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三人行:那些难言的漫漫岁月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琼瑶剧教母”刘立立,是台湾最具票房号召力的女导演,其执导的《雁儿在林梢》《一颗红豆》《婉君》《在水一方》《庭院深深》《烟雨蒙蒙》《几度夕阳红》《聚散两依依》《鬼丈夫》等,深受广大观众喜爱。
中国论文网 /6/view-2378129.htm
  2010年10月3日,在生命的尾声,她与一个男人45年的感情纠葛终于有了结果――两鬓斑白的他,把一张崭新的离婚证书亮给她看:我可以娶你了……
  
  ―开始,已经是苦恋了
  
  1976年6月15日,如日中天的台湾爱情小说作家琼瑶与平鑫涛一起创建了香港巨星影业公司,开山之作是电影《我是一片云》。为了拍好这部戏,平鑫涛邀请已经红透台湾的林青霞、秦汉和秦祥林出演此片,又请来当时风头正健的陈鸿烈做导演。给陈鸿烈做副手的,正是刘立立。
  时年38岁的刘立立,毕业于台北政工干校戏剧系,曾是学校风头最健的校花,可是一旦工作起来,她超大的嗓门总是吓人一跳。拍外场戏时根本不用喇叭,她站在高处一喊,所有演员乖乖照做――他们心疼刘导的嗓子。
  熟识之后,琼瑶曾好奇地问刘立立:“感情方面,真就找不出一个让你心动的人?”刘立立淡淡一笑:“我只有一颗心,要留着,给最值得珍惜的那个人。”其实,刘立立心中早已有了“最值得珍惜的人”,只是她不敢,也不能对任何人提及。
  他叫董今狐,是台湾上世纪80年代著名的武侠片导演,是比刘立立早两届的校友,也是最早给刘立立写情书的人。当时,刘立立把他的情书扔进了垃圾桶。董今狐家境好,每天让佣人背着上学,对这样的世家子弟,她当然没什么好感。于是,两人擦肩而过。初恋受挫,董今狐倍感失落。毕业没多久,他娶了比他小很多岁的学妹王玫,生下了儿女。
  刘立立毕业后进了影剧圈,做场记,这是导演部门中最低的职位,刘立立年少气盛,处处得罪人。董今狐放弃可以转成副导演的机会,陪着刘立立重新做场记。刘立立不甘心当场记,董今狐看在眼里,一有适合的新戏,他就跑去向导演推荐:“让刘立立上吧,她很有才华,肯定能拍好!”
  刘立立的心渐渐被软化,她开始认真打量这个认识了快10年的男人,怎么从前竟然没有发现他的好?可如今他已有家室。刘立立清楚:两人再向前一步,就是万丈悬崖,她决定逃开,飞往旧金山。
  刘立立只在旧金山待了一个月,董今狐便找到了她的住所:“为了找你,我把全台湾都快翻过来了,你就这么狠心?”两人大哭着紧紧拥在一起。在异国他乡,他们突破了藩篱。
  回到台北,他在忠孝仁路租了一间小屋,她却规定:不能常来,不能常见!他愕然:“这样子怎么像探监?本来,我就是在坐牢,心灵的牢。我跟你在一起一天,就内疚一天。我对不起她!”两个人就这样带着沉重的负罪感潜伏在地下,一潜伏就是10年。
  刘立立也有忍不住的时候。一次,董今狐带着妻子出席一场电影的开幕式,看着那个幸福的小妇人,刘立立刹那间崩溃。她跑回家趴在床上,放声哭问随后赶来的董今狐:“我算什么,装饰、摆设、心灵按摩器?”
  董今狐无法开口。王玫是个好妻子,生儿育女,毫无怨言地干家务;而且,家里最小的孩子刚刚一岁,需要父亲的关爱……董今狐的沉默,使刘立立的怒火爆发,她大吼:“我受够了这种黑暗的日子,投降了,算了,分开吧!”
  刘立立坚决地与董今狐分了手,独自搬进另一处单身公寓。此后,两人不见面,不通电话,都试图给这段苦恋画上句号。
  此时,董今狐凭借《神腿铁扇功》成为知名导演。苦闷中,他却把自己当小工使,抢着干片场里最苦最累的活儿,一个月后,他累得大病。住进医院。
  刘立立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她工作时不停地走神,一个镜头,一句台词,常常让她想起与他在一起的日子。痛苦中,她睡意全无,白天黑夜地赶工。到第四天,林青霞直朝琼瑶叫苦:“琼瑶姐,快让刘姐停下来吧,我都快累死了。”
  1978年11月,琼瑶出面,邀请董今狐进入巨星公司做制片,董今狐欣然同意――只为能看到刘立立。1979年5月9日,琼瑶与平鑫涛终成眷属。婚宴上,董今狐喝得烂醉。他说:“琼瑶,不是所有人都有你和鑫涛这样的勇气和福气,好好珍惜。”
  
  从放手到三人执手,有多难
  
  几天后,当董今狐吞吞吐吐地向王玫提出离婚时,45岁的王玫懵了。其实,这些年关于丈夫与刘立立的流言她时有耳闻,但不愿相信。
  趁丈夫到南部去拍戏之机,王玫来到阳明山,刘立立正在这里给《梦的衣裳》做后期。看着刘立立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王玫的心里一阵颤抖,她娴静地微笑着:“我一直以为你很好,可见,你和你拍的那些爱情片,都是骗人啊。”一句话,彻底把刘立立打倒。
  王玫开始诉说婚后的诸多小事:厨房的冰箱里,永远有一杯冰冻的莲子羹,因为董今狐日间用嗓过度,需要滋补;晚上,她要为他开一盏小灯,因为他经常睡得迷迷糊糊,起夜时磕伤过额头……刘立立惊讶不已,相知10年,她从未注意过董今狐的这些小习惯。倾心交谈后,她对王玫说:“你照顾好他,我下周就去非洲,再不回来!”
  3天后,刘立立刚到机场,王玫却哭着打来电话,董今狐因心梗病危。3天3夜的抢救中,昏迷中的董今狐声声呼喊的名字,却不是彻夜守着他的王玫。
  两个女人,就这样一左一右在床边守着这个带给她们无尽痛苦的男人。这一次,她们没有怨怼。在生死面前,她们突然发现,再大的恨,都没有让他活着重要。
  病危通知单一张接一张,王玫吓坏了,只能由刘立立出面与医生商议各种情况,包括支付医药费――董家并不富裕,上有老下有小,董今狐一病,就是天塌了。
  等到董今狐苏醒后,刘立立准备履行诺言飞赴非洲。王玫伸出手,拉住她:“你可不可以不走?这些天我看明白了,他的心里不能没有你。你如果走了,等于把他的心连根拔起。”
  几十年过去,王玫从未向人透露过她当时的痛苦。丈夫出轨,她不痛苦不怨恨是假的。但是,王玫知道,10年的等待对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刘立立已经41岁了,从青春到中年始终陪着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刘立立的“执著”让她投降了。
  几个月后,董今狐回到家,因为身体原因,家人禁止他拍片。养家糊口成了现实问题,于是,刘立立又接过养活董家人的重担。看到刘立立每次收工回来都累得爬不起来,王玫叹息一声,对儿女们说:“刘阿姨在养育你们,从今天起,你们也叫她妈妈。”对董家的孩子们,刘立立倾尽全力,就是拍片的时候她也想着他们,让人把孩子们带到片场。
  1982年,刘立立拍完《却上心头》,因为常年熬夜,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一天晚上,朋友来串门,对刘立立说:“你已经42岁了,该生个孩子了,你是女人,得走这一遭。”刘立立微笑着,透过露台能看到董家儿女们的卧室。她用手一指:“那不正是我的儿子和女儿?有了他们,我知足了。”
  此后的刘立立,拍出了一系列经典的好片子,当《此情可问天》拍完后,她已经是60岁的老人了。
  
  最好的情敌,也许再难复制了
  
  2007年春节前夕,大陆一家投资方邀请刘立立执导电视剧《陪你到世界尽头》。拍摄到中期,一天拍外景时,刘立立突然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右腿骨折了。
  医生告诉王玫:由于病人年事已高、骨质疏松,加之钙流失,彻底恢复痊愈的几率很小,很难再站起来。王玫非常难过,说什么也不让刘立立继续拍片子了,然而刘立立铁了心要把片子拍完。

  刘立立出院后,王玫给她买了轮椅,每次换场地时,王玫和助手就推着她去。一次,王玫将刘立立扶进宾馆房间,没等离开,刘立立已经睡着了。看着瘦弱的刘立立,王玫泪流满面,她知道,刘立立这么拼命,完全是为了养活一家人,为她这位董太太承担应尽的责任……
  2007年底,刘立立的病情突然恶化,她患上了家族遗传的小脑萎缩症。从发病到不能行走,再到说话完全不清,刘立立的病情日益加剧。每天,王玫都要把刘立立抱上轮椅、抱上床,帮她洗澡,喂她吃饭,推她去散步……刘立立不肯吃药,王玫就让小孙子用小手给她嘴里放药,这样,她就乖乖地吃了。
  2010年7月,由于病情恶化引发肺部感染,刘立立被送进了急救室。医生说:“已经没有治疗希望了,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放弃抢救,二是气切。气切只能有限地延长生命,对病情没有任何治疗作用。你们要为她气切吗?”董今狐和王玫双双沉痛地点点头,他们只要刘立立活着,哪怕多一分钟也好。
  第一个走进病房劝说刘立立接受手术的是董今狐,他问她:“要不要气切?你皱眉,就表示不要。”董今狐问了3遍,刘立立皱了3次眉。
  第二个劝说的人是王玫,她想了想,问刘立立:“你不想回家吗,你不想看我们的两个孙子了吗?”刘立立的眼睛瞬时就亮了,终于眨了眼。王玫一边拍着刘立立的头一边流泪:“你同意了,你还能爱啊,无论如何,我们不会放弃你!”
  那些日子,董今狐迅速地苍老了,整天像丢了魂一般,大部分时候,他待在病房里,看着奄奄一息的刘立立,一坐就是半天。有一天,王玫走进病房,看到董今狐满脸泪水,对着毫无知觉的刘立立不断地说着“对不起”……
  2010年9月5日,王玫和儿女们商量后,郑重地向陪伴了自己55年的丈夫提出离婚:“她跟了你一辈子,养活着我们一家人,我们至少要在她生前给她个名分,让她名正言顺当一回董太太。”
  3天之内,王玫和董今狐办理了离婚手续,9月10日,离婚证拿到手,董今狐赶到医院。得知经过后,刘立立的眼睛湿润了,她久久地看着随后走进来的王玫,这么多年,她很想问王玫“你有没有恨过我”,却一直没有勇气问,现在,不用问了,她找到了答案,也放下了半世的心结。她们是情敌,也是天下最好的亲人。
  10月3日,一家人在医护人员的配合下,把刘立立的特护病房布置成临时新房,墙上、门窗上贴满了喜字,屋子里放满了气球,区公所的职员到场见证(因为要办理结婚户籍)。大家围绕着病床,一起唱着《庭院深深》和其他影视剧的主题曲。
  刘立立闪着晶莹的泪光,不断地眨着双眼。在大家的掌声中,董今狐俯下身,一边轻吻她的额头,一边紧紧握住了她的手。他的另一只手,抓住了身后的前妻。他喉头哽咽,老泪纵横:“我对你们有愧啊!”
  刘立立说不出话,紧紧地握住王玫的手,一下,一下,又一下,握了王玫3下! 王玫泪水滚涌,她明白,刘立立是在用这种方式说:“我、爱、你!”
  令人惊喜的是,病房婚礼后刘立立的病情慢慢稳定下来。
  有记者采访董今狐的小儿子董四海,董四海说:“或许我的家庭让外人无法理解,但我从未曾质疑过为什么我有两个妈妈,因为两个妈妈都爱护我们,我的家庭是完整安宁的。我不敢寄望外界以包容心来看待我家所发生的事,毕竟,这只是我们的家事。”
  2010年底,网络上对这桩“三人行”的事情进行民意调查,提出了尖锐的问题:“大家都在谈刘立立的隐忍,她的爱有多伟大。可是,有谁去想董今狐的原配夫人王玫呢,她的心里怎样难受啊。”多数网民的答案是:“在那个年代,他们3个人的感情完全可以理解。王玫是善良的人,应该成全刘立立。”
  被网民推荐为最佳答案的是:“两个善良智慧的女人和一个多情幸运的男人,比起那些始乱终弃的男人、自私恶毒的小三或者原配,我觉得他们的故事很让人理解。祝福这一家人!”
  听到这个答案后,董今狐长叹一声:“我这是一步走错之后的下下策。我的痛苦,别人看不到。如果让我再次开始一段人生,我一定不要这么尴尬的家庭。我宁愿只选一个对的爱人,忠贞相守到白头!”
  编辑 乐天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6/view-2378129.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