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杀狗(短篇小说)

作者:未知

  那天早上下着大雾,光明还没从宿醉中醒来,诊所的门就被人撞开了,来人踩着满地的酒瓶和药盒,告诉他父亲死了。他迷迷糊糊骑上摩托车,从浓雾里往家赶。报信的人很奇怪,为什么他既不难过也不好奇,父亲年纪轻轻就突然死掉,他居然一点都不惊讶。来时他还在想如果光明问起该怎么说,作为一个职业报丧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死法,别说家属,连他都接受不了。好在光明没有问,他也不用费力解释,他的工作只是通报死讯,第一时间把死者的亲人带回来。
  回到家,报丧人去拿自己的报酬,依照规矩,门前一切被白布缠着的都是他的酬劳,这次是两只鹅。在人们悲戚的问候中,他抓起鹅自行离开。在门口的树下,他又看到那条肇事的大狗,没有人为它擦洗,嘴边的血迹已经不见踪影。它被关在笼子里,外面上着一把大锁。这是一条高大的狼狗,毛色黑亮,牙尖嘴利。它竖着耳朵,进进出出的亲邻让它不安。此刻死的本该是它,因为一种不可思议的勇猛,它成了第一条从受害者变为凶手的狗。报丧人和狗对视一眼,骑上车匆匆离去。
  光明走进屋子,人们止住议论,给他让开道路,这条路直通父亲的临时卧榻。那是几块木板拼凑起来的停尸床,父亲躺在上面,身上盖着被单。他走过去,坐在旁边的太师椅上,在众人的注视下睡了过去。
  人们准备好了安慰的话,正要劝他节哀顺变,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没想到他先大家一步睡过去了。毒品已经毁了这个孩子,大家都在这么想,但没有人表现出来。作为死者的儿子,人们急需看到他的反应。他在亲人的摇晃中醒过来,有点生气,正要发作,看到跟前泪眼婆娑的母亲。
  稍稍愣了一下,他想起什么。“怎么回事,是我爸死了吗。”
  母亲没有说话,目光移向父亲的尸体。
  “出什么事了?他怎么会死。”光明抬起头,看着满屋子的脑袋,没有人回答他。他去掀遮尸布,旁边的人作势去阻拦他,但只是作势,他顺利地掀开被单,看到了父亲的死状。那情境让他不由自主地骂出声来。
  “怎么会这样。”
  父亲满脸苍白,那是流尽了血才会有的模样。他的脖子上有一个大洞,血已经被擦得很干净,只留下暗红的皮肉和断掉的气管。一坨和伤口差不多大小的皮肉放在旁边的盘子里,让人忍不住想把它填回那个缺口。因为是遗体的一部分,人们不忍心将这块肉随意丢弃。也许可以请个高明的入殓师把这部分缝回去,不过现在没有人考虑这个,大家看着光明,期待他做出一个痛失至亲的人应有的样子。
  “是谁干的。”光明有气无力地说,为了让大家听明白,他又重复了一遍,“是谁。”
  “是那条狗。”片刻沉寂之后,一个童声从人群中传出来。
  “哪条狗?”光明说,不等人回答,他就知道这个问题何其多余,除了那条狗还有哪条狗,是的,就是那条狗,那条父亲一直舍不得杀的狗。
  “畜生,它在哪。”他骂骂咧咧地走出门去,很多人去拉他,想让他平复下来。他在人们的拉扯中东倒西歪,如果不是人多,他可能已经摔倒了。他拿起铁锹,跑到门口的桑树下,使劲砸向铁笼。那条大狗受到惊吓,退缩到笼子一角,颈毛倒立,发出低吼。旁边笼子的狗同样吓得不轻,汪汪叫成一片。他又打了几下,停下来,问母亲钥匙在哪里,他现在就要打死这条狗。母亲不给他,旁边的人也劝他,说现在不是杀狗的时候。
  “这条狗很危险。”伯父说,“它知道怎么攻击人,你爸宰了半辈子狗,谁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他一定是疏忽了,才让这个畜生有机可乘。”
  “为什么,”光明丢掉铁锹,“为什么他要养着它,为什么要在今天杀掉它。”
  “可能是想――”伯父停顿片刻,“卖个好价钱。”
  他的说法并不能让人信服。人们沉默地注视着那条惊慌不安的狗,想从它身上找到答案。没有目击者,只有它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父亲很少那么早起来杀狗,他一般都是在早饭之后和晚饭之前工作。邻居听到喊叫声跑出来时他已经倒在血泊中了,只剩下局部的肌肉还在痉挛,片刻之后就不再动弹。那条狗吐出嘴里的肉,又低下头去嗅,也许它在犹豫是不是要吃掉它。艳妹酒家的老板拿着铁锹把狗赶回笼子,从它嘴下抢回那块肉。现在人们对这条恶狗除了恨意,更大的是恐惧,仿佛关在笼子里的不是它,而是自己。一个月以前它被买回来时,没有人会特别注意它,来到这里,它唯一的下场就是成为冷冻室里的肉,被人们涮火锅或者熬汤。人们不明白光明父亲为什么一直不杀它,一般来说,狗的食量很大,屠户不会养着它们,会在买回来的两三天之内杀掉。这条狗在屠刀之下活过了一个月,期间不断有狗被吊死在旁边的桑树上,父亲不杀它的唯一原因,就是喜欢上了它,但谁都知道,一个屠狗人是不可能养狗的。
  他必须杀掉这条狗,他知道,活得越久,它就越痛苦。
  在附近的几个镇子,没有比他更有经验的屠狗人,因为店铺开在省道旁,收狗和卖肉都极为方便。如果没有狗杀,他会主动下乡去找,人们都认识他,不光因为他杀狗,连他的名字都和狗极有渊源,由于少年时心术不正,祸害乡里,人们都叫他癞皮狗,这是从他的小名赖皮演化而来。赖皮在方言中是调皮的意思,家人满含爱意为他取这个名字,当然不希望他成为一个坏人,更不想后面跟上一个狗字。这种情况伴随了他整个青年时代,直到他不顾反对娶了光明的妈妈,一个外地妓女,生下光明之后安心屠狗,才把狗字从名号中去掉。现在仍有三五老友坚持叫他癞皮狗,乡人们更多的是直呼其名,叫他赖皮,这个名字叫起来很亲昵,就像唤自家孩子一样。人们喜欢看到浪子回头、邪人归正,虽然他们家的浪子有点多。作为一个改邪归正的老浪子,对光明这个后起之秀,他只有无限的惋惜,但也没太管他,只是紧守家里的财物,不让他触碰。他的生意还算赚钱,他只有光明这一个儿子,积攒一生的家财迟早是他的,他只希望那一天来的晚一点,多给光明些时间,他绝对想不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他杀狗,也爱狗。他指着这一行吃饭,天天和狗打交道。这些年,到了他手里的狗无一生还,无数次,他把活的变成死的,生的变成熟的,剥皮削骨,剔肉抽筋,他了解这些狗,比自己还多。   每次下乡买狗,他不用像别的买卖人那样高声吆喝,只需坐在村口的人场里和大家聊天,就会有人主动带狗过来让他估价,如果合适就卖给他。也有人不卖,只是纯粹带着狗过来凑凑热闹,看看自己的爱犬价值几何。一条狗的价钱不只要看体型大小,还要考虑毛色、品种,甚至关乎体态、神色,连养狗的人家都有影响,当然后面这些都是他的私人评判标准,他不会告诉别人,也不会纳入估价范围。
  上个月,街上陈胖子的一双儿女带着那条狼狗过来,要卖掉它。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条狗,这可真是一条好狗。许多次,他看到陈胖子带着这条狗在街上溜达,忍不住暗中赞叹,也当面表扬过。陈胖子当然知道他是谁,他俯下身子抱住自己的狗,半开玩笑半装作凶恶的样子说,你,离我的狗远一点。
  陈胖子喜欢这条狗,谁都知道,他走哪都带着它,比跟自己的儿子还亲。现在,他的儿女要来卖掉他的狗,他犹豫了一会儿,连连摆手,拒绝接收这条好狗。
  “这是你爸爸最心爱的东西,怎么能卖到我这里来呢。”他说,“你们应该找个养狗的人家,在我这里只能被杀,我可不敢杀你爸的狗。”
  姐弟俩告诉他已经卖了两次,每次它都会跑回来,还咬伤了准备抓住它的路人。这一次他们只能卖到这里来,以确定它再也不能回去。
  “我们的学费已经拖了很久。”年纪大一点的女孩说,她十五六岁,长得很漂亮,一直以来她都过着十分优越的生活。陈胖子的饭馆生意很好,另外他还经营浴室和地下赌场,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他们本来过着令人称羡的富足生活,是陈胖子的怒气毁了他们一家。两年前的一个晚上,几个外乡人经人介绍来到陈胖子设在浴室里的赌场,准备好好赌一把。陈胖子作为东家,从家里拿出五万块钱,打算陪他们好好玩玩。拿这么多钱出来,当然不是想输掉,很大程度上只是“壮壮声势”。当这些钱一分不剩地飘向赌桌的另一边、又差人回家拿了两次钱之后,他终于坐不住了。他使了个眼色,按照事先交代好的,一个小弟把几张牌塞到外乡人的座位下,然后指认他出老千。陈胖子积压一晚上的怒气终于得以爆发,他一把掀翻桌子,在纷飞的钞票和纸牌中大喝一声“打!”。两伙人顿时打作一团,由于这边人多势众,早有准备,打斗最终以对方死一人而告终。这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虽然这些人常年逞凶斗恶,真打死人后也都没了主意。据当事者供述,最后的致命一击是陈胖子给的,他把一个U形锁砸在死者头上,就是赢他最多钱的那个人,然后他踩着脚下的尸体说出了那句名言,我是不会输给死人的。
  为了不判死刑,陈胖子变卖家财,广借外债,用一百万和二十年监禁抵了那条人命。听人说他在监狱里过得依然很风光,只是苦了他的妻儿,没有了收入来源,只能在门口卖点水果。他知道这对姐弟过得很艰难,不是迫不得已绝不舍得卖掉这条狗,可他就是不想收。陈胖子已经进去很久了,没有人再怕他,但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他依然是个强者。这条狗,是强者的狗,它的下场不该是这样。
  他拿出五百块,让他们把狗领回去,先用这些钱把学费交上。姐姐很有礼貌地推辞,他面向弟弟,准备把钱塞给他。
  “我们是来卖狗的,不是来借钱。”男孩后退几步,闪开了。他十三四岁,同样长得眉清目秀,只是一脸的不耐烦。
  “那就不借,算我赞助给你们的。”
  “我们凭什么要你的钱,”男孩再一次躲开,“我们又不是要饭的。”
  他僵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奇怪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五百块不是小数,他只是想先把他们打发走日后再跟陈胖子的老婆交涉。
  “你住嘴。”姐姐推了弟弟一把。他注意到那条狗紧张地呜咽一声。它一直卧在一旁察言观色,它听不懂人话,但是能揣摩人的言行。它和这对姐弟在一起生活那么久,一定很熟悉他们的举止,也许这种情况不太常见,所以它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带它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同类内脏的气味,绳子上晾晒着同类滴血的皮毛,现在那个屠夫又拿出钱来,长期生活在集市上的它也许能觉察出来,他们要卖掉它,它就要被杀掉了。但它还是老老实实地蹲在那,忠诚地看着自己的主人,作为一条狗,忠诚是它最大的美德。
  弟弟受到训斥,有点不服气,但也没说什么。他走到公路旁的排水沟前,双手揣兜,靠在一棵树上,表示自己不再参与这件事。那条狗跟过去,讨好地蹭蹭他,他习惯性地去摸狗的脖颈。那条狗抬起头,眯着眼睛,做出很享受的样子。他低头看到它,猛然变了脸色。他跺一下脚,扬起手,轻声但是很干脆地说,滚。那条狗立即跑回姐姐脚下。
  姐姐抓住狗的项圈,摸了摸它的额头,狗受用地闭上眼睛。
  “你看值多少钱,值多少给多少就好。”她说,“这只是一条狗,我们一点都不喜欢它,所有我爸留下来的东西我们都不喜欢。”
  “别这么说,那可是你爸啊。”赖皮说。他想起光明,他们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每次他回来,他就出去。除非你改过自新,不然别管我叫爸。现在他有点后悔说这话了。
  “是啊,”女孩说,“真希望他不是。”
  他不再多说什么。他连自己的家事都搞不定,没必要去管别人。他给了女孩六百块,买下了这条狗,这个价钱几乎没什么赚头,但他很高兴能做成这笔生意。女孩给狗套上绳索,把手柄递给他。那可真是一条好绳,紧密的铁链包在结实的帆布里,手柄是皮质的圆环。他经常看到陈胖子牵着狗,恶作剧地指使它去咬人,狗狂躁地挣着绳索,陈胖子牢牢牵制住它,看见人被吓到就高兴地哈哈大笑。
  “这条绳子很好。”他说,“至少值五十块。”他掏出钱,递给女孩。
  “是吗。”女孩高兴地说,“我家还有很多,我明天给你拿来。”
  “我要绳子没有用,”他笑笑,“我只为这一条付钱。”停了一下,他又说:“你可以拿到老街里放在朋友家的柜台代卖。”
  “好,我知道啦。”女孩快乐地说。她再次把绳索递给他。
  “你最好亲自把它关到笼子里去。”他说,“那样它会觉得你只是暂时把它留在这里,而不是卖给了我。”   “为什么要骗它呢。”女孩说。
  “必须要骗它,不然它会很伤心。”
  过了午夜,送葬的人都走了,院子里安静下来,就像连续开了一个月的电视机被突然关掉。家里所有的灯都亮着,特别是院子里为了招待宾客而装的灯泡,亮得刺眼。光明坐在堆满衣物的沙发上,看着母亲忙东忙西。她收拾完父亲的衣物,又开始整理那些孝布。她把男人戴的孝帽和女人披的孝巾一一拆开,折叠整齐,放到箱子里。虽没有下过厨房,光明也知道这些白布的用途,这种布料没有染过,非常吸水,蒸馒头时铺在下面,可以避免粘到篦子。等用旧了,它又会焕发第二次生命,成为绝佳的抹布。很少有人花钱买这种布,因为很不吉利,人们不定期参加的葬礼是这种厨房必需品的唯一来源。现在父亲死了,光明看着母亲理好的那厚厚一摞想,家里下半辈子的抹布不用愁了。
  “不睡觉了吗?”他说,“忙一天了你也不嫌累。你几天没睡过觉了。”
  “不是让你睡了吗。”母亲头也不抬,执着地拆着一朵大白花。白天唢呐队的那个女人头顶这朵花,边唱边哭,吸引了所有看热闹的目光。连光明都觉得有意思,她根本不认识父亲,竟然能哭得如此伤心。
  “我问问你,”母亲放下拆了一半的白花,看着他,“你今天为什么不哭。”
  “嗯?”
  “你连一滴眼泪都没掉。”
  “我不知道怎么哭。”他说,“我忘了。我很久没哭过了。”
  “你连装一装都不肯,你知道人家怎么看你吗,我们养了个白眼狼,到死连你的一滴眼泪都得不到。你到底是不是人,你爱不爱你的父母,你活着是为了什么?”
  “我不哭就是不爱你们吗。”光明说,“那这个女人哭那么凶就是爱你们了。”
  “她是爱钱。”母亲撇撇嘴,但马上意识到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人家都能哭,你为什么不能,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感觉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哭,”光明嬉皮笑脸凑过去,他想调节一下气氛,让母亲高兴一点,“我是在心里哭。”
  “那不算。”母亲说,“别人又看不到。”
  “哭难道是给别人看的吗。”
  “人家要看,你就得哭。”
  “好,我哭。”
  他张大嘴,干哭了几声,把母亲逗笑了。
  “你不用给我卖乖,你爸不在了,没有人管得着你了,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母亲扔过来一个东西,“给。”
  “什么啊。”他拿起来,是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各种票据和存折。他打开一本,是四万块死期存款,又打开一本,两万,再一本,一万五。这些年父亲真是没少攒钱。
  “赶紧去买点大烟过过瘾吧。”母亲说,“我看你这几天都憋坏了,多买点,使劲吸,死得痛快一点,别像你爸一样,辛苦一辈子,到头来死得那么难看。”
  “妈你说什么呢。”他知道母亲又要哭了。
  “这些都是你的钱。你以为你爸在为谁挣钱,都是为你。他想给你买房子娶媳妇,我看完全没这个必要。你使劲花吧,你不是喜欢抽吗,尽情抽吧,扎针,喝酒,玩女人,想干嘛干嘛。不用担心,钱花完了还有东西,那个摩托车你不是早就想卖了吗,还有冰箱,电视,洗衣机,你爸的冷柜也没有用了,你明天就可以卖掉它,都卖完了还有房子,不用为我担心,你把这个家败光了我就拉着你去要饭,只要你高兴,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是说相声的吗。”他笑了,“说那么顺溜,以前跟你要钱也没见你那么大方。”
  “以前我不当家,现在都是你的了。”
  “已经晚了。”光明说,“我都戒了你又来假大方。”
  “戒了?鬼才信。”
  “信不信由你,明天我就关掉诊所。”
  “你关掉诊所还怎么赚钱。”
  “我在家――。”
  院里的一声巨响打断了他们的交谈,紧接着狗叫声响起,他们走到门外,看到几个少年骑在墙上,另几个少年在下面抬着装狗的铁笼。他们想偷走那条咬死父亲的狗,没想到抬到半空体力不支,笼子落到地上,惊动了别的笼子里的狗。被摔在地上的狗倒是非常配合,一声都没有叫。墙上的人立即逃跑了,只剩下院里的四个少年甘心被捕。
  “你们在干什么。”光明走过去,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这不是很明白的事吗。”为首的男孩说。
  “他是陈胖子的儿子。”母亲说。
  “我知道,”光明说,“他来过我的诊所。”他转而看着男孩:“你想偷走你的狗。”
  “既然是我的,就谈不上偷。”
  “你把它卖给了我父亲,现在它是我们的。”
  “我可以把钱还给你。”
  “现在已经不是钱的事了,”光明说,“这条狗,可以说是我的杀父仇人,我必须杀掉它,我爹没干成的事,我得替他干完。”
  “好,你有种,这条狗现在是你的了。”男孩说,“我本来以为你是个软蛋,没资格杀我的狗。”
  “所以你想把它偷走?让它咬死更多人。”
  “我只是觉得它很厉害,很――勇敢。”男孩说。
  “我告诉你,它一点都不厉害,一点都不勇敢。它只是博取了我爸的信任和同情,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攻击了他。”
  “他杀它。”男孩说,“它必须要反击。”
  “那天他根本没有拿刀和绳子,也许他只是想放它出来走走,这条狗却恩将仇报,咬死了他。”光明将众人的猜测说出来,这些猜测没什么根据,虽然父亲没有拿刀和绳子,但绳子就挂在不远处的墙上。他不相信父亲不是要去杀它,他只是想驳倒这个男孩。
  “就算他不想杀它,”男孩说,“也杀死了很多别的狗,就当着它的面,在狗眼里,你爸可不是什么好人。”
  “也许吧。”光明说,“在我眼里,它也不是一条好狗。”
  “它是一条好狗。”男孩说,“你可以杀它,但不要这么说它。”
  “我爱怎么说怎么说,你们可以滚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杀它。”男孩问。
  “关你什么事。”
  “我到时候会过来,看看你怎么杀死它。”
  “后天。”他说。
  诊所门前聚集了一帮年轻人,光明打开门,他们跟进屋,各自找地方躺卧坐立,瞬间占据了三间屋子。有两个人对父亲的事表示了遗憾,更多人只是觉得可乐,一个叫猴子的家伙说,真有你爸爸的,玩了一辈子鹰,到头来被雀啄了眼。
  “你们滚出去。”光明说。
  没有人理他,大家照样该干嘛干嘛。几个少年坐在床上喝啤酒,一个女孩躺在给病人吊盐水的躺椅上抽烟,更多人无事可做,靠墙站在那聊天。
  “你应该给我一把钥匙。”他的好友曹文磊说,“你不在的这几天我们都没地方可去。”
  “你们以后不要再来了。”光明说,“我要关掉诊所。”
  “关掉诊所?你有病啊。关掉诊所我们到哪呆着去。”
  “不知道,你看吧。”
  “什么叫我看吧?”曹文磊扔掉还没抽完的大麻,一个少年马上从地上捡起来跑进里屋。“不联合这些小孩,我们怎么混下去。”
  “我退出,你自己混吧。”他说,“我不想再碰这些玩意儿,也不想再见到这些人。”他从一个少年屁股底下抽出凳子,踩在上面取下了门上写有“光明诊所”的招牌。这张招牌在这里挂了五六年,他除了教会那些少年如何偷抢拐骗,什么都没干。他亲眼看着他们怎么变坏,怎么走向牢房。那些最容易受到诱惑的少年,他们没有钱,只有最无知的勇敢。他们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让这些孩子替他们做事,只需要给一点点甜头,他们什么都敢去做。他们在午夜的省道上拦截过路的车辆,在周围的村庄行窃,从建筑工地上盗运钢材,在学校里收保护费,为了酬劳替人出头,经常把人打得头破血流。曹文磊带着那些少年祸害乡里,只要能搞到钱,什么都愿意去做。他没有参与过他们的行动,只是允许他们把诊所当做据点。他们在这里制定计划,统一分赃。他没有想过他们造成的危害,他没有听到那些父母的哭声,他只为快感而活,不会在乎别人,直到那条狗咬死父亲,他才意识到自己犯的错有多大。他把招牌扔到地上,准备用脚去踩,曹文磊拦住了他。
  “你不能这么做,诊所必须得开下去。”
  大家闻到火药味,围上前来,充满敌意地看着光明。
  “这是我的诊所。”光明说。
  “从今天起就不是你的了。”曹文磊叫人拿来剪刀,把“光明”二字从招牌上剪掉了。
  “这样也好。”光明说,“我收拾完东西就走。”
  “不必那么着急。”曹文磊拿出一个纸包,“爽完了再走。”
  “我戒了。”
  “戒了?鬼才信。”
  他没有说话,提着包出去。
  “以后忍不住,随时可以回来。”曹文磊在后面说。
  “谢谢,我不会回来了。”
  杀死一条狗只需要两步,首先,把打了活结的绳索套在狗脖子上,然后拉紧绳索,让其窒息而死。这样杀出来的狗可以保证皮毛的完整。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步骤,由于每个屠夫身处的环境不同,具体操作方法也不尽相同。光明家门口有一颗粗矮的桑树,父亲一直借助这棵树工作,他先把绳子绕过树杈,然后套上狗,确定它跑不掉之后拉紧绳子的另一端,直到狗升至半空,他把手中的绳子系在水井上,让那只狗在空中挣扎一会儿。狗的生命力比人强很多,在等待的过程中,父亲会磨磨刀烧烧水,等这些做完,那条狗也彻底安静下来了。最后把它解下来,放在水井旁的砧板上,放血扒皮,开膛破肚。
  作为一个医生,光明能想到一百种杀死这条狗的方法,但他还是决定用父亲的方法去做。为了让麻绳更加柔韧,他先放在温水中泡了半天。母亲给他找来那些刀,大小各异,一共有七八种。从小到大经常看到父亲使用这些刀具,他还是不大知道各种刀的用法。母亲一一告诉他,他拿出磨刀石,在水井旁磨起来。摩擦声总是让人紧张,那条狗在这里生活那么久,想必已经很熟悉这种声音。每当磨刀声响起,它就会损失一个同类。现在它倒是很平静,在笼子里卧着,前脚竖起,眯着眼,显得无精打采。后来陈胖子的儿子来了,它站起来,在笼子里转着圈,吐着舌头,冲他叫了几声。男孩一扬手,它立即就不叫了。
  “幸亏我来得及时。”男孩说,“不然你已经把它杀死了。”
  “怎么着,你想劫法场吗。”
  “狗屁,我只是来看看。”
  “那就在一边呆着。”
  光明捞出绳子,拧干水,从树杈上扔过去。在靠近笼子的那一端,系一个松紧结,然后打开笼子上面的小天窗,把套杆伸进去,试图套住那条狗的脖子。它很灵敏地闪开了,再套,还是一样,它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进入这个死亡的圈套。光明不耐烦了,用套杆捣它的身体,它一跃而起,扑向笼子上方的小窗口,吓得光明连连后退,套杆落在笼子里,被那条狗当做战利品压在脚下。
  “你行不行啊。”男孩说,“我来帮你吧。”
  “你一边呆着去,”光明说,“是我要杀这条狗,不是你。”
  “你怕成那样,怎么杀。”
  是啊,光明想,有什么好怕的,天窗那么小,那条狗根本不可能攻击到自己。现在是我要杀它,应该它感到害怕才对。可为什么,砰砰心跳的人是我。如果是父亲,他会怎么做。从小到大,杀狗的时候父亲从不让他插手,甚至不让他在一旁观看。他总是趁他在学校时工作,到了星期天,他就开着车下乡收狗,或者带点新鲜狗肉到集市上去卖。他不太喜欢父亲的营生,像很多小孩一样,他也喜欢狗,但他从小就被剥夺了养狗的权利。家里倒是从不缺少狗,但那些狗就像艳妹酒家的旅客一样更替频繁。每天,从笼子里传出凄哀的叫声和无助的眼神,他刻意不去看它们一眼,很有可能他今天称赞其可爱的那条狗,明天就只剩下一副皮毛挂在绳子上。渐渐地,他也和同学们一样觉得父亲是个残忍的屠夫,他不想靠近他,觉得他身上沾满血腥味。经常有同学充满恨意地跟他说,自己的爱犬被父母强行卖给了父亲,就因为它吃得多,就因为它咬了人,或者什么都不为,只是父亲恰好路过,出了一个让人心动的好价钱,那些家长就可以不问孩子的意见,把陪伴他们成长的家庭一员送上死路。   很多人认为,没有父亲,他们的狗就不会死。
  现在,他正变成父亲那样的人。
  这将是他杀死的第一条狗。
  他要干得像父亲一样漂亮。
  套杆落在笼子里,被那条狗紧张地看守着。父亲平常不怎么使用套杆,他会直接把狗牵出来,套上绳索。遇到这么大而且凶狠的狗,为了避免近距离接触,才会先用套杆把它固定住,再套上吊索。也许父亲觉得麻烦,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件自己制作的工具了。他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杀死第一条狗的,是不是像他一样笨拙。现在,一人一狗隔着铁笼对峙,占了上风的竟然是狗。他想到麻醉剂,但马上就否定了自己,他必须用父亲的方式杀死它。
  “算了,我帮你吧。”男孩说。他走到笼子前,拍拍手,指了指地上的套杆,那条狗停顿片刻,马上反应过来,从地上叼起套杆,隔着笼子递到男孩手中。
  “你一边呆着去。”光明很生气,一把从男孩手里夺过套杆,“是我要杀这条狗,我有办法对付它。”
  “好啊,”男孩说,“但愿如此。”
  那条狗看到光明从男孩手里夺走套杆,紧张地叫了两声,看到光明转过身来,它又前爪伏地,严阵以待。光明站在笼子前,想怎么才能降服它,这时候四个少年抬着一条死狗过来,想要卖给他。这是一条本地土狗,个头还算大,嘴角残留着已经干掉的血迹,看起来应该是被毒死的,不过头部有钝器击打的痕迹,他看到一个少年手里的钢管,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们毒死了这条狗,怕死的不彻底,又补了几下。
  四个少年还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七嘴八舌地问他值多少钱。为首的那个认识光明,他是诊所的常客,当他们看到陈胖子的儿子时更加惊奇,一时间忘了询问死狗的价值。另外三人马上就不做声了,似乎有点畏惧男孩,为首的那个问他在这里干什么。
  “看他怎么杀死我的狗。”男孩说。
  “哦,就是这一条吗。”他指着那条狗。他们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整个镇子都在谈论这件事。
  “赶快拿上你们的钱滚蛋。”男孩不耐烦地说。
  他们不敢再说话,老老实实站在那里等着。
  光明称了一下死狗的重量,按每斤七块钱的价格给了他们二百块。这就是死狗的价钱,比活狗便宜很多。
  四个人当场分了钱。为首的那个拿出十块钱,跟光明买了两颗炸狗弹,那是一种烈性毒药,专为杀狗而研制。猎狗者把蜡封的毒药放进鸡肉或者香肠里,没有狗能够抗拒,它们吞下肉,一旦咬到里面的毒药,就会爆炸开来,毒液溅满口腔,狗会在短短几分钟之内死去。现在的毒药越来越差,少年们都在抱怨,大部分狗吃到嘴里只是痉挛一会儿,然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跑掉。所以他们不得不拿着钢管,趁狗挣扎时将其打死。
  为首的少年问光明有没有药力更毒的,光明说没有,只有这一种。
  “诊所里有人吗。”为首的少年问光明。
  “不知道。”他说,“我已经不在那儿了。”
  他还想再问,被男孩轰走了。
  “他们为什么那么怕你。”光明问男孩。
  “他们习惯了。”男孩说。“快去杀狗吧,等会儿我还有事。”
  光明站在那没动,直直地望着男孩。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卖掉这条狗吗,不是为了学费对不对。”
  “对。”男孩说,“我姐姐想要一条裙子,我呢,当然不拒绝任何一毛钱。”
  “你的钱都花在诊所里了吧。”
  “笑话,我去那里从来不花钱,难道文磊没有跟你说过吗,我可是你们的得力助手啊。”
  “你想变成你爸那样的人吗?”
  “很多人都想。”男孩说,“我不用,因为我本来就是。”
  在这个男孩面前,光明再一次觉得自己不够勇敢。他抓起套杆,直接坐到铁笼上,从天窗里去套那条狗。那条狗灵巧地左躲右闪,间或猛然发怒,咬住钢索。他稳稳地坐在上方,和它斗智斗勇。有几次,那条狗张开大嘴窜上来,把铁笼撞得哗哗作响。他好像置身于波涛汹涌的小船上,抱着必死的决心和下面的恶兽决一死战。这样坚持了很久,那条狗慢慢变得疲乏,也许是被他的决心所震慑,不愿再做徒劳的挣扎。它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没见过一个同类活着出去,今天终于轮到它了。它被套住脖子,突然安静下来。光明打开笼子,拉着它走到悬在空中的绳索前。它没有反抗,乖乖地跟着走过去,任光明把绳结套上脖子,然后慢慢收紧。光明抓住绳子的另一端,拉扯之间绳子猛然绷紧,在离开地面之前,那条狗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小主人,发出低低的呜咽。
  “就要结束了。”光明说。他使劲拉动绳子,那条狗升至半空,喉间发出难以自持的哀鸣。它不能再完整地像一条真正的狗那样“汪”一声,只能断断续续发出尖细的呻吟,也许这不是它的叫声,只是空气在越来越紧的喉间摩擦的声音。它张大嘴巴,呼吸着越来越少的空气,四肢在空中胡乱划拉。另外笼子的两条狗被这种声音吓得瑟瑟发抖,冲这边汪汪大叫。
  光明把绳子拴在水井上,和男孩站在一旁看着。
  “我爸肯定没想到他的狗会落到这种下场。”男孩说。
  “我爸也没有。”
  他们并肩站着,看那条狗在眼前挣扎。后来它失禁了,尿得哪里都是。有一会儿,它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但只是安静那么一会儿,又突然挣扎起来。连续不断的哀鸣让人心悸,光明恨不得堵住自己的耳朵。
  “它怎么还不死。”男孩说。
  “它也想快点死。”光明说,“它太坚强了。”
  那条狗在空中摇晃的时候碰到树干,摇荡几次之后它抱住了树干,它终于得以自由呼吸,发出一声相对低沉的叫声。
  “它真的太坚强了。”光明说。他用套杆把狗和树干分开了。
  哀鸣又响起来。
  “真麻烦。”男孩说,“为什么不一锤打死它。”
  他在院子里寻觅一圈,拿起铁锹走过去。
  “用这个也可以。”男孩说,“一下就可以结束了它。”
  “不行。”光明拦住他,“它必须这么死。”
  “你太残忍了。”男孩说。
  “谢谢夸奖。”
  他们站在树下,沉默地等着这条狗彻底死去。惨叫声让等待显得格外漫长。他们站在那,没人想要走开。他们默不作声,想到了各自的父亲。狗叫声越来越微弱,直到彻底消失。它终于不再动弹。它彻底死掉了。
  “我一点都不同情你爸爸。”男孩说。
  “没人要你同情。”
  “我得走了。”男孩说,“这个鬼地方我再也不想踏入一步。”
  “那么迫不及待想去诊所吗?”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那。”
  “我就是知道。”
  “好吧,我走了。”男孩说,“答应我,以后别这么杀狗了,用铁锤杀,又快又干脆。”
  “你也答应我,以后别再去诊所了。”光明说,“那不是什么好地方。”
  “好,我答应你。”男孩说,“你也要答应我,以后用铁锤杀狗,你们这种办法真他妈变态。”
  “我不会再杀狗了。”光明说,“我不适合干这个,记住,适合你爸爸的不一定适合你。”
  男孩走了,他把狗解下来,放在砧板上剥掉皮毛,把肉泡在清水里,当天晚上,一辆车停在门前,带走了这条狗。第二天,他杀了剩下的狗,全都是用铁锤,一击毙命。卖光了家里的存货,他扔掉炸狗弹,不再干任何与狗有关的事情。那年秋天,他接受一个同学的邀请,去外地的一所医院工作。有一次他回来看望母亲,路过诊所时发现男孩带着一个女孩从里面走出来,他拦住他,问他怎么回事。
  “我没有必要对你信守承诺。”男孩说。
  “那倒是。”他说,“不过你会后悔的。”
  郑在欢,1990年代出生,写小说,作品见于《芙蓉》《山东文学》《天南》等刊物。
  责任编辑 谢然子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