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韩寒是花朵而非叶子

作者:未知

  近日,郑贤乐在新浪博客个人空间发表了一篇《代沟太深!不懂韩寒凭啥被美〈时代〉周刊相中?》的文章,大意是对韩寒被美国《时代周刊》最新启动的一年一度的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评选,200名候选人名单出炉有韩寒而不能理解。我没有看到这个周刊的有关消息,但看了郑先生的全文,我觉得有待商榷。
  据说,媒体报道,美国《时代周刊》最新启动的一年一度的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评选200名候选人中,包括中国的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百度总裁李彦宏、青年作家韩寒、台湾宏�集团行政总裁王振堂在内的多名中国人成为候选人。又据说,《时代周刊》从2004年开始每年评选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按照“领导人与革命家”、“创业者与企业家”、“科学家与思想家”、“英雄与偶像”以及“艺术家与娱乐界人士”五大项目,选出当年全球在各行各业引领风潮的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从这个角度讲,韩寒是荣幸的,这也应该是中国青年文人的荣幸。
  但是,还是据说,“消息一出,坊间随即议论纷纷,有网友撰文指责《时代周刊》患了高度近视,把韩寒列入候选人,是看走眼了。认为韩寒没有什么大的建树,文学作品不如老作家的好,思想水平不如一般青年高,只是一个敢说敢写的愣头小子,最多算得上一个淘气的大男孩,或者算是一个有点意思的‘麻头小鬼’。把这样的一个人列入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行列,简直是胡闹。反正提名韩寒引来一片众说纷纭,大有义愤填膺的味道。”此后,郑先生坦言:“说实在的,我内心特看不起韩寒,因为代沟太深。韩寒的文字,就是那种看破红尘的冷风热刺;韩寒的做人就是一种脱然世外的态度;韩寒的做派就是猖狂无比。但是,以我之见,《时代周刊》之所以提名韩寒,绝不是空穴来风。一方面,就像《时代周刊》说的那样,这位27岁的年轻作家在出版以自己的中学辍学经历为背景的第一本小说后一炮而红,成为中国最畅销的作家之一。韩寒的书还是大有市场的,一些知名老作家的书没人要,而他的书却每年畅销不衰。韩寒每年啥都不干,光靠卖文集,怎么的收入也得过二百万……另一方面,韩寒的思想意识,比较符合西化的意识形态,所谓的真实、开放、愤世嫉俗,正好迎合了美国的所谓自由。而那些年轻人之所以追随韩寒,就是喜欢他的自我、自由、真实、开放……”最后,曾先生还说:“……不过这种现象,既不可忽视,而也是中国文化所需要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它们是鲜花与绿叶的关系,相信叶子终究变不成花朵。”
  笼统看,郑先生的言论有些自相矛盾,但流露出的思路笔者实在不敢苟同。我注意了一些网友跟帖,自然说什么都有。我想郑先生的言论谈到“代沟”问题,我与韩寒一个是60后,一个是80后,接受的教育方式截然不同,如果说年龄是代沟,我无话可说。但是我却理解不了郑先生言论的逻辑推论。
  或许是本人文化程度不够的因素。但就我的阅读与对韩寒作品的理解而言,我觉得韩寒是花,是一朵艳丽的,芳香的,群雄争斗的一朵花。明艳之花。而非其它什么“叶子”和“叶子终究变不成花朵”的叶子。
  一个叫周锐杰杰的博友跟帖这样写道:“建议博主不用看韩寒的小说,只需要抽点时间看看他的博客就行了,在你了解他之前先不要妄加评论。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都是这个社会体制化的产物,正如博主满口‘所谓的真实、开放、愤世嫉俗,正好迎合了美国的所谓自由’,这些文字哪个人没有从政治书上学过?所以训练出一批如博主般想领导之所想,急领导之所急的体制化产品。韩寒的存在对这个病入膏肓的社会和体制来说太重要的,他唤醒了一批被麻痹的人们……韩寒的真话显得太宝贵了,而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了现实是多么的悲哀,人们的思想已经被禁锢,已经被阉割了。”周锐杰杰这些话,同样发人深思。他所倒出的恐怕就不仅仅是韩寒的“粉丝”以及韩寒的“偶像”们的心理状态。很多人都应该拥有这种善良人的心理状态。所以,我相信韩寒是一朵花而不是叶。叶子长不成花,但是,花一定是花。这就是韩寒。
  韩寒对于中国现实人的思考,对于某些社会制度的抨击是有力度的。人们都应该看到这个实事。如果把这次美国《时代周刊》的评选硬是认为是利用韩寒的思想、言论等自由、真实的倾诉作为颠覆中国青年人的思想,我觉得博主有些过了。而且是大错特错。文学与政论(政治)还是别画等号的好。不然,以博主之论,韩寒岂不是成了汉奸一位?这话,让我这60后的“老人”都听不过去!韩寒就是个在文学上敢于发表自己一己之见的时代作家,时代宠儿。应该说他很优秀!鲁迅当年的辛辣,韩寒继承的就是这种优良的传统。
  一个国家的进步,该听取不同意见,尤其韩寒这样的真实的言论,不仅不是迎合西方等势力,而应该是对民族负责、国家负责的表现。更是热爱中国的表现。尚若鲁迅当年不是如此热爱中国,他的激烈的言论与对社会的抨击,毛泽东会欣赏他吗?中国文人至今会作为一面旗织来学习他吗?相信,韩寒的今天毕竟已经为后来人留下了自己的言论,自己的真实与真诚!这是今天的年轻人很难得的壮举!很多80后,90后的年轻人,我们看看周围,又有多少人不是在享受着父母的辛苦劳作而不劳而食的?可是,韩寒不是。他不仅自己养活着自己,而且做了很多在他这个年龄段,乃至高层年龄段的人所无法拥有的那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这些,都令人感动!归根结底,韩寒应该是一位非常进步的有思想的社会青年。初生牛犊不怕虎,没什么不好。因为青年时代的不怕虎的思想,才能促进一个人思维的跳跃,敢想并敢做,才可能铸就一个人后来的事业与成就!少年时期的霍去病若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何以马踏匈奴解国家之危难于水火,并助国家一臂之力使边境安康,黎民富庶?
  中国的文化艺术界,自古以来,一直各派纷呈,难容二派、三派、乃至更多派的存在。存在,似乎就是对立。文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何以兑现?韩寒作为少年才俊,心盛气傲,也是有资本的。这资本就是韩寒拥有着诸多喜爱的“粉丝”所致,没有“粉丝”自然妒忌,包括同龄、高龄乃至自我意识把韩寒视为毛头小子的等等,所著文章得不到韩寒那么多的“粉丝”追捧啊,还不气死?其实,心存此等者大可不必。心胸广阔些,还是有益健康的。所谓大浪淘沙,总要金沙纷呈。你是什么,你是谁?得靠真家伙吃饭。资本运营的社会是现实的,但也是残酷的。绕了这么多的圈子,其实也就是一句话便可说清楚的――那就是“利益”的促使。“利益”回报给了韩寒,而非回报给了妒忌韩寒者,所以“利益”便导致了妒忌之人对于韩寒这个毛头小子的不平。
  文艺界的从业者还有一个共识,就是“相信历史会对一个人做出公正客观的评价!”这话没有什么不对。演化开来,一些不得志者便会认为:“让后人评价去吧!”言外之意:“我的艺术,我的成就,我的成名,是后来居上的。”这种大器晚成的可能不是没有。比如古今绘画大师黄公望、黄宾虹、齐白石等人,都是50之后操笔作画,齐白石更是80岁进行绘画晚年变法的探索,但是他们确实都成为了一代宗师。因为他们的文化艺术修养深,大器晚成理所当然。当代也有,像湖北的水墨画大家冯今松也是,50多岁开始操笔作画,几年之内便以画中的内蕴、情趣取胜画坛,成为当代画界和收藏界喜爱的独特个性的画家,原因皆为他有着深厚的文学艺术以及美术方面的资深修养,所以,出手的画作就以甜润、情趣、色彩、娴熟的技法、内涵诗韵柔润个性得到社会与业界的认可,他画的是心画,自己的画。所以,所谓的大器晚成,莫不是深厚的传统文化滋养的结果。而非平庸之辈的一老者,拿起画笔就大器晚成。现代文学大师巴金也是,20到30岁上完成了他的代表作《家》、《春》、《秋》社会三部曲与《雾》、《雨》、《电》爱情三部曲等大家耳熟能详的代表作,但是到了晚年,除此之外,人们还记住了什么呢?恐怕就只有去世后人们所争议的他的《随想录》了。若不是巴老晚年的《随想录》吐露的真言感动着读者,若不是他做人为文文德的高尚增厚了他德高望重的文学地位与影响(巴老人生只讲奉献,却不拿国家一分钱的工资,而是靠稿费养活自己,真的令人敬仰。韩寒的今天,也如巴老一样自食其力。),恐怕30岁之后的文学创作,就很难有人再度知道他的其他作品了。巴金成名于少壮的热血青年,按今天的话说,他的“粉丝”或者追随者大概也如今日的韩寒吧。所以,作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下的韩寒,怎么就不能热血青年一回?怎么就不能少壮成名,乃至成大名?让世界人知道中国文坛有个写手韩寒有什么不好?怎么就总会触动那么多人的“利益”神经了?是我们的文艺方针倒退了,还是社会文明程度停止不前了?难道这种悲哀,还不值得我们当今的文艺界一些儿所谓的“利益”驱动者们的思考和警醒吗?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先生最近答《重庆晚报》记者曾珍问的一段话:“对前人敬畏,对同代人苛刻,这是古今之通病,古人也有这个毛病,老是认为天下的好文章一千年前就写完了,这在理论上叫做‘影响的焦虑’,克服这种焦虑需要艺术家的大胆创造,也需要批评家和读者有一点‘厚今薄古’的精神,学会做天才们的同代人,学会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发现他们、肯定他们,而不是等三四百年后由后人立一块纪念碑,说这个人了不起,但当时老挨骂。”敬泽先生还说:“‘传统文学’并不是到现在才碰见‘青年’。中国的文学,特别是现代以来的文学本来就发端于青年――五四新文学发端于《新青年》,近百年来,它容纳着一代又一代青年的激情和创造。现在,它并没有、也不可能向青年封闭,变成纯属中年或老年的文学。当然,每一代年轻人都力图在现成的文学局面中留下自己的改动和印迹,这个过程可能不那么容易,但只要他们有才能,青年是一定会赢的。”(见《重庆晚报》和《中国作家网》)我觉得敬泽先生这些对于文学的青年与青年的文学的论点,非常精辟,独到。年轻人成名应该给予他们极大的空间来锻造,但绝非一闷棍子打死而痛快。
  再看当下,社会的腐败如此猖獗,而那些犯恶者又有几个考虑了中华五千年的文明了?难道这些腐败者们的文化、智商不如韩寒吗?他们的我行我素的做法还不令人心痛疼吗?韩寒的“粉丝”多也罢,“偶像”多也罢,这说明青年人喜欢韩寒的率真,没什么不好!时代造就英雄,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青年人崇拜的英雄偶像。韩寒成为了时代的宠儿,是他的幸运与努力,也是80后乃至90后年轻人的幸运。这有什么不好呢!
  有朋友也建议郑贤乐先生最好还是应该先看看韩寒的文章再说话。我以为也是。如此也就不可能就事论事,上纲上线,把个韩寒搞得汉奸一样了。这是不尊重人格的体现,感觉不好。
  综上所述,美国《时代周刊》把韩寒列入“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评选的200名候选人中,我觉得这对中国来说,对于文化艺术界来说,是好事而非坏事。无论人们把韩寒视为文学人物,还是娱乐人物,都没什么不好!我们总要相信,时代是需要勇者的,社会是需要进步的,飞旋的车轮都是往前转的,而非朝后的倒退。韩寒成为世界的,有什么不可以呢!终归他还是个土生土长的血统的中国人!美国《时代周刊》无论评选上韩寒或者选不上韩寒,韩寒都不会因为这样的活动而成为美国的人种。即使走向了世界大多人的心里,人们提起韩寒,依然会说他是个中国人。
  因为阅读过韩寒一些文笔,那些杂文、随笔的辛辣与思想性那是属于韩寒的。绝非其他人所能为之。所以,觉得韩寒此人作为80后的青年代表或者文人,都不言过其实!
  2010年4月7日凌晨――14日凌晨于梦桥居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