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粉红色的梦在五月破土(外二章)

作者:未知

  也许,五月是春夏交接的路口,是一年365天最青春的年华,不然为何,一朵粉红的梦挣脱五月的怀抱,轻轻打开矜持的闺房,沿着春风的阶梯,将一缕羞涩的笑挂上云霄。
  今生前世的梦,被几声鸟鸣唤醒,一个吉祥的日子捧起这枚心跳,发芽的生命从此节节葱茏……梦的枝头硕果累累,颗颗都是肝胆相照。
  每晚,月光都拉长梦的倒影,在辽阔的心空,蘸一条星河,描写灵魂相遇的美好。
  梦与梦相撞的瞬间,心与心倾情嫁接,在生命最丰美的地方系上紫色的记号,即使天涯海角,一阵微风也能开启心扉,灵犀即刻舞蹈。
  五月,蘸着花香染红秋梦,用春鸟的羽毛织就暖巢,搭起汉字的笔划晾晒深情,坦然接受阳光的签收,允许月光印上恒久的保票。
  诗歌的篱笆,圈起五月的花海,清雅而自然的接纳。梦,在超越中攀升,以花蕊的形状依偎着,密密匝匝的深情,只有绽开的花瓣儿知晓……
  节日繁多的五月哦,有一个难忘的日子重新整合青春,一根神圣的藤蔓举着梦的新颜,击退所有的寂寞和喧嚣。诸多诱惑,被挡在灵魂宅院之外,只耕耘一块心形领地,静香悠远,玫红满怀……
  
  五月,有个散发乳香的节日
  
  五月,一个丰美的月份,母爱香溢田野,春鸟鸣啭,花草仰望,大地万物都露出温馨的笑容,乳香和花香,将五月的味道,调成人间最美的佳肴。
  五月,康乃馨的芬芳染香亲情的小巷,无数颗感恩的心,在节日上空排列成行。
  五月,哼唱着摇篮曲,每一次晃动,都溢出母爱。我站在母亲子宫的门前,重温血腥的疼痛。当我身为母亲,经历了痛彻骨髓的分娩之后,更理解了母亲这个字眼,在痉挛的痛中,荣升为母亲是多么自豪!当一团粉嫩的小生命捧在掌心,双峰臌胀的母爱被一张小嘴咂出乳香,那是一串串汩汩流淌的佳话啊,哺育了一个民族,喂壮世界的情感!
  在母亲的位置,回眸母亲,天堂更加宽广,人间更加吉祥。母亲的臂弯,挎的是牵挂,母亲的胸前,筑的是暖巢,母亲的眉梢,挑起的是宽容和慈祥,母亲一双眸子里啊,蓄满大爱的海洋,每一个浪花,都追随儿女瘦的,胖的,高的,矮的身影,丑的、俊的模样……
  子宫,是母亲红色的墨盒,蘸着血书写爱,是天性的才华,一小节,一小节拼接,一个月份,一个月份撰写,直到历经十个月酝酿,腹稿脱手催下第一滴乳香。
  用乳香润色的佳作,世上无人能编辑,无人能修改。这篇红色巨著,在人类知识的顶峰,用独有,征服了所有的文化。
  作母亲巨著中一个小小的标点吧,从逗号起步,穿越母爱罕见的精华和博大无比的佳话,直到参透母亲的真正含义……
  
  白衣天使之歌
  ――写给女儿
  
  百合花一样洁白清香的节日,镶满救死扶伤的庄严。今天,不想泛泛赞美,不想长篇叙谈,只拉近一个身影,触摸你选择的职业和醇厚的情感。
  跨入名牌大学,意味着别离父母,丢下妈妈一人独自承担,抉择之间,你暗自垂泪的背影,至今,仍隐痛妈妈心尖。
  忘不了,你爸爸十几年病程中,你挺着稚嫩的脊梁,学着妈妈的样子忙前忙后,多少场面促成一个意愿,渴望早些穿上白大褂,亲自为爸爸输液,打针。
  儿时游戏最爱扮演护士,爸爸妈妈扮演了你几年病人,而今成真,而今成真啊!我的女儿。
  你纯净的眼睛,见证了太多生死险情,过早成熟的心灵离撒娇很远,离善解人意最近,你用超出同龄女孩儿的冷静和睿智,一次次与我携手闯关。
  望着你摇曳的芳影,妈妈含泪,妈妈感恩,妈妈庆幸日子中有一座白色的靠山。
  劳累,曾折断我的腰,大手术后的日夜护理,使你的小脸儿憔悴成一朵梨花的苍白:妈妈不能倒,倒了,家的天就塌了。整整半年,你与姑姑和大妈一道,三点合力,为妈妈洗脸擦身,喂药喂饭……
  你的指纹印满妈妈全身,如同妈妈用乳头和吻堵住你幼时的哭喊。多年后,你一一回报偿还。
  在你爸爸生死关头,你用白色职业的冷静,用见多不惊的大胆,与妈妈联手再次击退死神!在脱离危险的一刻,你清脆的笑声传遍病房内外,搂着爸爸虚弱的身体,娇唤连连……
  望着你百合花般的靓影,听着你如同妈妈一样匆匆的脚步,往返穿行病人和病爸爸之间,妈妈有太多的愧疚啊,让你花季年龄过早过多的经受风寒。
  因一个病夫“插足”,分散了本应独属你的爱怜。请原谅妈妈,没有分身之术,实在没有过剩的精力和情感顾及周全,愧对你,我的心肝!
  今天这个日子,请允许妈妈重新神圣地解开衣襟,拥你入怀,让你重温幼时的吸吮,再一次品尝尚未枯竭的乳香甘甜,那是妈妈一生也消失不了的母爱和沉凝的情感……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