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有一种智慧叫淡忘

作者: 吴 颢

  与妻子一起自外地返回上海。进了车厢,行李架是满的。正犯着愁,座位对面的中年妇女主动起身,把两只箱子摞在一起。我有些感动,道了谢。落座时,再看她一眼,却发现正紧锁着眉,出神地望着窗外。
  也许是累了,妻子闭目养神。我取出书翻看,感觉对面有双眼睛正盯着我的书。见我抬头,她问:什么好书?我答道:《好心情》,并解释说,心理学的。“你是心理医生?”“不,喜欢心理咨询。”“心理咨询师?”“可以这样称呼。”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笑。“那你帮我治治?”
  我有些为难,心理咨询是有相应要求的,更何况,她要求的是治疗。正犹豫着怎么回答,妻子不知何时已在听我们的对话,她用肩拱拱我,附在耳际轻声说:“开导开导也好嘛。”我笑道:“治疗说不上,我听听吧。”
   “是因为婚姻……”
  她的婚姻怎么啦?于是,在火车的行进中,我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我是郊县人,1982年考上的大学。在高中时,我喜欢上一个男孩。这人学习出众,几乎门门功课拔尖,但家在农村,很穷。本来,这事发展应该是很顺利的,可交流感情牵扯了太多的精力,高考都没考好,我落榜了,他被一个专科学校录取。我准备复读,他不满意录取的学校,没去报到,也要复读。那年年底,男孩当兵去了。为了我能考上大学,父母把他的来信卡了下来。直到大二放暑假,我才看到他当新兵时的来信。结果再写信去,就没了音信。我没再写信,但心里头,始终放不下他。在他当兵第五年的冬天,他探亲回家。我顾不上矜持,不请自去。在他家,本想解释一下的,但他有一大帮亲戚在,没能说上多少话。我约他过几天到我家,但他没来。后来,我约了个女同学,到他最要好的男同学家去,想请他劝劝。但当时我有预感,这人太倔,可能没用。过一些天,他来信了,写的是“不能成亲,还可以成为好朋友”的话。我没给他回信,心里痛得很。当时我已经工作,正好单位里有个同事追我,就迷迷糊糊答应了。
  可惜,事实证明,我是多么愚蠢。我的丈夫,一结婚,就表现出那副德性,没有理想,不思上进,做事没能力,酒量倒来得个大。女儿五六岁时,他开始赌钱。可那男孩,却事业、家庭,样样春风得意,听说,早当上团长了,孩子也聪明,据说一直是重点学校的尖子。可我那女儿,考试总要挂几盏红灯。慢慢地,我对那男孩越来越留心,只要是他的情况,耳朵会特别的灵。好多回,仅仅是听到他一丁半点的消息,心就跳个不停。人,是不能比的。看看我的丈夫,再看看人家,我就恨自己有眼无珠。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失眠,焦躁,心经常跳得要窜出来似的。一查,竟是心跳过速……
  这些倒也罢了,最气人的是,他从来不在乎……
  “他不在乎什么?”“不在乎我。”“具体怎么说?你怎么认为他不在乎你?”“他似乎从来不关心我,不在乎我的感受,从来不打一个电话。”“你认为他有责任要经常问候你?”“那倒不是。可打个电话终究可以吧?”“你认为他有理由问候你吗?”“悄悄的,总归可以的吧?”“他假如问候了会怎样?”“会好受些。”“觉得他在乎你,因此高兴?”“对呀。你知道,我那么想他,他居然无动于衷。”“所以,你觉得不公平?”她点点头,停一阵,说,“我觉得自己好亏呀,本是我的人,却阴差阳错,成了别人的丈夫。”“可不管怎么说,你们已经各自有了婚姻,他又能怎样呢?”
  她低下了头,陷入沉思。
  列车已经轰隆隆驶近上海站。望窗外,天色已暗,远远近近的灯光,一串串地亮了起来。我对她说:我不能帮你开药方,但可以给你几条建议。
  她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我对她说:
  一,承认自己的情绪。旧爱是一种美。你可以以珍惜的心情,记住过去,感谢生活曾经给过你机会,留下过美好的记忆,并努力将这种感激转换成把握生活的力量,让自己活得更为美好,更为真实。
  二,想想,目前的情况是不是已经是现实?再想想,后悔能不能让事情重新来过?如果是现实,就接受现实;如果不能让事情重来,就要想法让自己从中走出来。
  三,问问,怎样做才是对自己最关爱的,最合适的。照顾好自己,是你的责任。你不应当做损害自己的事。让自己经常睡不着,而又于事无补,实在说不上是太聪明的事,对不对?
  讲到这里,火车进站了。我起身收拾行李,对她说:最后我想送你一句话。见我停顿下来,她静静地望着我,很认真的样子。我知道,她是真心想听的。我很希望,我的话能给她一些帮助。我对她说:生活中,有一种智慧叫淡忘。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1950921.ht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