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不同保温措施对剖宫产产妇围术期体温变化的影响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研究予以剖宫产产妇不同保温措施对其围术期体温变化的影响。方法 90例择期实施硬膜外麻醉剖宫产术的产妇, 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棉被保温组(采用覆盖棉被的方式进行保暖)、液体加温组(采用液体加温的方式进行保暖, 除覆盖棉被等措施, 还需静脉输入37 ℃液体)与强制充气加温毯组(采用覆盖充气加温毛毯与棉被的方式进行保暖), 各30例。比较三组产妇围术期体温、产妇寒颤发生情况、围术期低体温发生情况、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结果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在手术20 min、手术40 min与手术结束时的体温均优于液体加温组和棉被保温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三组产妇均未出现3、4级寒颤, 棉被保温组1、2级寒颤发生率为23.33%(7/30),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1、2级寒颤发生率为3.33%(1/30), 液体加温组1、2级寒颤发生率为20.00%(6/30),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1、2级寒颤发生率低于棉被保温组和液体加温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棉被保温组围术期低体温发生率53.33%(16/30),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围术期低体温发生率为3.33%(1/30), 液体加温组围术期低体温发生率为33.33%(10/30),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围术期低体温发生率低于棉被保温组和液体加温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棉被保温组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为(38.9±10.0)min,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为(37.5±14.1)min, 液体加温组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为(30.3±11.7)min, 液体加温组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短于棉被保温组和强制充气加温毯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强制充气加温毯能有效降低寒颤现象、围术期低温发生率, 改善剖宫产产妇围术期体温;而液体加温能有效促进剖宫产产妇胃肠道功能恢复。
  【关键词】 保温措施;剖宫产;围术期体温;体温变化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11.104
  体温是属于人体一种非常重要的生命体征, 通过体温的改变, 以调节中枢, 进而产热、散热, 维持体温平衡, 进而保证机体内的生理代谢正常[1]。而剖宫产产妇需要接受麻醉, 极易引起产妇围术期产生低温现象, 若未能及时帮助产妇保温, 则可引发手术部位感染、术后寒颤、病理心脏病, 严重甚至可能引发死亡等[2]。本研究针对予以剖宫产产妇不同保温措施对其围术期体温变化的影响进行研究, 具体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6月~2018年6月内蒙古科技大学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收治住院并择期实施硬膜外麻醉剖宫产术的90例产妇作为研究对象, 年龄24~32岁, 平均年龄(26.7±1.9)岁;体温36.6~37.4℃, 平均体温(37.1±0.1)℃;体质量50.7~75.6 kg, 平均体质量(61.5±5.9)kg。纳入标准:①所有产妇均自愿加入本项研究, 且与家属均签署知情同意书;②单胎足月;③均实施硬膜外麻醉;④术前胎心与胎盘功能均正常;⑤符合美国麻醉医师协会体格情况分级(Ⅰ级、Ⅱ级)[3]。排除标准:①高血压、先天性心脏病、贫血产妇;②体温未能满足36.6~37.4℃范围的产妇;③术中要求主动退出此项研究、或还参与了其他研究的产妇。按照随机数表法将90例产妇分为液体加温组、强制充气加温毯组与棉被保温组, 各30例。
  1. 2 保温方法 ①液体加温组。产妇进入手术室后, 采用2条单层室温棉被覆盖除产妇头部以外的区域, 静脉输入37℃液体, 术中使用37℃冲洗盐水、温盐水纱布垫。②强制充气加温毯组。产妇进入手术室后, 立即为产妇覆盖充气加温毛毯与棉被。下半身采用强制充气加温毯覆盖, 上半身采用棉被覆盖。手术开始, 可将棉被拉至剑突, 将强制充气加温毯拉至大腿以下2/3处。③棉被保温组。产妇进入手术室后, 采用2条单层室温棉被覆盖除产妇头部以外的区域。手术开始, 将上半身覆盖的棉被拉至剑突, 将下半身的棉被拉至产妇大腿以下2/3处, 以避免对外科消毒产生不利影响。对于产妇外展的手臂, 采用手术单包裹。手术中使用盐水湿纱垫、37℃冲洗盐水以及室温液体。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①观察比较三组产妇围术期体温。以口腔温度作为检测指标, 分别检测产妇入室、切皮、手术20 min、手术40 min与手术结束时的体温。②观察比较三组产妇寒颤现象。应用Wrench分级:全身寒顫为4级;>1组肌群寒颤为3级;仅1组肌群寒颤为2级;竖毛、外周血管收缩或青紫但无寒颤为1级, 无寒颤为0级。③观察比较三组产妇围术期低温发生率。当产妇体温<36℃时, 则为低温。④观察比较三组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8.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三组产妇围术期体温比较 液体加温组的入室、切皮、手术20 min、手术40 min与手术结束时体温分别为(37.0±0.2)、(37.1±0.3)、(36.7±0.3)、(36.6±0.3)、(36.5±0.5)℃,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的各时间体温分别为(37.2±0.2)、(37.1±0.4)、(37.0±0.3)、(36.9±0.3)、(36.9±0.6)℃, 棉被保温组的各时间体温分别为(37.1±0.3)、(36.9±0.5)、(36.5±0.3)、(36.4±0.4)、(36.3±0.4)℃,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在手术20 min、手术40 min与手术结束时的体温均优于液体加温组和棉被保温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2. 2 三组产妇寒颤发生情况比较 三组产妇均未出现3、4级寒颤, 棉被保温组1、2级寒颤发生率为23.33%(7/30),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1、2级寒颤发生率为3.33%(1/30), 液体加温组1、2级寒颤发生率为20.00%(6/30),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1、2级寒颤发生率低于棉被保温组和液体加温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2. 3 三组产妇围术期低温发生情况比较 棉被保温组围术期低体温发生率为53.33%(16/30),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围术期低体温发生率为3.33%(1/30), 液体加温组围术期低体温发生率为33.33%(10/30),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围术期低体温发生率低于棉被保温组和液体加温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2. 4 三组产妇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比较 棉被保温组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为(38.9±10.0)min,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为(37.5±14.1)min, 液体加温组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为(30.3±11.7)min, 液体加温组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短于棉被保温组和强制充气加温毯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由暖风机与保温毯构成的加温系统, 即强制充气加温毯能对手术室内空气进行加温, 并将温度持续传送给保温毯;而保温毯构成材料为双层, 夹层中保证充满与手术室内同等温度的空气, 当保温毯与产妇接触时, 加温形成的温暖气囊能均匀接触产妇, 以保证产妇始终处于温度适宜的环境中[4]。本研究将暖风机的温度调至为43℃, 当产妇硬膜外麻醉后, 则能有效的重新分布机体热量, 减少散热, 并在切皮、胎儿娩走时加温, 因此本研究中的强制充气加温毯组在手术20 min、手术40 min与手术结束时的体温优于液体加温组和棉被保温组, 强制充气加温毯组的1、2级寒颤(三组均无3、4级寒颤发生)、低温发生率低于液体加温组和棉被保温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虽然剖宫手术对产妇的胃肠道没有直接的影响, 但是由于手术中的麻醉、镇痛以及操作等都能间接的对产妇胃肠道产生影响, 若胃肠道蠕动减弱, 则会引起产妇腹痛、腹胀等症状, 进而延长住院时间[5]。而液体加温保温方式, 能有效降低冷环境或体液对产妇胃肠道的刺激, 因而有利于产妇恢复胃肠道功能[6]。本研究得出液体加温组术后至首次排气时间均短于棉被保温组和强制充气加温毯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综上所述, 与棉被保温组和液体加温相比较, 对剖宫产产妇采用强制充气加温毯保温, 能有效减少寒颤现象、围术期低温发生, 改善剖宫产产妇围术期体温;而对剖宫产产妇实施液体加温保温措施, 能有效促进剖宫产产妇胃肠道功能恢复。因而建议临床综合应用液体加温与强制充气加温毯保温, 进一步保障剖宫产产妇安全。
  参考文献
  [1] 邹彦, 王海艳. 体温维持对剖宫产产妇的保护作用. 医学综述, 2016, 22(2):371-373.
  [2] 曾洁群, 劉佩珍, 杨金英. 加温毯不同保温温度对剖宫产手术患者的效果观察.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 2018, 15(3):202-205.
  [3] 刘瑞红, 朱松, 万晶晶, 等. 加温输液对预防产妇剖宫产术后低体温和寒颤有效性的Meta分析. 护理学报, 2018, 25(2):41-47.
  [4] 李迎春, 段燕, 杨利, 等. 不同保温措施对剖宫产产妇术中低体温预防效果的系统评价. 循证护理, 2018, 4(6):488-494.
  [5] 邓玉红. 复合保温措施对剖宫产产妇围术期低体温和寒战发生的影响. 中国当代医药, 2014, 21(34):137-139.
  [6] 梁海燕. 多模式保温对产妇在剖宫产术中体温的应用. 现代医药卫生, 2017, 33(6):892-893.
  [收稿日期:2018-10-2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809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