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就《赤色炼狱》与美籍华裔女作家孟悟的通信

作者:未知

  孟悟:
  谢谢您抽出这么宝贵的时间阅读了我的新长篇《赤色炼狱》!
  这段时间我在忙于第二十七届潍坊国际风筝会的报道宣传,推特刊,有点焦头烂额。想写点小说也没时间。朋友的评论一个挨着一个,有的也是书都寄来很久了,没时间阅读。刚刚收到中国当代艺术协会第五届理事会推选为终身名誉主席的事,忙得表也未能顾上填写。
  前段时间寄给美籍华裔著名老作家黄运基的书与画到美国游了三个月又回来了,也还未能顾上再寄。大概是老人长病长糊涂了,自己给我的邮件发的地址,一定是搞错了,也忘了,还以为是我搞错的。过几天忙过这阵子再给他水路、陆路寄吧!
  最近主要是探索一些画作。新春画了《四大美人图》,刚刚结束当地迎春书画展名家邀请展。
  两年没回苏北了,今年也想休假回去看看。土地的流失,人为建筑物的增加,造成了大量农民进城做生意,这是我这些年一直思考的社会问题。十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个中篇《土地》发在东北刊物,就是思考了对土地流失的忧虑。今春,老家邳州河湾出现了因为土地征用,而导致黑社会性质的投资商聚集200余人打死村民的恶性事件,惊动了媒体与中央,性质很恶劣!这种矛盾其实在每个城市的发展,招商引资中都存在。也是社会矛盾的急剧碰撞所致。只是邳州的死人事件暴露了出来。河南最近又重演了邳州征地的悲剧,只不过开发商聚众黑社会性质的人打伤村民很多,但未造成死人。这样的事件,已经令我忧虑很久。为什么农民大批涌入城市?农村人的家里大都留下的只有学龄的孩子与看家的老人?仅仅年轻的农民不愿种地吗?而靠种地是否就能解决温饱?农民的土地已经少的可怜,像我们老家苏北小武河,人均土地还不足几分地,怎么生存?城乡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身居农村的青年农民为了生个儿子,他们根本就不考虑这些大的社会问题!造成的子女多,贫穷与富贵的差距越来越大,而很多政策与执行人的个人利益所出现的突出矛盾,直接影响的便是国计民生的大问题!怎么解决?真的很难!
  一直想写一部青年农民进城创天下的长篇,脑子酝酿了很久,多年了。所以,这次想就征地的“流血”事件,进一步感悟、了解一些基层农民的真实心态。感悟一下土地的情结,或许灵感也就跳出来了!
  你谈到《赤色炼狱》的上章,应该是“上部”吧,小武河的那些故事与军营的故事的写作有些精彩,大概是我的故土情结与军营的了解更多一些,因为我在部队呆过14年,可以说,青春的激情与人生的梦想都留给了军营。关于小武河的故事,我写了大量的中短篇小说,纯朴的乡情与儿时的记忆,也帮助我诞生了一些大家喜爱的“小武河系列”乡土作品。评论界看好的也是这些。包括2003年5月(大概是)中国作协副主席、军旅著名作家李存葆老师在《文艺报》发表的近3000字评论《读孟庆龙龙小说有感》,他和其他评论家对与我小说的乡土故事与军旅故事,也是尤其钟爱。
  你来信赞誉我的小说语言的个性化风格很精彩,非常感谢你的认可。这对我会是一个鼓励!以后还得加强努力才是。而你喜欢的乡土与军营的细节,确实我比较熟悉这方面的生活,至于画家的故事,所有的细节设置,则完全是虚构的。我之所以驾驭到主人公欧阳潇是位“私生子”是为了有故事可写;之所以写由苏北走入军营,苏北是我的故土,我也是为了驾驭起来的环境、人文、地理、风土民情等等,便于把握,熟悉的生活环境写起来不会生涩!至于军营的一些环境、场景的描写,自然了解军营以及作家、艺术家的成长过程,就可以驾轻就熟,因为我在军营接触了很多著名的作家、艺术家,所以,《赤色炼狱》中涉及的有些作家、画家,其中包括“军旅六剑客”的故事的穿插,自然是有原型的,他们在生活中都是我人生最好的朋友。而书画家的题材,我自然也不陌生。小时候,我舅舅在北京当兵,几年间在部队学会了画画,水墨与素描画的非常好。主席的油画以及我外公、外婆的素描,牡丹国画画得都很精致,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很美气。所以,中学时代我就喜欢画画,在班里可谓一流的,哈哈。还到过全镇中学的展览上亮相呢!
  到部队之后,我把主要的业余时间用来读书、写作,当兵的人都有午休,但是至今几十年了,我没有享受过午休。基本上把这些时间与晚上战友打扑克的时间用来读书、写作,累了,也写写字、画点画,放松下自己,只是玩玩而已。不过,转业到报社工作之后,由于工作环境的因素,在晚报9年,我一直负责文化版面的主编工作,创办过“美术专刊”的版面,进入市场经济之后,海内外华人书画家来山东交流的很多,期间,我采访、阅读,写了大约有近200多位国内外书画名家的专访与美术评论,所以,对于书画家的职业是不陌生的。他们的成长,经历,困苦,挣扎,人生的梦想,应该说我是有所了解的。所以,我把自己了解的,观察的,加上自己也喜爱玩弄笔墨的性情爱好等等,也便聚集到了“欧阳潇”这个人物的身上,期望塑造一位当代书画家人生炼狱的故事,奉献给读者!至于写得成功与否,没有过多考虑!只是想,在强烈的创作欲望下把《赤色炼狱》的故事写出来,即完成了我的一个使命与自己的创作。写了整整10个月,是在2006年4月12日至13日午夜到2007年2月4日凌晨完稿的。那时我还在晚报工作,上半夜编辑晚报,下半夜到早晨是我写作《赤色炼狱》的过程。基本是写完一章修改一章,再进入下一章的写作。应该说写得比较顺利,没有出现反复修改的迹象。
  小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至今,《齐鲁晚报》、《山东作家》、《山东文学》等国内报刊及中国作家网等诸多网站文学版,大概发表评论10多篇,其中去年,原山东大学中文系老教授、著名评论家吴开晋老(估计您知道他)偶然读到《赤色炼狱》很喜欢,要了多本书送给他的朋友,与我也有过1个多小时的电话交流,认为《赤色炼狱》虽然不是一部史诗性的作品,但却是一部力作(他的原话),并写了2000多字的评论,配封面发表在了去年底的《中华读书报》(你可看电子版)。最近,当地作者王春玲写的评论,还在广西、湖北的日报与晚报发表。去年夏季号,美国《美华文学》社长黄运基节选旧金山章节与我的创作谈《我的“炼狱”情结》后,中国作家网发布了消息,而后国内《作家报》、湖北《教育周刊》、《徐州日报》、《潍坊日报》等多家报刊及一些文学专业性的网站再度转发了消息。这些作家、读者、评论家的厚爱,对于我的文学人生,无疑都是莫大的鞭策与鼓励。
  当然,大家在谈到《赤色炼狱》成功的前提下,也提出了《赤色炼狱》的不足。比如,吴开晋教授便触及了一些个别细节问题,谈到美国旧金山大使馆的说法,他说他的很多学生就在美国就业、大学教学,旧金山应该是中国驻外机构的总领馆而非大使馆;还有就是个别书画展览、文化活动有些多余的笔墨,建议若有机会再版,应该狠心删除三四万字,这样,《赤色炼狱》就是一部很精致的长篇小说。还有,对于“私生子”欧阳潇的提法,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原社长、总编辑、著名作家程步涛老师也说,感觉“私生子”的提法,给人的阅读很不舒服。南京的青年评论家王益刚也提到类似的问题。这些真诚的意见与建议,真的令我感动。其中,自然而包括您最近谈到的关于“欧洲和美国部分,因为缺乏精彩的细节,感觉有些空。”――这些细节,大概是我依据地理环境与知识的了解所虚构的,毕竟,我没有去过欧洲与美国,所了解的一些知识是阅读的来了,而一些故事与人物,也是从国外的朋友处获得的罢了。所以,写作起来吗,可能这些环境自然也就不如我体会的苏北小武河的故事与军营的故事熟悉,这大概应该是您所谈到的“精彩” 与“空洞”的原因吧。
  谢谢孟悟在大洋彼岸对于拙作《赤色炼狱》给予的喜爱与批评。
  也期待您的新作长篇早日读到!
  致礼
  文安!
  庆龙
  2010年4月26日凌晨于梦桥居
  
  附:孟悟致孟庆龙的信
  庆龙:
  读完了你的小说《赤色炼狱》,先赞一下你的语言,很有自己的风格。出色的部分是上章,特别是小武河的那部分,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欧洲和美国部分,因为缺乏精彩的细节,感觉有些空。读完一本书,最让人记住的是细节。军营生活那部分也相当精彩,估计你有实在的经历和感悟。我说得不对的地方,请不要生气。
  我目前的小说还在审核之中,在国内出书很不容易啊。
  孟悟
  2010年4月25日于美国
  (孟悟:美籍华裔知名女作家,中国作家网“海外板块”专栏作家。曾出版长篇小说、散记多部。)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