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国宝”传奇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运河大堤上安静下来。
中国论文网 /5/view-12481049.htm
  金钱就像迷魂汤,有时真让人犯迷瞪。执迷不悟的人,为了钱可以杀人越货,干尽丧天良的事。
  运河两岸的村民,喝了迷魂汤一样,一心想刨出个宝贝来,一下子发财。
  两声枪响,让人们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县长的话,他们一冷静下来,就认为有理。住河边的人,最担心河堤决口,决堤发大洪水,祖祖辈辈传下多少可怕的故事呀!房子被淹,庄稼被淹,人被淹,家破人亡,什么“国宝”呀,人命不比国宝值钱!自掘大堤,这是自掘坟墓呀!
  看到人们安静下来了,县长语气和缓,平心静气地对大家说:“父老乡亲们,谁都想发财。有的财可发,有的财不能发,不要听信谣言――运河底下埋着宝贝,我告诉大家,我查过县志,这老运河几百年间多次改道,现在的运河不是老运河的河道。人们都知道一句俗话: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老运河闹大水,已经几次改道啦……你们里头,有村干部吧,有共产党员吧,刚才干的蠢事咱们一笔勾销,从现在起,你们撤出河道,咱们既往不咎,否则,党有党纪,国有国法,再执迷不悟,谁也救不了你!”
  有个年轻人说:“那杨爷和路爷刨出的国宝怎么办?”
  县长说:“人们嚷嚷他们刨出了国宝,如果真是国宝,也归国家所有。不管他功劳多大,不管他资格多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亲自调查这件事,一定对乡亲们有个交待。”
  他回头对公安局局长说:“立马派出警察,请两位老人到公安局,这事一定要查清楚,给乡亲们一个交待。”
  人们开始散开了。
  于是,两个警察到了杨爷家,请他去公安局。
  杨爷当是公安局知道了国宝在他这儿,逼迫他交出国宝,他一时想不出办法,只好耍赖,就是不起来。
  警察没有办法,央求似的说:“杨爷,我们还得请路爷去呢。这是县长请您,我们不过是办具体事的。”
  杨爷一听说也请路爷,心里踏实了,忙穿好衣服,跟着警察走出来。
  他们到了路爷家。
  没有想到,路爷家的门反锁着,家里没有人。
  “咦,这么早,会去哪儿呢?”一个警察说。
  另一个警察说:“是不是听说咱俩要来,锁上门跑啦?”
  “不心虚,干吗要跑呢?”
  两个人把杨爷请到公安局,然后向局长汇报了路爷的情况。
  于是,路爷携宝逃跑的消息传开了。
  公安局长立刻下了指示:“立刻寻找路爷,不论他在哪儿,一定要找到!”
  路爷和石玉从杨爷家出来,就听人们说,大孟庄来部队了。
  大孟庄离河西务也就三十多里地,人们早就议论,说大孟庄一带要修国际机场,看来,这部队来大孟庄和修国际机场有关。
  路爷像是在想着什么,半天不说话。石玉仰脸问:“爷爷,您还想国宝的事呢?”
  路爷摇着头,说:“部队刚来,咱们爷俩今天夜里加个班,做一锅豆腐,明天给部队送过去。”
  “您怎么知道部队要豆腐?”
  “爷爷在部队待过多少年啊,现在部队不缺菜不缺粮,但是豆腐他们没地方买去。咱们做一锅豆腐,他们保证需要。”
  爷俩说干就干,电磨磨豆浆,大锅煮豆浆,点盐卤。这一夜,运河边上的人忙着找宝,杨爷忙着和小白龙捞宝,这爷俩忙着做豆腐。
  天快亮了,豆腐做好了。装在屉里,石玉开来三轮摩托,一屉屉的豆腐放在三轮摩托的车厢里。路爷坐在车厢里,石玉开着三轮摩托,刚出村,警察来了,没有碰上面。
  清晨的大平原,空气清新,让人心旷神怡,心情舒畅。马路两边是两排白杨,白杨密密的树叶,像搭上绿色长廊,东边天空一片橘红色,渐渐转成彩霞。
  石玉骑着电动三轮摩托,祖孙俩边说笑边往前奔驰。
  到了大孟庄,部队驻在村外一片空旷地,这里搭起一片临建房,整整齐齐,部队正出早操,一队队战士正在跑步。
  门口站着四位解放军战士,一身武装,头戴钢盔,威风凛凛,门前一道黄线,石玉把车停在了黄线外。
  这里要修国际机场,成了军事重地,一个团的解放军在这里警戒。
  一个战士走过来,举手敬礼,路爷忙下车,举手回了个军礼。
  “我是来送豆腐的。”路爷说。
  警卫立刻回到哨位,给里边打了个电话,不大一会儿,一辆摩托开出来,是位年轻的军官。军官开口很和气:“您怎么知道我们需要豆腐?”
  路爷说:“我是个老兵。”
  年轻军官忙敬礼,看了看还在冒着热气的白嫩嫩的豆腐,说:“请您随我进去吧。”
  路爷一进军营,凭一个老兵的感觉,他觉出这不是一般的部队,而是个老部队,是个能打硬仗的野战部队。每个部队都有每个部队的魂,而这个魂,只有老兵能感觉出来。
  “现在正要开早餐,炊事班正忙,二位先在接待室休息一下。”
  路爷进了接待室,一眼看到对面房门上写着荣誉室几个字。他站起来,走到荣誉室门口,推开门,往里看着。
  他这一看不要紧,立刻僵在那儿,两眼直呆呆的,像木头人儿一样。正对着门口的墙上挂着一面战旗,烟熏火燎的已经发旧,四周被战火烧过,旗上一个个被枪炮打过的痕迹,但中间几个字能认出来:“钢铁英雄连”。
  “我的连队!我的连队!”路爷颤抖着,眼泪默默地流下来。他举起手,郑重地向军旗敬礼。
  另一面墙上挂着一排排照片,都是他的战友,他一个个地看着,呼唤着一个又一个名字。这照片上的每一位烈士,似乎又活了过来,冲他微笑,冲他点头。
  “兄弟们,几十年了,我想你们呐……”
  外面军号声响起来,要开早餐了。
  路爷走出荣誉室,石玉一见,忙问:“爷爷,您怎么啦?”
  “没怎么。”
  “那您干吗哭啊?”   “没哭。来,把豆腐码在桌上,咱们走,赶快走。”
  石玉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是帮着路爷把豆腐都码在了桌上。
  两个人开着三轮摩托到了营房外。到了外边,路爷又让石玉停下车,路爷下了车,又郑重地向部队营房敬了个军礼,然后才依依不舍地说:“走吧。”
  石玉挺纳闷,爷爷今天这是怎么啦?
  路爷坐在三轮摩托上,他耳边又响起了炮声、机枪声和飞机的呼啸声……
  抗美援朝的第二次战役。
  彭总(彭德怀元帅,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为美军、韩军及“联合国军”布下了一个“口袋阵”,把他们引进包围圈,一举歼灭。
  为了麻痹美军,志愿军主动后撤,美军认为志愿军战败,便分头进击,导致了美军兵力分散。包围能不能成功,关键在于“布口袋”的“袋口”一定要扎牢,不能让美军逃掉。这个袋口所在的地方,叫做三所里。
  路爷的连队属于38军113师,奉命扎紧袋口,不让一个美军逃脱。
  冰天雪地,日夜兼程,志愿军战士们直扑三所里。美军发现中计了,马上撤退,但是已经来不及。为了保命,美军们拼命抢夺三所里。
  当时美军装备精良,有飞机有大炮,志愿军只有步枪和手榴弹,而且放在后方,守卫三所里的连队几乎是孤军作战。
  战斗异常惨烈!
  美国飞机轮番轰炸,扔下凝固汽油弹,三所里山上的树木荒草都被点着了,连土壤石头都在燃烧。大炮地毯式轰炸,上百辆坦克掩护美国士兵进攻,拿不下三所里,美军就要被包饺子,会全军覆没。
  路爷和他的连队守着山头,一个一个战士牺牲了,但是,人在阵地在,没让美军前进一步。
  其他部队穿插分割,漫山遍野的美军在逃跑,志愿军在抓俘虏,美国人自己称之为“美国历史上可耻的大溃败”。
  路爷的连队战士几乎全部牺牲了,路爷在那次战斗中被炸弹皮削掉了半个屁股,昏迷着躺在血泊中。战后他被送到后方医院,几经辗转,回国养伤。后来,他听说自己的连队立了特等功,被授予“钢铁英雄连”。
  伤好以后,他不愿意享受战友用生命换来的荣誉,退役回到家乡。他也从不提起那次战斗,在他内心深处有一种他自己排解不了的伤痛,自己的连队都牺牲了,而他还活着,简直是耻辱,他应该和战友在一起,生在一起,死在一起……
  “爷爷,您今天怎么啦?您在想什么?”
  路爷说:“孩子,记住我的话,现在,人们被金钱搞昏了头,就认识钱啦。总有一天,人们会明白,世上最珍贵的不是钱。”
  “那是什么?”
  “情!真情!真情无价啊!”
  边说着,车到了河西务镇。
  刚一进村,警察就拦住了路爷。
  “请您到公安局去一趟。”
  路爷疑惑地下了车,边下车边问:“有什么事吗?”
  “是县长找您。杨爷也被请去了。”警察好心地提醒着。
  路爷对石玉说:“你先把车送回去,一会儿我就回家。”
  路爷跟着警察来到公安局,还没进大门,就见公安局的门里门外围着很多人,有来看县长怎么处理这事的,有来看热闹的,人们一见路爷,纷纷让出一条道。
  县长一见路爷,马上迎出来,他把两位爷请进会议室,亲自沏茶倒水。
  “把两位老前辈请来,确实有件要紧的事……”县长把昨晚大堤上的事说了一遍,接着说,“如果国宝在二位手里,请交出来,过去呢,不知道是国宝,不知道不怪,现在知道了再不交出来,就违背政策了。我想,两位老同志受党的教育多年,这起码的觉悟还是有的。”
  “我没有国宝,我给扔了。”杨爷说。
  县长回头问路爷:“请原谅,我问您一句,昨天夜里您干什么去了?”
  “我做豆腐,天不亮就送豆腐去了。”
  “往哪儿送豆腐去了?”
  路爷卷了一根烟,问:“我往什么地方送豆腐跟国宝有关系吗?”
  县长说:“当然有关系。”说着,他推开窗户,指着外边的人说:“我必须对群众有个交待。”
  路爷不紧不慢地说:“这事儿,问他,他心里全明白。”
  “问我干吗?这事我不知道。”杨爷索性耍赖。
  忽然,外边人群起了一阵骚动,一辆小汽车开了进来,杨爷在市委工作的儿子来了,他给家里打电话,大菊告诉他,杨爷让警察带走了,他不知出了什么事,开车直奔县公安局。
  他一进来,县长忙站起来迎接,市里的领导,又是不错的朋友,忙着上前握手。
  县长简要地说了一遍事情原委。
  大儿子走近杨爷:“在您手里没有?要是在您手里,马上交出来。”
  “没有!”杨爷见儿子来了,有撑腰的了,底气也足了。
  这时县长的手机响了起来,县长急忙去接电话。
  “是我。”
  “什么?”
  “什么?”
  是民政局打来的电话,部队在查送豆腐的人,民政局告诉了部队路爷的情况,部队认定路爷就是“钢铁英雄连”的老连长。
  路爷从部队刚走,司务长拿钱买豆腐,豆腐留下了,人没影儿了。哨兵反映,送豆腐的老人流着眼泪,冲部队行了个军礼,就走了。
  司务长马上反映给连长,连长想,准是复员老兵回来了,这些老兵对部队都有感情,又一想不对呀,哪有八十岁的老兵啊!马上反映给团长,团长命令,立刻通过电话找当地民政局,网络时代,民政局当时就查出路爷是志愿军退役的老兵……
  团长一听名字,好家伙,这是多年不知去向的老连长呀。马上上报军部,军长一听,下了一道命令,用最隆重的仪式,立即欢迎老英雄回家!
  部队吹响紧急集合号,刹那间,战士登上汽车,一溜长蛇阵,驶向河西务。
  前边,团长坐在指挥车里,后边的战车上,八一军旗和“钢铁英雄连”的军旗随风飘扬,战士们手持冲锋枪,头戴钢盔,威风凛凛,风驰电掣……
  县公安局大院,围的人越来越多,人们都想知道事情的结果。
  杨爷咬牙不承认,路爷安然抽着烟。
  县长急得直搓手。
  忽然,一辆小车驶进县公安局。
  石玉的叔叔从车上下来了,他在北京拍完结婚照,刚回到家,听石玉一说,为了国宝两位爷都被请到公安局去了。
  他从库房里拖出一个落了一层尘土的麻袋,往汽车里一放,开车直奔公安局。
  他拖着麻袋,站在台阶上,喊着:“不是要国宝吗?我这里还有!”
  石玉叔叔把麻袋一抖,十几个国宝满地滚动。石玉叔叔说:“我说出来,乡亲们别笑话。前些年,我想开公司,没有本钱,听别人说文物值钱,我就买了几十个假文物,用硫酸咬了一遍,再埋在土里,隔几年,就跟真的一样啦。后来,我觉得干这事不光彩,就没再捣腾这假文物,可都埋在土里了,年头一久,我也忘了。您从大堤上刨出来的国宝,其实就是我埋的假文物……”
  “啊――”人们恍然大悟,顿时哄笑起来。
  杨爷一听,心如刀绞,这一夜里,吃屎喝尿,还赔上了几万块钱……杨爷手一抱脑袋,晕了过去。“叫救护车!”他儿子喊着。
  人们慌了手脚。
  看热闹的人,开心地笑着,刚要散去,见一溜军车快速驶了过来。这样全副武装、威风凛凛的解放军很少见到,人们都被这阵势给震撼了。
  部队的车队到了公安局门口,团长一声令下,部队霎时整队完毕。平时,街上人声嘈杂,车水马龙,忽然之间,寂静无声。
  团长走进公安局,立正站好,问道:“谁是送豆腐的同志?”
  路爷说:“是我。”
  团长整理军装军帽,正步走向路爷:“报告连长,‘钢铁英雄连’全体战士,迎接您回家!”
  说完,郑重敬礼。
  路爷走到外边,向“钢铁英雄连”军旗敬礼。
  这时,全体官兵齐唱“解放军进行曲”。歌声刚落,县长在大喇叭里讲起了话:“乡亲们,国宝的事大家都看清楚了。我只说一句,什么是国宝?我们的路爷,路爷身上的品质才是我们的国宝!”
  (完)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5/view-12481049.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