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伊斯兰风格陈设品在住宅空间中的应用

作者:未知

  摘要:伊斯兰艺术文明久远,至今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宗教的力量是神圣的,给予人类以心理的慰藉。在艺术角度,艺术也被神话,伊斯兰风格是一种宗教艺术。了解伊斯兰风格陈设品的类别,不仅有利于陈设的多元化发展,而且也帮助陈设师能更好地把握伊斯兰风格在室内空间的应用。
  关键字:伊斯兰;宗教;装饰;艺术
  一、伊斯兰陈设品及其分类
  伊斯兰陈设品是穆斯林信徒们日常生活用品,其用途不仅仅局限于生活需求,更是一种艺术价值,这些都是伊斯兰文化的经久不衰的沉淀。伊斯兰陈设品大体分为四类:织物类、摆件类、花艺类和挂画类。
  织物类,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软材质的变换,不同地区也有不同的地域特色,但是大体上可以将其分为七小类如:手工地毯、抱枕、窗帘、壁挂、搭毯、床品和软包。织物类的图案和色彩都是其装饰性的重点,伊斯兰图案主要分为三类:植物图样、几何图样和装饰文字图样。植物纹样主要为花、叶还有果的变形;几何图样主要为圆形、正方形或菱形。色彩多采用白色、蓝色、绿色等。挂毯,由几何图案变形排列组成,颜色色彩斑斓富有装饰性,一般挂于客厅,具有非常好的装饰性。床品与抱枕都是由植物图样,抽象排列组成。地毯,来自伊斯兰博物馆馆藏,该地毯的图样是几何形连续排序。伊斯兰民族地毯制作中的图案就十分注意在一个相对封闭的整体中发挥线的作用,线是一般的直线,由于变化了这些线条的粗细长短,曲直不同而形成明快的节奏与动感。
  摆件类,主要是指穆斯林人的日常摆设用品,但是这里发展到现在,摆件已经不再是日常用品,而是具有艺术品位的摆设品,即体现穆斯林生活状态又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摆件主要分为:酒壶、毛笔、洗漱用品、托盘、书籍、餐具、厨房用品等。
  说到摆件,不得不提到的是穆斯林人的生活习惯,例如伊斯兰教徒男女爱喝茶,视喝茶为生活的要事和礼俗。空闲时,常聚在一起品茶,走亲访友也以茶叶为馈赠礼品。所以基本上茶具都是陈设中必不可少的。还有一些宗教活动,也是影响陈设摆件的关键,在神圣经典的《古兰经》中,伊斯兰教非常细致地规定了穆斯林的洗浴程序一大净、小净及没有水的时候代净的办法。大净是按教法规定的严格程序,对口、鼻和全身外表的洗浴。小净是对脸、手、头、肘、脚的洗浴。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把这种信仰和思想情感作为不变的准绳。所以伊斯兰对洗漱用品也是很重视和讲究的。毛笔,一方面可以陶冶情操,另一方面撰写经书必不可少的。书籍,经书是必不可少的,每个伊斯兰家庭至少有一本经书,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经书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款式,有些经书都成为艺术品。餐具,伊斯兰的饮食文化比较特别,年轻人大部分使用叉子和汤勺。还有许多人尤其是老人,亦保留着用大青盘贮饭,以手捻食的習俗。所以在餐具的选用时候,这点要注意。
  花艺类:主要有藏红花、玫瑰、郁金香、白玉兰花、淡紫色、栀子花、百合、茉莉、薰衣草、洋甘菊、月见草、木槿和其他几种花。
  穆斯林人喜欢在一些绘有大型图案或阿拉伯文图案的垫子上,放置一些藏红花。还有许多虔诚的穆斯林认为玫瑰是来自先知穆罕默德的汗水他升天时。穆圣说:“谁愿意去感受我的气味,让他呼吸着玫瑰的香味。”更重要的是玫瑰即阿拉伯语单词库尔,意为一个统一的整体。玫瑰被认为是神圣的荣耀,神圣完美的真实体现。
  而郁金香的花语言是可以传递个人情感,郁金香象征着荣耀、激情和浪漫。红色郁金香通常是指爱情,黄色的郁金香指分离,郁金香的橙色象征着温暖、快乐和魅力,白是宽恕的象征,粉红色是快乐和信心,所以在选择花艺的时候要考虑其花艺的内在含义。
  挂画类:主要以细密画为主,伊斯兰细密画具有浓厚的装饰趣味。细密画以繁缛而刻意的装饰为艺术特色,一丝不苟,线条纤细如丝,工整细腻、纤毫毕现。画面表现为平面化,不拘泥于透视关系,用明显的线条区分前面和后面的关系。细密画的色彩通常都是高纯色,具有很强的装饰性。
  二、伊斯兰风格陈设品的特点
  伊斯兰风格陈设品从两个方面来介绍:一是色
  彩,二是图案。
  绿色即穆斯林天堂的颜色。这种颜色象征着天与地的结合。绿色在伊斯兰教中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穆罕默德和神圣的旗帜穆斯林世界也是绿色的。信仰伊斯兰的许多信徒都是游牧民族的后裔,所以对他们来说,绿色也是草原的颜色,也是体现他们生存的象征色。对于绿色的偏好,是穆斯林的一个特征,如陶瓷、花艺、琉璃等。
  蓝色也是伊斯兰常用的色彩,追溯其传统文化,我们在伊斯兰民族的神话故事(乌古斯可汗的传说)中可以找到相应的例证,当乌古斯可汗正在祈祷上天时,天上“降下一道蓝光”,吉祥蓝光降落后化作为一位“漂亮的姑娘”,于是蓝色成为吉祥的象征。蓝色的使用反应了穆斯林人对古代先祖的崇敬,蓝色印花布、餐具、瓷器等随处可见。
  白色是吉祥、纯洁、崇高的象征,所以在陈设艺术中白色是最常见的颜色之一。伊斯兰的象征意义认为是白色的神圣和尊严的象征,在仪式上认为它是悲剧,悲哀的仁慈的象征。白色,获得了所有的最好的价值和品质的统称。
  伊斯兰的图案的构成主要由植物纹、几何纹和装饰文字纹构成。
  植物纹饰出现于公元9世纪,植物纹的使用体现了穆斯林人重视自然,通过植物纹的反复连续,体现了宇宙的无限力量和旺盛的生命力。伊斯兰植物纹样早期主要指萨珊王朝波斯纹样和西洋棕叶卷草纹的曲线风格,随后葡萄叶、棕榈叶、圣树纹、乐园纹等都开始流行,纹样根据不同的象征意义和寓言故事进行一错开、重叠二重和三重排列,枝、叶、果的抽象处理,以造成极度复杂精巧的效果。
  几何纹对于伊斯兰来说,无疑是哲学观点,节奏和秩序感的体现。在纹样中,圆形和方形或菱形是构成所有几何纹的基础形式,又是繁衍其他各类纹样的根本母题。圆形和方形或菱形,通过60度、90度的交叉组合或加入方格、圆弧等手法,就繁衍出多边形。如六星形、十二星形、八星形、十六星形等。   装饰文字最早主要是用于撰写《古兰经》,但是发展到后面,艺术家根据自己的艺术造诣,创造了不同类型的字体。库菲体是最早的装饰字体,库菲体又分为叶状和花状。10世纪左右相继出现了纳斯黑体和斯尔希体。11世纪出现四种新字体:鲁库阿体,清秀纤细;拉伊哈尼体,字体的末端呈鼠尾状;鲁库阿体,主要用于私人书信及手抄读物。塔乌奇体,庄重大方,用于行政文件。合称六书体。
  三、伊斯兰陈设品在住宅空间中的应用
  随着各地域之间的兼收并蓄,伊斯兰风格也在各地区之间发生了细微的变换,被不同国家甚至不同城市融合,产生出了摩洛哥伊斯兰陈设艺术、阿拉伯伊斯兰陈设艺术、俄罗斯伊斯兰陈设艺术、中国伊斯兰陈设艺术等。
  下面例举一个摩洛哥陈设品在住宅空间的应用,来说明伊斯兰陈设品的魅力。摩洛哥陈设品通常用丰富的色彩,具有民族特点的装饰图案和结合传统工艺处理的现代艺术品,深色木材,皮革,玻璃,陶瓷及锻造金属等材料来装饰房间。基于伊斯兰风格,摩洛哥陈设品也由几何纹、植物纹和装饰文字组成的图案构成,摩洛哥风格客厅,整体房间基调色为暖色系,主色调为红色,不同纯度和明度的红色的变换。其中玫瑰色手工地毯,搭配白色布艺沙发,再加上具有丰富装饰图案的抱枕,白色沙发上面还加了一个明度比地毯更高的玫瑰色搭巾。茶几上点缀一些镀银果盘,果盘由精美地雕花构成,底下垫了一个朱红色的手工巾,呼应整体色调,茶几上搭配上基本书籍、装饰小人物和首饰,体现主人独特的品位。挂画采用的是细密画,外加手工框架,为了丰富墙面,还增加一面具有民族特色的挂镜,挂镜的边框是金色,与整体的色调都保持一致。
  会客厅,粉色系的抱枕,在材质上面有细微的变换如棉、丝、羽绒等,颜色上穿插了一些中间色棕色,为了提升空间的层次,选了一款明度较低的玫瑰红色窗帘做装饰,旁边配上一盆绿植,使得空间有个冷暖对比。一套镀银的酒器具,明度较高的蓝色花瓶,伊斯兰特有的几何形图案的手工皮质凳子。
  卧室,伊斯兰钟爱的蓝色为主色调,蓝色的手工地毯,上面布满了伊斯兰图案,床品的蓝色在明度上偏高,床品的搭巾也绘有伊斯兰图案,床品讲究细节,在邊角的位置收了一道细致的白边,凸显了体积感。床尾凳的面料是细腻的几何纹,呼应整体图案,床尾凳上的抱枕的蓝色明度较低,在色彩上区分层次。床尾茶几上简单地搭配了一些书籍,简单地点缀下。墙面上挂了一个手工挂件,材料选用了木质品,和整体家具形成一体。一组茶具,红色的基调色,外面具有强烈地几何纹,纯手工打造,茶具是穆斯林家庭不可缺少的饰品。户外休闲,户外铁艺沙发配有柔软的沙发垫,抱枕上也是红色、黄色、褐色和灰色。墙面上装饰镜的图案是植物纹样,体现了穆斯林对细节的重视,茶几上面茶具加上一些餐盘,餐盘上面放上些当地的点心,凸显了主人的生活状态。
  卫生间,白色与蓝色交替,卫生间台面上放上一面小梳妆镜,一个手工摆件,一个沙漏,沙漏体现了对时间的重视。香水,伊斯兰有特有的香料,所以每个房间都会放在这种香水,穆斯林人的特有香味。卫生间还放置了蓝色和白色的毛巾,与整个空间呼应。洗手盆,洗手盆的图案是伊斯兰特有的多边形图案,旁边放有藏红花,藏红花是穆斯林人非常喜欢的一种花种。橱柜,里面摆放了一些餐具还有果盘等。卧室一角,高跟鞋、相框、手工毛巾,窗帘的吊穗。
  阳台,一块手工地毯配上几个抱枕,周围搭配了几组植物,高明度粉红色花器和白色的地面形成强烈地对比。阳台一角,多边形纹茶几上配有水果盘,周围被绿植还有花艺围绕,连墙体都挂满了绿色植物,整个户外空间都是浪漫的色彩。
  参考文献:
  [1]王广大.试论阿拉伯伊斯兰艺术的特征[J].期刊论文.世界民族,2003(3).
  [2]沈静.论伊斯兰细密画的装饰性[J].期刊大众文艺,2011(19).
  [3]陈玲.穆斯林洗浴器具——汤瓶的探究[J].期刊大众文艺,2010(7).
  [4]朱秀梅.伊斯兰艺术奇葩--阿拉伯书法[J].期刊美术观察,2004(12).
  [5]徐英.伊斯兰装饰艺术审美特色三题[J].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927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