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红拳之盘势法理

作者: 肖亚康

  拳谚有“东枪西棍关中拳”,又有“东查西红”之说,这里的“关中拳”和“西红”指的都是红拳。
  红拳是一个古老的、具有地域特色的武术门类。红拳受关中人文化生活与关中文化的滋养与影响,如关中文化不张扬一般,隐身于关中三秦大地之中。关中人在特定的自然和社会文化背景下凭借敏锐、细腻的体验和思维来构造、发展红拳,使红拳文化独具一种特别的色彩和情调。
  红拳是一个拳味颇古的拳种,在劲力和技击上集内家外家之长,吸收并借鉴了其他拳法的优秀招势,它和一些较为古典的拳种相比有统一的一面,但又受关中文化的影响而自成一家,从盘、势、理、法几个方面都浸染着关中文化的痕迹,那就是刚健、豁达、实用、宽厚、含蓄、和谐。
  一、盘
  “盘”,在关中方言中具有特定的一个含义,既有名词的意思也有动词的意思。名词的盘指的是红拳传统的基础训练――十大盘功。凡习练红拳皆要通晓十大盘。动词的盘指的是练的意思,修炼功力。
  十大盘功,是习练红拳最基本、最可靠的入门基本功。根据习练的目的和途径方法又分软盘与硬盘。
  十大软盘所展示的势就是红拳套路的基本元素:首盘霸王举鼎势,二盘撑补势,三盘力推泰山势,四盘千把攒势,五盘孤雁盘翅势,六盘雀地龙势,七盘燕子噙泥势,八盘单足独立势,九盘靖王托塔势,十盘魁星点斗势。软盘多练习柔韧和身法,以自身体重为负荷的静力、以柔韧为主的训练方法等。习武者皆知“未学拳,先拔筋,打拳不踢腿,必定是个冒失鬼”,红拳亦很注重柔韧、踢腿、活腰以及身法等灵活性基本功的修炼,自有一整套既科学又比较全面的基本功训练方法。
  十大硬盘,注重练习指、臂、腰、腿、脚之功力,讲究耗劲,如千字锤、千把攒、千斤坠、踢桩、打桩、梅花桩、舒鼎、举石担、盘刀举凳、打沙袋、插沙袋、磕臂膀、磕树、举锁子、挑担子,以及不同器械的功法练习,另有练手之法、肘法、肩法、眼法、身法、胯法、膝法、步法,及药物配合练习法等。所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硬盘内容丰富,注重“气、势、功、柔韧、意志”的修炼;动作由易到难,循序渐进,有助于习练者身体各部得到全面锻炼和发展,为打手应用奠定坚实基础。重视功的练习也是红拳要求拳架工整、劲力饱满的必备,它铸就了红拳“打人如灯草”般的胆识、豪情与气慨。
  二、势
  “势”,架子、架势,即红拳表现出来的样子。红拳包含拳、械以及对练套路。套路使习练者身法灵活,步法协调,既可下场表演,又可强身健体,而且作为一势连一势的顺序是进行盘架子的主要手段。
  势是一个多义字,传统武术语境中,势常常是一个灵活的概念。在技术动作中,有动和静两层意义,动是指动作运动中的态势、气势和动势,静是指姿势、架势。动和静的关系是中国武术最重要的理念之一。
  广义的势,指拳术中的一切招势和架势。狭义的势,则专指拳家根据其传授和经验,所采取的某种特定的攻守姿势。唐顺之《武编・拳》曰:“拳有势者,所以变化也。横斜、侧面、起立、走伏,皆有墙户,可以守,可以攻,故谓之势。”又有“拳有定势,而用时则无定势……作势之时,有虚有实……”势的作用就是为了在搏斗较技中,利于应对周旋,求取机变而取得胜利。
  外在的势是架势,内在的势则是指蕴涵相应的攻防应变之技法要则,讲究势的“变”。红拳之势在练习的时候讲究炼意,故而外在地看,红拳是“软拳”,软是注重炼意,炼意皆在追求势与势之间的技法应用与变化,追求无定势、不失势和把握势的境界。如典型动作鹦哥架,练时很柔和,却暗合抄手进攻、双掌架防以及翻腕缠拿展打等攻防势法。又如叶子手,练习时也很柔慢,但此势要柔中含刚猛,以慢中求速疾,上手的快速撩打带动下面手的提打,上手的虚惊紧接下手的实攻,或是上手的实撩配合下手的提拿近身化手,等等,无不蕴涵着势的虚实、变化和法的求取。
  另外,势不光是一个架势,更是一个经典哲学概念。古代学者将理与势作为一对哲学范畴加以研究,势与虚实的学问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具有重要的精神追求,《孙子》十三篇的中心专篇,就立有《形篇》、《势篇》、《虚实篇》。《孙子・计篇》论势曰:“势者,因利而制权也。”《势篇》又曰:“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关于虚实之理,《虚实篇》云:“避实而击虚……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此类深奥的兵学原理通于拳理,早已被古代拳家应用到拳械技理中,也被红拳列为技法体系的重要核心之一。
  红拳拳势,以大、小红拳为基本,二路红拳、关西红、关东红、月明红拳为楷模,有三十六路(套)之称。大拳正套另有拳序(套),合之同化外来及拳系所属,实已逾百。所用器械,长兵以枪棍为主,如六合大枪、单头双头母子棍、阴手、琵琶、盘龙棍,套路总计七十之多。
  三、法
  红拳完整的技法打手“法”,包括手法、步法、身法、腿法、拿法、摔法、滚跌法以及器械法,有着完整的内容与讲究,包含所有技击对抗形式。
  红拳以手法为核心,手法的实战交手叫“打手”,以“撑斩为母,组排为形,零招散打,汇集成串”的打手,是红拳技击的精华所在。打手手法,零手有百,汇编成串,组排成排子手,与打手母子九拳及打手跑拳相辅并习,组成红拳的打手体系。
  红拳母法包括:手法(撑、斩、勾、挂、缠、拦、沾、挎)、步法(弓、马、偷、夺、击、窜、踪、退)、身法(闪、绽、腾、挪、拧、腰、摆、胯)、打法(踩腿审进、钻靠叼打、声东击西、上虚下实、飞步叼打、迂回化进、巧避轻拿、后发制人)、棍法(封、摩、揭、挑、搬、提、裙、拦)、刀法(提、扎、砍、撩、滚、摩、擒、拿)、枪法(封、闭、捉、拿、撸、提、缠、环)、鞭法(遮、拦、踪、横、领、辟、叼、打)等。
  红拳在法的修炼时要求先松静,只有做到尽量放松才能把劲贯穿于拳手,出拳讲寸劲。红拳手法讲究撑斩勾挂、高 低压、里勾外挎、指上打下、叼打巧击、钻身贴靠,打法讲究“云手和抹手,打人凭的六合手”,步法讲究闪、展、腾、挪、里跤、外跤,身法讲究“拧腰摆胯,避肩溜滑,以步制人”。总法概括为十六个字:“撑补为母,勾挂为能,化身为奇,叼打为法。”在器械方面,红拳的棍法之中吸收了西北棍法的内容,从条子到鞭杆,使得红拳棍法显得密集多变,提倡棍中必有扎枪,融合了一些流传有绪的枪法技术。红拳对器械的分类富具文化品味,讲求“会扎枪的为教师,会缠流星的为把势,会推春秋的能挂帅”。
  “学拳要身法活便,手法便利,脚法轻固,进退得宜”,法是拳学文化的一个核心概念。红拳讲究内炼精、神、气、力、功,外练手、眼、身、法、步。步要黏,行要颠,讲究“拳似流星眼似电,身如蛇形腿似钻,力发于根,主宰于腰,形于四梢,精气神贯为一体”。追求内在的锻炼,意识的修炼,在练套路时,在做每一动作时,必须带着意识练,必须悟透所练动作招势的拳理含义和实战意感,以培养出灵活多变的神态,达到随心所欲“跑拳打手”的境界。
  四、理
  “理”,即红拳拳技理论,以技入道的哲学理论。红拳拳技理学浸润着关中文化的传统核心理论。
  红拳拳理概括起来是:“撑补为母,勾挂为能,化身为奇,叼打为法,踩腿审进。”红拳主讲提劲,运气力以圆为基,以心意为根;九拳讲究当撑论撑,该斩向斩,云手接势,云手变达,人若会云手,打遍天下无敌手;炮捶讲究“揭、抹、捅、斩”;花拳讲究“撑补为本,勾挂为能”;梅花拳主讲“神要静,步要稳,手要准,心要狠,身要坚,行如风”;梅花桩拳讲究“提领勾挂、腾挪闪缠、倒脚换手、迈步化身。”
  红拳理论不光涉及红拳技术内容的各个方面,而且拳理中渗透着“技以载道”的思想。中国古代,武更多的是被阐释成一种技艺,修炼者只不过是借助武术的方式来悟道罢了。“技进乎道”作为关中文化滋养下庄子技道观的核心思想,被历代武术家奉为“由拳入道”的终极目标。
  总之,红拳之盘是基础条件,势和法是重要的技法辩证关系,是红拳变与化的拳技精华、技术要素和制胜规律的总结,与理构成红拳练功、养身、打法、修习的拳学体系。势存于外形,是外在的躯壳。法藏于内里,法和劲是内在的精髓。不明法和劲,势和招也难以理解掌握和领悟。不明拳理,不懂劲和法,不悟道,招和势也达不到预期之目的,功也达不到神化的境界。拳打千遍其意自见,通过招势喂手对练,自然就悟出了法理和劲道。“由招熟到懂劲,由懂劲阶及神明”,红拳之盘、势、法、理即是红拳练习通往神明佳境的“大学”之道。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127517.ht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