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过客(二)

作者:未知

  《陆园无此行》已全国上市!
  当天晚上,陆锦行和钟妩就搬进了“坠欢”——即使傍晚的时候,楼梯口那个翩若惊鸿的女老板并不曾和他们说话,甚至仅仅只是给了他们一个眼神算作打招呼。但陆锦行自然能发现,这家客栈从门口一个简单的招牌到里面的装潢,有趣的东西很多,甚至连那个像“小倩”一样的女老板,都极对钟妩的胃口。所以并不需要钟妩开口,他就已经做了妥帖的安排——他总是愿意事无巨细地宠着她的。
  当地的雨下得很勤。第二天一早,钟妩和陆锦行吃过早餐,原本“淅淅沥沥”的小雨反而有渐大的趋势,两个人就没有出门。她担心他的腿在这种接连潮湿的天气里吃不消,所以眉头不自觉地微蹙。他再三确认自己无碍之后,见她仍未展颜,于是抬起手来,用微凉的指尖轻轻地点了点她的眉心,低低地笑道:“真没事儿。我是要陪你一辈子的,所以我保证,我一定像关心你一样关心我自己的身体,好不好?”
  字字入耳,钟妩看着陆锦行,双眸像是被雨水清洗之后的珍珠,明亮而又璀璨。她眼底氤氲着水汽,又怕他看清之后笑话自己如今越发多愁善感,所以掩饰似的偎在他身边,头轻轻靠在他肩上,打趣似的笑道:“还是结婚好啊,陆先生现在每天的情话跟不要钱似的。我都快想不起当初冷着脸跟我说不要喜欢他的人是谁了。”
  落地窗外是珠帘一般的雨幕,钟妩靠在陆锦行的肩头,两个人看着窗外的雨景,觉得这远离了喧嚣都市的古城就像是一个恬静而又安逸的桃花源,让人身心沉醉。
  端茶来的小姑娘热情里透着当地人特有的朴实纯粹,朝他们介绍道:“你们要是无聊的话,那边儿能做手工陶艺。做好了的话我拿出去帮你们烧,不收你们的钱。”
  沿着小姑娘手指的方向,钟妩果然看见书架旁的角落里有台陶艺拉坯机,于是拉起陆锦行就走了过去。她的眼睛受伤、医治、复明,然后和他结婚、度蜜月、各处旅行,她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做过雕塑了。眼下这种陶艺只是些小玩意儿,但总归聊胜于無。
  陆锦行看着钟妩手法熟练流畅地揉泥、拉坯,一个花瓶泥坯很快就做好了。她笑着看向他:“就算烧好了也不方便带回去,等回去我再给你做一个,放在餐厅插花,好不好?”说着,她想到了什么,越发兴奋,“不是有几张照片你觉得拍得好吗?我选一张做成小雕像,放在你书桌上,怎么样?”
  “好。”陆锦行站在一旁,看着手上满是泥浆,笑容却分外灿烂的钟妩,目光越发温柔,“都听你的。”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钟妩对一旁仍看着那个花瓶啧啧称赞的小姑娘笑道:“这个花瓶你喜欢的话等做好了送给你。待会儿我再做一个送给你们老板。”
  那个昨天只有过一面之缘,却让钟妩印象十分深刻的“西姐”。
  小姑娘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不用了。”
  钟妩朝声源处看去,这才发现刚刚提到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她身穿白色的及踝长裙,显得整个人越发苍白纤瘦,五官却是与其形容完全相反的明艳精致。她走到钟妩身边,清冷的声线里透着一丝慵懒,目光却透着十足的认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有一张照片,想请你帮我做一个小雕像,行吗?”
  钟妩看着她,几乎无意识地点头:“好。”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480103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