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马钱子新型制剂及质量控制的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要]马钱子是迄今为止治疗风湿顽痹、关节炎、跌打损伤、痈疽疮毒等效果确切的一味传统中药,但其主要的有效成分同时也是有毒成分,因此限制了其临床使用。从古至今,众多学者致力于马钱子减毒增效的研究,以期扩大临床应用。随着制剂技术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学者采用新工艺、新剂型等手段来实现马钱子的减毒增效。本综述将对近年来马钱子新型制剂及其质量控制的研究文献进行归纳总结,为马钱子剂型现代化,质量控制标准化等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马钱子;新型制剂;质量控制;研究进展
  [中图分类号] R28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9)2(a)-0021-05
  [Abstract] Semen Strychni is a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with definite curative effect on rheumatic stubborn paralysis, arthritis, bruise injury and carbuncle venom so far. However, its effective ingredient is also toxic, which greatly limits its clinical use. Since ancient times, many scholars have devoted their efforts to reducing the toxicity and increasing the efficiency of Semen Strychni in order to expand the clinical application.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preparation technology, more and more scholars adopt new technology and new dosage forms to realize the attenuation and synergy of Semen Strychni. This review will summarize the research literature on the new preparation and quality control of Semen Strychni in recent years, so as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 modernization of the preparation form and the standardization of quality control of semen strychni.
  [Key words] Semen Strychni; New preparation; Quality control; Research progress
  中药马钱子为马钱科植物马钱Strychnosnux-vomica L.的干燥成熟种子,味苦性温,有大毒,归肝、脾经,可通络止痛,散结消肿[1]。马钱子在治疗各种炎症、痹证方面,药力峻猛,起效迅速,但因其毒性大、治疗窗窄、半衰期短,臨床应用的毒副作用较多,限制了马钱子的广泛应用。《中国药典》2015版收载含马钱子的中成药共计20种,口服制剂主要以片剂、胶囊、散剂、丸剂为主;外用制剂主要为膏剂。随着制剂技术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学者对马钱子新型制剂进行研究,以期实现其减毒增效、扩大临床应用。本综述对近年来马钱子新工艺、新剂型研究及其质量控制研究相关文献进行归纳总结,为马钱子的剂型现代化、质量控制标准化等研究提供参考。
  1马钱子的新型制剂
  传统马钱子药用剂型主要为丸剂、片剂、散剂、胶囊及膏剂等,随着制剂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学者对马钱子缓控释制剂等现代剂型进行了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可减轻马钱子的药理毒性、增强疗效,扩大其临床应用。
  1.1贴膏剂
  贴膏剂系指将原料药物与适宜的基质制成膏状物、涂于背衬材料上供皮肤贴敷、可产生全身或局部作用的一种薄片状制剂,是一种现代透皮给药制剂,包括凝胶膏剂(原称巴布膏剂)、橡胶膏剂。丰伟[2]以初黏力、反复揭帖性、皮肤黏附性、膏体残留性及外观形状进行综合评分为评价指标,采用正交设计法优化基质配比,确定了马钱子巴布剂的最佳处方:改性聚乙烯醇为粘合剂,高岭土为填充剂,甘油为保湿剂,戊二醛为交联剂;同时对制得的马钱子巴布剂进行皮肤刺激性和过敏性实验,结果显示,马钱子巴布剂对新西兰兔皮肤未见任何刺激作用,也不会引起豚鼠出现皮肤过敏反应,提示马钱子巴布剂是一种比较安全的外用新剂型[3]。沈嘉琪[4]以明胶、聚乙烯醇为巴布剂骨架,聚丙烯酸钠为粘合剂,甘油为保湿剂,制得马钱子巴布剂,具有透气性好、刺激性小、强渗透、控缓释效果好等优势。
  1.2中药涂膜剂
  中药涂膜剂的处方一般由主药、成膜材料、增塑剂、透皮吸收促进剂、防腐剂及溶媒组成,不需裱褙材料,不需特殊机械设备,具有使用方便、工艺简单、质量稳定等优点,可随时中断给药,避免药物的首过效应及胃肠道反应[5]。目前有关中药涂膜剂的研究中,以具有清热解毒、活血化瘀功效的药材为主,用于治疗跌打损伤或关节炎等疾病。任佳佳[6]将制备好的中药稠膏(马钱子为主药)缓慢加入到充分溶胀的聚乙烯醇-124中,边加边搅拌,继续加入甘油、吐温-80适量,以60%乙醇稀释至1000 ml制得马黄涂膜剂,并对其进行体外透皮、药效学及皮肤安全性评价研究,结果显示,其止痛消肿效果较好,无皮肤刺激性和急性毒性反应。   1.3喷雾剂
  喷雾剂,系指原料药物或与适宜辅料填充于特制的装置中,使用时借助手动泵的压力、高压气体、超声振动或其他方法将内容物呈雾状物释出,用于肺部吸入或直接喷至腔道黏膜及皮肤等的制剂[7]。九分散是传统的中药制剂,由麻黄、马钱子、乳香、没药4味中药组成,具有活血散瘀、消肿止痛的功效。由于处方中含马钱子,内服易引起中毒,外用生物利用度低。孙亦群等[8]将其改制成经皮给药制剂九分喷雾剂,可避免肝脏首过效应和胃肠道反应,还可维持稳定、持久的血药浓度。
  1.4凝胶剂
  凝胶剂系指药物与能形成凝胶的辅料制成溶液、混悬或乳状液型的稠厚液体或半固体制剂。朱静娟等[9-10]采用Box-Behnken响应面法设计优化马钱子凝胶剂基质处方得到最佳配比为聚丙烯酸钠3.0 g、聚乙烯吡咯烷酮2.0 g、甘羟铝0.5 g,并在基质处方中加入马钱子提取物制得马钱子凝胶剂,以降低马钱子中有毒成分的突释,而降低其毒性,同时对其进行骨癌痛疗效观察及安全性评价试验,结果显示,马钱子凝胶剂在高剂量时对骨癌痛有一定的镇痛作用,且无急性毒性、刺激性及皮肤过敏反应。
  1.5马钱子的新型药物载体
  1.5.1脂质体  系指将药物包封于类脂质双分子层内而形成的微型泡囊体,不改变药物的分子結构,可降低药物毒性,具有缓控释作用。瞿叶清等[11]按一定质量比称取氢化大豆卵磷脂(HSPC)和大豆卵磷脂(SPC),胆固醇,二硬脂酰磷脂酰乙醇胺-聚乙二醇2000(DSPE-PEG2000),加入无水乙醇,注入硫酸铵溶液中,经适当处理后,再加入马钱子总生物碱,制得马钱子总生物碱复合磷脂隐形脂质体;同时同法制备单一的HSPC隐形脂质体和SPC隐形脂质体,比较三者静脉注射后马钱子碱组织分布的影响,结果显示,马钱子总生物碱HSPC隐形脂质体静脉注射后的血药浓度远高于其他脂质体。温思菁等[12]采用硫酸铵梯度法制备马钱子总碱脂质体,以泊洛沙姆407为基质制备成脂质体凝胶,采用Franz扩散池比较其和普通凝胶的经皮渗透性和皮肤滞留量,结果显示,脂质体凝胶能缓慢的透过小鼠皮肤,皮肤滞留量大于普通凝胶。
  1.5.2微乳  微乳于80年代后作为药物载体受到医药界的重视,具有粒径小,透明,稳定,靶向释药等特点,可提高药物疗效,降低毒副作用。宋金春等[13]在室温下将油酸、丙二醇以及聚山梨酯-80按一定比例充分混合后,加入马钱子碱原料,充分搅拌,制得透明的马钱子碱微乳,并通过体外透皮吸收实验证实马钱子碱微乳促进了马钱子碱的透皮吸收,显现出持续、延时的转运特点,延长了药物的作用时间,提高了药物的生物利用度,同时可避免马钱子碱毒性反应的发生。
  1.5.3微囊  微囊系指固态或液态药物被高分子材料包封形成的微小囊状粒子。微囊具有保护物质免受环境条件的影响、掩蔽药物的刺激性、提高药效、减轻副作用、增加药物稳定性、延长药效及靶向释放等作用[14-15]。宋信莉等[16]以壳聚糖、明胶为囊材,采用复乳化-交联法制备马钱子总生物碱微囊,通过星点设计-响应面法优选其制备工艺,并对微囊的载药量、包封率、产率、表征、粒径分布等质量评价指标进行考察,得出最佳工艺处方,壳聚糖质量浓度为1.5%,明胶质量浓度为11.0%,囊芯囊材质量比为1∶1,戊二醛用量为2 ml。同时通过急性毒性实验考察马钱子总生物碱微囊LD50为236.59 mg/kg,是马钱子总生物碱的2.23倍,提示制成微囊可有效提高马钱子总生物碱的安全性。
  1.5.4囊泡  囊泡作为一种新型药物载体,具有同时运载亲水性药物和疏水性药物的能力,是理想的体内药物载体。胡杰等[17]采用pH梯度法和包封率为主要考察指标,以司盘60-胆固醇1∶1为囊材,药物-囊材1∶10,柠檬酸溶液为水相,碳酸钠做为pH调节剂,制得粒径179.2 nm,Zeta电位-25.41 mv的马钱子总碱囊泡凝胶,平均包封率86.9%。吴珍珍等[18]针对马钱子生物碱在类风湿性关节炎方面的作用,制备了马钱子总碱囊泡凝胶,对其体外透皮扩散或抗炎作用进行研究,提示马钱子总碱囊泡凝胶制备工艺可行,质量稳定,且药效比较试验显示,比普通马钱子总碱凝胶起效剂量低,抗炎作用显著。张卫华等[19]通过药效试验,筛选马钱子抗炎镇痛的主要有效成分为马钱子碱,同时优选马钱子碱囊泡凝胶的体外透皮促渗剂,得出结论为加入3%氮酮的马钱子碱囊泡凝胶体外透皮效果较好。
  1.5.5壳聚糖纳米粒  壳聚糖是甲壳脱乙酰化衍生物,仅次于纤维素的第二大类多糖,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和生物可降解性,采用壳聚糖及其衍生物制得的壳聚糖纳米粒载体具有水溶性、低毒性、无致突变性、低免疫反应、良好的缓控释作用的特点[20]。陈志鹏等[21]以新型高分子材料N-glycyrrhetinicacid(GA)-polyethyleneglycol(PEG)-chitosan(NGPC)为载体材料,采用离子交联法制备载马钱子碱(Brucine)的壳聚糖纳米粒(Brucine/NGPC-NPs),结果显示,Brucine/NGPC-NPs平均粒径为(197.6±11.2)nm,包封率和载药量分别为(63.48±4.67)%和(5.49±0.38)%,对马钱子碱壳聚糖纳米粒进行体外肝癌细胞摄取特性研究,结果显示,壳聚糖纳米粒可以作为肝细胞靶向的载体,显著提高马钱子碱进入肝癌细胞的量,达到减毒增效的目的。同时该课题组[22]对马钱子碱新型壳聚糖纳米粒的体外抗肿瘤活性进行研究,以HepG2细胞为模型细胞,结合高内涵细胞分析系统、流式细胞仪、透射电镜和免疫荧光等,考察马钱子碱溶液剂和载马钱子碱壳聚糖纳米粒对细胞凋亡的影响,并初步探讨其促肿瘤细胞凋亡的机制。结果显示,载马钱子碱的多功能复合型壳聚糖纳米粒通过增加药物在线粒体的累积量而增强其杀死肿瘤细胞的能力,发挥更强的抗肿瘤效应。   1.5.6纳米结构脂质载体  纳米结构脂质载体系统是为了克服传统固体脂质纳米粒的不足,对其进行修饰而开发的一种新型载体系统[23]。纳米结构脂质载体可增加难溶性药物的溶解度,提高药物的包封率和载药量,可延缓药物泄露;同时其原料可以在体内生物降解,降低对机体的毒副作用,具有缓控释和靶向性[24-25]。管庆霞等[26]采用溶剂乳化超声法制备马钱子碱纳米结构脂质载体(B-NLC),以单因素考察法结合星点设计-效应面法优化处方与制备工艺,最优条件,药物用量为1.28 mg,泊洛沙姆188质量浓度为1.08%,固态脂质与液态脂质的比例为1.45∶1。采用该工艺制得的B-NLC包封率高,粒径小,分布均匀,该方法操作简便,可以用于B-NLC制备与处方的优化,为马钱子碱的体内研究进一步奠定了基础。
  2马钱子及其制剂质量的控制
  马钱子主要含生物碱类、萜类、苷类及有机酸类等化学成分,其中含生物碱1.5%~5%,主要为士的宁和马钱子碱,其主要成分既是有效成分也是毒性成分[27]。目前对马钱子及其制剂的质量控制研究主要集中在马钱子碱和士的宁两种成分。马钱子的质量控制研究早期主要采用分光光度法[28],该法仪器普及,操作简单,但样品前处理繁琐,杂质干扰多,准确性较差。还有学者采用毛细管区带电泳法[29],该法分离效率高、操作成本低,但該法所用仪器相对不普及。本综述对近5年马钱子及其制剂的质量评价方法进行了总结。
  2.1高效液相色谱-紫外检测(HPLC-UV)
  高效液相色谱法(HPLC)具有分析速度快、分离效能高、自动化程度高、重现性好、专属性强等优点,已成为中药质量控制的主要方法。该方法目前已广泛应用于马钱子药材[30-31]及其相关制剂(如七味马钱子丸[32]、追风舒筋活血片[33]、通脉丸[34]、风湿关节炎片[35]、伊木萨克片[36]等)生物碱类成分地测定,多采用反相高效液相色谱法,吸收波长为254 nm或260 nm,流动相地选择包括添加离子对试剂(磷酸二氢钾和十二烷基硫酸钠)和非离子对试剂,方法专属性强,操作简便、准确。还有学者采用正向高效液相色谱法,段存贤等[37]采用氨基键合硅胶为固定相的正相高效液相色谱法,用于神农丸中士的宁与马钱子碱的含量测定,流动相中无需加入离子对试剂,操作简便,色谱图基线稳定,分离度好。
  2.2高效液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HPLC-MS)
  液质联用技术结合了液相色谱的高分离能力和质谱的高选择性、高灵敏度等双重优势,在药物分析、食品分析及环境污染物分析等众多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十一方药酒是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医院制剂(桂药制字Z01060025),主要成分为重楼、三七、红花、制马钱子等20味中药,其中马钱子碱和士的宁既是有效成分也是有毒成分,但因十一方药酒处方成分复杂,采用HPLC-UV法灵敏度较低,干扰色谱峰很多,因此,韦立志等[38]采用UPLC-MS/MS法分析十一方药酒中马钱子碱与士的宁,选定色谱条件下,马钱子碱和士的宁分离度和质谱响应好、灵敏度高,可有效避免九种其它成分的干扰,为十一方药酒的质量控制提供了有效的检测手段。
  2.3高效液相色谱指纹图谱
  中药指纹图谱是一种综合的、可量化的鉴别手段,是当前符合中药特色的用于评价中药真实性、稳定性和一致性的质量控制技术。马恩耀等[39]建立了醋马钱子的HPLC指纹图谱,并探讨炮制前、中、后指纹图谱的变化,11批生品和醋制品的相似度>0.97,炮制品和生品共有峰达16个,通过指纹图谱可以全面观察醋制前后饮片物质基础的变化规律。
  3小结
  马钱子作为传统中药,“开通经络,透达关节之功远胜于它药”,虽有大毒但临床应用经久不衰,研究学者也一直致力于马钱子减毒增效的研究,其中结合现代技术将其开发成安全、有效的新型制剂是重要途径之一。马钱子因受其毒性限制,其新型制剂的研究多以经皮给药为主,因此需要研究学者对马钱子毒理学、给药方式等进行继续深入的研究,开发并设计安全、有效地内服药用剂型,使马钱子能发挥其最大功效。
  马钱子制剂的质量控制研究方面,近年来主要集中在传统剂型(片剂、丸剂、散剂、膏剂等),对于马钱子新型制剂,随着在临床的逐渐应用,运用现代分析方法建立和完善制剂的质量标准也尤为重要。
  [参考文献]
  [1]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国药典,一部[S].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5:50-51.
  [2]丰伟.马钱子巴布剂的研究[D].广州:广东药科大学,2017.
  [3]丰伟,李灿楷,方亦齐,等.马钱子巴布剂对皮肤刺激性和过敏性实验研究[J].中南药学,2017,15(5):611-614.
  [4]沈嘉琪.马钱子巴布剂制备工艺的研究[J].黑龙江科技信息,2016,(21):49.
  [5]苏海萍,韩越,马艳.涂膜剂的研究进展[J].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2016,16(1):259.
  [6]任佳佳.马黄涂膜剂的制备及透皮吸收研究[D].济南:山东中医药大学,2016.
  [7]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国药典,四部[S].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5:16-17.
  [8]孙亦群,周莉玲,黄月纯.透皮吸收实验对九分喷雾剂处方的筛选[J].中草药,2002,33(3):221-222.
  [9]朱静娟,张丽,陆晔辉,等.Box-Behnken响应面法优化马钱子凝胶膏基质处方研究[J].江苏中医药,2017,49(6):59-61.
  [10]朱静娟.马钱子凝胶膏的研制及对大鼠骨癌痛疗效观察[D].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7.
  [11]瞿叶清,陈军,侯婷,等.磷脂组成对马钱子总生物碱隐形脂质体静脉注射后马钱子碱组织分布的影响[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6,22(6):75-78.   [12]温思菁,陈家乐,管咏梅,等.马钱子总碱脂质体凝胶的制备及其体外透皮作用[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17,37(1):36-39.
  [13]宋金春,王玉广.马钱子碱微乳的制备及其体外透皮吸收的研究[J].中国药学杂志,2006,41(12):928-931.
  [14]杨晓艳,张爱武.普罗布考微囊的制备与性质考察[J].北方药学,2017,14(4):156-158.
  [15]汤洋,杜倩,时瑞,等.葡萄籽原花青素微囊的制备工艺优化及质量评价[J].中国医药工业杂志,2016,47(12):1536-1541.
  [16]宋信莉,杨道斌,王钰乐,等.星点设计-响应面法优选马钱子总生物碱微囊制备工艺[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8, 3(4):1582-1587.
  [17]胡杰,吴珍珍,胡克菲,等.马钱子总碱囊泡的制备与评价[J].中国中药杂志,2011,36(14):1955-1958.
  [18]吴珍珍,胡杰,胡克菲,等.马钱子总碱囊泡凝胶的体外透皮扩散和抗炎作用[J].中国实驗方剂学杂志,2011,17(9):7-10.
  [19]张卫华,胡杰,吴珍珍,等.不同促渗剂对马钱子碱囊泡凝胶体外渗透性能的影响[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5, 21(7):14-16.
  [20]李炜烨,杜紫薇,王慧敏,等.纳米递药系统载体的研究进展[J].化工时刊,2017,31(10):28-33.
  [21]陈志鹏,张刘杰,贺佳玉,等.马钱子碱新型壳聚糖纳米粒体外肝癌细胞摄取特性的研究[J].中国药科大学学报,2014,45(6):674-680.
  [22]贺佳玉,吴丽,王建春,等.马钱子碱新型壳聚糖纳米粒的体外抗肿瘤活性研究[J].药学学报,2016,51(4):650-656.
  [23]郑娟,沈成英,庞建云,等.丹参酮IIA纳米结构脂质载体的体外评价及其对HaCaT细胞增殖的影响[J].中草药,2016,47(24):4340-4344.
  [24]宋春晓,何书莲,曹春凤,等.固体脂质体纳米粒和纳米结构脂质载体在药物传递中的研究进展[J].药学研究,2016,35(4):234-236.
  [25]刘碧林,石明芯,朱照静,等.星点设计-效应面法优化姜黄素正负离子纳米结构脂质载体处方[J].中草药,2016, 47(19):3401-3406.
  [26]管庆霞,张伟兵,张喜武,等.马钱子碱纳米结构脂质载体处方与制备工艺的优化[J].中草药,2018,49(11):2557-2563.
  [27]解宝仙,唐文照,王晓静.马钱子的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药学研究,2014,3(10):603-606.
  [28]王咏,陈军.马钱子总生物碱含量测定方法的建立与比较[J].西部中医药,2017,30(7):29-32.
  [29]曹红,刘云,靳守东.毛细管区带电泳法测定马钱子药材及其制剂中士的宁和马钱子碱的含量[J].药物分析杂志,2002,22(4):279-282.
  [30]王明昭,齐武强.不同产地马钱子不同炮制品中马钱子碱的含量测定[J].中医学报,2017,32(230):1236-1238.
  [31]耿琴,王丽.固相微萃取-高效液相色谱联用测定马钱子中士的宁、马钱子碱含量[J].中国药师,2016,19(5):994-996.
  [32]范莹莹,才毛,杨凤梅.七味马钱子丸的质量标准提高研究[J].中国药房,2018,29(2):163-167.
  [33]陈卫平,王伟影,毛菊华.HPLC法测定追风舒筋活血片中马钱子碱、士的宁的含量[J].中国药师,2016,19(1):191-195.
  [34]陈天朝,梁启超,李丽,等.通脉丸溶出液中士的宁和马钱子碱的含量测定[J].中医学报,2016,31(215):563-566.
  [35]逯雯洁,刘亚蓉,韩晓萍,等.HPLC法同时测定风湿关节炎片中4种成分的含量[J].中国药房,2016,27(33):4692-4695.
  [36]翟欣,庞克坚,唐辉,等.伊木萨克片定性定量研究[J].药物分析杂志,2018,38(6):1066-1075.
  [37]段存贤,郭承军.HPLC法测定神农丸中士的宁与马钱子碱的含量[J].药物分析杂志,2018,38(2):331-335.
  [38]韦立志,陆仕华.UPLC-MS/MS同时测定十一方药酒中马钱子碱和士的宁的含量[J].中国药师,2018,21(2):348-350.
  [39]马恩耀,高明,蒋丽芸,等.岭南特色饮片醋马钱子炮制前后HPLC指纹图谱研究[J].中药材,2017,40(1):77-80.
  (收稿日期:2018-08-29  本文编辑:刘克明)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7447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