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结核患者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的临床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结核患者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的变化及意义。 方法 回顾性收集2017年1月~2019年8月于我院住院的45例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结核患者(研究组)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进行检测,并与45例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对照1组)和45例肺结核患者(对照2组)进行对比分析。采用流式细胞仪检测外周血T淋巴细胞亚群CD3+、CD4+、CD8+、CD4+/CD8+表达率、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表达率。 结果 研究组患者的外周血CD4+ T淋巴细胞表达率显著低于对照1组和对照2组(P<0.05);研究组患者的外周血CD8+ T淋巴细胞表达率显著高于对照1组(P<0.05),但研究组和对照2组患者的外周血CD8+ T淋巴细胞表达率之间的差异不显著(P>0.05);研究组外周血CD4+/CD8+ T淋巴细胞表达率显著低于对照1组和对照2组(P<0.05);研究组患者的NK细胞表达率显著低于对照1组和对照2组(P<0.05)。 結论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结核患者细胞免疫功能降低,主要是CD4+ T淋巴细胞、NK细胞表达明显降低。
  [关键词]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肺结核;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临床分析
  [中图分类号] R563.9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14-0121-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changes and significance of peripheral blood lymphocyte subsets in the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mplicated with tuberculosis. Methods Peripheral blood lymphocyte subsets were retrospectively collected for testing from 45 in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mplicated with tuberculosis(study group) who were admitted to our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17 to August 2019. The results were compared with 45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ntrol group 1) and 45 patients with tuberculosis(control group 2). CD3+, CD4+, CD8+, CD4+/CD8+ expression rate and natural killer cell(NK cell) expression rate of peripheral T lymphocyte subsets were tested by flow cytometry. Results The expression rate of peripheral blood CD4+ T lymphocytes in the study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1 and the control group 2(P<0.05). The expression rate of peripheral blood CD8+ T lymphocytes in the study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1(P<0.05). However,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expression rate of peripheral blood CD8+ T lymphocyte between the study group and the control group(P>0.05). The expression rate of CD4+/CD8+ T lymphocytes in the peripheral blood in the study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1 and the control group 2(P<0.05). The expression rate of NK cells in the study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1 and the control group 2(P<0.05). Conclusion The cellular immune function of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mplicated tuberculosis is reduced mainly due to significant decrease in CD4+ T lymphocytes and NK cells expression.
  [Key words]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Pulmonary tuberculosis; Peripheral blood lymphocyte subsets; Clinical analysis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和肺结核是呼吸系统常见病和多发病,肺结核患者易并发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易感染结核分支杆菌,两者互相影响和诱导、促进发病,病情不断发展恶化,严重威胁患者生命,病死率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也是肺结核的主要死亡原因之一[1-3]。肺结核是由结核分枝杆菌引起的慢性肺部传染性疾病,结核分枝杆菌是胞内寄生菌,机体感染后被刺激产生有菌免疫应答以细胞免疫为主,机体免疫应答水平与感染结局密切相关[4]。国内外研究显示,T淋巴细胞介导的细胞免疫在肺结核病的发病和预后发挥重要作用[5-6]。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检测是反映机体免疫功能的重要指标,因此,检测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的表达率对于了解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结核患者的免疫功能、评估病情和预后具有重要意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结核患者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的研究较少,本文就此进行研究和讨论,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回顾性收集2017年1月~2019年8月于我院住院45例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结核患者(研究组),其中男31例,女14例,年龄39~79岁,平均(59.7±11.4)岁;合并症:心脏病3例,高血压2例。45例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对照1组)中,男30例,女15例,年龄40~79岁,平均(60.2±11.5)岁;合并症:心脏病4例,高血压2例。45例肺结核患者(对照2组)中,男29例,女16例,年龄38~79岁,平均(58.1±11.2)岁;合并症:心脏病5例,高血压4例。3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
  1.2 纳入和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7]:(1)符合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诊治指南者;(2)符合肺结核的诊断标准者。排除标准[8]:(1)既往患肺结核或曾应用抗结核药物治疗者;(2)感染HIV者;(3)有免疫疾病病史者;(4)有严重脏器疾病者。
  1.3 方法
  患者入院后第2日清晨采集空腹外周血5 mL置于EDTA抗凝管中。采用美国BD流式细胞仪和美国BD公司生产的抗体。将EDTA抗凝血50 μL加入抗体10 μL孵育20 min,再加红细胞裂解液15 min,采用流式细胞仪对患者外周血T淋巴细胞亚群CD3+、CD4+、CD8+、CD4+/CD8+表达率、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表达率进行检测[9]。
  1.4 观察指标
  外周血T淋巴细胞亚群CD3+、CD4+、CD8+、CD4+/CD8+、NK细胞表达率。
  1.5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1.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x±s)表示,采用t检验,多组间比较用F检验;计数资料用[n(%)]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3组患者外周血T淋巴细胞亚群CD3+、CD4+、CD8+、CD4+/CD8+表达率比较
  3组患者外周血CD3+ T淋巴细胞亚群表达率之间的差异均不显著(P>0.05);研究组患者的外周血CD4+ T淋巴细胞表达率显著低于对照1组和对照2组(P<0.05);研究组患者的外周血CD8+ T淋巴细胞表达率显著高于对照1组(P<0.05),但研究组和对照2组患者的外周血CD8+ T淋巴细胞表达率之间的差异不显著(P>0.05);研究组外周血CD4+/CD8+ T淋巴细胞表达率显著低于对照1组和对照2组(P<0.05)。见表2。
  2.2 3组患者外周血NK细胞表达率比较
  研究组患者的NK细胞表达率显著低于对照1组和对照2组(P<0.05)。见表3。
  3 讨论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是呼吸科最常见的疾病之一[10]。它的特征是持续存在的呼吸系统的症状和气流受限,原因是气道或肺泡的异常,通常是与显著暴露于毒性气体或颗粒相关[11]。环境因素主要包括吸烟或有毒有害化学物质、粉尘气体的吸入,包括与环境污染以及呼吸道感染相关。临床表现最常见症状是慢性的咳嗽以及咳痰,伴有气短或者呼吸困难,患者会有喘息、胸闷的感觉。此外疲乏、消瘦、焦虑等也是常见的一些临床症状。慢性阻塞性肺病的病因包括遗传因素、吸烟、职业粉尘和化学物质、大气污染以及反复的呼吸道感染[12]。其中吸烟为COPD重要的发病因素,被动吸烟也可能导致呼吸道症状及COPD的发生。职业粉尘和化学物质,主要是因为有机粉尘及过敏原能够使气道反应性增加,容易并发COPD。大气污染主要是二氧化硫等烟雾以及其他粉尘、室内空气污染等,这些都是COPD的危险因素。反复的呼吸道感染,也与COPD的发生有关。遗传因素主要是α1-抗胰蛋白酶缺乏。
  肺結核是由于结核分枝杆菌感染肺部以后所引起的一种呼吸道传染病。肺结核的危害可以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针对患者本身,它可以引起肺部的各种病灶,比如说结核球、结核空洞,严重可引起肺组织的毁损、胸廓塌陷,甚至呼吸衰竭,还可以影响胸膜表现为结核性胸膜炎、胸腔积液等。另外,它还可以影响肺外组织,导致骨结核、淋巴结结核、肾结核、肠结核、结核性脑膜炎等。除了对患者本身,还会影响他人。肺结核患者有可能将结核杆菌排出体外,飘散到空气中,被其他人吸入以后,导致健康人肺结核的感染。肺结核早期症状分两类,一类就是结核感染的全身症状,如低热、盗汗、乏力、消瘦等。另一类是肺部症状,如咳嗽、咳痰、咯血。多数肺结核患者痰量较少,而痰里结核杆菌的含量决定了结核病传染性的强弱。极少数的病人可能没有症状,如结核球或其他青春型结核,只有通过体检才能发现有肺结核。肺结核治疗主要是药物治疗,治疗原则为早期、联合、规律、适量、全程,常用药物有异烟肼、利福平、咇嗪酰胺、乙胺丁醇、链霉素等,这些药物多少都会有一点副作用,有些特殊情况需要手术治疗,如全肺坏死、支气管内膜结核、咯血、结核性脓胸等,此外还可通过提高机体免疫力或其他微创、介入治疗方式辅助治疗肺结核。   本研究结果表明,研究组患者的外周血CD4+ T淋巴细胞表达率显著低于对照1组和对照2组(P<0.05);研究组患者的外周血CD8+ T淋巴细胞表达率显著高于对照1组(P<0.05),但研究组和对照2组患者的外周血CD8+  T淋巴细胞表达率之间的差异不显著(P>0.05);研究组外周血CD4+/CD8+ T淋巴细胞表达率显著低于对照1组和对照2组(P<0.05);研究组患者的NK细胞表达率显著低于对照1组和对照2组(P<0.05),和相关医学研究结果一致[13-15]。
  综上所述,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结核患者具有较低的细胞免疫功能,主要是由于较低的CD4+ T淋巴细胞、NK细胞表达,值得临床充分重视。
  [参考文献]
  [1] 孙永昌. 关注肺结核在COPD发生发展中的作用[J]. 国际呼吸杂志,2019,39(16):1201-1203.
  [2] 刘盼盼,黄玉蓉,罗倩,等. 慢阻肺合并肺结核临床特点分析及早期诊治探讨[J]. 临床肺科杂志,2017,22(9):1647-1651.
  [3] 宋宏颖.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结核患者免疫功能及其细胞因子水平变化[J]. 山东医药杂志,2017,57(25):85-87.
  [4] Chae H,Shin SJ. Importance of differential identification of Mycobacteriumtuberculosisstrains for understanding differences in their prevalence,treatment efficacy,and vaccine development[J]. J Microbiol,2018,56(5):300-311.
  [5] 沈潔,吴妹英,李苏梅. 初治和复治肺结核患者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的变化及其临床意义[J]. 临床肺科杂志,2019,24(2):208-212.
  [6] 杨铭,袁平,吴怀戈,等. 肺结核患者外周血T淋巴细胞亚群检测结果与病情的相关性研究[J]. 中国防痨杂志,2017,39(10):1093-1099.
  [7] 崔亚楠,陈平,陈燕. 2018年版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全球倡议诊断及处理和预防策略解读[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8,41(3):236-239.
  [8]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1]. 肺结核诊断标准(WS 288—2017)[J]. 新发传染病电子杂志,2018,3(1):65-67.
  [9]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WS/T360 2011流式细胞术检测外周血淋巴细胞亚群指南[M]. 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11.
  [10] 杨靓. T淋巴细胞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病理机制中的变化分析[J]. 检验医临床,2019,16(13):1914-1916.
  [11] 费凡,万玉峰,梁勇,等. 外周血T淋巴细胞亚群与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的相关性研究[J]. 临床内科杂志,2019,36(6):412-414.
  [12] 井楠,刘海峰,刘伟. 流式细胞术检测初治活动性肺结核患者血清T淋巴细胞亚群计数分析[J]. 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2018,17(7):774-777.
  [13] 钟国庆,杨庆平. T淋巴细胞亚群联合Th1/Th2细胞因子诊断肺结核患者的应用价值分析[J]. 中国实验诊断学,2018,22(5):830-831.
  [14] 张占军,姚岚,唐神结.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结核患者部分细胞因子水平的表达及其意义[J]. 中国防痨杂志,2014,36(3):189-193.
  [15] 贾民勇,王少芳,宋璐,等. 外周血T 淋巴细胞亚群检测在不同呼吸科疾病中的运用效果比较及其临床价值评价[J]. 临床肺科杂志,2018,23(4):732-735.
  (收稿日期:2020-02-2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27798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