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文化使者涩谷天马:最爱和平的“日本鬼子”

作者: 陈元

  近日,一部名叫《借枪》的热播剧赢得了观众的好评,剧中那个叫加藤敬二的“日本鬼子”冷血、残忍、阴险、狡诈、神经质,让人恨得咬牙,大家都觉得这个日本鬼子迥异于以往影视作品中传统的“日本鬼子”,更真实、可信。
  这个“日本鬼子”的扮演者是日本演员涩谷天马,他的名字虽不为中国观众所熟知,但他却演过很多有名的影视剧:《叶问》、《生死线》、《斗牛》……而且他还是一个最爱和平的“鬼子”!
  
  被中国文化吸引而来,他一不小心当上“日本鬼子”
  
  涩谷天马1969年出生于日本东京都�玉县,2006年3月他来到中国寻求发展的机会。
  初来乍到,面对陌生的环境,涩谷天马先选择到北京语言大学学习汉语。
  在北京语言大学,涩谷天马认识了不少朋友。2006年4月,北京大学的日本留学生邑村接到《草原春来早》剧组的邀请,出演剧中一个角色,但他突然有事要回国,便把涩谷天马推荐给了该剧导演汪涛。
  其实那段时间涩谷天马过得很艰难。他一边学习语言一边拼命打工,吃了很多苦。为了减少开支,他决定离开收费相对较贵的学校宿舍,自己租便宜的房子住。但要在北京租便宜的房子并非易事。涩谷天马还记得,有一次他好不容易找到一间便宜的房子,无奈房东却冷冷地说:“对不起,我的房子不租给日本人”
  涩谷天马很是费解:“为什么?为什么不租给日本人?”
  “日本人曾在中国犯下滔天罪孽而且曾杀害我老辈的亲人!”
  房东的话让涩谷天马无语了。他尴尬地为同胞在中国犯下的罪孽而不停地鞠躬说“对不起”。他虽然对那段历史有所了解,但并不深,于是他走进了图书馆,想要追根究底。在看过大量反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书籍及史料后,他完全理解了那个房东的举动。这也为他出演《草原春来早》中的“金井”,增加了许多心灵体验。
  由于那段时间涩谷天马没租到房子,他只能到朋友家投宿,东住一宿,西住一宿,以致他拿到剧本后竟找不到一个能够安下心来背台词的地方。于是街边、公园都成了他练习台词、模拟表演的场所。
  演过《草原春来早》后,涩谷天马意犹未尽,希望能继续演出。然而,他在剧中的角色仅仅是“鬼子甲”、“鬼子乙”,表演才能未能获得关注,那之后有一年多时间他都没接到邀约。
  在没有戏约的时间里,涩谷天马继续学习汉语,读中国小说、看影视剧,对中国文化越来越感兴趣。他在日本时对中国的了解很肤浅,也没有那么多了解的渠道,来中国后他发现,中国朋友也不怎么了解日本,因此,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促进中日两国人民互相了解的桥梁。于是他在东京注册了一家名叫“日中文化交流推进会”的非营利组织,为中国人和日本人提供一个民间交流的平台,尽可能地向两国人民介绍日本和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艺术……
  作为“日中文化交流推进会”会长的涩谷天马经常组织一些活动,举办了很多场“日本文化介绍讲座”,内容包括日本茶道、合气道、剑道、空手道、舞蹈、音乐,以及动漫、建筑、料理、化妆和服装等等。在促进中日文化交流的同时,他也认识了越来越多的人。
  随之,他的好运接踵而至。
  
  飙戏形神兼备,中日民间文化大使成了“鬼子专业户”
  
  2007年6月,导演李舒找到涩谷天马,请他出演电影《飞虎队谍战》中熊本一角。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二战时期的日军特殊部队想要破坏飞虎队油库,最终计划失败的故事。
  虽然又有戏可演了,但涩谷天马在拍此片时却不轻松,甚至九死一生。
  拍摄之初,李舒档期不好安排,剧组便换了一个导演。新未的导演觉得涩谷天马更适合出演片中同情中国、反对战争的清水。然而,当涩谷天马为清水一角做了大量准备、背下所有中文台词后,李舒又回到剧组,将他的角色换回熊本这意味着汉语不好的他之前所做准备都泡汤了,他只得重新背熊本的台词……
  因为准备工作过度劳累,涩谷天马在开机之时突然病倒了。他靠打点滴和服药维持拍摄,连续拍摄25小时不休息,还得在雨里跑、河里泡、泥里滚……面对如此艰难的拍摄,他萌生了放弃的想法。
  但坚持就是胜利,涩谷天马咬着牙终于拍完了整部片子。
  一分汗水一分收获,《飞虎队谍战》公映后,取得了不俗的票房,仅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便先后重播了15次,观众对涩谷天马的表演也竖起了大拇指。
  于是找涩谷天马演戏的导演渐渐多了起来,他先后拍了《叶问》《斗牛》《地道英雄》等影视剧。
  电影《叶问》是涩谷天马在中国接拍的第五部戏。2008年3月,涩谷天马接到《叶问》剧组的电话时,听说是功夫片,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因为从小就是中国功夫片迷,而《叶问》的动作导演又是他的偶像洪金宝,他为能参与拍摄而高兴。
  然而看过剧本,涩谷天马才知道,自己根本不需要“打”,而只需要“坏”:片中的英雄是叶问,叶问的对手是三浦将军。三浦要讲“武士道精神”,不能“太猥琐”,“猥琐”的事情只能由他扮演的角色“承包”了。《叶问》上映后,观众的反映也证明他演活了一个“坏人”。
  2010年,电视连续剧《潜伏》的导演姜伟找到涩谷天马,请他饰演《借枪》中的反一号加藤敬二,与张嘉译、颜丙燕、罗海琼等明星共同飙戏。涩谷天马看过《潜伏》,姜伟是他的偶像,现在偶像找他拍戏,真是机会难逢啊
  《借枪》讲述的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潜伏天津法租界的中共特情人员熊阔海,在上线牺牲、同志们误会他是叛徒,掩护他的洋行又倒闭,且一穷二白的情况下仍然坚持暗战,最终不惜牺牲自己去暗杀日本宪兵队司令加藤敬二的故事。
  为了将角色演绎得更出彩,涩谷天马找到导演姜伟谈起自己的想法:他觉得在加藤敬二办公室里放植物或者热带鱼,能突出加藤敬二表面上仁义、骨子里却是刽子手的变态的双重人格。姜伟采纳了他的建议,并选择了金鱼做陪衬。
  在《借枪》的第一集中,加藤敬二与一根鸡毛掸子隆重登场。这根鸡毛掸子是日军在扑空正面人物联络点后的唯一“收获”。狠心的加藤敬二要求手下抓来无辜百姓枪杀。导演姜伟原本要求涩谷拿着鸡毛掸子“跳舞”,以表现加藤敬二对生命的漠视。但当涩谷天马了解到姜伟的意图后,却觉得将“跳舞”改成“手撕鸡毛”更好一些――枪响一声,一个生命死去,加藤就撕下一根鸡毛……姜伟又采纳了涩谷天马的建议,经过这个设计,一个凶残冷血的加藤便跃然荧屏之上。
  在表演加藤敬二被枪杀的最后一场戏之前,涩谷天马决定给观众展现一个军国主义狂徒疲惫的一面,他希望自己的眼睛是红肿的。为此,熬夜、揉搓,他想着法子折磨自己的眼睛。而在拍另一场表现日本鬼子杀人不眨眼的戏时,他还有意将火药揉入双眼,“造就”了一双恐怖的“红色鬼子眼”……
  就这样,在拍戏的过程中,涩谷天马不断地琢磨,又不断提出有创意的点子,使角色比原来的设计更出彩,也将一个冷血、残忍、阴险、狡诈、神经质的 日本鬼子演绎得出神入化。
  转眼间,涩谷天马来中国已经5年了。5年里他先后扮演了《额尔古纳河右岸》中的铃木秀男、《喋血孤城》中的伊藤三郎、《叶问》中的佐藤、《斗牛》中的寺田联队长、《地道英雄》中的上岛次郎、《川军血战到底》中的野岛苍二、《借枪》中的加藤敬二……成了名副其实的“日本鬼子专业户”。这个“头衔”虽然怪怪的,但涩谷天马却为自己能够在影视剧中,真实地还原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那场侵华战争的一些片段,且能让人铭记和反思而倍感荣幸。
  
  风雨走来有笑有泪,爱好和平的他无惧还原侵华历史
  
  电影《叶问》上映后,由于涩谷天马把佐藤演得太坏了,导演叶伟信一直担心他的安全,因为有很多观众在网上留言说,“真想揍死佐藤”。
  同时,他演的角色被观众称为“最令人惊喜,且最接近历史真相的鬼子”。
  事实上,涩谷天马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他的个人网站常受攻击,网上也出现了不少日本人批评他的帖子,有的日本人甚至威胁他:“涩谷天马,回日本时你要小心点”
  虽然压力很大,但涩谷天马却不后悔,而且愿意继续扮演“鬼子”。他认为,世界上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热爱和平的,虽有日本人不接受侵华历史,但这毕竟不是主流。
  涩谷天马称自己是“最爱和平的鬼子”,曾亲自作词作曲了一首名叫《No Boraer》(没有国界)的歌:地球本无国境,地图上却有国境线。太空中看地球,没有国境线,我们心里也应该不留国境线,只留一个蓝色的、美丽的星球……
  虽然在影视剧中涩谷天马所演的日本鬼子很遭人恨,但在现实中,中国人对他却很好,他在工作中也结交了很多好朋友。
  3月,当日本发生突如其来的大地震后,涩谷天马收到了很多中国朋友在第一时间打来的问候电话:《我是传奇》的导演徐宗政、《地道英雄》的导演丁黑、《斗牛》导演管虎、《借枪》导演姜伟、《叶问》导演叶伟信、《川军血战到底》的导演李舒、《生死线》导演孔笙,还有以前合作过的张玉中、付玮、陈冬冬、林晓丽、可扬……雪中送炭的温暖,让涩谷天马特别感动。
  涩谷天马又看到广大中国人民对日本灾区的援助,以及中国政府一次又一次向日本灾区捐款、派遣专业救援队前往日本灾区救援……这些都让他深深地感到,中国人民是以德报怨的人民。他更加愿意成为中日文化交流的民间大使,做更多贡献。
  涩谷天马觉得自己这个“鬼子专业户”肩上的担子很重,因为日本几乎没有反映侵华战争的影视剧,很多日本年轻人对日本侵华战争都不太了解。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从而维护和平,远离战争。
  目前,涩谷天马正在参与张艺谋新片《金陵十三钗》的拍摄,依然饰演日本鬼子。能与著名导演张艺谋合作,涩谷天马很开心,觉得自己以反面形象来宣传和平,影响会更上层楼。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