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假离婚引发真孽情,岂知连环悲剧早已注定

作者: 石玫

  
   2009年11月20日凌晨2时,北京通州区西集镇一处民居发生大火,整栋房子被付之一炬。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竟是一起人为纵火案,而纵火者,竟然是2000年被通州评为五好家庭的张来华侯向军夫妇。
  2010年7月,随着通州区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火灾的真相才彻底浮出水面……
  
  巨额拆迁费:搅乱一个“五好”家庭
  
  张来华1969年出生在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高中毕业后,在北京新月出租汽车公司开出租车。其妻侯向军比他小一岁,通州区梨园镇人。两夫妻恩爱和睦,勤俭持家,其家庭在2000年被评为通州区十大五好家庭。
  2001年初,侯向军生下一个男孩,随即辞掉工作,专心在家带孩子。妻子辞职后,家里的经济压力陡增,一家人的开销全都落在张来华的那辆出租车上,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恰逢此时,通州城区扩展,张家所在的镇正在拆迁范围内,政府对每户拆迁户补偿30万元到50万元不等的现金,再加上一套面积相等的房子。听到这个消息,张来华夫妻欣喜若狂。
  就在这时,侯向军奇怪地发现,周围的不少邻居都在闹离婚,连一对80岁的老人都离了。很快,她就从一位好友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拆迁是按户来补偿的,而离了婚,一个家就成了两家,拆迁费自然也就翻番了。”侯向军恍然大悟。
  “30万,60万……”回家路上,侯向军的脑海里一直在闪现这些数字。突然,一个疯狂的想法从她脑海里冒出来,如果自己也离婚,那不就可以多得一倍的钱了?想到这里,侯向军加快了脚步,想赶紧回家和丈夫商量。
  回到家,侯向军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丈夫,不料,张来华却不同意,他皱着眉头说:“我可从没想到有什么不义之财,还是靠双手劳动所得,心里才踏实……”见丈夫反对,侯向军只得放弃了离婚的念头。不过,那多一倍的拆迁费却像梦魇一样,始终在她心头萦绕不去。
  不久,当地又有5对夫妻离婚。侯向军再也坐不住了,再次找丈夫商量。这次,她还加了个理由:“将来孩子长大了,读书、结婚都需要钱,凭你开出租能赚到那么多钱吗?”一想到孩子的未来,张来华终于动摇了。2003年1月,两人以感情不和为由,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离婚之后,夫妻俩眼巴巴等着拆迁拿双倍的钱,然后复婚。可是,3年过去了,他们所在的村却一直没有拆,两人很是纠结。想复婚,可周围的人都在说马上就要拆了;不复婚吧,背着离婚之名行夫妻之实,心里总不是滋味。唯一令他们高兴的是,随着房价的上涨,拆迁补偿也水涨船高了。一户拆迁,不但能分到至少两套两居室,还能分到上百万元的补偿。并且,每隔一段时间,这个价位就在往上涨一点。张来华夫妻复婚的事,就在期待和忐忑中一拖再拖。
  2006年4月,张来华辞去了出租车公司的工作,到通州建材城开了一家建材店。建材店的生意火爆,张来华经常忙得十天半月回不了家。一天,侯向军像往常一样,向丈夫要近期赚的钱,不料遭到张来华的拒绝。丈夫说:“做生意需要钱周转,要是不放到自己账户里太不方便。”侯向军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却无话可说。
  不久,侯向军又提出要一起守店,没想到再次遭到拒绝。张来华认为,孩子还小,家里离不开人。侯向军敏感地意识到,张来华对她冷淡,极有可能是外面有人了。
  那段时间,侯向军加强了对丈夫的监管。除了经常翻看张来华的通信记录外,还隔三差五地去店里“抽查”。有时张来华不在,她便旁敲侧击地询问店员,是不是有女人经常找张来华。这让张来华十分尴尬。侯向军还规定,张来华每天晚上9时前必须回家。
  2007年12月底的一天,张来华陪一个重要客户在茶馆聊天,没想到刚过9时,侯向军每5分钟就发来一条短信。张来华气得将手机调为静音。1个小时后,侯向军居然利用“移动梦网”的定位功能找上门来。张来华情绪失控,当着客户的面怒骂起来……
  家无宁日,张来华的生意大受影响。2008年6月,店面盘账,半年来居然亏了3万元。张来华觉得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干脆搬到店里住。离开家之前,他郑重告诉侯向军,让她不要再乱来,现在他要一心一意将店铺经营好。而拆迁事成之后,他会将店铺转让,两人复婚,再与她重拾以前的一切美好。
  
  “夫妻”生缝隙,好友劝和却陈仓暗渡
  
  然而,让张来华没有想到的是,侯向军嘴上赞同他的话,行动上却依旧我行我素,每天的查岗电话、短信不断。
  郁闷之余,张来华找到好哥们于付和倾诉心中的苦闷。于付和也是西集镇人,1969年出生,1991年在建材城做起了生意。在开店之初,张来华受到过他不少照顾,两人很快成为无话不说的铁哥们。
  于付和听完张来华的诉苦后,对他说:“女人都是需要哄的,多说些甜言蜜语,送几样小礼物,很快就能重归于好。”张来华却苦笑着说:“兄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我这里的生意忙,哪有时间去弄这些小情小调啊。要不,你帮我去劝劝她?”于付和当场拍着胸脯答应下来。
  于付和很快就找到侯向军,在他的开导下,侯向军果然收敛很多。侯向军的转变让张来华十分开心,为了表示感谢,他特意请于付和到当地最有名的酒楼大吃了一顿。此后,只要和侯向军发生矛盾,张来华都会请于付和来调解。
  2008年12月20日,侯向军的生日。那天,侯向军特意买来红酒,等张来华回家吃饭。张来华临时接到一个电话,要和一个大客户谈生意,连打电话回家的时间也没有。侯向军满腹委屈,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孤独至极的她鬼使神差地拨通了于付和的手机。没多久,于付和来了,笑盈盈地送上一条羊毛围巾,说:“今天是你生日,我没别的礼物,想到天气够冷的,你颈椎不太好,就给你买了条围脖。也算朋友间一点意思吧。”说完,他就要转身离开。拿着羊毛围巾,侯向军感动万分,执意要于付和留下吃了饭再走。
  一瓶红酒下肚后,侯向军突然一把抓住了于付和的手……两人跨越了道德的底线。原来,侯向军一直对能言善道、温柔体贴的于付和有好感,自从和张来华分居后,她的感情世界更是一片荒芜,于付和的出现,正好填充了她感情上的空白。而正值壮年的于付和,也没经得起诱惑。
  激情过后,于付和顿时清醒过来,身边的人可是好友的老婆!那一刻,他既内疚又难堪。侯向军似乎看出了于付和的尴尬,不以为意地说:“其实你也不用太在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张来华早就离婚了。”
   “可是你们毕竟只是假离婚啊?”于付和心虚地说。“放心吧,只要我们把保密工作做好,肯定不会有人发现的。”侯向军的话,像是一剂定心丸,于付和安心了。
  虽然侯向军和于付和每次偷情都做得十分隐秘,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2009年8月6日下午,张来华赶回家拿一份财务报表,正撞见于付和正和妻子躺在床上。他顿时蒙了,趁这个机会,于付和落荒而逃。
  张来华气得脸都白了,怒吼道:“我在外面辛苦挣钱,你却背着我干这样的事,太无耻了!”随即,他狠狠地给了侯向军一记耳光。不料,侯向军竟然恼羞成怒地说:“张来华,你凭什么打我?我们早就不是夫妻了,告诉你,你没权利来管我!”说完,她扑过去和张来华厮打起来……
  此后,每当想起回家见到的丑陋一幕,张来华就心如刀绞。曾经的五好夫妻,曾经的贤妻良母,怎么变成这样?假离婚变成真离婚,张来华剪不断理还乱,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那段时间,他既不接侯向军的电话也不见她。
  于付和在奸情败露后,自觉无脸见人,好在他的妻子大度,并没有给他火上浇油。妻子的做法,让于付和在感动的同时,痛下决心与侯向军断绝所有关系。
  而侯向军更为痛苦,丈夫不理她,情人也避而不见。尤其是每次出门,她都感到身后有人在指脊梁。煎熬之中,她并没有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反倒所有罪责都归咎在于付和身上。她偏执地认为,当初没有他来劝和,就没有后来的一切。
  
  夜焚情人家:真的是拆迁惹的祸吗?
  
  连续3个月,张来华都没回家,侯向军独自守在家里,茶饭不思,瘦了整整10公斤。1月18日晚上,侯向军无意中翻到那张已有些发黄的五好夫妻证书,更是心如刀割,回想当初夫妻恩爱,家庭和美的样子,她只觉得心口一阵刺痛。那一瞬间,那决定放弃所有的尊严,去找回丈夫。
  侯向军趁着夜色赶到建材市场,却发现张来华并不在店里。失望之余,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于付和的家门前。刚一走近,她就听到屋里传来于付和与妻子的嘻笑声……侯向军的心一片冰冷,她感觉自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坐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冷清的家,她不知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拆迁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婚也离了,情人也与她断绝了来往,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人?侯向军越想越偏激,想要报复于付和的念头瞬间充斥在她心头。
  11时许,侯向军拿起手机,给于付和发出短信:“你还在窗前笑吗?你要分手,我就烧了你们家的房子,让你与你老婆无地方站,也无地可睡,让你们的爱巢化为灰烬,让你笑不起来……”于付和的手机早已关掉了,他并没有看到这条短信。
  侯向军不敢贸然前往,想找一个帮手。最后,她想到了忠厚、思维简单的张来华。她知道丈夫的软肋在哪里。11月20日下午,侯向军来到张来华店里,一进门就哭倒在地。张来华怕影响不好,急忙关了店门。这时,侯向军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他解释当初背叛他的原因。她说:“那天晚上,于付和来家里吃饭,你又不在家,他借着酒劲将我拖到床上,还用手机拍了我的裸照。此后,他就一直以此控制我,来满足他的性欲。”
  说完,侯向军跪在地上:“老公,我是爱你的,我做错了,打杀都由你。我们还是复婚吧,也不等什么拆迁款了,安安稳稳过日子。不过,我一定要请你帮我出这口气,让那个家伙受到惩罚。”看着侯向军憔悴得不成人形的样子,张来华的心软了,尤其在听说了于付和“卑劣”的手段之后,熊熊怒火瞬间让他失去了理智。他当即同意了侯向军的建议,烧掉于付和的房子,让他得到教训。
  凌晨,侯向军和张来华来到一个加油站,以车没油了为由,用一个白色塑料桶装了一桶93号汽油。凌晨2时,两人带着汽油,来到位于西集镇的于付和家门口,将汽油浇到他家墙上。
  “于付和,你家墙上浇油了,你的风流要付出代价……”浇完后,张来华大声叫喊着,并掏出打火机。他的意思是,将于付和叫醒,晃着打火机来吓唬他。不料,一阵风吹来,星星之火迅速点燃汽油。眨眼工夫,风促火势,整个墙壁就是一片火海。张来华面如土色,慌乱之下,拉上侯向军就跑……
  凑巧这天因天气太冷,自来水公司怕水管冻裂,停了自来水。待消防队赶到,于家已是一片焦土。唯一幸运的是,烈火在消队队员的控制下,没有引发更大的火灾。
  家遭大火时,于付和一家人在外串门,都不在家。等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后,他一路狂跑回家,看到的已是一片焦土。
  事后,通州警方通过迅问及调取加油站的监控录像后,很快锁定侯向军和张来华有重大作案嫌疑。2009年12月15日,两人被抓获。
  消息传开,西集镇人都深感震惊。张来华平日做人老实敦厚,邻居和以前的同事、朋友为张来华写了一封联名信,希望法院对他从轻处罚。被害人于付和想到自己也有责任,在征得妻子同意下,两人向法院提供了谅解书。
  2010年5月24日立案,通州区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涉及个人隐私,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法院认为,被告人侯向军、张来华结伙点燃他人房屋,危害公共安全,二人的行为已构成放火罪,依法应予以惩处。通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侯向军、张来华犯放火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根据二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以放火罪判处张来华有期徒刑3年、侯向军判处有期徒刑4年。刑期自两人抓捕归案时起计算。
  一场虚无缥缈的拆迁,引发一场损失如此惨重的火灾。这场火,与其说由汽油点燃,还不如由心火焚发。拆迁引发了财富欲望的膨胀,又牵引出情欲的不可收拾,最终撕开人性丑陋的一面,悲剧就这样一条链条似的步步演绎。
  记者为此专门采访了北京通州区民政局,该区一个1200人口的城中村,在2010年4月拆迁前的半年,共有85对夫妻离婚,占全村夫妻的四分之一。江苏南京江宁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也因拆迁出现罕见的98对夫妇离婚案,其中有82对是70岁以上的老人。正是巨额的唾手可得的财富,引发众多的人利令智昏,并最终出现一场场意想不到的悲剧。爱与婚姻是神圣的,拿婚姻与爱情当儿戏的人,到头来只会尝到苦果。而对于拆迁中出现的种种问题,相关职能部门也应制定相应政策,以堵住这些漏洞。
  截至记者发稿,张来华所在的村镇,至今仍没有拆迁。
  责任编辑/陈智勇

论文来源:《前卫》 2011年第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221675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