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谈交际教学法实施中的误区

作者:未知

  【摘要】《交际英语》是按照交际教学法原则编写的大学英语基础阶段使用的教材。虽然教材中的部分材料已经很陈旧,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但凭其丰富的内容,充满趣味、形式多样的活动,尤其是它坚持在中国的语境下学习英语交际的立场,使得它在众多教材中独树一帜。本文以《交际英语》为例,探讨教师对教材的不同理解、教师的专业性及交际语境如何影响交际法教学的全面展开。
  【关键词】交际教学法;《交际英语》;误区
  
  一、前言
  
  曾有专家称,语言教学历史上的各种理论和方法,从产生、发展到最终的销声匿迹,最多不过20年时间(见贾德霖1989)。就此看来,交际教学法三十年的发展,足以证明了它旺盛的生命力。交际法的成功,主要在于它抓住了外语教学的本质,注重语言的社会交际功能,强调情景、材料的真实性,强调过程对于语言学习的重要性。然而,随着外语界对于交际法认识的深化,交际法的施教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也引发不少讨论(辛斌1995,高圣兵1994)。
  《交际英语》是按照交际教学法原则编写的大学英语基础阶段使用的教材。出版二十几年来(十年前曾进行修订),虽然教材中的部分材料已经很陈旧,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但凭其丰富的内容,充满趣味、形式多样的活动,尤其是它坚持在中国的语境下学习英语交际的立场,使得它在众多教材中独树一帜。一种好的教学法的顺利实施,不仅依托一套好教材,同时还受其他因素的影响。本文以《交际英语》为例,探讨教师对教材的不同理解、教师的专业性及交际语境如何影响交际法教学的全面展开。
  
  二、关于《交际英语》
  
  《交际英语》是《交际英语教程-核心课程》的简称(英语名简称CECL),是由李筱菊主编、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其编写试用始于1979年,1982年经国家教育委员会高等外语专业教材编审委员会审查,定为推荐教材出版。修订版也于2000年出版发行,并于2002年获得全国普通高校优秀教材一等奖。
  上世纪80年代初,传统的语法翻译法、直接法、听说结构法和功能意念法广泛运用于语言教学。然而,随着中国改革与开放政策的实施,与西方世界的相互联系的不断加深,语言交际的需求日益迫切,语言工作者开始面临新的挑战:不仅要掌握语言能力,做到语法形式正确无误,还须拥有语言的交际能力,遣词造句恰当得体。这样的要求,显然是传统教材难以企及的。因此可以说,《交际英语》是应运而生,真正响应了时代的呼唤。用Eugene A. Nida的话,无疑在中国外语教学界掀起了一场“教育革命”。教材出版后即获得不少国内外知名学者的高度评价,英国文化委员会将《交际英语》称为中国唯一可以走向世界的英语教材。
  《交际英语》里的任务体现了过程型教学的特点,其编写基本上按照内容型教学和任务型教学展开。内容型教学主张在教学中将语言与内容结合起来,认为“在教授内容或知识的同时轻松地教授语言,用不着直接或明确地将语言教学本身与内容教学分别开来”(Krahnke 1987,引自Richard 2005)。即根据内容决定语法、技巧、功能等方面的教学。任务型教学认为语法及其它的交际能力的获得,是以学习者完成交际任务的副产品形式出现的(Richards 2005)。换句话说,是通过学生创造性运用语言、参加以解决某个现实交际问题为目标的交际活动,从而完成语言学习。这里的任务,应该既是语言的,又是交际的;可以是特别设计的、要求学生一定使用某种交际策略或语言形式的教学任务,比如,对两幅相似的图画进行比较;也可以是能反映现实世界的语言运用,并且可以对真实任务进行某种“排练”的活动,如角色扮演活动中模拟工作面试等。Nida高度评价《交际英语》为他所见过的语言学习课程中“最有效的”,原因之一大概正是这种内容型教学与任务型教学的融合。
  
  三、交际教学法实施中的困惑
  
  交际教学的实施过程涉及许多方面的因素,如教材、师资、学生素质、语境、测试体制、传统因素等。这里重点讨论教师对教材的理解、教师的专业性及交际语境对教学的影响。
  1、教师对于教材的理解
  教师对教材的理解直接影响了交际课堂的组织。《交际英语》共四册,每册十个单元(含两个复习单元)。每个单元的内容量都很大,包括了听、说、读、写、译等各种活动。然而,要在两周内用14课时的时间仔细地完成50-60页的活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何为重点?按内容型教学编写的教材往往很难确定教学重点,因为整个单元围绕一个题材展开,教学活动在内容上是衔接、连续、贯通的,而且内容本身还“可以累加、发挥、比较、扩展、循环、深入”(引自国家精品课程网上申报评审系统)。因此,每单元的教学重点只能由教师来掌握。当然教师可能会以学生的需要作为出发点,但即使在这一点上不同的教师也可能显示出巨大的个人差异。结果,教师就像教材编写者所鼓励的那样,根据“具体情况”大胆增删内容(李筱菊1984),而这些“具体情况”可能包括教师的个人喜好、她/他对材料内容的熟悉程度、材料操作的容易度以及教学的实际进度等。有的教师选择在课堂上完成所有的听力练习,目的是让学生适应考试时通过扩音器播放试题的环境。这种个性化的教材处理方式很可能使教学丧失它应有的系统性。
  教师对教材的理解差异还体现在任务型教学中。《交际英语》里任务是很丰富的,包括列举、排序、比较、问题解决、分享个人经历和创造性任务等。对于这些任务的交际性,即学生要做什么事,完成什么交际目标,教师的理解一般不会有很大出入。然而,对于它们的语言性,更准确地说,对于学生通过这些任务要训练什么技巧、练习哪些语言点等,不同教师的理解恐怕也是不同的。
  2、教师的“专业”性
  交际教学法强调有内容的交际,在这一点上,《交际英语》可谓下了很多工夫。教材按题材(Topic)设单元(Unit)编排。其编写以学生毕业后可能面临的文化交流任务为前提,在取材上主要依据他们将来工作的需要,注意西方文化的介绍和中西文化的对比。《交际英语》覆盖的题材很广,包括衣食住行、社交礼节、文娱体育、医疗卫生、风俗习惯、经济贸易、政治、历史、社会问题等。然而,即使只是作为一般用途英语(General purpose English)教材,《交际英语》有时却对教师的“专业知识”提出要求:如果教师缺乏对该题材相对全面的了解,课堂教学就很难深化。因为仅仅依靠每单元所选择的材料,不可能建立起对相关话题的全面了解。比如“经济贸易”这个单元包括的内容有商业周期、地方经济表现、中国近期经济的发展、全球区域性差异、国际贸易机构、电子商务等,显然,一个外行很难将这些零碎的知识材料串联在一起。又比如,在“国际关系”这个单元,内容涉及联合国和欧盟的性质及各分支机构的组成和运作,中国的外交政策,澳门回归,中美关系,军备竞赛等。试想,一个对国际关系具有洞见的老师,和一个不太了解国际政治,甚至根本不关心时事的老师,他们的课堂可能存在着如何巨大的差别。
  无疑教师在“专业知识”上的欠缺可能会影响她/他在课堂的表现:丧失自信。同时,这也可能会影响她/他对材料的处理方式:她/他也许会孤立地处理语法、语篇、技巧或功能等。然而这却违背了交际的原则,因为如果没有了内容,就不可能产生真正的交际。
  3、交际语境
  “让游泳者到水中去”。这是交际教学法的思想核心,也是它的魅力所在。学习语言的目的是为了交际,而学习语言交际最理想的方式就是到实践中去,像一个婴孩,观察、模仿,大量接触目标语从而最终可以创造性地使用目标语。因此,有意义的交际首先必须以真实交际环境为基础。其次,说话人必须掌握一定的交际能力。《交际英语》的编写者将学生必须具有的交际能力归纳为三种,即英语的语言能力、实用能力以及认知感应能力(肖惠云1987)。第一种能力指的是学生对英语知识本身的掌握。第二种能力包括在不同的社会语言环境中使用不同的语言形式的知识、连贯表达不同语篇的能力以及交际策略的运用。第三种则指涉及有内容的交际,说话人应该具备相关知识,否则也不能产生真正的交际。
  事实上,《交际英语》的许多活动正是基于如此对交际能力理解而设计的。然而,有不少练习要求学生扮演各种角色进行交流。有的角色,譬如教师与学生或者顾客与店员,学生容易掌握。而另一些角色,由于学生缺乏(足够的)背景知识,或者无法获取正确的对相关文化背景的了解,使得活动难以展开。比如,有一个活动要求学生分别扮演官员、市民、和开发商就如何处理某一文化遗址展开讨论,除了扮演市民的学生比较能理解自己的角色,进行“真实”的交际外,扮演官员和开发商的学生常常除了打官腔或诉苦没钱之外,找不到更多可供的交际内容。
  可见,交际教学法中的语境对学生的素质也提出了要求。即使有的学生将来可能会成为政府官员或者开发商,但在目前由于缺乏对具体事宜的全面了解以及“官僚文化”“商业文化”的正确认识,他们无法真正参与完成交际任务,也就很难达到教学目的。
  
  四、结语
  
  重视技能训练、忽视人文素质教育一直是近20几年外语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外语专业毕业生被认为人文素养差、缺乏批评性思维能力,对中西文化皆不甚了了(胡文仲、孙有中2006)。不难看出,无论从选材还是编排,《交际英语》都在力图给学生提供一个观察、讨论社会经济生活、具有深度、广度的平台。然而教师对教材的理解,对专业内容的掌握以及学生对任务的了解程度都直接影响了交际教学的顺利进行。要解决这些问题,首先是加强师资培训,不仅要帮助教师真正明白交际教学原则,熟练运用交际教学方法,还应该帮助他们掌握教材中的专业性知识。其次,要不断完善教材,特别是教师用书应明确指出各单元的教学重点,给予教师更有效的帮助,以保证教学在强调有内容交际的同时也不失其应有的系统性。第三,因交际教学所需而创造出来的“逼真”的环境,要尽可能贴近学生的生活。或者,应给学生提供足够的素材,比如通过观看电影,阅读材料,甚至只是课堂讨论,让他们了解、熟悉交际环境,这样他们才有可能进入角色,完成交际任务。
  
  【参考文献】
  [1]李筱菊. 交际英语教程-核心课程(修订版)[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2]李筱菊. General Introduction to CECL [J]. 现代外语,1984(3).
  [3]贾德霖. 交际法在我国英语教学中的实施[J]. 现代外语,1989(1).
  [4]高圣兵. 交际法施教过程中的若干问题[J]. 外语教学与研究,1994(3).
  [5]辛斌. 交际教学法:问题与思考[J]. 外语教学与研究,1995(3).
  [6]肖惠云. 抓根本,纠偏差[J]. 现代外语,1987(3).
  [7]Richards, Jack C. 2005. “Communicative Language Teaching Today”. RELC Portfolio Series 13. Singapore: SEAMEO Regional Language Centre.
  [8]Widdowson, H.G. 1978. Teaching Language as Communica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9264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