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诊断与治疗的研究综述

作者:未知

   【摘要】 从疾病的本质特征来讲,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应当属于感染并发症,此类病症主要出现于肝硬化失代偿期。患者一旦患有此类病症,则会呈现较快的病情进展。与此同时,此类腹膜炎也表现为较差的预后。在此前提下,临床针对自发性细菌性特殊腹膜炎有必要施以及时诊断。通过运用早期诊断的方法,应当能在根源上消除腹膜炎病症给患者健康带来的威胁,进而体现了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及早诊断的必要性。
   【关键词】 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 诊断; 治疗
   doi:10.14033/j.cnki.cfmr.2019.18.07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6805(2019)18-0-03
   【Abstract】 From the nature of the disease,spontaneous bacterial peritonitis shall be a complication of infection,which mainly occurs in the decompensated period of cirrhosis.Once a patient has such a condition,they will experience faster progression.At the same time,such peritonitis also appears to be a poor patient prognosis.Under this premise,it is necessary to timely diagnose the specific peritonitis for spontaneous bacterial use.By using early diagnosis methods,it shall be able to eliminate the threat to the health of patients with peritonitis at the root,and thus reflect the necessity of early diagnosis of spontaneous bacterial peritonitis.
   【Key words】 Spontaneous bacterial peritonitis; Diagnosis; Treatment
   First-author’s address:Wuzhou Worker’s Hospital,The Seventh Affiliated Hospital of Guangxi Medical University,Wuzhou 543001,China
   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SBP),指的是人体腹膜虽然没有受到外界细菌导致的腹腔脏器感染,然而也会表现为腹膜炎症与细菌感染的状态。因此在人体腹膜患有的各类疾病中,自发性细菌性的腹膜炎构成了典型性较强的失代偿期患者并发症,其主要病因在于多重耐药菌或者革兰阳性菌造成人体腹膜感染[1]。在目前阶段中,肝硬化腹水的较多临床患者仍然频繁表现为上述的腹膜炎症状。为此,针对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病症亟待予以正确判断,同时也要结合当前腹膜炎患者的真实状况施以必要的腹膜炎全面治疗。
  1 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的发病机制及诊断
  1.1 发病机制
   SBP在根本上应当属于感染并发症,其来源于细菌感染腹膜。同時,SBP患者并未呈现任何的腹腔脏器感染。截至目前,研究人员针对SBP有关的发病机制通常将其归结为肠道内出现了位置移动的菌群现象。探究其中的发病根源,应当在于胃肠道由于淤血而显著增大了肠壁固有的通透性,进而引发水肿[2]。在某些情形下,肝硬化患者由于显著增高的门静脉压力,那么将会减损目前现存的肠道防御性能。
   此外,肝硬化患者还存在较大可能欠缺肠道相关的基本淋巴组织,以至于呈现小肠增殖及菌群改变的显著现象。某些患者由于机体原有的巨噬细胞功能迅速减弱,进而引发相应的免疫障碍,从而造成蛋白低下或者增添了肝功能的某些障碍现象[3-5]。
  1.2 诊断
   患者如果患有SBP症状,则会突然呈现腹部压痛、腹胀发热、肝腹水或者反跳痛的典型临床症状。同时,某些患者还可能持续呈现腹水不减的趋势[6-8]。然而不应忽视,另一些SBP患者则并不带有突显的临床表征,那么将会延误针对SBP的及早判断。从当前现存的诊断标准视角来看,关于判断SBP主要依赖于腹水细菌培养、腹水常规检测、实验室检测与其他相关手段进行综合判定。由此可见,如果能联用上述的各类检测手段,则有助实现针对病死率的全方位降低,同时还能辅助开展早期性的SBP综合预防。
   依照现阶段的国际通用诊断标准,如果能够断定患者当前具有SBP病症,则患者体内至少可达每立方毫米250个的中性粒细胞总数[9-10]。从继发感染的角度来讲,某些患者由于稀释了大量腹水,或者呈现较低的自身免疫性能,那么也将引发此类的体内感染现象。由此可见,关于当前临床诊断SBP有必要将培养细菌得到的阳性菌群概率视为其中的重点诊断标准,此外还包含腹水常规得出的结论。
  2 当前临床用于检测腹膜炎的方法
   第一类为PCR的腹膜炎检测法。通常来讲,各类染色体基因都会带有16Sr的特殊细菌RNA。因此临床检测若能借助PCR手段予以完成,即可达到相对较好的检测敏感度[11-12]。同时,针对腹水是否含有上述的基因如果能加以精确鉴别,则能够缩短整体上的检测时间,同时还能达到最优的检测精准程度。相比于腹水培养的传统方法而言,运用PCR方法可达精确度更高的阳性检出概率。
   第二类为PCT的检测法。PCT法也就是血清降钙素原的方法,该方法侧重于判断炎性标志物[13-14]。由于受到细菌感染引发的影响,那么机体器官将会显著上调目前现存的降钙素原表达量。这主要是由于,PCT来源于C细胞分泌,而患者体内的炎性标志物则取决于细菌感染是否已达明显的程度。在此前提下,患者如果合并呈现SBP及肝硬化的双重症状,那么运用科学的检测手段即可得出患者目前的机体敏感度及特异度相对较高的[15-16]。同时,运用PCT法还能实现科学的患者预后评价,并且可以帮助医师实现早期的患者临床诊断。通过施行动态观察的方式,医院对于SBP患者即可予以针对性的用药引导。    第三类为借助试纸条来进行判断与检测。一般来讲,运用试纸条主要可以判定淋巴细胞内部是否表现为显著的细胞脂酶活动,据此判断患者是否患有SBP。因此相比而言,运用试纸条加以检测的手段与方式具有更优的便捷性与快速性,此类检测手段近些年来正在迅速得以推广[17-18]。在多数学者看来,选择试纸条用于判定SBP的方法能够保障100%的阴性预测精确度,但是试纸条本身欠缺较好的灵敏度。例如针对腹水穿刺状态下的临床患者而言,经由试纸条测试若能得出阴性的测试结论,即可省略后期针对该患者施行的细菌培养及核细胞技术。对于病患本身而言,上述检测手段也可缩减较多的临床检测开销。
  3 治疗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的具体措施
   具体在目前实践中,关于治疗SBP主要应当包含如下的临床措施。
  3.1 适当调节肠道菌群
   人体肠道若能达到最优的菌群平衡状态,那么针对细菌转位现象就能予以显著抑制,并且实现了针对细菌毒性的全面降低。在此前提下,关于恢复原有的肠道平衡菌群应当将其视作首要性的预防SBP措施。此外在必要时,关于辅助治疗还可灵活选择微生态的多种制剂予以配合完成。
  3.2 妥善运用质子泵的抑制剂或者受体阻滞剂
   在传统治疗SBP的过程中,临床医师习惯于选择质子泵抑制剂及受体阻滞剂。但是实际上,上述两类用药方式很可能减弱了患者当前现存的胃肠反应,或者表現为胃酸浓度显著减低的状态[19]。在此情形下,患者肠道就会呈现显著增大的酸碱度,或者引发了迅速增多的体内霉菌及体内小肠细菌。由此可见,临床关于防控及治疗SBP还需谨慎选择此种抑制剂。此外,关于受体阻滞剂也要予以慎重运用,避免血流动力学因此而遭受损伤,或者增大了急性肾损伤以及肝肾综合征的隐患。
  3.3 全面展开抗菌治疗
   关于全面防控SBP而言,抗菌治疗仍然应当被视作首要性的。从现状来看,临床综合治疗SBP应当将第三代的头孢菌素作为其中的首选性药物。但是不应忽视,如果选择了传统头孢用于全方位的临床抗菌治疗,那么通常很难达到最优的抗菌实效性。对于患者体内欠缺的白蛋白如果能予以适当补充,则有助于优化治疗效果。
  4 总结
   经过分析可见,处于失代偿期的很多肝硬化患者都会呈现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现象。从疾病表征的角度来讲,此类腹膜炎病症存在较大可能遭受误诊,同时还表现为较差的预后与较高的感染风险[20]。临床关于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患者如果没能施以及早治疗,则会呈现感染性休克、消化道出血、患者肝衰竭或者肝肾综合征等。在此情形下,很多患者都会迅速表现为死亡现象。
   因此在目前看来,关于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要施以积极的及早治疗。通过及早诊断,应当能判断出患者感染腹膜炎的潜在概率,并且对其施以必要的腹膜炎早期防控措施。临床只有施以积极的早期诊断及早期治疗,才能实现针对腹膜炎病死率及临床并发症的全方位降低,从而优化了腹膜炎患者的整体生活水准。
  参考文献
  [1]黄开利.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的诊断及治疗[J].肝脏,2018,23(11):1034-1036.
  [2]张天洪,陈婧,万雪梅.肝硬化并自发性腹膜炎96例临床诊治探讨[J].西南医科大学学报,2018,41(5):436-440.
  [3]何彩,周涛,习晓丽,等.复合乳酸菌胶囊辅助治疗肝硬化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的临床疗效研究[J].西南医科大学学报,2018,41(4):364-367.
  [4]韩丹,于洋,郭晓钟.中药联合常规西药(抗生素)治疗肝硬化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Meta分析[J].亚太传统医药,2018,14(3):97-100.
  [5]刘娟,凌颖,袁聪,等.血清降钙素原在肝硬化并发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中的诊断及预后评估价值研究[J].湖南师范大学学报:医学版,2018,15(1):64-67.
  [6]范红平,和迎春,忽胜和,等.PCT、CRP和LPS联合检测对肝硬化自发性腹膜炎的诊断价值[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8,15(1):103-105.
  [7]王正国.肝病并发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的临床诊断及治疗[J].大医生,2017,2(10):34-35.
  [8]刘锋,隆维东,朱艮苗.PCT及CRP对晚期肝病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患者的诊断及预后价值分析[J].胃肠病学和肝病学杂志,2017,26(9):1030-1032.
  [9]吴捍卫,胡伟跃,徐芳.血清sCD14与腹水乳铁蛋白在肝硬化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诊治中的意义[J].中国中西医结合消化杂志,2017,25(9):661-665.
  [10]张桐桐,闫振武,褚瑞海,等.TNFα及PCT对乙型肝炎肝硬化并发自发性细菌性腹膜炎诊断价值[J].潍坊医学院学报,2017,39(1):77-78.
  [11] Chen qu fa,Zhang xi ying,Zhang bao ting,et al.Effect of bifidobacterium trifecta capsule combined with antibacterial therapy on intestinal mucosal barrier function in patients with spontaneous bacterial peritonitis in liver cirrhosis and clinical efficacy analysis[J].Chinese Journal of Integrated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2016,24(12):952-954.
  [12] Song yuanyuan,Jiang yuyong.Advances in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spontaneous bacterial peritonitis[J].Journal of Clinical Hepatobiliary Disease,2016,32(6):1188-1191.
  [13]梅泽文.急性腹膜炎并发症发生原因和处理方法研究[J].中国医学创新,2015,12(3):134-136.
  [14]林克宣,雷蕾,黄成文,等.腹膜转运类型与腹膜炎、微炎症关系的研究[J].中国医学创新,2015,12(19):1-6.
  [15]黄成文,雷蕾,林克宣,等.单中心腹膜透析相关性腹膜炎危险因素分析[J].中国医学创新,2015,12(20):1-5.
  [16]张金坤,陈大龙,许康祥.胆固醇腹膜炎1例报告并文献复习[J].中国医学创新,2014,11(5):108-109.
  [17]熊莉.结核性腹膜炎80例临床护理效果研究[J].中国医学创新,2014,11(11):96-98.
  [18]李月凤.头孢曲松钠联合左氧氟沙星治疗肝硬化自发细菌性腹膜炎疗效观察[J].中外医学研究,2015,13(5):134-135.
  [19]李燕,杨俊,麦丹,等.不同冲洗液对结膜囊细菌清除率的研究[J].中国医学创新,2014,11(12):109-111.
  [20]赖英俊.新生儿细菌感染性疾病的病原菌分布及药敏分析[J].中外医学研究,2015,13(16):68-69.
  (收稿日期:2019-01-15) (本文编辑:何玉勤)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6506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