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虚拟的情诗(组诗)

作者:未知

  海河的柔波
  
  我在金亭掬起海河的柔波里
  暖暖地看到了你
  金黄的秋风悄然吹开了岸边的垂柳
  波动的涟漪幻化出你亭亭的身影
  飘零的一片片落叶
  让我穿过7年的时光
  在海河的涛声里去聆听
  军粮城历史驿道上的马蹄声
  你在化验室里握紧镊子的柔荑
  和嘴角抿起的丁香般的笑靥……
  
  翻开记忆尘封的书卷
  我站在泰山上的迎客松下
  一遍遍地朗读你的芳名
  那满含津味芳香的话语
  说你还记得我,刹那间
  这使我百感交集
  我从未说出的秘密和心事
  在浸满你余音袅袅的夜里
  让我陡然伤感了许久
  
  邂逅
  
  不期而遇
  与你相逢在办公楼的阳台上
  深秋的阳光还有些许暖意,蓦然
  照亮了你的绰约风姿
  众目睽睽下我装作若无其事
  不敢说出那份隐秘
  而内心的惊喜涌起一阵阵波澜
  化作脉脉地注视阳台上静寂无声
  你身后瓦蓝的天空我全都装进了心扉
  真想握住你的柔荑
  把阔别两年的思念似电流传递
  哦,走时我不能送你
  但别忘了带回去
  把它栽在临窗的花盆里
  
  相识
  
  那是个秋日蝴蝶飞舞着
  我们在网络上一缕浓郁的秋色里
  神奇的相遇秋风乍起落叶满地
  你告诉我你是一个律师
  柔软得如同秋水般的语句
  全然没有律师的庄重和冷峻
  瞬间为我留下刻骨的记忆
  那冷冰冰的法律条文
  也没有抹去女性的委婉与娟秀吗
  我们聊起了人生纷扰的世事
  这共同的话题
  似两条河流淌在了一起
  时光一滴滴流去
  流失了我们额头的印记
  隔着一层玻璃秋光明亮
  白云织成你沉着冷静的锦缎
  一根细细的网线牵出你笑的嫣然
  
  歉意
  
  对不起我真的无法忘记你
  这二十年深藏的情感
  像绿叶之于树根浪花之于大海
  不会像一阵清风随意飘去
  记忆像一辆刹车失灵的汽车
  载着你我在心已潮湿的旷野上
  漫无边际的行驶
  
  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
  像无处不在的空气
  你在冬天的梢头向我挥舞春天的手帕
  你在石横电厂的晚会上唱歌
  你独自一个人街边徘徊
  你从前的样子
  我写在一张纸的背面对不起
  那一片青春的草地
  我始终没敢告诉你而现在
  有人远嫁他乡有人涉过苦海
  你也有岸可依我躲在小城的一隅
  这个小小的人生驿站
  再说这些是否多余
  
  我想这样为你写首诗
  
  我要带上春天的画笔
  我要耗掉毕生的力气
  我要蹲在秋天的山坡上
  做一只勤恳的羊
  把每一棵草都啃成青青的文字
  
  我将摈弃过度夸张的词
  不用色彩强烈情感浓郁的语句
  甚至不用比喻拟人和象征
  
  我的诗是简单的
  像春天落进你掌心的雨珠
  像你炒菜时加进的盐
  我的诗是平静的
  像一条波澜不惊的小河
  像月光下无人行走的小径
  
  我要写上我的祝福我的念想
  还有我日记里你的一蹙一笑
  你读书你写作你看电视的神情
  
  他是一个长相丑陋的孩子
  站到你面前你也不看他一眼
  他是路边上悄悄长出的小草
  踩到你脚下喊了疼你也没听到
  
  但是它会像一根针
  轻轻地扎进你的手指
  一滴鲜血顺着你的脉搏流淌
  淌成我的瞩望秋水潺潺的诗篇
  
  窗台上的兰花
  
  我们在你的办公室里见了面
  窗台上的兰花依然开得娇艳
  你秀发披肩,惊讶的秀目一片阳光
  抚弄着桌上的电脑鼠标
  神情羞涩的像少女
  
  用思念的钥匙
  我们打开了上回的那次相遇
  愈贴愈近的心
  在回忆里遮住了时间的脸
  你顺手给我拿起了纸杯子
  我却不小心握住了你的纤纤玉指
  感觉冰糖一样融化在心
  
  是否像一场不该落下的雨
  我不知道该不该来看你
  尤其是这阴冷的雾天
  就这样不自觉落到你的掌心里
  如果你愿意,我随时在泰城降临
  晶莹和透明
  陪你一起享受夜色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