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早期肠内外营养支持临床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索分析针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实施早期肠内外营养支持的具体临床价值。
  方法 80例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 随机分为对照组与研究組, 各40例。对照组予以早期肠外营养支持, 研究组予以早期肠内营养支持。比较两组C反应蛋白(CRP)、血清白蛋白水平;急性生理学及慢性健康状况评分系统(APACHEⅡ)评分;不良事件发生情况。结果 干预1周后, 研究组CRP水平为(37.64±12.85)mg/L、血清白蛋白水平为(36.50±1.65)g/L, 对照组CRP水平为(54.12±12.35)mg/L、血清白蛋白水平为(33.15±1.50)g/L;两组CRP水平均较干预前下降, 且研究组下降幅度大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血清白蛋白水平均较干预前明显上升, 且研究组上升幅度大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1周后, 研究组APACHE-Ⅱ评分为(9.68±1.18)分, 对照组为(11.72±
  1.05)分, 两组APACHE-Ⅱ评分均较干预前降低, 且研究组降低幅度大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感染发生率2.50%低于对照组的15.00%, 肠胀气发生率17.50%、消化道出血发生率15.00%均高于对照组的2.50%、2.50%,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针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积极实施早期肠内营养支持, 可以有效促进炎症消失, 控制感染, 促进患者康复, 效果明显。针对并发肠胀气及消化道出血患者, 则适用肠外营养干预。两种治疗方式, 可以根据患者实际情况选择。
  【关键词】 重症急性胰腺炎;早期肠内营养支持;早期肠外营养支持;炎症水平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20.14.044
  由于多种因素的交互作用, 导致重症急性胰腺炎具有较高的发病率, 危及患者健康及生命安全[1, 2]。目前条件下, 针对该类患者主要开展肠内、外营养支持两种方式对症处理, 但如果早期营养支持不当, 不仅将增加其胰腺负担, 还会在一定程度上加重病情[3]。本院针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实施早期肠内、外营养支持的具体临床价值开展研究, 取得了一定的经验, 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8年1月~2019年12月收治的80例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男45例, 女35例, 年龄34~64岁, 平均年龄(52.5±6.2)岁;发病至实施营养支持时间2~3 d, 平均时间(2±0.5)d。所有研究对象均具有明显的重症急性胰腺炎相关临床指征并经检查确诊。排除标准:无法配合研究者;并发其他重要脏器严重功能障碍者。将患者以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与研究组, 各40例。
  1. 2 方法 两组患者均接受系统基础治疗, 同时严格禁食, 接受肠胃减压处理, 抑制其胰腺分泌。并根据实际情况应用生长抑素干预, 有效纠正水电解质失衡。予以相应抗感染治疗, 并以大黄芒硝实现灌肠[4]。①对照组均予以早期肠外营养支持。予以外周静脉输入方式, 主要为复方氨基酸注射液(18AA-Ⅱ)(广东大冢制药有限公司, 国药准字H20065017)以及10%中/长链脂肪乳注射液(C8~24Ve)(西安力邦制药有限公司, 国药准字H20123434)。有效评估患者机体营养状况, 围绕实际情况, 及时补充葡萄糖、液体以及维生素等。热卡控制范围25~30 kcal/kg, 氮量控制范围0.15~0.20 g/kg。
  ②研究组均进行早期肠内营养支持。于患者入院后第1天接受胃空肠管置管, 第2天开始接受早期营养支持。营养液的输注操作过程汇总, 严格执行“浓度由低至高、容量由小到大、速度由慢到快”原则, 首次输注选择诸如短肽型肠内营养剂等半要素配方, 稀释2倍, 滴速控制25~50 ml/h, 容量控制500 ml。干预过程中, 注意监测其肠功能的恢复情况, 随着其功能恢复, 逐渐予以调整蛋白纤维型肠内营养配方。滴速根据实际情况逐渐增加, 每日增加量不超过20 ml/h, 最终实现100~120 ml/h。把握其接受支持治疗后的情况, 如果具有腹泻或腹胀等症状, 表明其耐受较差, 要马上调整喂食速度、温度和浓度。如果肠内营养支持后, 营养供给依然欠佳, 则尽快实施肠外营养支持补充治疗[5, 6]。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①干预前及干预1周后的CRP、血清白蛋白水平变化情况。②健康状况评分:应用APACHEⅡ评分实施评估, 分值越高提示患者的病情越重[7]。③不良事件发生情况, 主要为感染、肠胀气及消化道出血等[8]。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处理数据。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干预前及干预1周后的CRP、血清白蛋白水平比较 干预前, 两组患者的CRP、血清白蛋白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1周后, 研究组CRP水平为(37.64±12.85)mg/L、血清白蛋白水平为(36.50±1.65)g/L, 对照组CRP水平为(54.12±12.35)mg/L、血清白蛋白水平为(33.15±1.50)g/L;两组CRP水平均较干预前下降, 且研究组下降幅度大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血清白蛋白水平均较干预前明显上升, 且研究组上升幅度大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两组干预前及干预1周后APACHE-Ⅱ评分比较   干预前, 两组APACHE-Ⅱ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1周后, 研究组APACHE-Ⅱ评分为(9.68±1.18)分, 对照组为(11.72±1.05)分;两组APACHE-Ⅱ评分均较干预前降低, 且研究组降低幅度大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 3 两组不良事件发生情况比较 研究组感染发生率2.50%低于对照组的15.00%, 肠胀气发生率17.50%、消化道出血发生率15.00%均高于对照组的2.50%、2.50%,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重症急性胰腺炎属于一类全身性疾病, 并发症发生率搞, 并伴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极大患者产生营养不足现象[9]。针对该类患者, 普遍性在发病后存在能量代谢明显偏高的问题, 其机体分解代谢表现十分紊乱。同时, 在治疗中, 为降低胰腺负担, 患者普遍性需要禁食, 这将进一步加重其营养不良问题[10]。对患者予以长时间的禁食, 对其胃肠道也将产生一系列不良影响。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干预, 甚至会导致多器官衰竭, 威胁生命安全[11]。因此, 必须积极采取有效措施, 改善其营养不良现状。但早期营养支持的方式没有固定, 产生的效果不一致。所以, 在针对该类患者实施治疗过程中, 必须高度重视予以良好的营养支持[12, 13]。
  本研究中, 对照组均予以早期肠外营养支持, 研究组均予以早期肠内营养支持。结果显示, 干预1周后, 两组CRP水平均较干预前下降, 且研究组下降幅度大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血清白蛋白水平均较干预前明显上升, 且研究组上升幅度大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1周后, 两组APACHE-Ⅱ评分均较干预前降低, 且研究组降低幅度大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感染发生率2.50%低于对照组的15.00%, 肠胀气发生率17.50%、消化道出血发生率15.00%均高于对照组的2.50%、2.50%,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明针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积极实施早期肠内营养支持, 可有效促进炎症消失, 控制感染, 促进患者康复。而针对并发肠胀气及消化道出血患者, 则适用肠外营养干预。两种方式, 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该方法具有极大的推广应用价值[14, 15]。
  综上所述, 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实施早期肠内营养支持, 对并发肠胀气及消化道出血患者可用肠外营养干预, 可以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
  参考文献
  [1] 李兰, 欧建爱. 早期不同营养支持在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中的应用. 吉林医学, 2019, 40(12):2856-2857.
  [2] 黎闯. 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早期肠内外营养支持的临床价值研究. 包头医学, 2019, 43(4):11-13.
  [3] 刘秀勤. 早期肠内营养支持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炎症反应及免疫功能的影响探析. 首都食品与医药, 2019, 26(22):16.
  [4] 王君磊, 程超, 刘龙, 等. 早期间断肠内营养支持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营养状态及胃肠功能的影响.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 2019, 16(6):211-214.
  [5] 黄福娣, 邓娟, 罗春霞. 集束化护理联合早期肠内营养支持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康复预后的影响. 中外医学研究, 2019, 17(29):93-95.
  [6] 张黎华. 早期肠内营养对降低重症急性胰腺炎并发症的应用与护理. 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 2019, 4(40):137, 154.
  [7] 張蕾. 集束化护理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血糖及并发症发生率的影响研究. 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19, 13(18):161-163.
  [8] 李艳丽, 游丽, 李曦杨, 等. 早期免疫肠内营养支持在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治疗中的应用研究. 实用医院临床杂志, 2019, 16(5):26-29.
  [9] 曹晓珑, 章厚芬. 肠内外营养支持治疗重症急性胰腺炎合并感染的临床效果. 保健医学研究与实践, 2018, 15(5):47-49, 71.
  [10] 陶婷婷. 探讨肠内、外营养支持治疗重症急性胰腺炎的临床疗效. 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 2018, 5(64):70, 72.
  [11] 贾红云. 早期肠内营养支持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临床疗效的影响分析. 航空航天医学杂志, 2018, 29(7):855-856.
  [12] 吴碧英. 对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实施早期肠内外营养支持护理的效果研讨. 当代医药论丛, 2018, 16(9):278-279.
  [13] 管明, 李晗宇, 吴成勇, 等. 重症急性胰腺炎肠内外营养支持治疗60例回顾性分析. 云南医药, 2018, 39(1):34-36.
  [14] 崔建伟, 张文敏, 赵炳朕. 对重症急性胰腺炎并发感染患者进行肠内外营养支持治疗的效果分析. 当代医药论丛, 2018, 16(2):127.
  [15] 窦琳, 王勇强, 高红梅. 重症急性胰腺炎肠内营养支持和肠内免疫微生态营养的研究进展. 交通医学, 2017, 31(2):128-131, 135.
  [收稿日期:2020-01-1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22519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