满面通红的大人们拿着叉跑过来的时候,潘神抚摸了一下驼鸟的头,然后让它飞走了。
  驼鸟飞过那些跳起来够它的人们,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然后嘀嘀咕咕叫着飞得越来越高。
  人们沮丧地坐在地上,他们已经三天没有东西吃了。他们望着潘神,觉得这个孩子又可恼又邪恶。因为他脑袋上长满了青藤,身上披着绿色的叶子,有两条毛毛虫在他头发上爬来爬去。潘神的手里有许多颗种子,虽然不能吃,可人们还是闻到了食物生长的气味。
  他们继续咒骂着,跳着脚,互相埋怨着挖地底下的驼鸟吃。
  潘神把这些种子种在村庄里,和许多孩子一起,用自己的那份饮水来浇灌它们。他们虽然也吃驼鸟蛋,却更爱惜这些种子。夏天的夜下了很多雨,他们的种子开出了小花,长出了细细的藤叶,然后铺满了一条小路,这是沙漠里唯一的一片开满小花的绿洲。
  后来人们在夜里听到鸟的鸣叫,可在白天依然什么也看不到,可这些鸟似乎就在这里。人们开始用沙漠里的宝石,交换远处大海中的鱼和贝类,当作食物,因为逮住驼鸟越来越不容易了。
  直到一天夜里,人们从睡梦中惊醒,他们听到隆隆的脚步声,像一万只穿着皮鞋的脚,踏在沙漠上,大人和孩子们爬起来跑到开满小花的路边跪下,人们看见正在赶路的森林,它正缓缓地从眼前走过。
  啾啾,咕咕,潘神兴奋地唱起来。
  啾啾啾,咕咕咕,森林里的鸟儿回唱着,森林停下了脚步,像是有些累了,站在人们没有办法跑到的地方。
  人们睁大眼睛望着,他们知道森林会随时走开的,可此时并没有听到它起步的声音,这是沙漠里的人们第一次见到行走的森林哦。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