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延续性护理在肺癌晚期压力性损伤风险患者中的 应用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探讨延续性护理在预防肺癌晚期压力性损伤中的作用。方法 依据方便抽样法选取乌鲁木齐市某三级甲等肿瘤专科医院收治疾病病种相似的两个科室的晚期肺癌有压力性損伤发生风险的出院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随机将两个科室分为常规护理组和延续性护理组。分到常规护理组科室患者按照护理常规进行电话随访,分到延续性护理组的患者按照延续性护理计划进行延续性护理。结果 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无统计学差异(P>0.05),两组患者中压力性损伤发生率、主要照顾者自我效能感、患者满意度明显优于常规随访组,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通过延续性护理可明显降低晚期肺癌患者压力性损伤的发生率,从而提高终末期患者生存质量,降低治疗压力性损伤所产生的经济负担。延续性护理组患者主要照顾者自我效能感明显高于常规护理组,从而提高了患者及家属的满意度。
  【关键词】延续性护理;肺癌晚期;自我效能感;满意度
  Clinical application of continuous nursing care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stress injury risk in lung cancer
  LAI Qiao-rong1,  DU Xin-xiang2, QIAN Hong2, ZHANG Cui-ping2
  (1. School of Nursing, Xinjiang Medical University, Urumqi 830000, China; 2. Dept, of Nursing Administration, Cancer Hospital Affiliated to Xinjiang Medical University, Urumqi 830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role of continuous nursing in preventing late stage stress injury of lung cancer. Methods According to convenient sampling method, patients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who had similar diseases were selected as subjects for patients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who had similar diseases in Urumqi Hospital of Grade 3A Hospital. Randomly divided two departments into routine nursing group and transitional care group. Patients who were divided into routine nursing group were followed up according to routine nursing routine and patients who were divided into transitional care group performed continuous nursing according to continuous nursing plan. Results There was no statistical difference between two groups (P < 0.05). The incidence of stress injury, self-efficacy and satisfaction degree of caregivers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ose in routine follow-up group (P < 0.05). Conclusion Transitional care can significantly reduce incidence rate of stress injury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and improve survival quality of end stage patients and reduce economic burden caused by stress injury.
  【Key words】 Transitional care; Late stage lung cancer; Self-efficacy; Satisfaction
  压疮一直被公认为是护理上的难题,大部分压疮是可以预防的。压疮的发生与诸多因素有关,有研究报道,肿瘤患者的医院获得性压疮的发生率为6.7~8.0%[3]。2016年最新压疮指南将压疮更名为压力性损伤,指出其是发生在皮肤(或)潜在皮下软组织的局限性损伤,通常发生在骨隆突处或皮肤与医疗设备接触处[2]。肺癌在我国无论是发病率还是死亡率均排在第一位。肺癌晚期患者的症状复杂,多变,从而也是压力性损伤的高危人群,然而压力性损伤预防的意义大于伤口的治疗,因此如何做好患者压力性损伤的预防工作是摆在护理人员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延续性护理(transitional care)是指对患者采取的一系列医疗护理服务,以保证患者在变更医疗机构、就诊科室或出院后等情况下医疗护理服务的连续性和协调性[4]。延续性护理可以使患者在出院后得到专业的医疗护理服务,可以降低医疗费用,提高患者满意度[5]。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乌鲁木齐市某三级甲等肿瘤专科医院平行两个科室2018年1月~2018年12月收治的晚期肺癌压力性损伤有风险的出院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随机将两个科室分为常规护理组和延续性护理组。常规护理组患者50人,延续性护理组33人。   1.2 方法
  1.2.1 患者的选择 入组标准:①医学诊断明确诊断为肺癌或者肺恶性肿瘤②明确诊断为肺癌IIIb、IV期,预计生存期>3个月③Kps评分>70分④Braden评分<18分。排除标准①入组不到3个月死亡的患者②入院时已经出现压力性损伤的患者③出现药物性皮肤破溃、皮疹的患者。
  1.2.2 量表选择 压力性损伤评估量表:选用Braden压疮评分表对于患者压力性损伤分险进行评估。量表的总分范围为6~23分,分值越低,发生压力性损伤的危险性越高,评分<18定为具有压力性损伤发生风险。评分≤9分为极高危;10~12分为高危;13~14分为中度高危;15~18为低度高危。
  自我效能感评估量表:自我效能(self-efficacy)最初是由美国心理学家Bandura[6]1977年在社会学习理论中提出的一个核心概念,指的是在特定情境中,个体对自己是否能成功实 施和完成某个行为目标或应付某种困难情境的能力判断、信念或主体自我把握与感受,是用来激发和维持健康行为的一种方法[7]。自我效能感量表用于测量个体总的效能,涉及个体遇到挫折或困难时的自信心。该量表为单维度量表,只统计总量表分,把所有项目的得分加起来除以10即为总量表分,得分越高,说明自信心越强。在不同国家的测试中,GSES的Cronbach’α系数为0.75~0.94,重测信度为0.55~0.75,现该量表已在各类健康和患病人群中广泛应用[8]。
  1.2.3 护理方法 选取诊治范围相似的两个平行科室并随机分为常规护理组和延续性护理组。两组入组患者标准相同,选取肺癌晚期Braden评分<18分,有压力性损伤风险的出院患者作为研究对象,常规组按照患者出院后的随访要求进行电话随访,电话随访时间为7天、14天、28天、3个月。随访内容包括患者饮食、身体状况、用药、压力性损伤预防指导。延续性护理组给予3个月的延续性护理服务,延续性护理服务的内容除了常规随访内容外增加了患者皮肤情况,压力性损伤预防措施,正确的翻身方法,发生压力性损伤后伤口的治疗等知识讲解。对于延续性护理组患者居住半径距离医院范围在20公里以内的发生压力性损伤的由延续性护理小组成员上门指导换药,外地患者通过微信群或者单独微信等方式进行沟通指导,3个月后对于压力性损伤发生情况进行汇总分析,患者主要照顾者的自我效能感进行评价。常规随访组三个月后对患者再次评估,内容包括压力性损伤发生情况,主要照顾者自我效能感评价、患者家属满意度等方面的内容。
  1.2.4 质量控制 延续性护理组成立专门的压力性损伤护理小组,护士长担任组长,2名伤口造口联络员,2名护理师,总共5人组成。常规组按照护理常规由科室伤口造口联络员进行科室培训,科室专人进行常规电话随访。两组的Braden评估标准在分组前进行专门培训,做到压力性损伤风险患者入组的同质性。对于患者出院后发生压力性损伤患者的由经过统一培训的科室伤口造口联络员进行评估、测量,同时需要与伤口造口治疗师共同判断患者压力性损伤的情况及处理措施。压力性损伤疮面判断如有争议或者有异议的,请两名国际伤口造口治疗师会诊后共同评判,保证疮面、分期的准确性、护理措施的有效性。
  1.3 统计学方法 用SPSS 25.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以α=0.05作为检验水准,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 果
  2.1 两组患者基本资料的对比分析 2018年1月-2018年12月收治的晚期肺癌有压力性损伤风险的患者两组共有93人,常规护理组56人,随访中有6人因随访时间<3个月死亡被剔除,实际人数50人。延续性护理组37人,其中有4人因延续性护理时间<3个月死亡被剔除,实际人数33人。
  2.2 两组患者压力性损伤发生情况对比 两组患者中压力性损伤发生情况,常规组50例患者中发生压力性损伤42例,占84%,延续性护理组33人中发生压力性损伤6例,占18.18%。其中常规组1期1人,2期31人,3期1人,不可分期1人;延续性护理组1期1人,2期5人。
  两组患者3月后压力性损伤发生事件对比P<0.05,有統计学差异。
  2.3 两组患者主要照顾者自我效能感的对比分析 通过对于患者3个月的追踪后,对两组患者主要照顾者的自我效能感进行对比分析,结果有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延续性护理组自我效能感明显高于常规随访组。
  2.4 两组患者主要照顾者满意度对比分析 通过两组患者3个月后满意度对比分析,延续性护理组的满意度高于常规护理组,P<0.05,有统计学差异。
  2.5 两组患者压力性损伤转归情况分析对比 两组患者压力损伤发生后两组患者压力性损伤伤口愈合情况对比分析,两组患者压力性损伤有统计学差异(P<0.05)。
  3 讨论
  3.1 两组患者基线资料 两组患者的基线资料无统计学差异,具有可比性。
  3.2 压力性损伤发生情况 两组患者压力性损伤发生有差异,延续性护理组明显低于常规随访组。对于晚期肺癌患者家属来说由于疾病的复杂多变性,从而导致患者主要照顾者对于患者照护上显得力不从心,无从下手,尤其患者出现疼痛等不适症状时患者及家属往往对于压力性损伤的关注度不够,从而导致压力性损伤的发生。而医院随访由于人力、物力等因素影响没有专门建立压力性损伤专项随访机制,从而对于压力性损伤风险患者的预防宣教不够,从而导致患者出院后发生压力性损伤。预防压力性损伤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翻身,延续性护理通过反复相关知识的宣教给予患者及家属正向预防措施的鼓励和暗示,让患者及家属能够从内心接受,从而化为自己的行为方式。
  3.3 两组患者自我效能感分析 自我效能感高的人,富有信心而且勇于迎接挑战,面对困难和挫折时,相信自己,沉着应对,通过努力克服困难;而自我效能低的人往往会采取消极的应对措施,自我效能高的人,在做事的过程中努力程度和克服困难的坚韧性也更强,也就更可能去持之以恒执行自己的某一行为[9]。通过延续性护理可以提高患者主要照顾者的自我效能感,这种行为在后期患者照顾中会起积极的作用。   3.4 两组患者满意度相关分析 晚期肺癌患者症状明显,主要照顾者陪伴着患者就医的路程漫长而又艰难,主要照顾者在生理,心理上都处于亚健康状态,需要医务人员的理解和支持。通过延续性护理患者主要照顾者对护理满意度有所提升,心理上得到了安慰和鼓励,对于护理工作有了更高的认可度。
  3.5 两组患者发生压力性损伤后 两组晚期肺癌患者中总共有48人发生压力性损伤,然而压力性损伤的转归情况两组也有显著性差异,延续性护理组优于常规随访组。患者在的得到专业指导后也能积极参与自己的决策制定和审视自己出现压力性损伤问题的根源,从而能够努力避免压力性损伤的发生。在延续性护理中主要研究者对于患者进行半结构式访谈进一步深入了解患者出现压力性损伤的原因,从而给予患者积极帮助,在压力性损伤结局中有明显体现。
  4 结论
  由于肿瘤疾病的复杂性,症状的多样性,肿瘤患者属于压力性损伤发生的高危人群,因此压力性损伤的预防教育比护理更为重要和有效,对于临终患者来说也可以减轻患者及家属的生理、心理、经济负担。护士通过对患者的症状能够准确判断患者皮肤关注部位,能够给予患者及其家属专业化的指导。对于晚期肺癌出院患者准确评估,评估后建立预警机制,对于Braden评分有风险的患者出院前做好压力性损伤预防相关辅导,通过微信、电话、随访需求单等方式建立联系,出院后定期随访,建立专项随访台账,从而避免晚期肿瘤患者因翻身不到位,选择错误的预防措施而发生压力性损伤。对于已经发生压力性损伤的院外患者可以通过网络预约网约护士,获取专业化的服务,让患者的伤口得到很好的护理,从而提高晚期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本研究不足之处,本研究对于发生压力性损伤患者主要照顾者负担有没有差异没有进一步研究,今后的研究中将做一些这方面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Hendrichova I, Castelli M, Mastroianni C, eta1. Pressure ulcer sin Cancer palliative care patients[J]. Paliiat Med,2010,24(7):669-673.
  [2] 邓欣,吕娟,陈佳丽,宁宁.2016年最新压疮指南解读[J].华西医学,2016,31(09):1496-1498.
  [3] Quinn CC, Port CL, Zimmerman S, etal. Short-stay nursing home rehabilitation patients: transitional care problems pose research challenges[J]. J Am Geriatr Soc, 2008,56(10):1940-1945.
  [4] 汪婷,沈軍.延续护理模式对我国老年性痴呆患者生活质量影响的Meta分析[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4,10(11):12-15.
  [5] Bandura A. Self -efficacy toward a unifying theory of behavior change[J]. Psydlol Rev,1977,84(2):19l-215.
  [6] Bandura A. Social foundations of thought and action: A social cognitive theory[M].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 Hall,1986.
  [7] 王才康.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应用心理学,2001,7(1):37-40.
  [8] 杨滢.住院期间自我效能干预对肝移植患者依从性的影响[D].中国人民解放军医学院,201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0929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