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有一种爱情叫成全

作者: 千江飞雪

  有时候两种东西配在一起,其中一个,就是为了成全另一个……
  
  他承认,自己是个自私的男人。当年他爱的,是学校里那个青葱水嫩的女孩儿。可是命运却阴差阳错,最终娶的,是另一个女子:相貌平平,书读得也不好,见了他,总会把头低下去,像张爱玲说的:“一直低到尘埃里。”如此平凡的女子,怎能入他的法眼?可是她说,如果他想留在这个城市,她愿意帮他――她的父亲,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员。
  和很多从农村出来的孩子一样,他对城市有着近乎痴狂的迷恋。可是,想在这个城市里站稳脚跟,谈何容易?竞争激烈的工作,几十万一套的房子,如果有捷径可以缩短这个拼死努力的过程,为什么不呢?
  忍痛舍弃所爱,从此他和她步入另一种生活。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舒适优越的工作,温馨安逸的家。他原本就是个才能非凡的男人,又放在了合适的位置上,事业很快便如日中天。
  可是,他不爱她,想必她也心知肚明,却从来不说。他原以为她那种家庭出来的女孩儿,哪怕资质平平,也必定骄横霸道不可一世。可她是那样一个温柔娴淑的女人,安静地料理家务,妥帖地侍奉他的双亲,还做得一手好菜。婚后第一次下厨,她做了炒田螺。他自小在长江边长大,什么样的海鲜没有吃过?却独独她做的炒田螺,和以前吃过的完全不一样。那田螺肉质丰腴细腻,入口清香,鲜美异常。她看着他吃得满头大汗,也不说什么,只是笑,笑得心满意足。
  他从此便爱上了炒田螺。不管多忙,每天,他都会按时回家吃饭。不是为了她,只是为了那盘炒田螺。
  她只有一点很怪异,家里的阳台上,从来不种其他的花,只种着一种紫色的植物。秋天的时候会开一些紫红色的花,很平凡的花草而已,却被她宠得像宝贝一样。有一次,他问她,这种平凡的花叫什么?她淡淡地笑着答:紫苏叶。
  33岁时,他自己的公司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人也被滋养得儒雅俊朗风度翩翩。她从来没有和他在公众场合露过面,不断地有漂亮时尚的女孩子追着他,费尽心机地打听他的太太。他只是淡淡一笑,不做回答。他们像很多普通的夫妻一样,有时候甚至整天都不说一句话,日子过得平静而温和。
  她是突然病倒的,之前就一直胃疼,吃不下东西,却都没有在意。送到医院,是胃癌。她很快地消瘦下去,他忧心如焚,守在病床前,问她想吃什么。她说,炒田螺。
  他去菜市场买田螺,笨拙地挑来挑去,旁边一起买田螺的人问,是第一次买田螺吧?不要挑太大的,不容易入味,也不要太小的,吃起来麻烦。要拇指粗的刚刚好。他这才想起来,他每次吃的田螺,果然是大小均匀拇指大小的。那人又叮嘱说,回去不要马上炒,用清水泡上两天,在盆里滴进几滴油,最好隔几个小时换一次水,还要用剪刀把田螺的尾巴剪掉。冲洗干净后,再下锅煮……
  他呆呆地听着,他没想到,原来他每天吃的田螺,做起来竟是如此繁杂的一套程序。这套繁杂的程序,她竟持续了十几年。
  他把炒好的田螺送到医院里,喂她吃。看着她微微皱起的眉头,他紧张地问,这田螺,吃起来是不是有泥腥味?她笑,说,我忘了告诉你,田螺是要和紫苏叶一起炒的。紫苏叶配田螺,就是为了祛除田螺本身的泥腥味。她把头转向窗外,又说,紫苏叶这种平凡的植物,配了田螺,能让田螺去腥提味,更加鲜美可口……有时候两种东西配在一起,其中一个,就是为了成全另一个……她转过头,眼睛里已经有亮亮的泪光,叮嘱他:家里的紫苏叶,请你照顾好。
  他心里紧了一下,慢慢地,酸了起来。
  一个月后,她静静地去了。那天晚上,他第一次打开她写作用的电脑,她的信箱里,存着很多没有发出的信。那些信里,记载十几年来她和他的初恋情人每一次约会的时间。每封信的结尾,都落着一个签名:紫苏叶。
  电脑前,他缓缓地捂住脸,泪水怆然而下。原来这个女人,爱他已经深入骨髓;原来没有任何细节,可以逃得过她睿智雪亮的眼睛。虽然,在他们结婚的第二年,她就因为替他挡一辆突然冲过来的车,瘫痪了双腿。
  
  (责任编辑/张慧娟)
  E-mail:huijuan0608@163.com
  Tel:(010)51026392或8982248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219301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