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我,再我

作者: 宋时修

  那一个 唯一的
  被人爱过恨过
  喜欢过诅咒过的
  穿白大褂的“狂人”
  用他特制的性的快刀挑战传统
  我被分解成三大块
  一身三命
  一命在飞
  飞进灵魂做了太阳
  一命在沉
  沉入血肉沦为恶魔
  它们的手爪都在抓
  我不得不变着砝码
  让潮水和阳光
  等量而入
  以保持动态的平衡
  呵――
  我突然发现
  世上所有的高贵与卑微
  用天使的亮剑魔鬼的黑戟
  自己与自己不停地厮杀
  而那个身处中间的“我”
  在悄然中滴出血来
  
  挑花的那些事(外一首) 青 鸟
  
  我蛰伏了一个冬天,都只为等
  待,等春天的你
  初春那夜,当最后一支烟就要
  被风吹没
  你终于安静地打开,温柔。战
  栗。欲言又止
  而心正乱,夜未央
  多久了风亦依然雨亦依旧
  你站过的地方落红满地转眼
  又将枝叶青青
  这世间,有谁知你嫣然的一瞬,
  竟是我的一生
  风尘不留痕迹,花事填满山坡
  
  覆盖
  母亲的微笑
  在我的躯体上覆盖了慈爱
  披着这件衣裳
  不会感觉冷
  成长岁月里的风
  在我的躯体覆盖上一层霜
  又覆盖上一层梦
  越来越沉重
  直到某天
  泥土覆盖在我的身上
  我深深熟睡
  安歇在大地母亲怀中
  
  秋天,种下一棵牵牛花 雁呢喃
  
  谁说那不是它的季节
  秋天。渴望种下一棵牵牛花
  没有理由。就像黑夜盼着黎明
  我相信,只要种下它
  秋天就能长出另外一个季节
  它发芽了
  在一阵一阵的秋雨之后,它长叶了
  在每一个黎明,只要看一眼
  看一眼,日子就长成绿色的藤蔓
  爬满荒芜的心园
  花开,成为一种心底的愿望
  渗入每一根细微的血管
  藏起。在脉搏里沉默
  不要问我
  因为我只能回答
  我种的是叶子
  
  居所 廖勇智
  
  青春和信念,在一个理想的居所
  在那里,我们用爱和花朵说话
  用光明来装饰翡翠,从一根草
  开始爱情
  一枚种子,落下
  就开花、结果
  在那里,我们用劳动创造幸福
  用牙齿和舌头点亮青春
  用生命,捍卫尊严
  嘹亮的歌声,不时响彻大地
  道路,在歌声中宽敞
  心胸,在自然中开阔
  弥漫的硝烟远去,一列火车满载
  光阴
  带领我们奔向未来,呼吸和热爱
  点燃蓬勃的希望,在那里
  我们对着苍天说话,大地就产生
  回音
  
  父亲的天空 霍效忠
  
  小时候
  那天空阴沉着
  偶尔暴风骤雨
  那是醉酒的父亲在发泄
  我在阴影里诅咒
  这该死的天空
  长大了
  那天空变得柔和晴朗
  也离我越来越远
  有一天
  那天空塌陷
  只剩下一张白布
  覆盖在父亲的脸上
  我失声痛哭
  没有父亲的天空
  
  缆绳 贺孝恩
  
  有一天
  你把被潮水沾湿的长发
  剪下来
  给我
  说是永别
  从此
  我心灵的船儿
  在黑暗的海洋里四处飘荡
  在潮起潮落的时候
  我总是面对着,你离去的海岸
  用你的青丝,和我的泪水
  编织着一根,牵绕在你梦中的缆绳
  
  命运 王 玲
  
  哦,在风的屏幕上
  能看到那么多轮回的脸
  随波逐流或神情专注
  谁的眼泪在飞
  谁的翅膀在飞
  想想春天
  那些预言着幸福的花
  一朵惊艳
  爆出火热的心
  命运风一样旋转着
  怎么也猜不透的谜语
  依然有人在掌心开凿运河
  依然有人在天空撕裂翅膀
  而我在随风而去的时候
  写上春的诗句
  待到秋意阑珊时
  带着疲惫、幸福、困顿和憧憬
  唱着在外学会的第一支歌
  回到家
  
  母亲 杨金采
  
  谁是微弱的一线灯光
  谁是收拢这些灯光的人
  谁是熬夜的灯盏
  谁在打开自己
  把自己一点一点往灯盏里倒
  谁成为明亮的一束
  在走路、交谈、点头并且微笑
  那么多光线在静静地生长
  谁在慢慢熄灭
  慢慢凋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52921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