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美拉唑结合替硝唑治疗急性肠胃炎的疗效及安全性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究分析奧美拉唑结合替硝唑治疗急性肠胃炎的疗效及安全性。方法 选取90例急性肠胃炎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随机分为对照组与观察组, 各45例。对照组行奥美拉唑治疗, 观察组行替硝唑联合奥美拉唑治疗。对比两组患者治疗效果、临床症状(呕吐、腹痛、腹泻、发热)消失时间、治疗前后炎症因子[血清白介素-6(IL-6)、白介素-8(IL-8)、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水平、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结果 观察组患者的治疗总有效率95.56%明显优于对照组的82.22%,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的呕吐、腹痛、腹泻、发热消失时间均短于对照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前, 两组患者IL-6、IL-8、TNF-α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 两组患者IL-6、IL-8、TNF-α水平均低于治疗前, 且观察组患者IL-6、TNF-α、IL-8水平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率11.11%明显低于对照组的28.89%,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奥美拉唑联合替硝唑治疗急性肠胃炎疗效显著, 可快速缓解临床症状, 不良发应发生率低, 治疗安全性高, 值得推广。
  【关键词】 急性肠胃炎;奥美拉唑;替硝唑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20.08.001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and analyze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omeprazole combined with tinidazole i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gastroenteritis. Methods   A total of 90 cases of acute gastroenteritis as study subjects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and observation group, with 45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eated by omeprazole,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treated by omeprazole combined with tinidazole. The therapeutic effect, clinical symptom (vomiting, abdominal pain, diarrhea, fever) disappearance time, levels of inflammatory factors[serum interleukin-6 (IL-6), interleukin-8 (IL-8), tumor necrosis factor-α (TNF-α)] and adverse reactions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s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reatment 95.56%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obviously better than 82.22%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disappearance time of vomiting, abdominal pain, diarrhea, fever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short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ir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Before treatment, there was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levels of IL-6, IL-8 and TNF-α between the two groups (P>0.05). After treatment, the levels of IL-6, IL-8 and TNF-α in the two groups were lower than those before treatment, and the levels of IL-6, IL-8 and TNF-α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obviously low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Their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incid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11.11%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obviously lower than 28.89%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Combination of omeprazole and tinidazole shows remarkable efficacy i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gastroenteritis, which can quickly relieve the clinical symptoms with low incidence of adverse events and high treatment safety. It is worth popularizing.   【Key words】 Acute gastroenteritis; Omeprazole; Tinidazole
  急性肠胃炎是临床常见且多发的一种消化道疾病, 具有节律性、周期性及长期性特征[1]。因其病理特征多发于夏季, 胃肠黏膜遭受病毒及细菌感染, 引发急性炎症反应, 造成患者出现急性腹痛、恶心呕吐、腹泻、发热、消化不良等, 个别严重者出现脱水及休克现象[2]。目前, 临床中针对急性肠胃炎多采取西药抗菌治疗, 以根除细菌或毒素滋生, 减少胃酸分泌, 促进肠黏膜愈合, 降低复发率为主[3]。奥美拉唑凭借其优异性, 广泛应用于治疗消化道疾病中, 大量研究证实, 可有效发挥抗菌作用, 缓解患者病症, 但伴随使用频率增加, 细菌耐药性不断提升, 引发多重耐药风险, 易导致病情反复发作, 不良反应增加, 安全性相对较低, 疗效大幅降低[4]。因此, 探寻更加安全、有效的临床治疗方式显得尤为重要。基于此, 本研究对急性肠胃炎患者行替硝唑联合奥美拉唑治疗, 观察其疗效, 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7月~2019年4月于本院就诊的90例急性肠胃炎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随机分为对照组与观察组, 各45例。对照组中, 男24例, 女21例;年龄20~58岁, 平均年龄(38.67±10.79)岁;病程1~6 d, 平均病程(3.41±2.32)d;病情程度:轻度17例、中度16例、重度12例。观察组中, 男22例, 女23例;年龄19~55岁, 平均年龄(36.35±10.62)岁;病程1~7 d, 平均病程(3.77±2.63)d;病情程度:轻度16例、中度18例、重度11例。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对比,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纳入及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①经相关检查, 确诊为急性肠胃炎;②患者以及家属了解基本情况, 且签署知情协议书。排除标准:①伴有结肠炎、肠阻梗等其他肠道合并症;②合并凝血、免疫功能障碍;③伴有肝、肾其他器质性功能障碍;④对本次研究所用药有过敏史及禁忌史者;⑤合并传染性、血液性及其他恶性肿瘤疾病;⑥精神、智力障碍, 配合度、依从性较差。
  1. 3 方法 对照组行奥美拉唑治疗, 奥美拉唑肠溶胶囊(湖南迪诺制药有限公司, 国药准字H43021416, 规格:20 mg×14粒)20 mg/次, 口服用药, 2次/d。观察组行替硝唑联合奥美拉唑治疗, 奥美拉唑肠溶胶囊用法及用量与对照组一致, 替硝唑片(浙江南洋药业公司, 国药准字H10940135)1 g/次, 口服用药, 1次/d。两组患者均持续治疗7 d。
  1. 4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①评估比较两组患者治疗效果, 显效:治疗1 d后, 患者腹痛、腹泻、呕吐等临床症状消失, 无不良反应;有效:治疗3 d后, 临床症状有所缓解, 仍需持续治疗;无效:治疗7 d后, 临床症状未明显好转, 严重者病情出现恶化加重。总有效率=显效率+有效率。②观察比较两组临床症状消失时间, 包括腹痛、呕吐、腹泻及发热。③对比两组治疗前后炎症因子水平, 采集其空腹静脉血4 ml, 3000 r/min离心15 min后, 分离上层血清, 使用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检测IL-6、IL-8、TNF-α水平。④记录比较两组患者不良反应发生情况, 包括便秘、胃部灼热、口干、反胃。
  1. 5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1.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患者治疗效果对比 观察组患者的治疗总有效率95.56%明显优于对照组的82.22%,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两组患者临床症状消失时间对比 观察组患者的呕吐、腹痛、腹泻、发热消失时间均短于对照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 3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炎症因子水平对比 治疗前, 两组患者IL-6、IL-8、TNF-α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 两组患者IL-6、IL-8、TNF-α水平均低于治疗前, 且观察组患者IL-6、TNF-α、IL-8水平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2. 4 两组患者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对比 观察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率11.11%明显低于对照组的28.89%,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3 讨论
  急性肠胃炎属于急腹症的一种, 具有起病急、复发率高、病情危重等特点[5]。急性肠胃炎发病多因细菌感染和物理因素而致, 物理因素包括长期暴饮暴食、饮酒过度、饮食过冷过热、辛辣刺激性食物及大量吸烟等不良生活习惯, 反复刺激胃肠道, 导致胃黏膜损伤, 诱发肠道病变[6]。因此, 保持健康合理的生活习惯对降低急性肠胃炎发病具有积极意义。其次因大肠埃希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幽门螺杆菌等肠道细菌感染, 造成肠壁缺氧损伤, 导致细菌入侵, 进而造成内容物聚集于肠管, 增加肠壁血管收缩力度, 导致肠黏膜缺血、缺氧, 远端萎缩[7]。伴随恢复供氧, 引发肠壁水肿、充血, 扩张时增加肠膜组织损伤, 造成胃肠部炎症反应综合征, 引发炎性因子大量释放, 严重者诱发肠坏死, 威胁患者生命安全[8]。急性肠胃炎者多存在免疫功能紊亂, T淋巴细胞水平异常, 同时机体中大量内毒素对内皮细胞、中性粒细胞刺激引发机体病变, 诱发“瀑布样”级联反应, 损伤组织器官危及生命安全[9]。急性肠胃炎特征与结肠炎、阑尾炎性肿块等其他肠道疾病有相似之处, 临床诊断中多出现漏诊及误诊, 延误最佳治疗时机。因此, 及早诊断治疗对急性肠胃炎患者意义重大。   本研究结果显示, 观察组患者的治疗总有效率95.56%明显优于对照组的82.22%,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的呕吐、腹痛、腹泻、发热消失时间均短于对照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前, 两组患者IL-6、IL-8、TNF-α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 两组患者IL-6、IL-8、TNF-α水平均低于治疗前, 且观察组患者IL-6、TNF-α、IL-8水平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明奥美拉唑与替硝唑联合用药可互补, 进一步提升治疗效果, 分析其原因, 奧美拉唑作为一种脂溶性弱碱药物, 因其独特抑酸能力, 药效持续时间长, 近年来得到广泛应用[10]。大量研究证实, 经口服后, 易浓集于酸性环境中, 可广泛分布于胃黏膜壁, 转化为亚磺酰胺活性, 形成质子泵的复合物, 进一步持续抑制胃酸分泌, 促使胃黏膜炎症修复[11]。其次具备较好的抗炎和免疫抑制作用, 可预防内皮细胞间损伤, 快速调节血管凝血机制, 抑制局部B细胞分化, 提升超氧化物岐化酶活性, 抑制多种炎性因子释放。通过干扰细菌细胞壁合成而起到抗菌、杀菌作用。服用后1 h左右即可溶于血中, 3 h左右血药浓度即达峰值, 药物半衰期为2 h左右, 经小肠吸收后广泛分布于胃肠组织中, 主要经肝脏代谢, 在体内积蓄较少[12]。同时该药对人体代谢率影响较低, 因此能更集中的作用于病灶上。但随着近年来耐药菌出现速率不断加快影响, 部分病原菌对奥美拉唑敏感度有所降低, 治疗效果随之影响。替硝唑属于硝基咪唑类抗菌药物, 具有长久、高效的抗菌特点, 因具备硝基, 经人体吸收后, 可转化为一种细胞毒, 与转运RNA结合, 能快速抑制细菌生长, 缓解炎性症状。对多数β-内酰胺酶稳定, 与青霉素结合蛋白有高度的亲和性, 对需氧菌和厌氧菌都具有广谱抗菌活性[13]。因其穿透力较强特性, 易渗入远端位置改善胃肠道滋生细菌部位, 减少细菌滋生及纠正炎性反应来改善局部环境。与奥美拉唑联用可进一步提升药理作用, 增加局部组织药物吸收、利用率, 相互作用药物持续时间更长, 充分发挥抗菌作用, 调节胃肠功能, 改善微循环, 缩短疗程[14]。后续研究中针对替硝唑与奥美拉唑联合治疗安全性进行分析发现, 观察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率11.11%明显低于对照组的28.89%,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推测原因, 患者服用奥美拉唑后, 因其病症特点及个体因素影响, 药物治疗效果及安全性都存在一定差异性, 与替硝唑联用可降低药物综合作用, 减轻药物药理作用对人体不良影响。同时两者联合使用可切中病机, 杀死细菌及病毒, 促进胃肠黏膜恢复, 维持黏膜血流循环正常, 减少胃酸分泌, 提高黏膜屏障效果, 加速肠黏膜药物吸收, 确保菌落平衡, 提升药效持久性, 快速缓解病情。李彬龙等[15]将收治的320例消化道疾病患者随机分为两组, 分别采取替硝唑及联合奥美拉唑治疗, 治疗结束后通过对比两组幽门螺杆菌清除率、不良反应发生率及症状缓解情况发现, 联合组细菌清除率更高, 症状缓解程度优于单一采用替硝唑治疗, 同时不良反应低, 提出替硝唑联合奥美拉唑治疗可有效缓解患者临床症状, 彻底清除细菌与病毒, 同时副作用小, 安全性高, 可推广应用, 与本研究结果一致。
  综上所述, 对急性肠胃炎患者奥美拉唑联合替硝唑治疗疗效显著, 可快速缓解临床症状, 减轻胃肠道炎症反应, 不良发应发生率低, 治疗安全性高, 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1] 朱凯. 中医辨证施治联合西医常规治疗急性肠胃炎的疗效及对炎症因子水平的影响. 辽宁中医杂志, 2017, 46(4):785-787.
  [2] 朱洁云, 罗毅沣, 李柏成, 等. 埃索美拉唑与奥美拉唑治疗急性非静脉曲张性消化道出血疗效的Meta分析. 中国循证医学杂志, 2019, 46(8):939-945.
  [3] 肖勇, 方玉明, 夏正新. 清热降逆止血方联合奥美拉唑钠治疗急性非静脉曲张上消化道出血胃热壅盛证临床研究. 国际中医中药杂志, 2019, 41(4):347-351.
  [4] 申妮, 张永利, 刘鹏飞, 等. 兰索拉唑与奥美拉唑对胃溃疡患者氧化应激水平和内皮功能的影响. 现代生物医学进展, 2017, 51(15):267-269.
  [5] 周长怀, 石光莲. 四联方案对小儿幽门螺杆菌阳性胃炎近期疗效的研究. 中国医师进修杂志, 2018, 41(11):964-967.
  [6] 俞文, 艾尼·阿布都热依木, 雪来提·艾孜木, 等. 不同剂量艾司奥美拉唑镁为基础的四联方案治疗248例维吾尔族幽门螺杆菌性胃炎的疗效观察. 中华消化杂志, 2017, 37(3):172-178.
  [7] 王时峰, 郭月皓, 谢艳. 奥美拉唑联合奥曲肽与胃镜辅助联合药物治疗胃出血患者的复发率差异研究. 中国药物与临床, 2019, 47(6):860-862.
  [8] 王江涛, 何传雄, 李青燕. 清胃愈疡汤联合奥美拉唑治疗消化道溃疡并发上消化道出血疗效观察. 四川中医, 2019, 34(5):312-314.
  [9] 苏珍. 五水头孢唑啉钠联合奥美拉唑肠溶胶囊治疗十二指肠炎性溃疡的临床效果. 中国医药, 2017, 12(11):1699-1702.
  [10] 彭廷勇, 何熙国, 周琮凯, 等. 序贯疗法治疗幽门螺杆菌阳性消化性溃疡的疗效观察及安全性分析.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 2017, 14(2):88-90.
  [11] 李建芝, 高鹏. 枫蓼肠胃康片联合奥美拉唑和复方嗜酸乳杆菌治疗急性肠胃炎的临床研究. 现代药物与临床, 2017, 32(8):1201-1204.
  [12] 方海明, 王佳佳, 章礼久, 等 酪酸杆菌双歧杆菌二联活菌联合马来酸曲美布汀治疗急性肠胃炎疗效观察. 安徽医药, 2017, 29(7):132-134.
  [13] 万小涛. 枫蓼肠胃康口服液联合铝碳酸镁治疗慢性胃炎的临床研究. 现代药物与临床, 2019, 34(6):1765-1770.
  [14] 李国梁. 加味逍遥散治疗肝胃不和型幽门螺杆菌阳性胃炎疗效及对生活质量的影响.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9, 69(24):2670-2673.
  [15] 李彬龙, 和水祥, 李颜霞. 两种方案根除消化性溃疡和慢性胃炎患者幽门螺杆菌的疗效对比. 西部医学, 2019, 54(7):288-290.
  [收稿日期:2020-01-0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16990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