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铁哥们,不做总裁做铁艺

作者:未知

  花艺美丽、茶艺芬芳、铁艺率性――
  
  来到浦东灵山路的铁哥们公司,只见一辆北京吉普停在店门口,军绿色的车头挂着四五个五颜六色的油桶,车身以及破旧的座椅散发出沧桑怀旧的气息。公司门楣上的三句话“铁哥们专卖、专卖铁哥们、哥们专卖铁”饶有趣味地排列着。
  朱克峰有着清晰宏亮的声音,还有着中年人少有的铁血豪情。他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述了三个多小时:一个不安分守已的人为生存漂泊和打拼,一个高收入的金领为了实现男人的梦想放弃金钱和地位,一个未失童真的男人憧憬着铁哥们基地的未来和前景。他的身上流淌着真男人的血液,一种真诚仁义的铁哥们精神,粗犷奔放、豪爽热烈而又自强不息。他靠“铁哥们”的精神广交同道,他卖的“铁哥们”不仅是一种艺术品,更是一种文化和追求。
  
  坎坷人生坚韧不拔
  
  大学毕业后,朱克峰成了老师。1990年,不安分的他想去海南,母亲不同意,父亲去世早,好不容易将他拉扯大,现在有了铁饭碗,他却要打碎。可是在那样一个小地方,他沸腾的热血如何能够冷却下来?
  在海南,朱克峰为一家杂志拉广告,后来索性自办了一份杂志。
  在朋友的介绍下,朱克峰认识了德国一家制造工业锅炉公司的老板,德国老板对他“一见钟情”,几次三番邀请他去做销售。北海房产经济泡沫破裂,朱克峰的经济杂志也受影响,他将杂志交给别人打理,于1995年初孤身一人来到了上海。
  他在办公室坐不住,去南京寻找业务。人生地不熟的他出了火车站,第一眼看到了新世纪大酒店。他打114查到电话,找到酒店筹建处,负责人说:“你来晚了,我们的锅炉已经订了。”他说:“我们德国锅炉是好东西,我把资料送给你们看看吧。”第二天,他把资料送了去,负责人说他们完成了初选和复选,已经报到了酒店管理处进口部了,他打听到进口部主任姓胡;第三天他就去了酒店管理处进口部,胡主任说上报的有美国锅炉,英国锅炉,但是没有德国锅炉,明天开会就决定用哪家了;第四天他去现场介绍德国锅炉,因为当过老师又事先备过课,一二三四五讲得清清楚楚。最后胡主任选择了德国产的锅炉。
  有人觉得他运气特别好,没有参加初赛和复赛,在决赛打响最后一枪时,第一个抢先跑到了终点。其实朱克峰的第一笔生意更多的是坚持和执着。普通销售员听说锅炉被订就会打退堂鼓,他认为有1%的希望就要做99%的努力,直到成功。
  凭着这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半年后他的销售业绩做到了上海办事处及至中国的第一名。短短四年,他从一个普通销售员成为了销售主管、销售总监,最后在1999年被委任为中国区总裁,设立并管理多个国内办事处,年收入达40万人民币。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他的事业也达到了辉煌的高峰。
  
  挣钱不是人生惟一的事
  
  朱克峰辞掉德国公司中国区总裁的职位时,震惊了公司里的所有人。然而朱克峰认为有舍才有得,钱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了重要意义,他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实现男人的梦想。
  一次朋友带来三件铁器艺术品,他爱不释手想买下这三件作品。可是朋友只答应给他其中的一件,在感到遗憾的同时,朱克峰萌发了把艺术品推向市场的念头,让大家都来欣赏和享受艺术带来的乐趣。朱克峰将这想法告诉了铁器艺术品的创作者,朋友不明白他的经营理念,但在他无数次诚恳的说服下终于同意将作品商品化。
  “铁哥们”三个字是从朱克峰的人生经历中提炼出来的,由于他从小受苦受难,造就了善良朴实坚强不屈的性格,与他成为朋友的人无不称他讲义气、重感情,朋友们喜欢称他为“铁哥们”。“铁哥们”是东北方言,意思为“好兄弟”,而又因为他们所开发的产品是铁制品,“铁哥们”顺理成章地诞生了。
  在决定开销售“铁哥们”的公司前,朱克峰不知道铁哥们的创意能否被上海人所接受。有一天,他开着自己的皇冠轿车,车厢里塞满了大大小小的工艺品和模型。他分别在自己居住的小区、港汇广场门口的空地和古北家乐福做了次实验。他把东西在这三个地点一一陈列,然后自己站在一旁,默默地观察路人的反应。他发现,10个经过的路人,10个人都会注意到这些模型;其中有7个会停下脚步研究一下,表示出很强的兴趣;有三四个人想找到模型的主人询价,表示有购买的意愿……在罗马假日乐园里,朱克峰再一次做统计。在通往“比萨斜塔”的路上,安置着“铁工坊”里最富有创意的“铁”字号火车头,三个铁人构成的乐队组合,同时还有各具特色的“铁哥们”小模型。3天里,同铁工坊的模型合影的人数达到了几千人次,远远超过了他们同“比萨斜塔”合影的人数。他再次受到鼓舞。
  
  品位人士的“铁哥们”
  
  朱克峰把“铁哥们”的销售定位于有地位、有文化的有钱人,或者功成名就有事业基础的中青年人,他解释道,一个人如果发财了,去买许多东西来显耀自己的财力,这种人还会继续去奋斗,直到他再也不把赚钱当作生活目标的时候,他的人生观、价值观才会迅速改变。以前没有来得及追求的东西,他会重拾记忆,他的收藏品都有自己的思想、色彩、素养以及岁月,这些都是从旧东西上体现出来的,因为许多人,特别是那些功成名就的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有许多遗憾,把许多东西给失落了,朱克峰就是要做把那些失落的东西捡回来的人类灵魂工程师。“铁哥们”是为那些人准备的,玩的就是品位。
  朱克峰的铁皮火车模型,由铁皮、铁块、铁丝、螺钉、弹簧等拼成,尽现历史的沧桑感。机身被故意制作得陈旧、破损;火车顶棚有不少缺口;栏杆有的弯曲,有的断裂;加煤的工作间同样被加工得挺破旧;焊点粗糙、粗犷,故意不密缝。那模样,就像这列火车刚遭遇了一场劫难,才被人从深谷、大海里捞了上来。人们见到它们,会情不自禁地玩弄、抚摩、亲近一番。铁皮由于自身的特点,比合金、塑料等更有沧桑感,因而赢得了不少中老年人和事业有成者的青睐。
  铁皮车模与仿真车模完全不同,它一般也以真车为模型,却又不依样画葫芦,而是充分发挥了设计者的艺术想象力,追求的是一种视觉美。朱克峰说:“我的东西做出来是假的,但会让人越看越真,那些仿真模型看上去很逼真,却会越看越假。我把自己的欲望和梦想放进这些作品中。当有一天,它随着主人去了新家,主人会在它身上捞回一段被浓缩的记忆,一种寄托和安慰。”
  铁哥们制品一推出就极受欢迎。有个日本人找了朱克峰20多次,每次缠着他聊天到凌晨,每次来都痴情地望着每辆车,背包里面的资料比朱克峰还全。
  公司底楼有一辆真品“红色长江牌三轮摩托车”,是中国最古老的三轮摩托车,朱克峰曾经费尽心机才从部队里搞到,用了“铁哥们”特有的工艺将它做旧。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才30多元,即使辛苦工作一年也还是买不起这辆车,它几乎成了一代人的梦想。这也是朱克峰故意将车做旧的原因。不少中年人一进店就会注意到这辆车,露出惊喜的神色。“很多人想买走,但我一直舍不得卖,因为它也是我的梦想。”
  客人们在张贴栏里写下了他们的感受:“铁哥们,够铁,够哥们”、“铁汉柔情”,有一个随父亲来的小朋友写道:“我很小,但是我很铁”。爱铁者们的热情让朱克峰感动,产生了新的激情。他通过玩铁不仅挣了钱,还结交了一批志同道合者,“铁哥们”俱乐部也应运而生。
  
  将“铁哥们”玩到全球开花
  
  朱克峰和朋友建立“铁哥们”加工厂,朋友负责设计制造,他在上海做销售和市场开发。每天在网上搜索新品种,看到好的就报给朋友制造。而大部分订单都是根据国外客户的需求,自己研发的产品造型。只要客户提出一个小要求,朋友就能马上抓起几把铁皮或者铁棒,不出一个小时,一个简单模子就可以做好,然后再根据客户要求在细节上添加不同的材料、颜色以及工艺,来体现“铁哥们”的魅力。
  从单品看,“铁哥们”的零售绝对不便宜,平均每件工艺品至少也需要三四百元,4米长的火车头需要3万余元,一辆中型摩托车由于工艺复杂和上色困难往往要卖到2000元左右。
  “铁哥们”最大的定单来自海外,外销业务占到总业务的80%,零售业务只占到20%。车类模型的利润在20-30%,艺术品的利润比车类要高50%,有的利润甚至要高到200%。
  除了关注国内市场,朱克峰还经常带着铁哥们样品去参加各种各样的展览会:广交会、华交会、香港礼品展。朱克峰的“铁哥们”总能令观众过目不忘,甚至在香港出现了为争夺一件车模两人打架的事件。现在美国、日本、韩国、德国、瑞典、法国等国家都有了“铁哥们”的丰姿。
  朱克峰已申请参加中国两个最重要的艺术博览会,他的理想是把“铁哥们”做成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铁制艺术品公司,他为有志于铁艺术的艺术家们免费提供吃住行,公司下面的厂家则为艺术家们提供创作平台,让艺术家们尽情地发挥创作才华。他像野心家一般说:“将来有一天我会建立铁哥们城,或者铁哥们基地,或者铁哥们俱乐部,或者铁哥们剧场,什么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狂热地去做这样的一件事。”
  编辑/鲍逊(baoxun01@163.com)
  (短信评选代码:TPA060926)

论文来源:《深圳青年》 2006年第17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5/view-20448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