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大米

作者:未知

  米雪不喜欢大米的故事被我叙述过若干次。故事其实很精彩,不喜欢的原因可能与我的叙述技巧有很大关系。我有点木讷,精彩的故事说得索然无味是时常发生的事。但我有继续叙述的冲动。我确实喜欢大米的故事。以前是父亲叙述的,再以前是祖父叙述的,现在轮到我来叙述。三代的叙述不是简单的重复,故事在继续推演。唐小米听到的版本,与我,与我父亲听到的版本是不一样的。
  在故事开始时,米雪把目光投向那只保险柜。当然,我也会看上一眼。保险柜是故事的开头。保险柜里存有一张破纸片。破纸片诞生于1946年的秋天。这是一张借据,是米满仓写下的,上面还有他的手印。米满仓没有实现他名字的目标。他很穷,没有满仓的大米,他的粮桶是空的,他有许多孩子要吃饭。他就写下字据,向唐如海赊借三石大米。大米的计量单位用“石”,这与现在的习惯不一样,但这是历史,我们得尊重历史。在传说的故事里,米满仓的形象很不高大,这家伙不是很诚信。两年之后的1948年,米满仓只还一石米实物。另外用的是法币支付。1948年的法币已经贬值。一麻袋法币买不到一麻袋大米,唐如海说你还大米吧。米满仓说法币不是私造的,是正版的,是政府发行的,米没有,要法币就拿去。依现在眼光来看,唐如海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那天应该把法币收下,而且一直收藏到现在,可能有高出大米许多的市场价值。唐家与米家也不会结下怨恨。
  唐如海就是我的祖父。唐如海叙说到这里时,总是很气愤,有时还会骂上几句,但很快就过去了。我有个七祖父,叫唐如江。唐如江是国军的中尉连长。唐如江很为大米的事生气。他是骑着枣红马回故里的。两匹,一前一后,前面是唐如江,后面是警卫战士。他们都挎着短枪,是加拿大的左轮手枪。唐如江把枪拍在四仙桌上,什么也没多说,只一句话:还,还是不还?
  在故事所有情节中,我最喜欢这一段的叙述。场面很有气势,氛围也很紧张。多年以后,我在电影上见过这样的场面。电影上有这样一场戏:国军长官歪戴帽子,一脚把凳子踢翻,然后穷人抱住长官的腿说,长官啊,行行好吧。这时枪就响了。但是,唐如海把故事说到这里时,就不再说下去。他拄着拐杖走出屋外,屋外的阳光很温暖。他很怕冷。他去世的那天,我呼天喊地。我不是因为他的死亡而如此悲痛。一个九十岁的老人应该是在那个冬天里去世的。唐如海没有把故事讲完,他没有说左转手枪是否响了,他留下一个永久的谜团。
  我很想打开这个谜团,知道谜底的可能只有两人。一是父亲,一是唐如江。唐如江我从没见过面,解放军包围了村庄,穷苦的劳动人民终于解放了。唐如江当夜就逃走了。他是骑着来时的马逃走的。现在,惟有我的父亲知道答案,然而他却不愿说。
  后来,我就认识了米雪,米雪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很多人想与她约会,但只有我成功了。我与米雪山盟海誓之后,把她带回家。也就是从这一天起,父亲突然就开始讲故事了。故事也是关于大米的。他说他不知道枪响了没有,反正后来就解放了,米满仓站在高台上,声泪俱下,深刻揭发了唐如海勾结国民党反动势力迫害贫苦劳动人民的罪证。反动势力唐如江已仓皇出逃宝岛台湾,会后,能找到的只有唐如海。唐如海的腿就是那天被打断的。我不再是童年的我,我对故事后续情节不再有兴趣。我和米雪坐在沙发上调情,把一块巧克力分成两块,一块送到她的嘴里,一块给我自己。巧克力吃完了,父亲还在滔滔不绝讲他的故事。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还在讲那个老旧的故事?
  父亲终于不讲大米的故事了。因为那年,我与米雪有了爱情的结晶――唐小米。现在,终于轮到我讲述大米的故事。我讲这个故事,我也是有原则的。如果我与米雪之间发生冲突,我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我就开始给米雪、唐小米讲述大米的故事。我讲这个故事的目的很清楚,我要米雪认识到,五十多年前。唐家借给米家那三石大米的重要性。可以这样设想:如果没有三石大米,米满仓很可能全家饿死,饿死米满仓就不会有米雪的爸爸,饿死米雪的爸爸就不会有米雪,当然就不会有唐小米,但我没有这样说。倒是唐小米诱导我把话继续说下去。他问,没有米雪是不是就真没有唐小米?我说,这是肯定的。唐小米说,这么说来,我唐小米差你三石米?
  在去台湾的波音飞机上,面对唐小米我哑口无言。我、米雪还有唐小米坐的是周末直航班机。大陆与台湾直航之后,去探看七祖父很便捷。从台湾回来后,我不再讲述大米的故事,正如七祖父所说,这个故事已经结束。
  
  责编:杨海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307835.ht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