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有一种生叫做死

作者: 刘永飞

  “我终于把那两只猫给弄死啦!”这是几天来,王小科逢人必说的一句话。言语中,得意之状溢于言表。
  王小科是食堂的清洁工,年方二十,最爱与人神吹海侃,否则,关于他和那两只猫之间发生的战争我不会知道。
  公司的食堂在地下室,准确地说,是在堆满建筑用料的仓库一角装修出的一个大房间。王小科的工作很轻松,每天把员工用过的餐桌擦擦干净,晚上再把餐厅大理石地面冲洗一次。他离家远,为照顾还特意在餐厅一侧搭了简易房屋供他暂住。
  王小科第一次对我提及地下室来了一只猫时,平静中略带惊奇。“昨晚这儿来了一只白猫,还到餐厅找食吃。”他说。
  当时,我没太在意他说的话,后来,听到王小科发牢骚,才知道,他对那只猫开始反感了。“我把地板洗得干干净净,一觉醒来,地板上都是它踩的‘梅花’脚印,真讨厌。”
  王小科对这只猫破口大骂时,是三星期后的一天。“经理说最近食堂有股尿臊味儿,说我卫生打扫不彻底。我说材料堆里住着一只猫,他不信,现在,每天让我拖洗地板两次。他妈的,这只猫真气死我了。”
  王小科对那只讨厌的猫宣战,则是两个月后的事了。由于异味越来越浓,经理每天让他拖洗地板三次。无奈的是,他拿那只猫毫无办法,它是昼伏夜出,一赶,就箭似的钻进材料堆。更为要命的是,春天来了,猫开始发情,整晚整晚地鬼哭狼嚎,一刻也不消停。王小科就是在这样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对它宣战的。
  第一招是下毒。他从厨房弄来鲜鱼,偷偷抹上“毒鼠强”。晚上,他开着灯在角落里窥探。谁知,猫只上前嗅一下,就走开了,去吃些散落的饭粒。气得他奋起直追,而它一转眼又没了影踪。
  第二招是用捕鼠器。他自费买了三十多个,把整个地面布置得像梅花桩似的。而白猫在机器中间从容穿梭,一步也不越轨。王小科这个胸闷呀!
  当然,人到底还是比畜生高明一筹。那天,王小科眉色飞舞地给我们汇报他的战果。“它刚露头,我操刀甩去,只听一声惨叫,你猜怎么着,前腿被菜刀砍下来啦!哈哈哈哈,他妈的……”
  然而,王小科的喜悦并没保持几天。原来,不知又从哪儿来了一只黑猫,它们现在是成双入对地出没。发情期是过了,可这脚印和异味陡然多了一倍。王小科再故伎重演,却始终没有成功。“别看白猫只剩三只腿,身手比以前还灵活,只要哪儿发出一丝声响,它们立刻就没了踪影,气得我朝着建筑材料连踢带打,这不,刚买的新鞋愣让我踢出一个洞来。”
  之后的王小科和两只猫可是有了不共戴天之仇,因为经理让他冲洗地板的次数上升到了每天五遍。他曾再次鼓起勇气,给经理说建筑材料里住着两只猫,一白一黑,晚上还叫春呢。经理用狐疑的眼光看他,吓得他慌忙闭了嘴。
  “我终于把那两只猫给弄死啦!”
  王小科说这番话时,是我半个月来第一次见到他。因为地下室装修,饭堂暂时歇了业。
  “我是活活把它俩饿死的!我用砖头,石块,水泥,甚至我的皮鞋,堵死了所有出口。你不知道,它们叫得那个惨!呵呵,高一声低一声的。后来,嗓子叫哑了,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我敢肯定它们死了,你想想,都半个月了,还没有一点动静。”同事们朝他竖大拇指,他更加得意。
  餐厅装修后第一次启用,所有的人都反映食堂里有股尸臭味,随着气温上升,又变成了恶臭。出差回来的经理阴阳怪气地问:“这半个月,你没打扫卫生吧?”“有,有,天天扫,一天五遍。”
  “你没闻到臭味吗?”经理突然提高了嗓门儿。
  “是,是,两只猫……”
  “成啊,王小科,你净给我找借口,得,为让你死心,我让值夜班的同志陪你过一夜,看看到底有没有两只猫?”
  这下,王小科慌张起来,他担心两只猫真的死了。
  果然,值夜班的同志给经理说:“整整一夜,地下室一丁点声响也没有。”
  “可,可能是饿死啦。”
  “嘿!饿死啦!”听到王小科的狡辩,经理的火气立刻不打一处来。
  “王小科呀王小科?当初我是看你老实肯干,才录用你的,没想到,真没想到,你、你……算啦,去财务结工资吧!”
  “唉,我是真的作了孽呀!”
  在财务部门口,这是我听到的王小科的最后一句话。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31317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