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尤利西斯》译文评析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 要:《尤利西斯》这部巨著向来以晦涩难懂著称于世,是意识流派的代表作品。本文就体现原著艺术风格及正确理解全文两方面对译文加以分析,从而能透过译著更深刻地领略原著的艺术风格。同时也对译作中的某些表达提出商榷。
中国论文网 /5/view-2160837.htm
  关键词:意识流 艺术风格 理解
  Abstract:The great work of Ulysses has been famous for its being of great recondite. It is a representative work of the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This paper would like to appreciate it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Chinese version., verifying its maintaining the style of the original and the correct understanding.Discussion is also provided as to some improper expressions in the translation.
  Key words:Stream of consciousness; style; understanding
  
  世界著名的出版社“蓝登书屋”在90年代曾经作过一次评选活动,即选出本世纪100 部最佳英语文学作品,结果爱尔兰小说家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荣登榜首。《尤利西斯》将漫长的时间和巨大的空间浓缩到1904年都柏林一天的生活中。以极为简单的情节和时空跨度,体现最深厚宽广的意识流内涵,覆盖了都柏林生活的每一个侧面。哲学,历史,政治,心理学都有所触及,被评论者称为现代社会的百科全书,一本“现代派的圣经”。
  尤利西斯,即荷马史诗《奥德赛》中的英雄奥德修斯。乔伊斯以它命名,反映了他的作品在人物,情节和结构上于荷马神话故事的对应关系。乔伊斯认为,在表现对生活和人生的探索方面,《奥德赛》是全部西方文学的源头和基石。小说取名《尤利西斯》表明本书和《奥德赛》一样,也是一部史诗,然而是记录现代人的史诗。 它以借古讽今的手法所要表现的,恰恰是现代社会的全部生活和全部历史,也是当时西方社会道德与精神文明的深刻写照。
  《尤利西斯》可以说代表了意识流文学的高峰,又是第一部非英雄主义文学的杰作,他为现代文学开辟了一条新的发展道路,从而无可争辩地成为20世纪最伟大的英语文学著作。
  乔伊斯在写作《尤利西斯》的技巧上做了许多引人注意的大胆创新。作者运用不同色调的语言和表现手法描写不同的人物和场景。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意识流”手法的运用。如:乔伊斯为了表现莫莉的心理活动,用了很大篇幅写她的内心独白,不分段落,没有任何标点符号,充分体现了人物的意识在自然流动。但由于它的晦涩难懂,以至于中国著名的作家和翻译家萧乾先生在40年代就将其称为“天书”,后来和夫人文洁若一起把它翻译成中文,于1994年4月由译林出版社出版。《尤利西斯》译本还有人民文学出版社同年9月出版的金堤译本。《尤利西斯》的两个中译本的问世,可谓20世纪90年代中国文坛和译界的一大盛世。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译著《现代小说中的意识流》,译者程爱民、王正文在文中也提及了部分该文的翻译。正是由于翻译家们的辛勤努力,中国人终于可以看到了汉译本的《尤利西斯》。让还无法领略到《尤利西斯》原文的奇特与精美的大多数中国人,至少在汉译本的《尤利西斯》里,感受到了现代汉语优美的可能性。现就此几译文试做评析。
  
  一、原著艺术风格的体现
  乔伊斯笔下的人物有许多独白,且时断时续,或叙或吟,令人读之短气。这是典型的意识流叙事手法,它一反成法,即有起、有结、有呼、有应、有提掇、有过脉、有顿拙、有勾勒,词不全而文圆,语不连而意接。从美学观点而言,乔伊斯的妙处,正在于“入不言兮出不辞”。其笔下的内心独白之美,真所谓“然言止而意不尽者尤佳,意到处而言不到,言尽处意不尽”。
  《尤利西斯》中,作者不作为中介向读者提出“他说”、“他想”之类的引导词,或作出任何解释、论述和评判性的说明,而是将意识直接展示出来,既无假设的听众,又不是针对读者,这种直接内心独白的典型例证,可见于该书的最后,描写莫莉;布鲁姆躺在床上的一段内心独白。如:
  Yes because he never did a thing like that before as ask to get his breakfast in bed with a couple of eggs since the City Arms hotel when he used to be pretending to be laid up with a sick voice doing his highness to make himself interesting to that old faggot Mrs Riordan that he thought he had a great leg of and she never left us a farthing all for masses for herself and her soul greatest miser ever was actually afraid to lay out 4d for her methylated spirit telling me all her ailments she had too much old chat …(Ulysses,871)
  这是一段典型的直接内心独白,但其中夹杂了“he”和“she”多次,足见乔伊斯笔下的直接内心独白与间接内心独白有时是相互融合,交相为用的。试看以下三种译文:
  金堤译(下称金译):真的因为他自从离开城标饭店以后还从来没有这样过要在床上吃早饭还要两个鸡蛋那阵子他常躺在床上装病说起话来都是病恹恹的贵族腔调都是为了哄那个一捆干柴似的老太太他自以为把她拢络住了谁知他一文小钱也没有给我们把她的钱统统交给人家为她自己和她的灵魂做了弥撒了天下最抠门儿的守财奴连自己喝的搀假醇假酒都舍不得花那四便士老跟我叨叨。
  萧乾、文洁若译(下称萧、文译):对了因为他从来也没那么做过 让把带两个鸡蛋的早餐送到他床上去吃 自打在市徽饭店就没这么过 那阵子他常在床上装病 嗓音病病囊囊 摆出一副亲王派头 好赢得那个干瘪老太婆的欢心 他自以为老太婆会听他摆布呢 可她一个铜板也没给咱留下 全都先献给了弥撒 为她自己和她的灵魂 简直是天底下头一号抠门鬼 连为自己喝的那杯搀了酒精的酒都怕掏四便士 净对我讲她害的这个病那个病 没完没了的絮叨。
  程爱民、王正文译:是的他以往从未干这种事让人把早饭送到床上来还要几个鸡蛋从住在“城中之臂”旅馆那时起他总装出卧病不起的样子说起话来也有气无力的把他当殿下侍侯想引起那干柴似的老女人里奥尔丹太太对他的兴趣他想他比她跑得快得多而那女人却没留一个小钱给我们所有的钱都为她自己的灵魂做弥撒花掉了十足的吝啬鬼平日里连花四个便士买点用甲醇变性的酒精都舍不得一天到晚总是向我述说她的小毛病。
  此段中的几行文字,作者旨在表现主人公不连贯的飘流着的意识,而不是一种具体思想,文中的“他”指何许人,作者未做说明,更未做任何评论,换言之,作者已“引退”,未做“介入”。三位译者在翻译的过程当中,也没有做任何说明、阐释、和评论,都表现出了意识流小说中变化莫测的人物心理因素,其间直接内心独白与间接内心独白时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为用,错落有致。就文学翻译的本质,鲁迅早在《“题未定”草》一文中说:“凡是翻译,必须兼顾着两面,一当然力求其解,二则保存着原作的丰姿”。在译文中,不难看出译者一直努力做到“保存着原作的丰姿”。但细读之下,不难觉查到原文中许多词语,不同译者的审美情趣和审美标准迥然有别,理解也稍有不同,如:sick voice 三者分别译为“病恹恹”、“嗓音病病囊囊”、“有气无力”。金译的“病恹恹”与后面的贵人腔调相搭配,显然颇具雕凿之功;萧、文译“嗓音病病囊囊”则显有点造作,程、王译“有气无力”则显较自然。其后的“doing his highness”,金译“贵人腔调”较为传神,萧、文译“摆出一副亲王派头”也很形象,但程、王译“把他当殿下侍侯”与前后连接起来时令人感到有失偏颇。

  由此可见,意识流小说重视人物的内心真实,现代小说的作者在人物描写中,擅长让人物通过意识流以人物自己的语言――内心独白来传达人物本身的性格特征,译者再现这些人物时,尤应尽量体现人物语言性格美学特征,应对人物的性格作出正确的审美判断,务求什么人物说什么话,以求“说一人肖一人,勿使雷同”。
  
  二、对原文的理解和传达
  翻译过程主要包括理解和表达。表达只是翻译的最终结果,而作为产生这一结果的操作过程中的理解才是起决定作用的环节。可以说,表达的不贴切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理解的不透彻的结果。奈达曾指出,“翻译中的大多数错误似乎都是源于对源语文本理解的不彻底。”乔治,斯坦纳(George Steiner)也曾提出一个重要的翻译论点:“理解也是翻译”,及翻译不限于不同语言之间,而且包括一种语言之内的理解。我国古代文言文的今译,实际上也是翻译,今人读古书也如此。以此推衍,一个译者读一本“天书”似的小说,例如乔伊斯的《尤利西斯》,一如今人读古书,甚至由于文化的差异,理解此书的难度只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于一个译者,其首务是如何理解它,即“破译”其中杂乱无章、残缺不全的句式、变异晦涩的语意、混乱不堪的意识,否则无法进行翻译。事实证明,要真正理解意识流小说很难,尤其像《尤利西斯》这样的作品。难怪有“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说法了。
  请看下列例子:
  A kidney oozed bloodgouts on the willowpatterned dish: the last. He stood by the nextdoor girl at the counter. Would she buy it oo, calling the items from a flip in her hand. Chapped: washing sausages. And a pound and a half of Denny’s sausages. His eyes rested on her vigorous hips. Woods his name is. Wonder what he does. Wife is oldish. New blood. No followers allowed. Strong pair of arms. Whacking a carpet on the clothesline. She does whack it, by George. The way her crooked shirt swings at each whack.(Ulysses,70)
  金译:在一个柳树花样的盘子里,有一只还在渗血的腰子:最后一只了。隔壁的姑娘站在柜台前,他就站在她旁边。他会不会也买腰子?他正照着手上的纸条念要买的东西。皮肤糙了,洗涤苏打。还要一镑半丹尼香肠。他的目光落到了她的健壮的臀部上。那一家姓伍兹。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妻子老了一些。新鲜血液。不许人追。胳膊很有劲。抽打着搭在晾衣绳上的地毯。她可是真抽,乖乖。抽一下,歪着的裙子就摆一下。
  萧、文译:一副腰子在柳叶花纹的盘子上渗出黏糊糊的血:这是最后的一副了。他朝柜台走去,排在邻居的女仆后面。她念着手里那片纸上的项目。也买腰子吗?她的手都皱了。是洗东西时使碱使的吧。要一镑半丹尼腊肠。他的视线落在她那结实的臀部上。她的主人姓伍兹。也不晓得他都干了些什么名堂。他老婆已经上岁数了。这是青春的血液。可不许人跟在后面。她有着一双结实的胳膊,嘭嘭地拍打搭在晾衣绳上的地毯。哎呀,她拍着可真猛,随着拍打,她那歪歪拧拧的裙子就摆来摆去。
  本段起句的两句,完全是作者自己的叙述,而不是Bloom 自己的内心活动。第三句Wife is oldish,似乎是作者的叙述文字,但又可能是Bloom想到女主人而发。在内心独白中,作者的介入方式,往往是难以察觉到的,因为作者的语言与人物语言已融为一体,即使最细心的读者也难以区分,孰为作者语言,孰为人物语言。因此,在这段客观叙述和内心独白并列使用中,对于译者而言,是一个理解与翻译的难题:究竟第三人称和第三人称说的话分别出自谁之口,该如何掌握人物的语言和个性特征。在两译文中,如:“Wife is oldish. New blood . Now followers allowed.”金译为“妻子老了一些。新鲜血液。不许人追”,遵循了原作的风格,与原文之精简文本相符,把自由联想空间留给了读者。萧、文译为“他老婆已经上岁数了。这是青春的血液。可不许人跟在后面”。由此可见,萧、文译的理解与前者大致相同,只是考虑了读者的因素,加了诸如“他”、“已经”、“这”、“可不许”等词,以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原文。另外,对于“Wonder what he does”,两者也有不同理解,分别译为“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和“也不晓得他都干了些什么名堂”。相比之下,后者显得更合情合理。
  让我们看下一个例子,看译者如何理解原文并把它传达给读者的。
  Dead side of the street this. Dull business by day, land agents, temperance hotel, Falconer’s railway guide, civil service college, Gill’s catholic club, the industrious blind. Why? Some reason. Sun or wind. At night too. Chummies and slaveys. Under the patronage of the late Father Mathew. Foundation stone for Parnell. Breakdown. Heart. (Ulysses,119)
  金译:这半边是死的,这条街。白天景况萧条:地产代理人、无酒旅馆、福尔克纳铁路旅行指南、公务员预备学校、吉尔书局、天主教俱乐部、盲人习艺所。为什么呢?总有点原因吧。太阳,或者是风。晚上也冷冷清清。打零工的,当婢女的。在已故的马修神父的庇护下。帕内尔纪念碑基石。衰竭。心脏。
  萧、文译:街的这半边死气沉沉。就连白天,生意也是萧条的:土地经纪人,戒酒饭店,福尔克纳铁路问讯处,文职人员培训所,吉尔书店,天主教俱乐部、盲人习艺所。这是怎么回事呢?反正有个原因。不是太阳就是风的缘故。晚上也还是这样。只有一些扫烟囱的和作粗活的女佣。在已故的马修神父的庇护下。巴涅尔纪念碑的基石。衰竭。心脏。
  原文中无一完整的句子,作者给读者的只是许多名词性的词组,其间不使用任何连词,形式上完全并列,而且语言单位无语法关系。两译各凭自己的想象,凭自己的理解,进行了审美判断。且瑕不蔽瑜,各有千秋。前半部两译者都为原文作了许多敷色,金译仍追配原文,”如“这半边是死的,这条街”, 力摹原文,甚至包括句型。萧、文译则企图进行梳理,使其逻辑化或明晰化,如“街的这半边死气沉沉。就连白天,生意也是萧条的。”对比之下,金译增色过多,给人以阐释过度之嫌,有累赘感。如将“Sun or wind. At night too”译为“太阳,或者是风。晚上也冷冷清清。”后句中的四字词大可不必,一如原文。萧、文译则尽量使句与句、句与字之间逻辑化,如“这是怎么回事呢?反正有个原因。不是太阳就是风的缘故。”但此为译者自己的语言,因此,似乎有译之过度之嫌。

  请看下一例:
  …and then I asked him with my eyes to ask again yes and then he asked me would I yes to say yes my mountain flower and first I put my arms round him yes and drew him down to me so he could feel my breasts all perfume yes and his heart was going like mad and yes I said yes I will yes. (Ulysses,933)
  萧、文译:于是我递个眼色要他再向我求一回 于是他问我愿意吗 对啦 说声好吧 我的山花 于是我先伸出胳膊楼住他 对啦 并且把他往下拽 让他紧贴着我 这样他就能感触到我那对香气袭人的乳房啦 对啦 他那颗心啊 如醉如狂 于是我说 好吧 我愿意 好吧
  金译:于是我用眼神叫他再求一次真的于是他又问我愿意不愿意真的你就说愿意吧我的山花我呢先伸出两手搂住了他真的然后拉他俯身下来让他的胸膛贴住我的乳房芳香扑鼻真的他的心在狂跳然后真的我才开口答应愿意我愿意真的
  这是《尤利西斯》最后一章的最后一句。这整个的一章,无标点,无任何形式上的停顿,连成一体,一气呵成。它所要表现的是人的内心的真实世界,人的流动的绵绵情感,也是最能体现意识流的风格特点。两译文均传神达意,另人叹服。读起来跟原文一样朗朗上口,情意绵绵,韵味无穷。此句用意最深的一词“yes”,在句中反复出现,意蕴有浅至深,层层推进。萧、文译根据译者个人的理解译为“对了”、“好吧”,显得较为灵活,只可惜作者给它进行断句,无异于加上了标点,使它偏离了原文的形式风格,又不大符合汉语习惯,俨然画蛇添足。相比之下,金译把它译为“真的”,并且全文一贯到底行云流水,毫无生硬之感,使译文读者得到了与原文读者几乎同等的感受。
  综上所述,笔者赞成以下观点:萧、文译文笔通达流畅,犹如行云流水,符合译入语的表达习惯,发挥了汉语的优势,文学气息浓厚,可读性强。另外,侧重于读者对译文的理解。但有时阐释过度,限制了读者的自由联想,脱离了原作的风格。而金译似乎从头到尾都受着“读者等效”论的左右,虽然理解比较准确,但往往表达不佳,准确有时就变为无效了。又正因为译者的理解深入,所以,在许多微妙之处,较好地在形式与内容方面再现了作者的风格。总之,两家译文,瑕不蔽瑜,交相辉映,各有千秋,堪称典范。
  
  参考文献:
  [1]刘大魁:《论文偶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
  [2]金堤译:《尤利西斯》,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
  [3]萧 乾、文洁若译:《尤利西斯》,译林出版社,1994。
  [4]程爱民、王正文译:《现代小说中的意识流》,湖南人民出版社,1987。
  [5]谢天振、查明建:《中国现代翻译文学史》,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
  [6]Nida.E, Language ,Culture and Translating,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4
  [7]George Steiner,After Babel,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
  [8]周 仪、罗 平:《翻译与批评》,湖北教育出版社,1999。
  乐 琼:广西钦州学院外语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5/view-2160837.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