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  > 中国论文网 > 
  • 医学论文  > 
  • 妊娠中晚期应用超声心动图开展胎儿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畸形筛查的价值分析

妊娠中晚期应用超声心动图开展胎儿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畸形筛查的价值分析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崔声坤

  摘要:目的 探讨在妊娠中晚期胎儿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畸形(CCHD)筛查中超声心动图(UCC)的应用价值。方法 选取2019年5月至2021年10月就诊于我院的高危孕妇300例,于妊娠中晚期行UCC筛查,以产后病理学诊断为金标准,评估UCC技术对胎儿CCHD的诊断准确情况。结果 300例高危孕妇经UCC筛查,共检出胎儿CCHD 14例(4.67%),与产后病理学检出的16例(5.33%)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UCC对胎儿CCHD的筛查准确性为87.50%(14/16),其中提示为法洛四联症、右室双出口(DORV)及完全性心内膜垫缺损(TECD)依次有5例(35.71%)、3例(21.43%)和2例(14.29%),其余类型者4例(28.57%)。UCC检出的14例CCHD胎儿中,提示内径增宽、内径狭窄与内径正常者依次有6例(42.86%)、4例(28.57%)和4例(28.57%)。结论 CCHD胎儿多表现为法洛四联症、DORV及TECD,在妊娠中晚期采用UCC技术筛查有较高的准确性,值得推荐。
  关键词:妊娠中晚期;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畸形;超声心动图;临床价值
  先天性心K畸形(Congenital Cardiac Malformation, CHD)是一种较常见的先天性疾病,因心脏及大血管在胚胎发育阶段出现解剖结构异常引起,易导致患儿残疾或死亡,尤其是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畸形(Complex Congenital Heart Malformation, CCHD),虽然患病率仅占CHD的30%左右,但死亡率远高于后者[1]。因此,重视对CCHD的尽早筛查以及处理甚是重要。超声心动图(Ultrasonic Cardiogram, UCC)能够借助超声特殊的物理特性对心脏、大血管的解剖构及功能进行无创性检查,是筛查胎儿心脏畸形的一种重要手段,目前在国内临床已有较广泛的开展[2~3]。为进一步探究UCC用于胎儿CCHD早期筛查的价值,本研究以300例高危孕妇为研究对象进行了相关分析。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从2019年5月至2021年10月在我院就诊的高危孕妇中选取300例作为研究对象,其中年龄最高35岁,最低21岁,年龄均值为(29.33±4.28)岁;孕龄最长38周,最短20周,孕龄均值为(29.36±3.15)周。纳入标准:(1)精神状况良好,可正常交流;(2)年龄≥18周岁;(3)知晓此次研究内容,且已签署相关同意入组协议。排除标准:(1)属于多胎妊娠;(2)恶性肿瘤;(3)伴其他重要器官功能疾病及精神障碍疾病;(4)羊水过少;(5)无参与研究意愿或已入组其他临床研究等。本研究在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批通过后开展。
  1.2 方法
  由我科2名资深医师共同负责对300例高危孕妇实施UCC技术扫查,仪器选择美国GE公司生产的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型号:E8型)。在常规扫查评估胎儿的发育状况后,利用腹部容积探头(rab4-8-d)给予多切面扫查,判断胎心位置,通过心脏三阶段分析法观察胎儿房室的相连情况、两侧肺静脉C心房的相连情况以及心室C心大动脉的相连情况等,明确右室调节束回声的强弱、均匀性等,判断卵圆孔瓣的开放方向、心室及心房形态等;同时观察胎儿两心室与两心房的位置,判断其对称性和心胸比率。再顺着胎心方向,观察两动脉的走向及其与心室的相连情况。获取上下腔静脉长轴、肺动脉长轴、三血管C心气管以及左右室流出道等切面信息,然后通过彩色多普勒技术显示胎儿二、三尖瓣舒张期血流以及主、肺动脉血流状况,判断心内有无非正常化的血流束。多角度(横切面、冠状面、矢状面等)观察,掌握胎心腔内构造与瓣膜活动状况,并通过回放影像功能获取清晰度最高的切面。若扫查期间有胎位不适问题发生,应让其先适当休息后再扫查或择期再行UCC扫查。
  1.3 观察指标
  (1)以产后病理学诊断为金标准,评估UCC对胎儿CCHD的筛查准确性。(2)分析UCC对各类型胎儿CCHD的检出情况,包括法洛四联症、右室双出口(Double Outlet Right Ventricle, DORV)、完全性心内膜垫缺损(Complete Endocardial Cushion Defect, TECD)、主动脉弓离断(Interrupted Aortic Arch, IAA)、静脉异位引流、大动脉转位以及永存动脉干(Persistent Truncus Arteriosus, PTA)。(3)记录CCHD胎儿动脉导管内径的病变情况,内径增宽即内径>95%同孕周胎儿参考值范围,内径狭窄即内径小于该范围[4]。
  1.4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20.0版本的统计学软件,计数资料以率描述,做χ2检验,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以(±s)表示,做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 UCC技术与产后病理学诊断结果分析
  300例高危孕妇产后病理学检查检出16例胎儿CCHD,其中法洛四联症5例、DORV4例、TECD 2例、IAA 1例、静脉异位引流2例、大动脉转位1例和PTA 1例;经UCC技术筛查,共检出胎儿CCHD 14例,所占比重为4.67%,与产后病理学检出的16例(5.33%)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UCC对胎儿CCHD的筛查准确性为87.50%(14/16),其中提示为法洛四联症、DORV、TECD者依次有5例、3例和2例,占比分别达到35.71%、21.43%和14.29%,IAA、静脉异位引流、大动脉转位、PTA各1例,占比均为7.14%。
  2.2 UCC技术对胎儿动脉导管内径的检测情况
  14例经UCC技术检出为CCHD的胎儿中,有6例提示内径增宽,占比为42.86%(6/14);而提示为内径狭窄、内径正常者均为4例,占比为28.57%(4/14)。

nlc202211141921



  3讨论
  CHD在新生儿疾病类型中并不罕见。相关资料显示,在我国出生缺陷筛查中,CHD长期居于第1位,发病率在活产新生儿中占4.0‰~10.0‰,其中CCHD占2.6‰~4.4‰,是造成新生核劳龅囊桓龆懒⑽O找蛩[5]。CHD会严重危及胎儿的生命安全与生长发育,并可造成严重的家庭负担以及社会负担。故而非常有必要加强对CHD尤其是CCHD的早期筛查和处理。研究表明,CCHD起因多与胚胎期胎儿心脏未正常发育有关,通过早期的心脏畸形筛查并及时终止妊娠,能够有效降低对孕妇健康造成的损害,尽可能做到优生优育。
  UCC是近些年国内临床逐步推广的一种无创性诊断技术,具有操作简便、安全无创以及准确率高等特点,其扫查时可任意角度转动探头,能够多切面、多方位了解心脏内部结构及病变情况,在早期筛查和诊断胎儿心内畸形方面有着重要作用。通常情况下,CCHD患儿普遍存在明显的心脏及大血管发育异常,而UCC技术具备对胎儿心脏结构、血流量、血液流速及方向等清晰显像的能力,使其能够保障对CCHD的检出率[6]。吴祥芝等[7]通过对72例高危孕妇UCC检查资料进行回顾性研究,发现UCC技术对CCHD的诊断准确率为93.33%,接近于产后病理学诊断结果。李兰等[8]观察发现,UCC技术能够检出88.46%的胎儿CCHD,且其中多以法洛四联症、DORV类型居多。
  本研究结果显示,UCC对胎儿CCHD的筛查准确性为87.50%,与产后病理学诊断结果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与上述报道存在较大的相似度。这说明UCC技术用于胎儿CCHD的早期筛查可行性较高,对CCHD的临床诊疗具有较好的指导意义。通过进一步分析发现,四腔心结构异常中存在着多种心脏畸形表现类型,14例CCHD胎儿中,以法洛四联症最多,占比达到35.71%,其次为DORV与TECD,占比分别为21.43%和14.29%,其他表现类型相对少见;其中多数可见动脉导管增宽或狭窄改变,占比分别为42.86%和28.57%。因此,在对高危孕妇行胎儿CCHD筛查中,应将胎儿四腔心结构作为扫查重点,同时结合其动脉导管病变情况分析,以进一步保障UCC的筛查准确性。另外,需要注意的是,UCC筛查也存在一些不足,其相对容易在胎儿体位、胎动等因素影响下出现准确性降低的情况[9~10]。对此建议尽可能选择在妊娠中晚期诊断,该阶段羊水适中,胎位较固定,且胎儿心脏已发育至一定程度,利用UCC扫查一般能够较好地显示心脏各径线和切面,进而提高准确率。
  综上所述,妊娠中晚期采用UCC技术进行胎儿CCHD筛查有较高的准确性,能够为临床干预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值得推荐。同时,为进一步提高筛查准确性,实际检查时还可与孕妇其他辅助诊断资料相结合,以尽可能地减少误诊、漏诊。
  参考文献
  [1] 刘吉庆,苏静,孟秋霞.四维超声心动图联合二维彩超在胎儿先天性心脏畸形筛查中的应用[J].中国妇幼保健,2019,34(19):4574-4576.
  [2] 郑达聪,卢展辉,邓翼业,等.孕中期胎儿心脏畸形超声心动图与染色体异常的关系[J].现代医用影像学,2020,29(3):526-528.
  [3] 李剑珠,张伟丽.胎儿超声心动图对中晚孕期胎儿复杂先天性心脏畸形的诊断效果分析[J].数理医药学杂志,2020,33(10):1487-1489.
  [4] 马玉红,陆平,彭涌花,等.胎儿超声心动图用于先天性心脏病产前诊断中的临床效果观察[J].中国实用医药,2020,15(20):90-92.
  [5] 王莉,李慎.胎儿超声心动图显像在先天性心脏畸形筛查中的应用[J].检验医学与临床,2020,17(10):1376-1379.
  [6] 李上英.胎儿超声心动图在中晚孕期胎儿复杂先天性心脏畸形诊断中的效果[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18,2(10):158-159.
  [7] 吴祥芝,吴巧妮,王文娟.胎儿复杂先天性心脏畸形中应用胎儿超声心动图的诊断效果观察[J].贵州医药,2021,45(6):979-981.
  [8] 李兰,谢海蓉,饶静,等.超声心动图在妊娠中晚期胎儿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畸形筛查中的作用[J].中国医药导报,2019,16(1):138-140,144.
  [9] 孙少芳.胎儿复杂先天性心脏畸形中应用胎儿超声心动图的诊断效果评价[J].中国药物与临床,2020,20(9):1455-1456.
  [10] 李炎.多层螺旋CT联合超声心动图分段诊断复杂先天性心脏病的准确率分析[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21,6(25):112-114.

nlc20221114192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442145.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