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有一种爱叫毁灭

作者: 兰兰

   她爱他,爱到了极致,可他却不爱她。为了得到他,她使尽了手段,最后,为了让自己深爱的他与女友分手,她不惜把自己的脸整成了情敌的模样,并把情敌设计栽赃成一个水性杨花的风尘女。绝望中,一场悲剧拉开了序幕……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202347.htm  
  ●不惜变成情敌脸,只为抢到痴爱的男人
  
  2008年5月的一个周末,任晓雨将林涛约到一家咖啡厅,再次向他表白了自己的爱慕之情。然而,林涛还是拒绝了她。任晓雨问他:“是因为秦梅吗?”林涛说:“是的,我们已经好了半年多,准备结婚了。”
  走出咖啡厅,任晓雨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8年前,任晓雨考取北京一所大学。报到时,她认识了负责接新生的林涛。林涛来自哈尔滨,身材高大,帅气俊朗,任晓雨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林涛对她很热情,但却只把她当成普通朋友。
  任晓雨的父亲是北京一家机械公司的老板,母亲是医生,家里很富有。林涛的父母都是普通职员,家里经济比较拮据。任晓雨得知后,便经常在经济上给他一些帮助。任晓雨做事不太顾及场合,让他觉得很伤自尊,于是他开始故意躲着她。
  大二下学期,任晓雨听说林涛和艾欣谈起了恋爱,她一下子急了。因为家里条件优越,任晓雨形成了强势的性格,她去找了艾欣,明确告诉她,自己喜欢林涛,让她离林涛远点,否则就对她不客气。艾欣是个胆小的女生,便找借口和林涛分手了。
  林涛失恋了,可就是对任晓雨不来电。林涛的拒绝却并没让任晓雨退缩,她觉得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尤其是男女之间,只要心诚,肯定会有好的结果。人都说男追女隔堵墙,女追男隔层纸,她就不信自己捂不热林涛这块石头。
  大三那年,任晓雨的父母在车祸中双双丧生。出于对她的同情,当任晓雨求林涛帮忙处理后事时,他没有拒绝。料理了父母的后事后,任晓雨对林涛说:“我父母留下的所有家产都归我了,我们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任晓雨本以为她拥有了如此令人羡慕的资本,足以让林涛动心了,可谁知,林涛还是没有答应她。任晓雨又气又急,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得到林涛。
  2003年夏,林涛毕业了,进入中关村一家电子公司工作。任晓雨看他工作那么辛苦,薪水又不高,多次劝她到自己家的公司来,林涛还是拒绝。一年后,林涛与当教师的胡岚确立了恋爱关系。任晓雨得知后,悄悄给胡岚发电子邮件,说林涛早就有女友了。胡岚信以为真,坚决与林涛分了手。
  之后,每当任晓雨得知林涛交了女朋友,她都要想办法破坏。大学毕业后,任晓雨正式接手父亲留下的公司。追求她的男生不少,可任晓雨心中只有林涛,对所有男人都不动心。
  2008年春节后的一天,任晓雨在街上,看到林涛亲热地搂着一个漂亮女孩,心里很不是滋味,打听了一下,得知那个女孩叫秦梅,是北京一所大学的在读研究生。任晓雨立即去找了秦梅,要求她离开林涛。让任晓雨没想到的是,秦梅非常有主见,说:“我和林涛相爱,谁也别想拆散我们。”
  秦梅强硬的态度令任晓雨非常不爽,于是,她准备再做林涛的工作。所以,她就把林涛约了出来,向他提出结婚,开出的条件是:公司的一切都归他管理。可如此诱人的条件,林涛却拒绝了。任晓雨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喜欢了他整整8年,为他愿意付出一切,而且自己长得还算漂亮,又有着如此优越的条件,他为什么就不喜欢自己呢?
  怎么才能拆散林涛和秦梅?任晓雨想起了林涛所说的话,他不是喜欢秦梅的纯洁吗?那就破坏秦梅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让他觉得她不再纯洁,他自然就会放弃她了。但秦梅是个很自律的女孩,任晓雨曾花钱雇了英俊帅气的男人去勾引她,秦梅根本不为所动。任晓雨很着急,怎么才能达到目的呢?
  一个荒唐而疯狂的念头浮上心头:往秦梅身上泼脏水。自己和秦梅的身材差不多,把自己的脸变成秦梅的模样,然后故意去做些令人不耻的事情,再让林涛发现,让他误以为是秦梅干的。
  
  ●栽赃情敌终得手,痴情守得爱情花开
  
  任晓雨想方设法地弄到了秦梅不同角度的脸部照片,把公司交给几名副总打理后,前往韩国进行整容。她不惜花巨资,请了最好的整容专家,几个月后,当她从镜子里看到那张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脸时,她的心里五味杂陈。
  2009年春节前,林涛的父母见了秦梅,都非常喜欢她。得知秦梅离开北京回云南后,任晓雨觉得机会来了。她特意去做了与秦梅一样的发型,并买了几件秦梅穿过的式样的衣服和皮包。她又买了几个神州行号码,用设置的软件每天24小时不停地拨打秦梅的手机。秦梅的手机被“呼死”,只得关了机。这样,林涛就与秦梅联系不上了。
  在此之前,任晓雨找了一个“托儿”――外表英俊、一身名牌、大款派头的强子。她穿上与秦梅一样的毛衣,背上同样的包,与强子在商场、宝马车里等做出各种亲热举动,并从不同角度拍下许多照片。照片冲扩出来后,她马上匿名快递给了林涛。
  林涛收到照片后非常震惊,秦梅怎么会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如此暧昧呢?林涛怎么也不肯相信,以他对秦梅的了解,她绝对不是这种人啊。林涛赶紧给秦梅打电话,可电话却一直关机。难道她在躲着自己?林涛的心忐忑不安起来。
  为了把戏演得更真,让林涛彻底相信,任晓雨雇了几个人,轮流守在林涛的住处外面监视林涛。大年初三那天,任晓雨接到蹲守人的电话,说林涛陪着父母去了燕莎奥特莱斯。任晓雨立即又把自己打扮成“秦梅”,和强子一起去了燕莎奥特莱斯。
  任晓雨看到林涛正帮着父亲试鞋,她立即和强子走到林涛抬头能看到的地方,故意和强子面对面亲热地挨得很近。她悄悄地观察着林涛,看到他站起身来,她给了强子一个暗示,两人便旁若无人地亲吻起来。她让强子悄悄看看林涛的动静,强子告诉她,林涛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人整个都傻了。任晓雨觉得目的达到了,便和强子相拥着走了。
  任晓雨表演的这一幕,被林涛全看在眼里。以为那个女的只是与秦梅长得像而已,可他仔细地看了几遍,这不是秦梅又是谁呢?林涛只感到怒火中烧,她骗自己回老家了,手机关机,原来是与别的男人鬼混,而那个男人正是照片上的男人。
  那些天,林涛一直想与秦梅联系,可始终打不通电话。大年初十,秦梅出现在他面前。她扑到林涛怀里说:“想死我了。”林涛却冷冷地把她推开,问:“你真的回云南了吗?”秦梅说:“你看,这是我给你带的云南特产。”林涛说:“你别演戏了,既然你傍上了大款,又找我干什么?”秦梅生气地说:“你胡说什么啊。”林涛说:“我都亲眼看到了,没想到你是水性杨花、爱慕虚荣、游戏感情的人,算我瞎了眼,我们分手吧。”
  林涛认准了是秦梅脚踏两只船,玩弄他的感情。他不顾秦梅的解释,毅然与她分了手。秦梅也没想到,在林涛眼里自己竟然是那种女人,也赌气不再理他。
  得知林涛和秦梅分手了,任晓雨高兴坏了。她立即又启程去了韩国,让专家把她再整回原来的模样。专家为难地告诉她:“这可能有些困难,我们只能尽力而为。”几次手术后,任晓雨发现那张脸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但总算比过去还漂亮些。
  回国后,任晓雨去找林涛,林涛却几乎没认出她。她对他说:“我是为了你才去整容的,我想把自己变得漂亮些,也许你就会喜欢我了。这世界上有一个女人比所有人都爱你,那就是我。”
  那段时间,任晓雨每天都陪着林涛,想尽办法逗他开心。也许是被秦梅伤害太深,也许是被任晓雨9年的痴情感动了,林涛终于接受了任晓雨的感情。任晓雨激动极了,终于守得爱情花开,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真相无意被戳穿,疯狂的代价太沉重
  
  任晓雨虽然能感到林涛对自己的爱有些勉强,但毕竟她得到了他。她对林涛关怀备至,里里外外地为他买了名牌,还送给他一辆别克轿车。在任晓雨的一再请求下,林涛住进了她的别墅,两人同居了。任晓雨几次提出让林涛到自己的公司来,林涛都没同意。她又提出结婚,林涛也说再等等。任晓雨了解林涛的脾气,也不好太逼他。她知道他需要时间,她相信自己的爱一定能融化他。
  虽然和林涛同居了,但任晓雨还是担心林涛忘不了秦梅。于是,她悄悄观察和打听,发现他并没与秦梅联系。2010年3月,任晓雨得知秦梅已经有了男友,她一颗悬着的心才慢慢落了地。
  4月的一天,林涛身体有些不舒服,在家休息没去上班。林涛睡了一觉后,感觉身体好了许多,便起床吃了点东西。之后,他打开音响,想听听音乐。他想起任晓雨说过,她的书房里收藏了许多国内外的CD,正巧她的书房开着门,他便走了进去。
  林涛在任晓雨的CD架里翻找着。任晓雨性格大大咧咧,东西放得很乱,林涛想帮她整理一下。由于桌上堆得比较满,他不小心碰翻了一个文件盒。他蹲下身去捡,不禁愣住了:除了一些文件外,还有不少秦梅的照片。任晓雨怎么会有这么多秦梅的照片?林涛心存疑虑,便翻看起那些文件,原来都是任晓雨在韩国整容时的病例、前后对比照片等,还有一张任晓雨整容前与那个所谓“大款男友”一起吃饭的照片。他看了一下任晓雨两次整容的时间,什么都明白了:任晓雨为了拆散他和秦梅,不惜把自己整成了秦梅的模样,趁秦梅回老家时,设计栽赃陷害,让他对秦梅产生误会而导致他们分手。然后,她又整成了现在的模样,趁他失恋时,俘获了他的心。
  “太卑鄙无耻了!”林涛愤怒极了。正当他想去找任晓雨算账时,任晓雨回来了。林涛将那些资料和照片摔到她的面前,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任晓雨心里直后悔,平时她的书房都上锁的,而且这些东西她是准备拿到公司去的,因为走得急而疏忽了,没想到,竟然让林涛发现了。一看林涛什么都知道了,任晓雨只好把一切都坦白了。她抱住林涛说:“我都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啊,我实在是太爱你了,你知道我受了多少罪吗?看在我爱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吧。”林涛狠狠地把她推开:“你这个歹毒的女人!”
  林涛冲出去,径直去找秦梅,把真相告诉了她,并问她当初为什么不接电话。秦梅对他讲了手机被“呼死”的事,说那段时间母亲住院了,她一直在医院照顾母亲,便没与他联系。林涛懊恼地直打自己的头:“我怎么那么糊涂啊,就这么被她骗了,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吗?”秦梅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已经有了男友。”林涛问:“你爱他吗?”秦梅说:“说不上,我挑不出他什么毛病,但总觉得没有安全感。”林涛冲动地一把搂住秦梅,秦梅说:“你让我好好考虑考虑。”林涛说:“我尊重你,我会永远等着你的。”
  6月初的一天,秦梅来找林涛,说她的男友竟然背着她找小姐,她已经和他分手了。林涛高兴极了,抱住秦梅转了好几个圈:“这是老天在成全我们啊。”
  林涛和秦梅重归于好,并且开始为结婚做准备。而自从林涛摔门而走后,任晓雨急得吃不下睡不着。她找了林涛许多次,真诚地向他道歉,请求他原谅,回到她身边,林涛都冷冷地拒绝了。任晓雨痛苦万分。
  2010年7月底的一天,任晓雨一个人去逛街散心,她不由自主地走到一家婚纱店前。当初,她曾幻想着和林涛结婚,自己悄悄地来过多次,还相中了一款婚纱。正当她望着那款婚纱发呆时,听到不远外传来林涛的声音。她扭头一看,竟然看到林涛在陪秦梅试婚纱。任晓雨的头一下就大了。林涛又和秦梅好了,而且要结婚了,那自己煞费苦心、不惜花重金、承受痛苦去整容才争取到的幸福,不是又要失去了吗?她冲过去,对林涛说:“你不能和她结婚,我才是世界上真正爱你的女人。”林涛“哼”了一声说:“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说完,拉着秦梅走了。
  望着林涛和秦梅相拥的背影,任晓雨泪如雨下,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最终什么也没得到。如果林涛真的和秦梅结了婚,那自己将痛苦终生。“不行,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任晓雨恨恨地在心里对自己说,失恋、痛苦、绝望让她疯狂了。
  2010年8月21日,任晓雨给林涛打电话说:“我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你们要结婚了,我准备了一份礼物,你来我家里拿一下吧,好吗?”听任晓雨这么说,林涛也不好拒绝了。
  晚上7点,林涛来到任晓雨的家。趁林涛换鞋时,任晓雨用准备好的锤子,照着他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看林涛没有了呼吸,任晓雨突然有些害怕了,她紧紧抱住林涛,哭着说:“涛,对不起,我是真的爱你,我不能忍受别的女人抢走你啊!”
  任晓雨慢慢冷静下来。她擦干净林涛脸上的血迹,又为他换上了她特意为他买的一身名牌时装,在他脸上深深地吻了一下,然后,打110自首。2011年2月,北京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任晓雨提起公诉。
  追求爱情并没有错,但任晓雨病态的爱却不可取。靠欺骗、阴谋得到的爱情,注定不会长久。强扭的瓜不甜,当得不到爱时,应该理智地重新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而不是采取极端的手段。任晓雨正是因为不懂得什么是真爱,才将自己和所爱的人送上了不归路。但愿陷入单相思中无法自拔的人们能从此案中得到警示。
  (未经作者同意,严禁转载、网摘等,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朱茂星)
  E-mail:amfzmx@sina.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2202347.ht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