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结合治疗糖尿病肾病合并颈动脉粥样硬化57例临床观察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观察百令胶囊联合阿托伐他汀对糖尿病肾病(DN)合并颈动脉粥样硬化(CAS)患者粥样斑块稳定性及炎症因子的影响。方法:选取DN合并CAS患者共112例,按照随机数表法分为对照组(n=55)与观察组(n=57),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对照组加用阿托伐他汀治疗,观察组加用百令胶囊联合阿托伐他汀。比较两组治疗前、治疗后6个月颈动脉内膜中层厚度(IMT)、冠状动脉钙化积分(CS)、血脂相关指标、肾功能生化指标、炎症因子水平及不良反应发生率。结果:治疗后,两组IMT、粥样硬化斑块面积及CS较治疗前均有所改善(P<0.05);观察组IMT、粥样硬化斑块面积及CS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TC、TG、LDL-C、SCr、UAER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治疗后,两组hs-CRP、IL-6、TNF-α较治疗前均明显降低(P<0.05);观察组hs-CRP、IL-6、TNF-α水平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两组不良反应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百令胶囊联合阿托伐他汀对DN合并CAS患者的粥样斑块具有稳定作用,能有效改善血脂水平與肾功能,明显降低炎症因子水平,且未增加不良反应。
  【关键词】 百令胶囊;阿托伐他汀;糖尿病肾病
  【中图分类号】R543.4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7-8517(2020)6-0084-04
  流行病学资料显示,我国18岁以上糖尿病患病率为9.7%,若以糖化血红蛋白>6.5%作为诊断标准,糖尿病患病率则为11.6%[1]。2型糖尿病又称为成人发病型糖尿病,是体内胰岛素相对缺乏引起的代谢紊乱综合征,糖尿病肾病(Diabetic nephropathy,DN)[2]是2型糖尿病引起的危害性最大的并发症,在DN患者中动脉粥样硬化的患病率较高,由于动脉粥样硬化为病变性质的心、脑血管疾病已成为DN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并且动脉粥样斑块的状态与脑梗死的严重程度、预后效果密切相关。研究表明[3],约有60%的心脑血管疾病患者合并有颈动脉粥样硬化(Carotid atherosclerosis,CAS)。阿托伐他汀作为降脂药对动脉粥样硬化有较好的治疗效果,而近些年发现百令胶囊具有较好的肾脏保护功能,故本研究主要观察阿托伐他汀联合百令胶囊治疗DN合并CAS患者的效果,现报道如下。
  1 材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1月至2018年1月我院内科门诊治疗的DN合并CAS患者共112例。所有患者按照随机数表法分为对照组与观察组,对照组55例,男32例,女23例,年龄42~72周岁,平均年龄(58.53±10.22)周岁,DN病程2.0~5.2年,平均病程(3.42±1.02)年,合并高血压42例。观察组57例,男33例,女24例,年龄40~74周岁,平均年龄(59.60±10.28)周岁,DN病程1.9~5.1年,平均病程(3.56±1.13)年,合并高血压38例。两组性别、年龄、病程等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纳入、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①所有患者满足WHO关于糖尿病的相关诊断标准[4],同时符合糖尿病肾病诊断标准[5]:尿白蛋白排泄率(Urinary albumin excretion rate,UAER)20~200μg/min;②满足糖尿病肾病诊断标准的同时,患者接受颈动脉彩超检查诊断为颈动脉粥样硬化。排除标准:①治疗依从性差,随访时间短于3个月;②严重营养不良、合并恶性肿瘤、重要脏器如心、肝、脑等功能不全的患者;③合并急慢性肾小球肾炎、肾盂肾炎、尿路感染等炎症;④合并周围结缔组织病与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患者;⑤对治疗药物有禁忌症的患者;⑥不愿签署研究知情同意书的患者。
  1.3 治疗方法 两组均接受常规治疗,具体包括:皮下注射胰岛素(诺和灵30R,国药准字J20100040,3mL∶300国际单位(笔芯),诺和诺德(中国)制药有限公司,1次/d)或口服降糖药(格华止,0.5g,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23370),口服拜阿司匹林(拜耳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国药准字J20080078,50mg×75s)进行抗血小板治疗,静脉滴注前列地尔注射液(西安力邦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103100,2mL:10μg×5支/盒),对合并有高血压的患者口服依那普利(扬子江药业集团江苏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32026568,5mg×16s)降血压。对照组在常规治疗基础上给予阿托伐他汀钙片(辉瑞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51408,20mg×7s),20mg/次,口服,1次/d,治疗周期为16周。观察组在常规治疗基础上给予阿托伐他汀片联合百令胶囊(杭州中美华东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Z10910036,0.5g×42s),1g/次,口服,3次/d。阿托伐他汀钙片20mg/次,口服,1次/d,治疗周期为16周。
  1.4 观察指标
  1.4.1 两组治疗前、治疗后3个月颈动脉内膜中层厚度(Carotid intima-media thickness,IMT)、粥样硬化斑块面积、冠状动脉钙化积分(coronary artery calcium score ,CS) 颈动脉内膜中层厚度(IMT)、粥样斑块面积采用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ACUSON 128XP/10,探测频率为8~12hz)诊断,IMT在1.0~1.2mm之间为内膜增厚,1.2~1.4mm之间为斑块形成。冠状动脉钙化积分(CS)采用64排螺旋CT扫描仪,扫描方式为自主动脉根部至心尖,依据心电图R波触发单层序列扫描,钙化积分(CS)=钙化面积×CT峰值系数。   1.4.2 血脂相关指标与肾功能生化指标 包括TC(total cholesterol)、TG(triglyceride)、LDL-C(LDL cholesterol)、HDL-C(HDL cholesterol)。取清晨空腹静脉血5mL,使用全自动血生化分析仪检測。BUN(Blood urea nitrogen)、SCr(serum creatinine concentration)采用试剂盒(南京建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使用免疫比浊法测量。尿白蛋白排泄率(UAER)取清晨中段尿,使用免疫比浊法测量尿中白蛋白含量根据尿白蛋白的浓度、尿量及留取尿样的时间(分钟)计算。
  1.4.3 炎症因子水平及不良反应发生率 炎症因子包括hs-CRP(Hypersensitive C-reactive protein)、IL-6(Interleukin-6)、TNF-α(Tumor cytokines-α),使用全自动生化分析仪进行酶联免疫法测定。不良反应包括肌痛、转氨酶升高、头疼、恶心呕吐、咽部不适。
  1.5 统计学方法 使用过SPSS23.0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采用均数加减标准差表示,符合正态分布的独立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IMT、粥样硬化斑块面积及CS比较 治疗前,两组IMT、粥样硬化斑块面积、CS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IMT、粥样硬化斑块面积及CS较治疗前均有所改善(P<0.05),观察组IMT、粥样硬化斑块面积及CS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1。
  2.2 两组血脂、肾功能指标比较 治疗前,两组TC、TG、LDL-C、HDL-C、BUN、SCr、UAER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观察组TC、TG、LDL-C、SCr、UAER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其他指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两组炎症因子水平比较 治疗前,两组hs-CRP、IL-6、TNF-α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hs-CRP、IL-6、TNF-α较治疗前均明显降低(P<0.05),观察组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3。
  2.4 两组不良反应发生率比较 治疗过程中两组均未发现肌痛、转氨酶升高的患者。对照组出现头痛2例,恶心呕吐2例,发热1例,不良反应发生率为9.1%。观察组出现头痛3例,恶心呕吐1例,咽部不适1例,不良反应发生率为8.8%,两组不良反应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DM患者长期处于高血糖,使肾小球内维持高灌注、高滤过状态,导致基底膜增厚、肾小球硬化等多种变化引起肾血流异常,引起DN[6]。研究表明[7],DM患者发生心脑血管意外事件的危险性较正常人高2~6倍,而由于心脑血管不良事件为占DM死亡原因的一半以上。颈动脉作为动脉粥样硬化易累及部位,其临床表现较为隐匿,早期症状、体征不明显,但在颈动脉超声下可见“双线样”回声[8],是血管内膜与中膜、外膜交界面之间的距离,即颈动脉内膜中层厚度(CIMT)。研究表明[9],CIMT与冠心病的发展有着相关联系,CIMT每增加0.1mm,发生心肌梗死的危险性增加1.15倍。因此,尽早对DM患者颈动脉粥样硬化斑块进行稳定,对颈动脉粥样斑块厚度进行干预,对预防DM患者发生心脑血管不良事件有重要意义。
  阿托伐他汀通过选择性抑制HMG-CoA还原酶起到降脂作用,此外还具有稳定的抗炎、抗氧化、抗血小板聚集、抑制血管平滑肌迁移的作用[10]。百令胶囊作为冬虫夏草经过低温发酵精制而成的虫草菌糖,主要成分包括D-甘露醇、腺苷、蛋白质、载体生物碱、虫草素及19氨基酸[11]。《本草纲目》中记载冬虫夏草:“以酒浸数枚咥之治腰间痛楚,有益肾之功”。中医认为冬虫夏草性温,入肺、肾二经,具有养心益肾、滋肝补肝、秘精益气的功效。在肾小球硬化大鼠模型中[12],百令胶囊能有效降低肾小球组织内TGF-β1的表达,而近些年TGF-β1和CTGF都被认为是糖尿病肾病病理发展的关键因素,TGF-β1通过自分泌、旁分泌诱导细胞肥大与刺激系膜基质来参与糖尿病肾病的发展[13-15]。百令胶囊通过降低TGF-β1的表达从而减轻肾小球组织的损伤,显著改善肾小球滤过功能。此外,百令胶囊也具有较强的抗炎功能,治疗后观察组血清hs-CRP、IL-6、TNF-α均明显低于对照组,百令胶囊具体抗炎作用可能与其抑制炎症因子IL-6、IL-1β、IL-10,增加细胞间粘附因子(ICAM-1)的表达,从而抑制淋巴细胞增殖。在慢性肾衰大鼠模型中,百令胶囊可显著减低慢性肾衰大鼠Upr、尿酮体、尿白细胞水平等,显著延缓大鼠体重降低[15]。观察组治疗后TC、TG、LDL-C明显低于对照组,说明百令胶囊具有降脂的功能。观察组炎症因子水平低于对照组,说明百令胶囊能抑制炎症反应,而炎症反应可损伤肾小管上皮细胞,抑制炎症反应能有效保护肾小管。两组不良反应发生率无明显差异,说明百令胶囊联合阿托伐他汀并未增加不良事件。
  综上所述,百令胶囊联合阿托伐他汀对DN合并CAS的粥样斑块具有稳定作用,且能有效改善血脂水平,提高肾功能,降低炎症因子水平,未增加不良反应发生率,值得临床推广运用。
  参考文献
  [1]李敏州,高彦彬,马鸣飞,等.糖尿病肾病发病机制研究进展[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2,18(22):344-349.
  [2]徐杰莹.糖尿病肾病Ⅲ-Ⅳ期患者颈部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稳定性与中医证型的相关性分析[D].成都:成都中医药大学,2016.
  [3]沈蕾,裴育,巴建明.2014ADA糖尿病指南要点解析[J].中国药物应用与监测,2015(1):1-4.
  [4]于睿超,汤曦,付平,等.糖尿病肾病临床规范化治疗—指南解析[J].西部医学,2015,27(2):161-163.
  [5]王永胜,杨丽霞,程涛,等.糖尿病肾病的炎症致病机制与中药防治[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8,24(2):200-207.
  [6]常沁涛.糖尿病肾病患者心血管疾病患病率及其危险因素分析[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7,17(11):1606-1608.
  [7]周麟,李毅.糖尿病肾病患者并发心血管病的影响因素分析[J].医学临床研究,2018,35(8):1593-1595.
  [8]刘曼仪.合并心血管疾病的终末期肾病透析患者的死亡率及死亡危险因素分析[D].广州:南方医科大学,2017.
  [9]许香梅,王晓燕,刘曙光,等.厄贝沙坦联合阿托伐他汀治疗早期糖尿病肾病合并心血管疾病效果观察[J].山东医药,2017,57(46):47-50.
  [10]邱昌建,向翠芝,杨莲花.百令胶囊对糖尿病肾脏疾病患者氧化应激水平的影响[J].中国中医急症,2012,21(2):308-309.
  [11]田祥银.百令胶囊联合缬沙坦治疗早期糖尿病肾病患者的效果观察[J].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2019(7):18-19.
  [12]唐榕,陈路佳,黄玲,等.百令胶囊联合常规治疗早期糖尿病肾病的系统评价[J].中国药业,2013,22(14):19-23.
  [13]陆晓东.百令胶囊治疗慢性肾衰的动物实验研究[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04,18(6):507-508.
  [14]陈彤,班遵浦,罗国鸿,等.百令胶囊对慢性肾衰竭非透析患者的生活质量改善作用及机制研究[J].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2016,16(7):28-30.
  [15]常沁涛.百令胶囊对糖尿病肾病大鼠肾组织足细胞Nephrin表达的研究[D].太原:山西医科大学,2010.
  (收稿日期:2019-12-26 编辑:程鹏飞)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30636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